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爱上你,在劫难逃

更新时间:2021-04-21 15:07:55

爱上你,在劫难逃 已完结

爱上你,在劫难逃

来源:微小宝 作者:豆豆 分类:总裁豪门

精彩试读:在意识到自己刚刚说了什么之后,我的脸蹭的一下烧了起来,烫的过分,“咳咳……”得了,越描越黑。陆允晗拿着合约站起身,扫了我一眼,眉头皱了起来,不悦道,“为什么穿成这样?”闻言,我下意识的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穿着。今日去见赵局,我穿了一身护士服。面对他嫌弃的眼神,我小声的嘀咕,“还不是你教的……”陆允晗眼神暗了暗。“下午开庭会有人帮你打点好,不用担心。”他离去之前在门口停住。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爱上你,在劫难逃第6章试读

“是你……”

我泪眼朦胧的看清楚了扶着我的男人,窘迫难堪。

陆允晗放开我,漫不经心的整理袖口,薄冷的唇动都没动一下。

我忙低下头站在一边,哽咽中的“谢”字还没说出口,身侧便擦过一阵凉风。

他已经从我身边走过,仿佛刚刚都是我的错觉,他并未跟我有过任何交集。

我忍不住想到那日在别墅里他跟我说的话,咬牙冲着那个背影道——

“陆先生,你那天说的话还算数么?”

那挺拔的背影在原地顿住,却没有回头,走廊里传来他的声音,“哦?这么快就考虑好了?”

这个“快”字咬字很重,似乎是在有意嘲弄些什么。

我抿着唇走近两步,提出了我的条件,

“陆先生,一个月是久了点,但我知道只有你能帮我,我需要拿回我女儿的抚养权,你要我做什么我都可以。”

他回过身,一身挺拔的西装在保镖堆里显得格外出众,

“你未必符合我的要求。”

为了证明我符合要求,就跟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一样,我被他带到夜总会包房。

所谓的“证明”无非就是证明自己和男人交流的能力。

我躺在床上不知所措。

陆允晗距离我仅仅半米的距离,坐在床畔的沙发上,点着一根烟,烟雾弥漫中,眉目硬朗,他的眼中毫无波澜。

夜总会工作也有两个月了,耳濡目染,我知道这时候自己要做什么。

在他凌厉的目光之下,我咬咬牙。

陆允晗抽完了一根烟,将烟蒂在烟灰缸中掐灭,“这个时候,你应该做什么?要我教你吗?”

在他压迫的目光下,我心一横,哼哼了一声勾住了他的脖子。

看着他清冷的目光,我胆子也大了。

“你只有三天时间,三天后去见郑总。”他背对着我一言不发的整理衬衫,走得有些匆忙。

三天后,我穿着一身小礼服去参加郑总的生日聚会。

郑总早就不记得我了,将我揽入怀里,当着众人的面又亲又摸。

我强忍着胃里的翻江倒海,一一接受,还做出娇羞不已的样子,我似乎格外的对了他的胃口,没唱上两首歌就被他搂着去了楼上包房。

凌晨,我从郑总的房间出来,转入隔壁,将签好的转让协议递给陆允晗。

他似乎早料到我能办成这件事,拿走协议的同时递给我一份劳工合同。

我坐在沙发上,身子微微颤抖,我至今不敢相信自己做了什么,只能一遍遍的提醒自己,

洛鸢,为了女儿你做什么都可以……

“明天早上九点,到市政厅办理入职手续。”

没有任何的安慰,在陆允晗眼中这一切都是理所应当。

爱上你,在劫难逃第7章试读

三个月后,我从酒店套房出来,将新的一份合约交到陆允晗手上,然后疲惫的蜷缩在沙发上,划开手机忙着查看律师的短信。

除了合约翻阅的声音之外,耳畔传来陆允晗低沉的声音,

“今天慢了。”

我喉咙一紧,局促的看了他一眼,又将眼眸低垂下来,吞吞吐吐解释道,

“快慢不是由我决定的,当军人的体力都好,你又不是不知道。”

半晌没听到回应,我疑惑地抬头望去,正好撞入一道复杂的目光中。

在意识到自己刚刚说了什么之后,我的脸蹭的一下烧了起来,烫的过分,

“咳咳……”

得了,越描越黑。

陆允晗拿着合约站起身,扫了我一眼,眉头皱了起来,不悦道,“为什么穿成这样?”

闻言,我下意识的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穿着。

今日去见赵局,我穿了一身护士服。

面对他嫌弃的眼神,我小声的嘀咕,“还不是你教的……”

陆允晗眼神暗了暗。

“下午开庭会有人帮你打点好,不用担心。”他离去之前在门口停住。

我握着手机朝着门口看去,看到他俊朗的面容,眼神依旧是素日的沉着冷静,以前觉得他冷酷无情,今天竟然让我觉得十分安心,我沉吟了半晌,小声吐出两个字,

“谢谢。”

“好好休息。”

听着门外的引擎声,我目光渐渐变得黯淡无光。

我提醒过自己很多次,我和陆允晗之间只是交易,各取所需而已。

他要我为他的大好前程开路,我要他的滔天权势庇护,就这么简单。

但有时候人总是情不自禁,我总会恍惚他对我的关心到底出于什么样的心思。

托陆允晗的福,翌日下午的开庭很顺利。

律师搜集的证据足以证明胡伟辰婚内劈腿,而我当了七年家庭主妇劳苦功高,法官当庭宣判房子、车子、存款都给了我。

而女儿小乖以后归我抚养,我的前夫还必须要出所有的抚养费,和我的补偿费用。

一路听着小乖讲着幼儿园里面的趣事,心情明朗了很多。

车子在别墅院子前停下,我下了车,正要去抱车里的小乖,忽然一道身影抢了先,将我推得一个踉跄后便挡在了车门前。

“上车带小乖走……”

吃痛之余,我抬起头,看到我前婆婆挡在车门前,身后是我的女儿小手拍打着车内窗玻璃,哭的满脸泪痕。

“小乖,”

我忙站起身,脚踝疼的厉害,勉强站稳却被迎头狠狠啐了一口,

“你这个没良心的东西,嫁给我家伟辰七年,一分钱都没让你出去挣过,现在还要把我伟辰的房子车存款都拿走,甚至我的乖孙女也要带走,你不就是为了钱么?这么不要脸……”

前婆婆跟我争执,她力气没我大,索性赖在地上便开始哭诉,

“我这把老骨头也没几天活了,你打死我算了……”

我明明什么都没做,正愣着,胡伟辰从车里出来,冲着我横眉瞪眼,“你敢打我妈……你这个贱人……”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