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情感 > 至强天王

更新时间:2021-04-21 15:28:08

至强天王 连载中

至强天王

来源:掌中云 分类:都市情感 主角:林修锋, 骆清然

精彩试读:“你怎么跟鬼一样,神出鬼没的!”骆清然呵斥道。林修锋轻笑了一声,没有言语。骆清然瞪了一眼他,没好气的说道:“办好了。”“那就好。”林修锋点点头。“你这是要去哪?”骆清然扫了眼林修锋的装扮,他穿好了皮鞋,看来是打算出门。“买菜。”林修锋露出来了洁白的牙齿。骆清然的脸瞬间就拉下来了,“你一个大男人每天做这些活儿,你觉得好吗?!”林修锋却说道:“我觉得挺好。”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跪下

骆征和骆山海对视了一眼,满目惊讶,白菲在江州市是什么地位一般人可能不太清楚,可他们是十分了解的,春藤幼儿园已经创立了有十几年了,之所以能成为江州市最好的幼儿园,一是因为资历,二是口碑,三便是创立人的身份!

春藤幼儿园的创始人乃是江州著名商业巨擘白卿藤,白家是江州望族,族人多从政从商,白卿藤与妻子王春水创立春藤幼儿园后,精心打理,才有了如今的地步,现在把它交给了女儿白菲。

以白菲的身份,居然主动邀请一个小朋友去春藤幼儿园读书?

这个孩子,到底是什么身份!

骆征父子异常的好奇。

“这个孩子在哪里,我想瞻仰一下他的风采…….”骆征左瞧右顾,并没有看到周围有小孩子,他讪讪一笑的问道。

白菲叹了口气道:“唉,人家以为我是骗子,我连家门都没有进去。”

骆征一听,顿时佯装大怒,为白菲打抱不平道:“这是什么人啊,居然这么对待白园长,实在是太过分了!您告诉我,是哪一家,我去帮您理论!”

白菲多看了一眼骆征,心想这个人还不错,挺有正义感,她摆手道:“算了算了…….”

就在骆征还打算继续说的时候,骆清然的家门开了,王凤霞从里面走出来,笑脸相迎道:“哎呀,白园长,刚才都是误会,我们还以为您是骗子,您快来里面坐。”

骆清然还在屋子里,她望着优雅得体的白菲,内心出现了一股自卑感。

同时,心中还有一个疑问,林修锋怎么会认识白菲,又是哪里来的钱去交够一年的学费?

白菲说道:“我就不坐了。”

她从包里抽出来一张纸,递给了王凤霞,笑着说道:“伯母,这是我们春藤幼儿园的入学通知书,劳烦您保管好,周一的时候凭着它去学校报到便好了。”

“好好好!”王凤霞捏紧了手中的入学通知书,爱不释手,脸上的欢喜难以掩饰。

骆征和骆山海父子看呆了,难不成白菲讲的那个小孩子就是骆清然这个破鞋生出来的小杂种,骆思琳?

这怎么可能,两人都不愿意相信。骆清然一家这么穷,无权无势,怎么可能念得起春藤幼儿园。

但是这是眼前发生的事情,他们不相信也只能相信,骆征嫉妒都快要冒烟了。

“哦,对了,记得告诉林先生,这件事情我已经办好了,别忘了他答应我的事情。”白菲留下了这么一句俏皮的话后,便离开了。

“哎呀,清然,真的是太大的喜事啊!”王凤霞高兴的不行,能够在春藤幼儿园里读书的孩子,家中非富即贵,骆思琳能够多接触这样的家庭,一定是没有坏处的。

可骆清然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勉强的挤出来了一道笑容,心中在思考着白菲刚才所说的话,林修锋和白菲之间,到底有什么约定!

自己明明就不在乎林修锋,心中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想法,骆清然感到头疼。

“清然……他们两个来了,该怎么办啊。”

王凤霞的笑容瞬间消失,又开始愁眉苦脸了,骆征父子出现,多半没有什么好事情。

“妈,你先进去,这里交给我就好了。”骆清然说道。

王凤霞愣了下,连连点头,“好。”说完,就捏着入学通知书飞快的走入家里。

骆清然关上了门,深呼了一口气,目光坚定了下来,脑海里响起了林修锋的话:你越软弱,别人才越会欺负你!

“骆山海,骆征,你们想报仇,尽管冲我来,反正我骆清然在你们眼里就是贱命一条,呵呵,我已经忍气吞声六年了,今天,我不会再忍让了!”

骆清然鼓起勇气朝骆征父子说道。

扑腾。

骆清然的话音刚落。

骆征和骆山海就毫无征兆的跪在了她的面前。

这可把骆清然给吓了一跳。

这是怎么回事。

“你们……”骆清然还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状况,一下子傻眼了,手足无措,不知道如何是好。

本来她都已经做好了被骆征父子羞辱的准备,然后奋起反抗,就算是被打,狼狈一些,也不能再软弱下去了,谁知道会是这番场景。

“清然,我们错了,按照你的要求来道歉了!”

骆征埋着脑袋说道。

骆山海则把脑袋贴在地面上,一言未发,他实在是丢不起这个脸面啊。

骆清然纳闷,她可没有让骆征父子这么做,哦,想起来了,是林修锋要求的……可是,骆征父子怎么会乖乖听话,这里面,到底有什么蹊跷。

“清然啊,念在我们是一族人的份上,你就原谅我们吧!”

“你瞧我父亲都浑身发抖了,他年纪大了,经不起这么跪啊。”

“我们这次是诚心诚意来的,内心已经反省过无数次了,以前对你实在是太不好了,现在我们知道错了。”

骆征假惺惺的说道。

“这个……”

要是骆征和骆山海的态度强硬一些,骆清然反而好受一些,有应对的方法,她这个人是属于吃软不吃硬的,可现在骆征父子搞这么一出,让她难以铁石心肠起来。

骆征眼珠转动,他说道:“这次不仅邀请你回到公司,还要邀请民叔回到祖宅,我和我爸爸央求了爷爷很久,他终于同意了,清然,我们是带着足够诚意来的啊!”

骆清然听到这句话后。

眼睛一亮。

呼吸微微急促起来。

她可以不顾自己的感受。

可是。

却不能不顾父亲的感受。

自从六年前因为她未婚先孕的事情曝光后。

他们一家子就被赶出骆家。

她的父亲骆民一直有个心愿,便是可以重新回到骆家。

可六年了。

一次都没有回去过。

这些年,骆清然这么努力,就是希望能够对骆家做出巨大的贡献,让老爷子看到,然后让他们一家重新回到骆家老宅。

现在……终于出现希望了。

父亲知道后,肯定会很高兴吧。

“好,我同意。”

骆清然沉声道。

骆征和骆山海脸上顿时浮现出来了欣喜之色,连忙从地上爬起来。

“清然啊,你大人有大量啊,以前的仇怨,一笔勾销,以后咱们就和和睦睦的相处,共同为骆家造福便好。”骆山海贴着一张老脸说道。

“大伯,您不为难我就好了。”骆清然淡淡说道。

骆山海讪讪说道:“你这说的是哪里话,之前是大伯这个当长辈的做的不对,以后嘛,我会把你当亲生闺女看待的。”

不知道为什么。

当骆清然听到骆山海这句话的时候,胃里泛起了一股恶心感,想要把未消化的食物给呕吐出来。

骆山海似乎也瞧出来了骆清然脸上的表情有些不善,便连忙说道:“先恭喜你了,思琳可以在春藤幼儿园读书了,最近修锋又回来了,一家人终于团聚了,就不打扰你们一家人乐呵了,我和小征先离开了。”

“清然,那我们先走了,周一见。”骆征说道。

随后骆征父子快速离开。

骆清然望着他们离开的背影,内心五味杂陈,短短一天内,她所遇到的三个困难全部解决。

一是思琳上学的问题。

二是她工作的问题。

三是父亲回到骆家老宅的事情。

不用做了

骆清然微微愣神后,就收回目光,转身进了门。

“怎么样了?”

刚进门。

林修锋的声音就在她的耳边响起。

把骆清然给吓了一跳。

“你怎么跟鬼一样,神出鬼没的!”骆清然呵斥道。

林修锋轻笑了一声,没有言语。

骆清然瞪了一眼他,没好气的说道:“办好了。”

“那就好。”林修锋点点头。

“你这是要去哪?”骆清然扫了眼林修锋的装扮,他穿好了皮鞋,看来是打算出门。

“买菜。”

林修锋露出来了洁白的牙齿。

骆清然的脸瞬间就拉下来了,“你一个大男人每天做这些活儿,你觉得好吗?!”

林修锋却说道:“我觉得挺好。”

骆清然听到他的回答,差点气的吐血,哪里好了?男人不是应该以事业为主吗?

“我做的菜不好吃吗?还是怎么样?”林修锋笑道,“既然我的厨艺很好,为什么不拿出来分享给大家。”

骆清然哑口无言,她懒得和林修锋解释太多,她压低声音道:“不和你说这些了,我问你,你是怎么认识春藤幼儿园的园长白菲的?”

“朋友介绍的。”

林修锋平静的回答道。

“看不出来,你还有这样的朋友啊?”骆清然挖苦了一句林修锋,他在江州要是真的有朋友,当初流落到江州的时候,也不至于在街头浪迹。

林修锋淡笑了一声,缄口不言,没有解释。

“那学费的事情呢?春藤幼儿园一年学费超过五万,你哪里来的钱交够一年的学费!”骆清然再次问道。

“退伍费。”

林修锋说道。

“……”骆清然感到无语,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与林修锋对话。

“行了!”

骆清然叹口气道:“没什么事情了,你走吧。”

“好。”林修锋迈出去了一步脚,又回过头笑道,“今天我打算做麻婆豆腐,可乐鸡翅,红烧茄子,红烧排骨。”

说完后。

林修锋就推开离开。

留下了愣神的骆清然。

她回过神后,内心出现了一股暖意,刚才林修锋说的几个菜名,都是她喜欢吃的。

没想到他离开了几年的时间,竟然还记得这么清晰。

随即,骆清然又摇了摇脑袋,咬着嘴唇道:“别想试图用这些小伎俩获取我对你的原谅!”

……

林修锋走在路上。

与在骆清然家中的眼神截然不同了。

他走入了一家高级餐厅。

坐在了一个角落。

“有什么事情,快点说,我还要去买菜,给我老婆做菜!”

林修锋不耐烦的说道。

坐在对面的肥胖男人猛然间打了一个冷战,缩了缩脖子,天呐,战神竟然亲自买菜做饭?到底是什么样的女人才会有如此福气啊,他唯唯诺诺道:“天王……”

他的话还未说完,就被林修锋一个冰冷的眸子刺了一下,寒彻到极点。

顿时,肥胖男子就感到头皮发麻,就要炸开了,连忙改口说道:“林先生……这次我代表西北地区上流社会来邀请您去参加一个饭局,不知道您意下如何。”

林修锋皱起了眉头,“就这点小事来麻烦我一趟?”

肥胖男子汗如雨下,紧张的不得了,谁能想到,堂堂西北地区上流社会头号组织者,人称钟爷的杜钟竟然会在一个年轻人面前如此紧张,真的是绝世罕见,杜钟哪怕是面对江州市政界的前几把手都不会胆怯,这个年轻人到底是什么来头。

“好了。”林修锋站了起来,肥胖男子也连忙跟着站了起来,弓着身子,满脸尊敬。

“莫天这小子!”

林修锋摇了摇脑袋,他顿了顿,“也罢,什么时候,我去一趟。”毕竟是莫天介绍过来的人,而莫天身为他手下六大战王之一,自然是要给莫天一些面子的。

本来杜钟都已经放弃了,没想到林修锋会突然这么说,欣喜若狂道:“这个时间您决定。”

林修锋想了想,说道:“这个月没有时间,下个月初吧,具体几号,你自己看着办,决定好了再通知我。”

“好好好,那我就不打扰您了,届时等您驾临,使得我们西北名流社蓬荜生辉!”杜钟的脑袋如小/鸡啄米般点着,真的害怕他那圆滚滚的脑袋什么时候折断摔在地上。

“对了,不要暴露我的身份。”

林修锋抬起了一根手指,向杜钟说道。

杜钟神色凛然,沉声道:“这是自然,我有分寸。”

“嗯。”

林修锋淡淡的回应了一声,便离开了,他走的非常匆忙,再晚一些,都买不到新鲜的菜了。

半小时后。

林修锋回到家中。

“怎么才回来?”骆清然问道。

“路上耽误点时间。”林修锋笑道,“别急,我很快就做好了。”说着,他就打算换鞋去厨房。

结果被骆清然给拦住了。

“不用了,我爸妈去老宅谈事情了。”骆清然摆手道。

“那咱们也得吃饭啊。”林修锋说道。

“待会朋友请我吃饭,你,一起去吧。”骆清然迟疑了片刻,缓缓开口道。

“哦。”

林修锋听后,感到索然无味,把买的肉菜放入了冰箱。

他问道:“思琳呢?”

骆清然看向了房间,说道:“在睡觉。”

林修锋听罢,轻盈的走在房间门口,小心翼翼的打开了一条缝隙,望向了里面,看到骆思琳小朋友摆着一个大字熟睡,林修锋嘴角露出了一抹老父亲般的笑容。

只要有这个小天使在,一切烦恼都会随风飘逝。

“对了,衣服已经给你准备好了,换一身差不多能出去见人的!”

骆清然指着沙发上的一套崭新的西服说道。

林修锋小心的关上门,低头扫了一眼衣服,摸了摸鼻子,自己的衣服,真的有那么差吗?

林修锋换好衣服后,骆清然都给看愣了,简直是一表人才,哪怕是放在电视上,一点也都不比那些当红明星差。

连她都产生了一种莫名心动的感觉,仿佛回到了六年前还是那个十八九岁的少女年纪。

以前怎么就没有那种感觉呢?

林修锋离开了六年,似乎越来越帅了。

呸呸呸,这是在想什么呢!自己才不是颜狗,在才华与能力面前,颜值不算什么!骆清然赶紧抛掉心中乱七八糟的想法。

“还挺合身。”林修锋笑了笑。

“去之前有些话我需要给你嘱咐一番。”骆清然眼神飘动说道。

“你说的你的,我听着。”林修锋整理衣服道。

既然是去见清然的朋友,形象一定要树立起来,这好像还是他第一次见骆清然的朋友。

“我要见得人叫做郑阳,是江州郑家的人,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已经认识了,曾经追求过我,但是在他高考结束后他家就搬到帝都了,我再也没有见过,不知道这次怎么就突然回来了。”

骆清然皱着眉头说道,从她脸上的表情上可以看出来,她非常的讨厌这个郑阳。

小说《至强天王》 第15章 跪下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