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只有相思无尽处

更新时间:2021-04-22 12:11:13

只有相思无尽处 已完结

只有相思无尽处

来源:微小宝 作者:达达 分类:总裁豪门

精彩试读:“黎落回来了,你没有再能逼她离开的孩子,现在你只要签了离婚协议书,黎落就会接受我的追求。”顾长栋注意着黎雨璇的表情,要是她敢不签,他就对她不客气。“我不签。”黎雨璇把手背在背后攥紧,逼着自己冷静看向男人:“我不是玩物,不是你想娶就娶,想丢就丢的。”已经被他伤的遍体鳞伤,看到离婚二字却仍然心痛到无法呼吸,离婚了,两人就再也没有什么联系了。顾长栋已经成了黎雨璇深中的毒,就像空气,不可或缺。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离婚协议书

阳光从窗户爬进了病房,黎雨璇看着窗户外面蓝色的天空,白色的云朵飘摇。

手术后一个月,顾长栋没有来看过自己,一次都没有。黎雨璇,你竟然还会有期待,还会有奢望。他都说了不想再见你了,你还期待些什么!

病床上半卧的女子,露出了一个眉眼弯弯的笑容,却令人感到凄凉、绝望。

一个护士敲门进来:“黎小姐,你今天可以出院了。”

视线从窗外转到护士脸上,这个护士在这一个月一直关照着自己:“嗯,好。谢谢你的照顾。”

“这是我的职责所在。”护士腼腆一笑,便出了病房。

黎雨璇坐在出租车上,窗外的高楼大厦一晃而过,快到家了,黎雨璇握紧了手。

车子在一座豪华的别墅前停下,黎雨璇下车付钱,走到了门前,深吸一口气,她推开了门。

男人正坐在沙发上看报纸,他穿着白色的西装,剪裁合身完美显示身材,即使坐着也能让人感觉到他腿的修长。

听到声音,顾长栋看向门口,就看见女人呆愣的样子,眸色一沉。他很厌恶女人这种被自己外貌迷住的呆愣表情,这会让他产生一种她其实很单纯的错觉。

“过来。”顾长栋出声,黎雨璇垂下眼睫,不该又对着他看呆愣的,她明显感觉到对方对自己这种情况的厌恶。

黎落走到顾长栋对面的沙发上坐下。

男人把报纸扔到一旁,从两沙发之间的茶几下取出了两张纸扔在桌子上:“签了它!”

黎雨璇看了一眼茶几上的纸张,上面的题目如此醒目——离婚协议书。

“黎落回来了,你没有再能逼她离开的孩子,现在你只要签了离婚协议书,黎落就会接受我的追求。”顾长栋注意着黎雨璇的表情,要是她敢不签,他就对她不客气。

“我不签。”黎雨璇把手背在背后攥紧,逼着自己冷静看向男人:“我不是玩物,不是你想娶就娶,想丢就丢的。”

已经被他伤的遍体鳞伤,看到离婚二字却仍然心痛到无法呼吸,离婚了,两人就再也没有什么联系了。顾长栋已经成了黎雨璇深中的毒,就像空气,不可或缺。

竟然敢不签,男人愤怒从沙发上起身,长腿跨过茶几,一手掐住女人的脖子:“我从未爱过你,何来的想娶你!你忘了我是怎么娶你的?你拿着怀孕的单子来逼着我娶你,威胁我否则就告诉黎落。”

当初不该贪心,不该知道自己怀孕了就高兴地跑去告诉对方,不该以为有了孩子他会怜惜自己一点,不该有私心想借此能和他在一起。

泪水从黎雨璇眼中不断流出,滴在顾长栋手上。

“当初和你上床也是你设计好的吧?”女人的眼泪激不起男人的任何怜悯,他讽刺问着这个自己耿耿于怀的问题。

“我没有……”黎雨璇不停摇头:“当初我被下药了,我真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不知道怎么被下了药,不知道怎么就和你躺在一个床上,不知道就这样和你发生了关系。

就知道狡辩,顾长栋眸子燃着怒火,掐着女人脖子的手一抬便把黎雨璇举了起来。

逼迫

咳咳!黎雨璇双手抓住顾长栋的手,艰难地呼吸着。

“我不想听你的狡辩。”顾长栋语气透着万分厌恶,这个女人每次都是这样装无辜,装委屈,她以为自己演技很好,我就会信吗?

“你就是贱,我欺辱你,玩弄你,你还要赖在我身边,你这不是贱骨头是什么!”顾长栋用上了各种难听的字眼,把黎雨璇当成一块擦桌子的抹布。

泪水滑落,顺着脸颊,流淌在顾长栋的手上。是啊,我这大概就是贱吧,你恨我,恨不得我死。可是,我活着之后,还是想呆在你身边。到底为什么舍不得,一个爱字竟然这么折磨人。

黎雨璇不吭声,垂下了手,如一个破败的芭比娃娃。脸已经红紫,肺内空气稀薄,她想,死在他手中也好,下辈子但愿对他没有执念。

顾长栋突然松开了手,手背在背后。黎雨璇跌坐到身后的沙发上,咳嗽出声。

砰!离婚协议被顾长栋一手按到了黎雨璇面前的茶几上。

“签了!”顾长栋声音顿了一下,被黎雨璇湿漉漉的眼睛看着,自己竟然会想要怜惜她,果然这女人随时都想着演戏,顾长栋声音更加冷漠:“否则,我就对你家人不客气!”

黎雨璇一惊,喉咙不适又咳嗽了几声,双手攥紧,她出声问:“顾长栋,这是我们两个人之间的事情,不要牵扯上我的家人。”

顾长栋居高临下,一手撑在黎雨璇的耳朵旁,俯身冷漠看着黎雨璇:“由不得你说了算,难道顾太太以为,你说的我会听?”

身边是熟悉的香水味,对方说话时,气流喷洒在黎雨璇的脸上,黎雨璇的瞳孔猛地一缩。

啧!顾长栋剑眉拧起,背在背后的手还有些发烫,上面的泪水已经在手指的摩擦中干了。

“已经没了一个孩子了,顾长栋,你怎么能……”能用家人再来逼我,我只是有点舍不得你,黎雨璇闭上了眼,睫毛微颤。就不能再拖一段时间吗?

孩子?听到这两个字,顾长栋背后的手一紧。这种情绪来得突然而莫名其妙,如一团棉花围着顾长栋,让他觉得闷得慌,只想打破这烦闷。

哗啦,一份纸张甩到了黎雨璇脸上:“这是收购黎氏的合同,这只是个开始。”

顾长栋一手钳起女人的下颚,迫使对方与自己四目相对:“要是你还冥顽不灵,你家人的安全就不能保证了。”

威胁的话,像冬日寒冷的凝结成的冰棱毫不留情地刺向心脏,女人已经破败不堪的心顿时千穿百孔。

手一扔,黎雨璇再次倒在了沙发上,内心的疼痛使得身体没有丝毫力气,如一条快被晒干的鱼,活下去的勇气如水分一样被慢慢蒸干。

顾长栋,我不怪你。因为你不爱我,你恨我,我却爱着你。

黎雨璇颤抖着手,拿起离婚协议书旁边的黑色签字笔。

这一笔下去,我们就再也没有联系了。从此之后,再也没有联系。可签下去之后呢?黎雨璇,你能忍受从此之后,生命里再没有这个男人的参与么?

那大概是很难熬的日子吧……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