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陛下请不负我

更新时间:2021-04-21 14:09:43

陛下请不负我 已完结

陛下请不负我

来源:微小宝 作者:豆豆 分类:穿越重生

精彩试读:死得人太多,整个皇城上空一连几日都是阴云密布的。凤箫吟被关进了冷宫里。她那日的剑,终究还是刺偏了几分,没能深入腹底。那孩子也不愧是凤家骨血,生命力倒是顽强,竟然还能活着,真是天意弄人。她躺在冷宫里冰凉的草席上,终日里一动不动。“陛下,请您用膳。”宫女站在门口恭恭敬敬说道。新君已经即位,她如今哪里还是什么陛下,阶下囚而已。她闭上眼,并不理会。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是你负我-豆豆

“祁奕帆,你今日负我,来日定当血偿!”

皇城高楼之上,女皇凤箫吟执剑而立,浑身浴血。

她身边已无一个活人,满地都是死尸。

城楼下,身披坚甲的祁奕帆目光阴狠,却还是举起了手,下令弓弩队暂缓放箭。

他不会让这个女人死。

“凤箫吟,你若此时肯放下剑投降,我还可饶你一命。”

她哈哈大笑起来。

“我是凤朝女君,万人之上!如你这般阴险蝼蚁,有什么资格让我投降?”

祁奕帆的目光愈发冷峻。

这个女人还真是一点都没变。

从前她便是如此高高在上,俯瞰一切,如今她分明已经立于必败之地,却依旧如此昂首挺胸,仿佛天下所有的人,都只不过是被她踩下脚下的蝼蚁。

可是如今,是他赢了。

“凤箫吟,容衍已经死了,如今没人再能护着你。我不想杀你,但若是你再如此执迷不悟,我就一把火点了这里,让你那几个弟弟妹妹给你陪葬!”

“我凤朝子民,无惧生死,唯独不会向你这种小人俯首称臣!”

一支冷箭破空而来,堪堪擦着凤箫吟的脸颊划过。

她的脸上立刻出现了一道血痕。

箭没入身后的门柱之上,隐隐犹如凤鸣。

祁奕帆转头狠狠瞪了一眼,瞧见身后有一军将,为抢弑君头功,竟然不顾他的号令放箭。

剑起刀落,他没有一丝犹豫,就直接砍下了那军将头颅。

众将士一片死寂,再没有人敢胡来半分。

他眯眼看向城楼上的那个女人。

凤箫吟已经走下了高台,走到了一具尸体旁边,轻轻地、缓缓抱起了那具冰凉的尸体。

“容衍,你为我而死,不如……我去陪你。”她轻喃一声。

祁奕帆脸色一变,立刻踩了轻功,攀着城楼云梯而上。

他如神兵天降一般落在凤箫吟的面前,一把夺去了她手中的剑。

只差一点,剑便会抹向她的脖子。

“你用数十万大军困我皇城,不就是要我死吗?”她冷笑。

“想和容衍一起去死?你做梦!”

男人一把揪住她的头发,强迫她抬头,用带血的剑拍了拍她的脸。

“凤箫吟,你是我的。永远都是,你别想逃。”

她大笑起来,状若癫狂。

她多么了不起啊,凤朝女皇,君临天下,自有后宫佳男三千。

可于这三千弱水中,她只取过一瓢饮。

然而这个男人,却带着数十万铁骑回来,杀了容家满门,杀得都城血流成河,将她的万千子民、血亲佳友,统统斩于剑下。

“祁奕帆,我要不要告诉你一个秘密?”她突然扯出一抹诡异笑容。

他心中一颤。

凤箫吟贴近他的耳朵,压低了声音:“我怀了你的孩子,不过现在,你不配做他的父亲了。”

冷宫-豆豆

他脸色一震。

那柄长剑被她劈手夺过,直直向小腹刺去。

祁奕帆紧紧抓住了剑锋,手掌鲜血涌出,却依旧没能阻止长剑入腹。

从凤箫吟的口中,喷出了大量的鲜血,染红了胸前铁甲。

……

皇城大乱之后,便恢复了一片死寂。

死得人太多,整个皇城上空一连几日都是阴云密布的。

凤箫吟被关进了冷宫里。

她那日的剑,终究还是刺偏了几分,没能深入腹底。

那孩子也不愧是凤家骨血,生命力倒是顽强,竟然还能活着,真是天意弄人。

她躺在冷宫里冰凉的草席上,终日里一动不动。

“陛下,请您用膳。”宫女站在门口恭恭敬敬说道。

新君已经即位,她如今哪里还是什么陛下,阶下囚而已。

她闭上眼,并不理会。

宫女提高了一些音量:“陛下如果不肯用膳,那君上就要请皇太弟殿下过来了。”

凤箫吟眼中一震:“你们究竟想要干什么?”

“你若是执意想要寻死,我不介意多杀几个人去地下陪你。”森冷阴鸷的声音响起,门口出现了一个高大的身影。

而他的身边,站着一个小孩。

“皇姐……皇姐救我……”

凤箫吟睁大了眼,那是她尚未成年的皇弟!

“你放开他!放开!”

她挣扎着跌下床来,但因身子虚弱,根本就无法站立。

腹部的伤口崩裂,渗出了殷红的血。

“不许欺负我皇姐!”就在这时,她看见自己的弟弟突然举起右手,手里藏着一把小小的藏刀,往祁奕帆的大腿扎去!

他吃痛,脸色更差,一把推开了皇弟。

然而,他的力气实在是太大,哪里是一个小孩所能承受的,皇太弟的脑袋撞上了门口石柱,后脑流出了大片的血,当场气绝。

“皇弟……”

她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噩梦,接踵而来。

在被关在冷宫里的那些日子,凤箫吟已经做完了这一世所有的噩梦。

她想死死不成,想活却也没有趣味。

皇弟的尸体被人清走了,听说,是扔去了乱葬岗喂狗。

即便祁奕帆用山珍海味一日复一日地往她的嘴里强灌,她也依旧日渐虚弱了下去。

“君上,我有一计,或许可解君上烦忧。”凤楚楚主动走到了祁奕帆的面前。

“你?”他冷眼看着面前的这个女人。

凤楚楚虽也是凤家皇嗣,却并无封号,她是凤朝唯一没有封号的公主。

祁奕帆的军队入城那日,凤楚楚是皇城里第一个为他大开中门的,自然,他待她不同。

“好,不过你要小心。”他关切说道,语声柔和。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