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所有误解都是伤

更新时间:2021-04-22 12:42:09

所有误解都是伤 已完结

所有误解都是伤

来源:微小宝 作者:豆豆 分类:总裁豪门

精彩试读:正要送她去医院,却被安媛媛制止,“刘妈,不去了,活着没意思,不如死了算了。”“说什么胡话,什么死不死的,这辈子还长着呢,要好好活下去。”听了刘妈的话,安媛媛只是苦笑,这辈子越长,她和巡儿不能相见的时间就越长而已。安媛媛原本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再看见巡儿了。可祭祖才过去三天,季晋枫却又回来了,一起回来的,还有巡儿。站在三楼阳台上,安媛媛还以为自己是在做梦,揉揉眼睛确定这不是在做梦,赶忙抬脚往楼下走去。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他是我的孩子啊-豆豆

巡儿奔着季晋枫而去,张开手臂抱住他的大腿,仰头说道,“爸爸,她受伤了,叫医生来看看好不好?”

“没关系,”安媛媛赶紧回答,对上季晋枫的冷眸,心中又是一紧,“我什么都没跟他说,只是问了他的名字,晋枫,我……”

话未说完,就被季晋枫给打断,“别这样叫我。”

心里最后那点火苗被无情浇熄,安媛媛故作坚强的笑容苦涩无比,缓缓低下头去,“季先生,请你让我再和他说说话。”

“不行。”

“可是……”

“不要贪得无厌!”季晋枫的话如同毒箭,字字刺入她心间,“能这样,已经是对你最大的施舍。”

见自己孩子一面,还要靠着别人施舍。

安媛媛不知道是季晋枫可笑,还是自己可怜了。

跌落在地上,只能眼睁睁看着季晋枫抱着巡儿离开,没了巡儿的吹吹,伤口的痛铺天盖地而来,疼得她几乎要昏厥了。

可怎么都昏不过去,眼泪浸入伤口里,冲刷了上面的泥土,露出白红相间的肉来。

一旁的刘妈都看得触目惊心,这样深的伤口,安媛媛刚才却一声都没吭过,该有多大的忍耐力?

这边季晋枫已经带着巡儿到了花园门口,听见巡儿往后指,”爸爸你看。”

扭过头去,就看见从三楼阳台顺下来的床单,嘴角不自觉上扬。

这女人,倒还真的有点本事。

不对,真要是有本事,刚才又怎么会弄得那样狼狈,连乞丐都不如。

前几天绝食,今天又弄得一身伤,这个女人,一天不伤害自己就觉得不自在吗?

想着,他侧头吩咐佣人,“找医生给她看看,盯紧一点,不要再出事了。”

佣人点头的时候,带着诧异,这好像还是季少第一次对安小姐表示关心啊。

正纳闷呢,又听见季晋枫冷冰冰的说,“好歹顶着季夫人的头衔,死了,怎么玩?”

扔下这句话,抱着巡儿上车离开了。

……

医生赶来的时候,安媛媛仍旧保持着那个动作坐在客厅的地上,眼泪流干了,此刻正双目无神的注视着前方。

“安小姐,请你忍着一点,我现在要倒双氧水给你清洗伤口。”医生说着,却没有得到安媛媛的回应。

等了一阵,索性直接倒了上去,伤口上剧烈冒着泡泡,将里面的脏东西全部冲出来,换做一般人,至少也要哼哼两声。

可安媛媛那是那副木头样子,仿佛这个身子不是自己的,目光注视的,是巡儿离开的方向。

她的孩子叫做巡儿,季巡。

“近期不能沾水,不然伤口发炎就麻烦了。”医生交代完,把药留给刘妈就离开了。

大概是上午的事情感动了刘妈,这会儿看见安媛媛这样子,也有点于心不忍,上去小声提醒,“安小姐,你何必这样,现在养好身子才是要紧事情,不然以后有机会,也没这个力气去看小少爷啊。”

“可我现在就想看见他,”原本流干的眼泪又涌出来,她仰起头看着刘妈,“那是我的孩子啊,我却连抱一下都没有过。”

那声妈妈,不是给她的-豆豆

被刘妈扶着上楼去休息,却怎么都睡不着。

一闭上眼睛,就是满脑子的画面,一会儿是巡儿给自己吹吹的样子,一会儿是安晴晴结婚前夕车子打滑冲入河里的样子,一会儿又是结婚那晚,季晋枫无情在自己身体里面冲撞,一面咬牙切齿说下半辈子她都是还债的样子。

昏昏沉沉,一晚上不知道被惊醒多少次,被子都被冷汗打湿了,盖起来潮乎乎的,更加不舒服。

身上的伤口原本是为了透气,就没有裹纱布,在这湿被子里捂了一晚上,就开始发炎,整个人都烧得迷迷糊糊。

第二天刘妈发现的时候,安媛媛已经烧得整个人意识模糊了,脸颊潮红得不像样子。

正要送她去医院,却被安媛媛制止,“刘妈,不去了,活着没意思,不如死了算了。”

“说什么胡话,什么死不死的,这辈子还长着呢,要好好活下去。”

听了刘妈的话,安媛媛只是苦笑,这辈子越长,她和巡儿不能相见的时间就越长而已。

安媛媛原本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再看见巡儿了。

可祭祖才过去三天,季晋枫却又回来了,一起回来的,还有巡儿。

站在三楼阳台上,安媛媛还以为自己是在做梦,揉揉眼睛确定这不是在做梦,赶忙抬脚往楼下走去。

可她发了太久的烧,光是从阳台到房门口,就已经要了不少的力气,气喘吁吁的,还未来得及抓住门把手,门已经从外面被打开了。

对上的,是季晋枫的胸膛。

“晋枫,啊,不,季先生,”她有气无力的开口,带着卑微,“请你让开好吗?”

季晋枫却攥住她的手臂,看着那纤白的手臂上满是褐色扭曲的伤疤,以及那张因为发烧不正常潮红的脸颊,脸色越发阴沉,“烧成这样,还想去什么地方?”

她不吭声了,害怕自己说出是去看巡儿,就会被季晋枫制止,关在这个屋子里,什么机会都没有了。

可她越是沉默,季晋枫就越是恼怒,推着她到床上,压在身上钳制住她的下巴,“说话。”

“我只是想出去。”

原本以为会被拒绝,可季晋枫却起身放开了她,“那就出去吧。”

安媛媛顾不上怀疑什么,立马从床上爬起来,跌跌撞撞的朝着楼下跑去,生怕季晋枫反悔,又把她给捉回去。

三层的楼梯,头一次在安媛媛成了最遥远的距离,好像走不到边似的,好长时间才到楼下。

她一眼就看见了站在门口的巡儿,激动得嘴唇都在发抖,轻声喊了一句巡儿。

巡儿应声转过头来,朝着她笑了一下,脆生生的喊了一声妈妈,张开手臂朝着这边扑过来。

她赶忙蹲下身子去迎接,激动得不行,嘴角的笑意再明显不过。

巡儿叫她妈妈了!他知道自己是妈妈了!

可快到跟前的时候,安媛媛才发现,巡儿的眼神是直接越过她看向身后的,那个怀抱不是给她的。

那声妈妈,也不是给她的。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