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情深不知缘浅

更新时间:2021-04-22 13:03:57

情深不知缘浅 已完结

情深不知缘浅

来源:微小宝 作者:达达 分类:总裁豪门

精彩试读:两人视线隔空相视,如两个有着血海深仇的敌人。曾经看着他帅气的侧脸照片露出浅浅微笑的她,肯定想不到他们会有这样义断恩绝的一天。手腕上突如其来的力道让她一瞬间惊醒,一把抓住那只拽起自己的手,她惊恐地大叫:“不要!求求你,不要杀死我的孩子。”定睛一看才发现,抓着自己的是护士:“白女士,请您不要慌张,我只是来给您换药的。”安莫羡自那日之后已经数日没有来看望过她了,这与绮芸出事天完全天壤之别,她现在还能回想起手术室外,他痛心疾首的表情。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情深不知缘浅:拒绝流产

白禾苏看着这一家人恩爱温馨的样子,不禁有些出神。

这一幕画面落在她的眼里,让她联想到了:如果他们之间有一个这般大的孩子的话,孩子生病的时候,莫羡会不会这般耐心地照料他呢。

面对三年来他对自己的冷漠和无情,她忍耐了三年,心中最期盼的就是能有一个孩子。

如果他们能有一个可爱的孩子,那这个被无数家庭看作的“幸福结晶”,说不定真的能为她带来希冀已久的幸福快乐。

“白禾苏,你的家属呢?”护士边掐掉输液管边问道。

幻想的画面被打破,回到现实的她无法将对自己不闻不问的丈夫讲出来:“这……”

“你手上的伤口已经化脓了,一会儿我需要刮掉上面的脓水和烂掉的肉。这会很痛,所以需要有人帮我照看你一下。”

手上的伤口已经不疼了,但再揭开的话,她必定会重温那种痛苦。而她最怕的就是疼了……

就在门口的安莫羡已经听到了他们的对话,走了进来,俯视着白禾苏惨白的小脸道:“这点疼痛你还会怕吗?这比起你对你妹妹造成的伤痛难道不是不值一提吗?”

白禾苏瞥了他一眼:“的确,对你来说无关紧要的人自然无关痛痒。”

准备好器材的护士已经见多识广,对于面前的夫妻矛盾无动于衷,只是有条不紊地拆开白禾苏手上的绷带,拿起手术刀处理着伤口。

疼痛再次从熟悉的位置传达过来,白禾苏忍不住就要痛呼出声,她为了不让叫声音发出来,便咬住了另一只手的手腕。

那强忍着疼痛的模样,一旁的病人家属看了都皱起了眉头,可安莫羡看在眼里却连眉毛都没有动一下。

“无关痛痒吗?”他心里回想着她的话。

过度的疼痛让她瘦弱的身体开始微微颤抖起来,这种疼痛仿佛触动了什么一般,颤抖愈发剧烈,小腹开始跟随着它发出越来越明显地痉挛。

渐渐地,从身下传来的疼痛竟然超过了手上的痛楚。

她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一把掀开被子,果然看到了衣服和双腿间的床铺上流出的鲜血。

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让她窒息,接着她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当她再次睁开眼时,耳边再一次传来了安莫羡的声音:“我不管你的那些狗屁理由,也不管她的身子是否能承受得了,这个孩子必须拿掉。”

经验丰富的医生依旧沉着冷静:“那也得等患者醒来亲自做决定。”

“或许我该打个电话让这个医院的院长来亲自给你下达指令,只是到时候执行的是不是你,我就不能确定了。”

医生终于感受到了压力:“正好患者也醒了,或许你们可以再商量一下。”

孩子?

虽然只听了一部分的对话,但白禾苏已经明白了自己怀有身孕的事实,刚才或许是因为疼痛的刺激导致有些动了胎气而引起的少量出血。

想来自己也已经两个月没来过月经,难道她真的已经怀了安莫羡的孩子吗?

如果是这样的话,至少这个孩子她无论如何都要保住。

彷徨的心最终有了归宿。

“我拒绝流产。”

斩钉截铁地五个字落在安莫羡的耳里,他的瞳孔微缩。

蓦地,他一把抓住白禾苏的伤手狠狠地道:“别忘了你是通过什么手段才嫁给我的,如果你忘了自己只是一个随时都能滚蛋的安家太太的话,我不介意让你重新明白这些。”

施加在手上的力道使刚被护士细心包扎好的伤口再次裂开了,绷带上溢出的鲜血淌进他的掌指之间,他却完全视若无睹。

“可孩子是无辜的。”她用含着泪水的眼睛却坚定眼睛看着他的。

安莫羡却冷哼一声,慢慢压低身子,在她耳边低声道:“白禾苏,你难道还不清楚吗?一个妓女生的孩子都比你生的来得干净得多,这个孩子必须消失。”

白禾苏一把推开身前的他,一字一顿道:“如果敢碰我的孩子,我就让你先消失!”

一抹冷笑挂在他的嘴边,如此强硬的她他还是第一次见。

“或者让你珍视的人消失!”白禾苏话锋一转。

安莫羡脸色瞬间冷了下来,他一把抓住她的伤手:“你敢碰她一下试试。”

她不言,也不退。

两人视线隔空相视,如两个有着血海深仇的敌人。

曾经看着他帅气的侧脸照片露出浅浅微笑的她,肯定想不到他们会有这样义断恩绝的一天。

情深不知缘浅:一定要保护他

手腕上突如其来的力道让她一瞬间惊醒,一把抓住那只拽起自己的手,她惊恐地大叫:“不要!求求你,不要杀死我的孩子。”

定睛一看才发现,抓着自己的是护士:“白女士,请您不要慌张,我只是来给您换药的。”

安莫羡自那日之后已经数日没有来看望过她了,这与绮芸出事天完全天壤之别,她现在还能回想起手术室外,他痛心疾首的表情。

对于白禾苏的举动,护士也着实吓了一跳,这些天白禾苏的情绪波动她都看在眼里。虽然并不了解二人之间发生了什么,但出于女人天生的感性她还是有些同情她的。

看了看周围,护士长叹了一口气,宽慰道:“您的流产手术已经排在医生的日程上了,不过还有个您不知道的前提,那就是手术要在您手上的伤势好得差不多了的时候进行。所以,这段时间请您好好放松一下紧张的心情。”

白禾苏若有所思地垂下了眼帘,任由护士接过她的手重新为伤口换药。

“伤口很深,白女士平时要注意不要过度用力,否则伤口很容易再次破裂。”护士再次嘱托道。

她表面上认真地点点头,可当护士走出病房后。她却暗自将伤手紧紧地攥了起来,刺骨的疼痛。像是又回到了安莫羡从上冷冷地俯视着她,将她一把推开的那一瞬。

可即便疼痛再剧烈,内心再痛苦,她也没有松开手,直到鲜血重新喷涌而出。

“如果,我的手能一直不愈合的话,那这个孩子说不定就能保住了。无论如何,我都要保护他。”白禾苏心想。

即便伤口一次次绽裂,给带给了她一次次的痛苦,可一想到自己的孩子能够因此得以保全,她也认为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可这给看护她的护士却带来了麻烦,在护士一次次被医生责备后,就连医生自己也意识到了问题。

“白女士,你是不是故意让伤口裂开的?”

白禾苏看向一旁,不发一言。

即使她只是闭口不语,医生心里也已经有了明确的答案:“朱护士已经告诉我她把那个前提跟你讲过了,我知道你很想留住这个孩子,但如果你再这样伤害自己的话,你的手可能就不像你腹中的胎儿这么安稳了——你的手可能就这么废了。”

她看向身旁的医生,只看到他眼中的担忧,可她的表情却没有改变分毫。她也看得出来,这位医生要比安莫羡更加关心她的伤势。但这不足以让她改变主意:“医生,谢谢你,不过请你尊重我的选择。”

面对如此倔强的患者,他也只能叹息一声选择了离开。

事情仍在慢慢发酵,即使对白禾苏再不上心的安莫羡也察觉到了蹊跷。

这天,他终于决定亲自前往病房一探究竟。就在他走到她的病房外时,便听到了她恳请的话语。

“医生,我知道您是为我好。但是,我不想失去这个孩子。这个孩子,他是无辜的,比起他的生命,我一只手又算得了什么!求求你,真的求求你了……”

这简短的一句话已经让安莫羡明白了前因后果,他一把推开房门,便看到了满脸泪痕的白禾苏。

矗立在门前的他,在她看来如同地狱的恶魔:“莫羡……”

她知道,一切都已经完了。

“这套戏码你还真是白用不厌,的确,其他人对于这种把戏的免疫力还是有些低的。”

“安先生!白女士手上的伤势的确会对手术后的康复造成影响,请您……”

安莫羡眼里流露出的煞人厉色让医生将话吞了回去。

病房内沉寂片刻后,他那带着明显杀气的声音回荡在其中:“立即带她去做流产手术。”

“不!我不要!”

白禾苏大叫一声,用生平最快的速度从床上跳下来便往外跑,却被守在门口的安莫羡轻易捞了回来。

为了防止她逃跑,他不理会她的挣扎亲自将她绑在了床上。

医生无奈地摇了摇头:“既然如此,安先生,请您过来跟我办一下手续吧。”

对于白禾苏声泪俱下的恳求,他充耳不闻,确认她无法再挣脱后,便跟随医生快步离开了。

目睹了一切的朱护士面色也挂满了不解和同情,她想不明白为何一个丈夫要如此对待自己的妻子。

“求求你……”

白禾苏痛苦又无助的模样落在她的眼中,她终是放下了手中的镇静剂,将束缚着她的绳子解开了。

她真的无力保护这个孩子吗?

如果牺牲一只手无法保全一条命的话,那么就算失去性命她也要再拼上一回。

小说《情深不知缘浅》 第4章 拒绝流产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