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笑里藏甜的刀

更新时间:2021-04-24 12:18:25

笑里藏甜的刀 已完结

笑里藏甜的刀

来源:微小宝 作者:豆豆 分类:总裁豪门

精彩试读:他拉着我衣角的手松开,一双黑眸瞧着我,道,“我送你。”听他说出这句话,我倒是松了口气,好在,他没有继续问什么我根本无法回答的问题。我点头,转身回头,冷不丁的便看见了韩和光。黑西裤,白衬衫,象牙白的领子被熨得周正笔直,透着凌冽和不可靠近。他身边跟着一身浅色连衣裙的白纤羽,走廊人多,他一手环住她的腰,另一只手护在她身边,将她和过路的人隔开。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5-爱上一条没有尽头的路

韩和光有那么好?不好,只是因为我爱上了他,所以他好,好到无可替代。

他沉着脸,显然是不满意我的答案。

沉默了半响,两人没有话题可聊,我道,“时间不早了,你先去忙,我得回去了。”

他拉着我衣角的手松开,一双黑眸瞧着我,道,“我送你。”

听他说出这句话,我倒是松了口气,好在,他没有继续问什么我根本无法回答的问题。

我点头,转身回头,冷不丁的便看见了韩和光。

黑西裤,白衬衫,象牙白的领子被熨得周正笔直,透着凌冽和不可靠近。

他身边跟着一身浅色连衣裙的白纤羽,走廊人多,他一手环住她的腰,另一只手护在她身边,将她和过路的人隔开。

四目相对,片刻错开。

他看向陆迪,面色冷峻,瞧不出喜怒。

我指尖微热,随后被一只大手握在掌心,是陆迪,我没挣脱,目光一直看着韩和光。

人生有多少狭路相逢,也不过如此了。

“小心点!”过道拥挤,有人无意碰到白纤羽,韩和光索性将她整个人都拥在怀里,护住她。

他掌心中的宝,不是我!

同陆迪出了医院,我心不在焉,他拧眉,“你住哪?我送你回去。”

“不用!”回应了他一句,我便顺着街道走了。

韩和光和白纤羽出现在医院,我并不意外,白纤羽有先天性心脏病,他应该是陪她过来看病的。

……

我原本以为,韩和光晚上应该是不会回来的,洗了澡,我便上床,将陆迪开的擦伤药找了出来,准备涂抹。

“呯!”卧室门被推开,力道大得惊人。

凌乱之际,我还来不及将被子盖上,抬眸便撞见一脸阴沉的韩和光。

室内温热,我仅穿了一件吊带,下身因为要擦药,底裤已经被脱了,就这么毫无防备的落入他的眼中,我微愣。

他沉着脸,不顾我难堪,将目光肆无忌惮的落在我腿间,冷笑出声。

我低眸,将被子拉过,盖在身上,没开口。

他舍不得白纤羽受一点伤,却对我的伤口视而不见。

果然,不爱,就不心疼。

见我不语,他走到我身边,毫不吝惜的将我从床上扯了下来,脸色阴沉得吓人。

被他这么莫名其妙的一扯,我跌坐在地上,不明所以的看着他,“和光,怎么了?”

他不吭一声,跨步上前,阴着脸将我从地上毫不知轻重拉了起来,随后单手用力将我整个身子抵在墙上。

韩和光脸上布着一种格外冷冽的愤怒,黑眸眯了起来,“苏离,我是不是警告过你,不要动白纤羽?”

说话间他用手指一点一点掐住我的脖颈,力道缓缓加重。

冷冽灼人的气息让我忍不住往后缩了缩。

“我没有!”白纤羽是他的掌心宝,我怎么可能会去招惹?

他手中的力道加重,“要当面对质么?”

我有些呼吸困难了,这人简直就是疯子,“和光我没有……”

话未说完,见他眯着眼睛,似乎想到了什么,目光凶狠冷冽,“今天是陆迪给你检查的身体?”

我不解他这是为什么,摇头,“不是他……是他的助理!”

韩和光今晚的举动,让人实在不能理解,我原本以为他是因为白纤羽来找我算账的。

可问完这话后,他猛的将我抱起,直接走到梳妆台上。

声音低沉冷冽,“今晚需要继续么?

6-你很廉价!

他伏身在我耳边,隐隐吹着热气。

我透过镜子,看着身后一脸怒气英俊的男人,满心疑惑,白纤羽怎么了?为什么他突然提及陆迪?

“苏离,你现在想谁?嗯?”韩和光伏身靠近我耳边,声音低沉压抑,隐隐带怒。

生气?因为白纤羽还是陆迪?

“谁都没想!白纤羽怎么了?和光,不管你信不信,我真的没对白纤羽做什么!”

他似乎已经来了兴致,抬手开口滑动腰间的皮带,随口道,“晚间她在小区楼下被抢劫了!”

再过平常的一句话,我却差点失笑出声,所以,只要白纤羽出事,他就能把什么屎盆子都往我头上扣?

不知道是那来的勇气,我猛的转身,将他推开,眼睛酸疼得厉害,对上他疑惑的眸子。

我开口道,“所以你刚才气冲冲的进来,就是以为白纤羽出事是我指使的?”

他蹙眉,没开口,显然对于我突然爆发的情绪有些不耐烦。

我突然失笑,“韩和光,你把我当什么了?招之即来挥之即去么?”

白纤羽不过是被抢劫而已,还是在她自己的地盘上,为什么这种事都要往我身上扣?

他低敛了眉宇,极为讽刺的看向我,“难道不是?”

呵呵!

我重心不稳,失重般的后腿了几步,是啊!是这样的,于他而言,我就是招之即来挥之即去。

从遇上他开始,我就像一块狗皮膏药一样粘着他,无论他多么讨厌,我从不知道疲惫,热情不减。

“是!”半响,我吐出一个字。

路是我自己选的,苦楚自然也要自己来担。

“还做么?”他看着我,脸上没什么表情。

只怕,他这一句还做么?我是听不懂的。

我抿唇,“今晚可以不做么?”

陆迪说,最近一个月都不能再有了。

否则加重伤口。

韩和光眯了眯眼睛,双手环抱着身子,冷眼瞧着我道,“可我想!”

他是故意的,他心里有气,我知道,他是因为昨天晚上我给他下药的事。

走到他身边,我声音软了几分,道,“那你可以轻点么?医生说……”

“医生?陆迪说的?”他勾唇。

瞧着是相依相偎,可四周隐隐冒着冷气,他现在心情不好,而且,还在生气。

韩和光的脾性向来难琢磨,我不知道他现在生气的是什么,只是微微点头。

乖巧的让他继续。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