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余生不相见

更新时间:2021-04-21 15:31:11

余生不相见 已完结

余生不相见

来源:微小宝 作者:达达 分类:总裁豪门

精彩试读:“小枫,过来。”男人唇角扯出一丝苦笑,冲她招招手。不谈论父母和公司出事的缘故,如此憔悴的妹妹让他心疼。是再也忍不住满腔的委屈和难过,秦小枫加快脚步扑在他怀里,尽力克制的眼泪一下打开了阀门,随着抽噎打湿了他的衣襟:“哥,为什么会这样。”缓缓合上眼睑,秦依将手臂收到很紧,仿佛抱着的妹妹就是他剩下的全世界了。有冰凉液体打在秦小枫头顶,男人的眼角终于滚落下泪珠。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他剩下的全世界

大跨步走到秦小枫的面前,苏休韫抬起手狠狠向她脸蛋扇过去。

响亮的声音回荡在病房,女人脸颊上的红掌印触目惊心。捂着脸蛋的秦小枫慢慢抬头,不可置信看向面前怒气满满的男人。

她目光从他唇瓣滑到鼻梁,再到眼眸。入眼明明是那个熟悉的人,但为什么这么心狠呢。

脸上火辣辣的疼,她嘴唇不受控制煽动,半天才吐出不成字句的话语:“为什么…秦家…为什么要动手。”

已经没有力气去计较这个巴掌,秦小枫不明白,自己已经按照他的命令打掉了孩子,签了离婚协议书,这样的结果怎么还落在自己可怜的家族。

没想到她居然问的是这句话。苏休韫落回身侧的手有一瞬间的僵直,他无法无视她眼中被欺骗的伤痛,那澄澈眼眸中的绝望就像冰寒池水,拽着他一路向下陷去,生冷。

还没等他弄清心中所想,身后便传来“嘭”的一声——半坐在地上的杨梓函晕倒了,墨色的长发纷乱散开,显得她憔悴到让人心疼。

再也顾不上眼前捂着脸的女人,苏休韫慌忙将晕倒的人儿抱在怀里,双手颤抖几乎要抱不稳。

“医生——”向来沉静自若的他失态大喊着,拔腿就像门外跑去,好像怀里抱着的是什么绝世珍宝。

留在病房里的秦小枫注视着这一切,目光追随男人离去的背影,甚至到他的衣角消失在门口,半天也没能回神。

自己究竟在期望些什么呢,是他的关注还是他的温柔?对于这个心狠摧毁了她的家族的男人,她还怎么去期望。

想起这一切,她整个人仿佛置身浓稠的海水,漂浮无依,口鼻被涌进的海水堵塞,快要窒息。

翻身下床踢上鞋子,秦小枫跌跌撞撞闯出病房门,一路小跑到护士台,焦急开口询问:“您好,请问秦澈夫妇住在哪个病房。”

“303”

听到病房号后,她连声谢谢都顾不上说,转身便向楼下跑去。爸爸妈妈经历了秦氏破产的浩劫,现在的身体和精神都怕处于崩溃边缘,她必须赶过去。

喘着粗气来到303病房的门口,秦小枫扶着门框平息了慌乱情绪,才将门把手转开,小心翼翼走进病房。

不大的病房里并排躺了两个老人,白发苍苍的他们双眼紧闭,蹙起的眉头表示着他们即使在昏迷中也不好受。

抬手捂住嘴,秦小枫费力才将一声呜咽咽下去,泪水一下子盈满眼眶。

坐在病床边的男人抬起了头,眼睛里是化不开的忧虑。

“小枫,过来。”男人唇角扯出一丝苦笑,冲她招招手。不谈论父母和公司出事的缘故,如此憔悴的妹妹让他心疼。

是再也忍不住满腔的委屈和难过,秦小枫加快脚步扑在他怀里,尽力克制的眼泪一下打开了阀门,随着抽噎打湿了他的衣襟:“哥,为什么会这样。”

缓缓合上眼睑,秦依将手臂收到很紧,仿佛抱着的妹妹就是他剩下的全世界了。

有冰凉液体打在秦小枫头顶,男人的眼角终于滚落下泪珠。

我会一并毁掉

把头埋到很低走出病房,秦小枫抬手揩去眼角没能擦去的泪渍,可当她一抬眼,就看见了靠在病房门口墙上的男人。

看到她走出了病房门,苏休韫好像看到了什么救星一样,飞快冲过去钳住她手腕,黑着一张脸不由分说拉着她往前走。

“你干什么。”情绪还没有完全平息,女人的语调里还带着哭腔。她当然不会自作多情认为他要拉着她去约会,只是隐隐觉得,有种不好的预感。

连一个扭头都不愿意给身后的人,他脚下的步伐没停,连拖带拽继续扯着她向前,语气不耐烦而焦急,只是简单吐出两个字:“换肾。”

听到这两个字的她心下一惊,停下脚步用另一只手试图去掰开他的手指,想要挣脱这将要把她拖向深渊的钳制。

眉头怒然皱起,苏休韫猛然转身,手上力气没有松动分毫,只手撑墙将她一下子堵在走廊拐角。

狭小的空间总能引起人的恐惧,加以男人身上低到极点的气压,秦小枫努力不让自己斗成筛子。她抬头对上他愠怒的眼神,缓缓蠕动唇瓣,用颤抖的声音一字一句说道:“我不会去的。苏休韫,你把我当什么了。”

“当什么?”像是被她的话一下子逗笑了,男人唇角扯起的弧度无比讽刺,从鼻翼间挤出声不屑哼声,眼眸中的颜色越来越深浓:“当成给梓函养肾的工具。”

无情的话语从口中说出,他脸上没有丝毫的内疚或不舍。苏休韫对待她的态度就像对一件没有温度和生命的物体,所看重的只有她的使用价值:“医生说她身体撑不住了,要立刻换肾。别忘了我们的协议。”

虽然两个人最初的协议就是这样,可是结合他对自己秦氏的所作所为,秦小枫觉得,自己真的不能接受这个事情。

“那你对爸爸妈妈他们动手是怎么回事,”面色惨白如同一张纸,想起刚才看到父母躺在病床上的模样,恨意丝丝缕缕钻进她的身体。她眼眸中尽是绝望神色,吐出的字眼饱含不甘和愤懑:“难道我们全家都要任凭你踩踏凌虐吗。”

对女人提出这种的问题很不耐烦,苏休韫皱皱眉头跳过不回答。杨梓函的病情已经加重,医生说肾移植的事情迫在眉睫,不然就会有生命危险。

而只有这个女人和杨梓函的配型最为合适——这也是他们之前就说好的。

他当然不会再在这儿同她扯什么有的没的。周身气压变得更低,几乎是要把字一个个嚼碎,男人咬牙切齿对着她威胁:“你不做手术,你哥哥可就要遭殃了。”

用哥哥威胁自己?

神色突然转变,秦小枫苍白的脸上绽开一个笑容,笑意从嘴角蔓延到眉梢,如同绝望的彼岸花,美艳而危险。

“如果哥哥有事,苏休韫。”她缓缓启唇,脸上笑容摄人心魂,声音轻柔好像在讲一个睡前故事:“我也不会独活。”

“至于你想要的肾,我也会一并毁掉。”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