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一寸离人心

更新时间:2021-04-22 10:49:34

一寸离人心 已完结

一寸离人心

来源:微小宝 作者:豆豆 分类:总裁豪门

精彩试读:“看她天天这幅死样,少爷当初把她关精神病院里,竟没治好她。”佣人们在门外的窃窃私语,她就算听不真切,也大约猜得到他们在聊什么。她想出去,想要自由,却根本无法得到。就这样,黎渺渺被关了整整两个月。两个月里,陆沉一次都没有来过。那一天,黎渺渺在吃饭的时候,突然觉得恶心想吐。她旋即意识到自己的身体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好像——已经两个月没有来生理期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离开精神病院

“吱呀”一声,沉寂许久的精神病院大门,终于打开。

黎渺渺抬起头来,看着久违的蓝天与阳光,露出了笑脸。

“渺渺小姐,少爷正在车里等您。”

司机面无表情地说。

她看向那辆车窗紧闭的黑色轿车。

“陆沉哥哥,你终于来接我了。”

一年了,她被当成疯子关在这暗无天日的地方整整一年,每日里被迫打针吃药,一有反抗,就会遭到鞭打。

黎渺渺曾经以为,自己的一生都会在那无望的牢笼里度过。

最绝望的时刻,连她自己都会怀疑,她是不是真的是个疯子?

司机打开车门,男人俊朗的脸出现在面前。

“上车。”他开口。

“陆沉哥哥,我就知道,你不会忘了我。”

那一瞬间,黎渺渺的眼泪决堤。

她坐进车里,终于碰到了男人的手。

就是这双手,一年前将她残忍地扔进了精神病院不管不顾,让她受尽折磨。

也是这双手,曾经用最残忍的方式,亲手扼杀了她所有的希望。

但是如今,她却还是满怀着感激涕零的心态,紧紧抓住了它。

宛若抓住一根救命稻草。

“松开。”陆沉冷冷道。

她一愣。

“看来,精神病院里的日子,你还没有过够。”

“不是的……陆沉哥哥,你来接我,我很高兴。”

男人狠狠甩开她的手,一把将她按倒在真皮座椅上:“黎渺渺,你和从前一样不要脸。”

“陆沉哥哥,我不是……”

“少叫我哥哥,黎渺渺,你给我记住自己的身份,你只是我们陆家的养女,而现在,你什么都不是。”

她唇角扯出一抹惨笑。

是啊,她什么都不是。

从小到大,她都知道自己只是一个寄人篱下的孤儿,一开始,她是真心把陆沉当成自己哥哥的,可是后来,发生那起绑架案之后,他们之间就越来越远。

他心里只有周萱萱一个人,那是曾经她最好的朋友。

“当年,如果不是你不知廉耻地给我下药爬上我的床,又怎么会害萱萱伤心过度得了抑郁症,去国外治了四年才好。一年前你又对萱萱的车做手脚,害的她车祸脑部受创……”

“我没有!”

她竭力反驳着,可身体却被他狠狠压住,疼得掉出了眼泪。

一年前周萱萱出的车祸,跟她根本没有半点关系!

然而陆沉却深恨着她,甚至为了报复,不惜将她丢进精神病院里去。

“陆沉哥哥,萱萱的事与我无关,她受伤不是因为我……”

“这些话,你自己去医院跟她解释吧。”陆沉冷冷道。

她心里咯噔一下:“你说什么?萱萱醒了?”

车门关上,他对司机吐出两个字:“开车。”

汽车奔驰在城市的林荫道上。

黎渺渺心里五味杂陈。

周萱萱在一年前的车祸之后就陷入昏迷状态,她以为她一辈子都醒不过来的。

若是她永远都不会醒了,那黎渺渺身上这个杀人的罪名,就无法逃脱。可她醒了,那就意味着,陆沉再也不会回头看黎渺渺一眼。

她的唇角不禁牵起一抹苦涩。

另一个牢笼

江城医院。

黎渺渺看见了躺在病床上的周萱萱。

还没等她走进病房,就听到里面传来的砸东西的声音:“滚!让她滚出去!我不要见她!”

陆沉进入了病房。

里面很快传来他的温声安慰:“我只是想带她来给你道个歉。”

“我不要,我不想见她,陆沉,我害怕……”

“不怕,有我在你身边,你永远都不用怕。”

这样温柔的话语,黎渺渺这辈子都没有听到过。

她心中不禁愈发苦涩,再也待不下去,转身就走。

“你还想去哪儿?”陆沉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没等黎渺渺反应过来,她已经被一把抓进了旁边的一个空病房里。

“她既然不肯见我,我也没什么好解释的。你不能放我走吗?”黎渺渺问。

他冷嗤了一声:“放你?你还真是打得一手好算盘。”

陆沉捏着她手腕的力气极大,她痛得涨红了脸, 试着几次挣扎都挣不开之后,她忍不住湿了眼眶。

他厌烦地加大了手里的力道,整整一年了,这个女人还是一如既往地只会掉眼泪装可怜!

但真正可怜的是还在医院里躺着的周萱萱!

“求求你,放过我……”

陆沉冷笑愈甚:“当年你设计勾引我的时候,不是很会吗?怎么,现在又来装什么?”

“我没有……”

她是喜欢陆沉。

从很小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喜欢他。

但他们的身份是云泥之别,她从来都不敢奢望。那一次,只是一个错误的意外。

……

黎渺渺是在昏迷之后,被陆沉带回别墅的。

别墅里的佣人看见了她身上残破的衣衫,自然明白发生了什么。

而陆沉只是随意地把她丢弃在床上,连句嘱咐都没有就又离开,更加加深了佣人对这个女人的轻蔑。

她醒来之后,再也没有见过陆沉。

“我要出去,你们放我出去!”

“渺渺小姐,您就省点力气吧,少爷不让你离开别墅。”

佣人随意地把饭菜往桌子上一放,也不管她爱吃不吃。

逃离精神病院之后,她只是从一个牢笼,被关进了另外一个牢笼而已。

唯一的区别,是这里不会再有人逼她打针吃镇静剂。

可是别墅里的佣人,似乎都拿她当神经病看待。

“唉,得亏周小姐以前还跟她是好闺蜜,竟然有脸惦记朋友的未婚夫,真不要脸!”

“真不知道少爷关着她做什么,一个养女而已,又不是正经陆家小姐。”

“看她天天这幅死样,少爷当初把她关精神病院里,竟没治好她。”

佣人们在门外的窃窃私语,她就算听不真切,也大约猜得到他们在聊什么。

她想出去,想要自由,却根本无法得到。

就这样,黎渺渺被关了整整两个月。

两个月里,陆沉一次都没有来过。

那一天,黎渺渺在吃饭的时候,突然觉得恶心想吐。

她旋即意识到自己的身体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好像——已经两个月没有来生理期了。

可是,她出不去这四四方方的房间,无法判断真伪。

她思索了好几天,终于鼓起勇气,哀求别墅里的佣人给陆沉打了一个电话。

……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