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一场相思,念你成疾

更新时间:2021-04-21 13:40:37

一场相思,念你成疾 已完结

一场相思,念你成疾

来源:微小宝 作者:豆豆 分类:总裁豪门

精彩试读:苏世渊微眯起眼,这样的痕迹,是个人都看得明白是为什么而留下的。“俞书意,我没想到,你身边的男人还不少啊。”他本来只是想调戏调戏她玩玩的,毕竟三年前,他就最喜欢这样的小游戏,看她恼羞成怒,是他的乐趣。可是一看到这些痕迹,他竟陡然生了恼意。“我没想到,你还真是一如既往地下贱。”“你放开我!”“砰!”破空里突然一声枪响。围观群众被吓得立刻作鸟兽散。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一个丫鬟而已-豆豆

清晨,俞书意端着水盆去往主卧,准备伺候云婉枫起床。

却不料,都已经日上三竿了,白竞寒竟然还在屋子里待着。

云婉枫懒懒躺在床上,她身上的衣衫被自己悄悄地扯烂了,露出玉雪的肌肤来。

“竞寒,你昨晚对人家太用力了,我浑身都疼。”

娇娇柔柔的声音,哄得男人心底有些酥痒。

他温柔抚着她的脸:“抱歉,昨晚喝多了酒。”

俞书意在门口深吸了一口气,其实,她才是那个浑身都疼的人。

为了掩盖身上的那些红痕,她今日特地穿了一件高领。

“少爷、夫人,奴婢伺候二位梳洗。”她在门口恭恭敬敬喊了一句。

白竞寒听到声音之后挑了挑眉,这声音……似乎有些熟悉。

“进来吧。”云婉枫依旧偎在他的怀里,慵懒妩媚。

俞书意放下水盆,拿着毛巾过来伺候云婉枫梳洗。

她不是一个惯于伺候人的下人,有些动作无论做过多少次都依旧生疏,更何况,还是在白竞寒的面前。

云婉枫一直觑着白竞寒的脸色,发现他在看见俞书意之后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方才稍稍安心。

她懒懒起身,待梳洗完之后,又缠上了白竞寒的腰:“竞寒,你今日定要出门吗?不能就留在家里陪我?”

“有些公事需要处理,乖,晚上我会早些回来。”

这二人耳鬓厮磨,浓情缱绻,倒让俞书意站在一旁,愈发不知该如何是好。

心头泛起针尖刺般的疼痛,她垂着头,暗暗咬着牙。

不该她肖想的事情,她早已不该再想。

只是心痛这件事,从来都由不得自己。

“你这个丫鬟……”看着俞书意端着水盆出去的背影,白竞寒的眼神蓦地一黯,几乎是立刻就松开了挽着云婉枫的手。

她心中一阵紧张,挤出一张笑脸:“不过是个丫鬟而已,竞寒,怎么了?”

“罢了,没什么。”

……

俞书意心不在焉地,在去厨房给云婉枫端早餐时被烫伤了手。

幸好白府里的小厮是个心善热肠的,不仅帮她干了剩下的活,还告诉了她离得最近的一家药铺在哪儿。

她刚出府门,才走到大街上,就迎面撞上了一个人。

“抱歉抱歉……”她忙不迭地低头道歉。

对面来人刚想要破口大骂,突然停了下来,弯下腰来,仔细看了一眼一直低头如捣蒜的俞书意。

“怎么是你?”他笑了起来,“俞书意,这世界还真是小,你说是不是呀?”

听到这分外熟悉的声音,她心里一惊。

手上被烫伤的地方,仿佛分外滚烫起来。

面前的人长身玉立,眉目含笑,分明就是苏家少爷苏世渊。

“你这模样还真是落魄啊,不会又是偷了谁家的东西,被人打了吧。”他看了一眼她手上的伤,幽幽冷嘲一声。

“苏少爷,请你让开。”

“本少爷偏不肯让。”

装清高-豆豆

他故意挡住了俞书意的去路,分明就是在刻意找茬。

其实这家伙也未必有多少恶意,只是在整个南城,她最不愿意见到的人,就是苏世渊。

她转身就走。

苏世渊伸手拉住了她的衣袖:“俞书意,你还跟我装清高呢?一个出来卖的,还以为如今自己洗得白?我看你如今也落魄,不如就从了我,我替你去秦楼楚馆赎身啊。”

他这声音太大,已经引来街上众人围观,纷纷对俞书意指指点点。

她有些惶然无措,登时想起姨娘死时的场景来。

千夫所指,她又能如何?

“苏少爷,请你放开我。”

她大力挣扎,可苏世渊的力气比她要大得多,偏偏身上粗布衣裳的质量又不好,用力一挣,衣襟竟然被扯开,露出她肩上一大片的红痕!

她尖叫一声,连连后退。

苏世渊微眯起眼,这样的痕迹,是个人都看得明白是为什么而留下的。

“俞书意,我没想到,你身边的男人还不少啊。”

他本来只是想调戏调戏她玩玩的,毕竟三年前,他就最喜欢这样的小游戏,看她恼羞成怒,是他的乐趣。

可是一看到这些痕迹,他竟陡然生了恼意。

“我没想到,你还真是一如既往地下贱。”

“你放开我!”

“砰!”

破空里突然一声枪响。

围观群众被吓得立刻作鸟兽散。

苏世渊往前看去,只见白竞寒骑着一匹高头大马,穿街而过。

“哟,我当是谁呢,原来是白少帅。”

白竞寒手枪黑洞洞的枪口,正瞄准着苏世渊的脑门。

他立刻就松开了抓着俞书意的手,举手作投降状。

毕竟枪子儿不长眼,他还是惜命的。

“白少帅为了一个丫头片子,不会就打算当街杀人吧?”他勾唇一笑。

“苏少爷当街调戏我白府的人,被杀了也不可惜。”

“你——白竞寒!我们苏家也不是任你帅府拿捏的!你要是敢动我……”

白竞寒跃马而下,一件披风已经落在俞书意的肩膀。

披风还带着他身体的温度,让她心头一颤。

枪口被顶在了苏世渊的脑门上,他有些慌。

虽然以苏家在南城的地位,白竞寒未必就敢光天化日之下开枪,可这活阎王的名声也是在外的,苏世渊未必惹得起。

思量之下,他决定服软。

“本少没想到白少帅竟然是喜欢玩这种丫头片子的,莫怪莫怪,这种腌臜女人,让给你也罢!”

说完,他摆摆手,扬长而去。

白竞寒冷嗤一声,这才收枪。

此时街上早已空落落无人了,俞书意扣好了衣服扣子,脱下那件披风,双手奉还给他。

“少帅,多谢您。”

他神色有些不悦:“我今日帮你,不是要帮你,只是不想让你丢了婉枫的面子。”

“是,我明白。”

自然是为了云婉枫,不然,还能是为了什么呢?难道是为了她么?

她还是有自知之明的。

白竞寒一直盯着她,看着她身上才刚穿好的衣服,看着她脖颈间高领也难以掩盖的若隐若现的红痕,神色令人捉摸不透。

“少……少帅,那我先走了。”

她刚打算走,又听见白竞寒突然开口:“书意,你能不能离开南城?”

轰然一下,所有顽强筑起的壁垒,仿佛在一瞬间轰然倒塌。

离开?

就因为,她现在是俞书意吗?

还是,从前……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