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低到尘埃里的伤

更新时间:2021-04-22 17:31:29

低到尘埃里的伤 已完结

低到尘埃里的伤

来源:微小宝 作者:豆豆 分类:总裁豪门

精彩试读:“没事,比起心里的痛,身体的痛根本算不了什么。”顾瑜欢眸子空洞的说道。在医院养了半个月,顾修远终于磨不过顾瑜欢,跟医生协商,让她提前出院回家静养。顾瑜欢拄着拐棍,坐上车才说,“哥,请送我回素园。”“瑜欢,他将你伤害的还不够吗?为什么非要这么作践自己呢?”顾修远眉头深锁,痛心疾首的说道。“哥,我有很多事想要做,你还是别管我了。”顾瑜欢目光坚决,却再无往日的神采,她的目光落在汽车后视镜上,额头一块疤痕让她心底刺痛不已。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低到尘埃里的伤第5章试读

“哼,知道白珍珍回来了,索性也不装腔作势了吗?这才是你本来的面目吧?卑劣,刻薄!”靳黎明不由得心生一怒,起身靠近她。

男人俊美的容颜沾满了冷酷。顾瑜欢的心好似在滴血,依旧笑得没心没肺,“顾白珍珍那个贱人,跟你重温就好了对吗?可是,你们问过我了吗?我还是你法律上的妻子!我不同意你们婚内通奸!”

“顾瑜欢,瞧瞧你这狰狞的样子,真是够恶心的!”靳黎明上前,提起她的衣领子,也不管她身上还插着输液管。

“你都看了5年了,该习惯了不是吗?当然,我跟白珍珍贱人比不得,她天生长着一张魅惑男人的脸,咦,离开的5年,也没有家人的庇护,你说,她要靠什么生活?你没有问过吗?”顾瑜欢不傻,也深知白珍珍的秉性。

她五年前的事故并没有身亡,偏偏这个时候又回来了。

“住嘴,你根本不配跟她相提并论。白珍珍那么善良,你以为跟你一样活的肮脏吗?”靳黎明厉声打断道。

他根本不在乎她还是个病人,大手用力捏住她的下巴,“离婚协议,我已经派人写好了。就等着你签字,然后灰溜溜的滚出靳家。”

“靳黎明?你真残忍,再怎么说我们也是相处五年的夫妻……”顾瑜欢眼眶泛红,却强忍着不流泪。

“夫妻,你怎么那么天真?除了结婚证上的证明,我又碰过你吗?又将你当作妻子了吗?”

顾瑜欢疼的眼泪直流,却坚定的说,“我告诉你,靳黎明,就算是鱼死网破,我也不会放弃我们的婚姻,这是我争取来的,不会轻易被人抢走。”

“顾瑜欢,游戏结束了!如果你识趣,我会给你一些赡养费度过余生,如果你非要执迷不悟,那么,别怪我……”靳黎明猛的推开女人。

“靳黎明,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请你一定要好好回答我。”顾瑜欢一瞬不瞬的看着男人,伤口被他扯动,疼的险些晕过去。

她还要故作坚强,刻薄。

靳黎明背过身子,恢复惯有的冷酷无情。

“如果我死了……你会不会为我难过,哪怕只是一分钟?”顾瑜欢痴痴的看着男人,妄想从他身上得到一些可怜的安慰。

“笑话?如果你死了,我会毫不留情的将你下葬,然后举办一场狂欢派对!庆祝你这个为祸人间的贱人死亡。”靳黎明言辞恶毒,似乎没有觉得半点不妥。

这是五年来,他对她的一贯态度。即便白珍珍活着回来了,但她吃了那么多苦,顾瑜欢拿命来赔也不够。

“好,谢谢你如此认真的回答我,我想,我知道该怎么做了。”顾瑜欢绝望的看着男人,“现在,请你离开。我要睡觉了。”她其实还想多看他一眼,哪怕他眼底装满厌恶,冰冷。

只是,如果他再不离开,自己就会卸下所有的伪装,哭的泣不成声。

“你真以为,我愿意待在这里。”靳黎明没由来的一阵烦闷,他猛吸了几口烟,才大阔步的离开,自此没多看顾瑜欢一样。

护士小姐进来查房,一眼看见顾瑜欢的伤口还在渗血,顿时吓得花容失色,“顾小姐,你怎么了?我马上帮你处理一下。”

“没事,比起心里的痛,身体的痛根本算不了什么。”顾瑜欢眸子空洞的说道。

在医院养了半个月,顾修远终于磨不过顾瑜欢,跟医生协商,让她提前出院回家静养。

顾瑜欢拄着拐棍,坐上车才说,“哥,请送我回素园。”

低到尘埃里的伤第6章试读

“瑜欢,他将你伤害的还不够吗?为什么非要这么作践自己呢?”顾修远眉头深锁,痛心疾首的说道。

“哥,我有很多事想要做,你还是别管我了。”顾瑜欢目光坚决,却再无往日的神采,她的目光落在汽车后视镜上,额头一块疤痕让她心底刺痛不已。

她没有多少时间了。

“我送你过去,如果想要回来,随时给我打电话!”顾修远知道,无论自己说再多,都无法撼动这个倔强的妹妹。

很快,车子停在了素园。

顾瑜欢告别了哥哥,然后拧着自己可怜的包进门。

一下子,素园的佣人开始指指点点。

“她还回来干什么?脸皮真是够厚的。”

“啧啧,好像毁容了,好可怕,恶心死了。”

“是啊,腿也不方便,一瘸一拐的,我看,这八成就是报应了。”

“什么报应,我们怎么不知道?”

“你来得晚,当然不知道,当年,这个恶毒的女人,为了得到靳先生,不惜害死自己的亲姐姐……”

顾瑜欢听着周围恶毒的议论,脸上没有一丝表情。

她一天都没吃饭,一直在等靳黎明回来。

晚上八点钟,一盏橘色的灯,温馨而静谧。

熟悉的脚步声传来。

顾瑜欢立刻回神,看向走近的男人,身材颀长,容颜俊逸,不苟言笑的样子带着几分上位者的桀骜。

很帅,是她的丈夫!原本死寂的心湖,再次荡漾起来。靳黎明就有着这样可怕的魔力。

顾瑜欢将拐杖放好,坐在沙发上,然后小心的从包里拿出一叠文件。

靳黎明见状,不由得露出一丝精光。应该是离婚协议,没想到这女人挺识趣的。

“靳先生想多了,这份可不是。”顾瑜欢一下子浇灭了男人的希望。

“你想玩什么把戏?”靳黎明反问,俨然一副不耐烦的样子。目光不由得落在她额头狰狞的伤疤,继而下意识的别过脸。

“靳先生,这份是离婚协议,前提是,你要完成第一份合同。”顾瑜欢平静的说着,认真的看着身旁俊美的男人。

仿佛一辈子,都无法看够!

“顾瑜欢?你在挑战我的耐心吗?”男人皱眉。

顾瑜欢回过神,缓缓的说道,“一共是五件事,我希望你能在三个月内完成,事成之后,我保证能够马上离婚。”

“你凭什么能够保证?即便是我也不能保证。”靳黎明深知两个家族的错综复杂,其次媒体的嘴更加难缠。

要想在三个月内顺利离婚,根本不现实。

“我堵上我的性命能按时离婚。你应该早有耳闻,我是混世魔王,什么事不能办到?”顾瑜欢斩钉截铁的说道。

“第一件事,去孤儿院?”靳黎明实在是摸不透,这女人又想干什么。

“靳先生难道害怕我了吗?”顾瑜欢转眸看他,言辞都是挑衅的意味。

“这第二件事…….你疯了吗?”靳黎明看到此处,不由得恼羞成怒。第二件事,他是绝对不愿意去做的。

“果然是害怕了!无所不能的靳先生啊,如果这些都做不到,又怎么跟白珍珍一起铲除万难呢?”顾瑜欢笑得狡黠又悲哀。

她没有想到,自己要用这样作践的方式来完成心愿。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