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深宫雪,美人心

更新时间:2021-04-21 17:54:56

深宫雪,美人心 已完结

深宫雪,美人心

来源:微小宝 作者:豆豆 分类:穿越重生

精彩试读:他几乎是咬牙切齿地撕扯开了她身上的衣衫,眼底的恨意只增不长。她四肢都有铁链锁着,根本就没有任何还手的余地。更何况,自入这天牢的第一日起,她的武功就已经被废了。“君澜辞,你想要的一切都到手了,如今还要这般羞辱我吗?”“羞辱?你觉得这就是在羞辱了吗?苏应好,你不用提醒朕以前有多傻,竟然被一个敌国公主耍在手心里!”堂堂一个帝王,养了敌国公主在身边十年,他曾经对她全身心地信赖,将性命交付于她的手上。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祝皇上断子绝孙

绥宁盛世,新皇登基不久之后,便要大婚。

皇帝娶的是苏家之女,引来群臣反对,朝纲失心。

而苏家家主拒绝嫁女,竟遭致皇帝灭门!

人人都说,为了苏婉儿那个女人,皇帝是要美人不要江山了。

唯有苏应好明白,皇帝要的,从来都是那江山。

所以,他一定会娶苏婉儿,而不是娶她。

“今日不是皇上大婚吗?您怎么还有空来这里瞧我?”

苏应好端坐在监牢之内,脸上挂着冷冽笑意。

皇帝君澜辞身着大红喜服,在这昏暗的天牢里,显得格外刺目耀眼。

他的脸色,阴沉如铁。

“婉婉说,她就你一个亲人,她出嫁,你自当前去观礼。”

苏应好笑了起来:“亲人?”

呵,苏家满门血染皇城,如今这世上,哪里还有她苏婉儿的什么亲人。

“皇上如今来这里同我讲这些,不觉得可笑吗?”

“苏应好,如今朕是皇帝,你是阶下囚,你最好明白自己的身份。”

她笑得愈发恣意。

她当然明白自己是个什么身份,一个敌国公主,顶着苏家嫡女的名号,待在这个男人身边十年。

十年,她是他最锋利的刀,为了助他登上皇位,她做尽了天下人所不齿事,杀人如麻、尸横十里。

她为他整肃朝纲、清除乱党,拖进了整个苏家来铺他的进身之阶,终于,将他捧上了这帝王宝座。

可是君澜辞是怎么报答她的?

登基不久,他就一道圣旨,要娶苏婉儿那个女人为后,要杀尽苏家的所有人,以洗清他这条血迹斑斑的皇位之路。

“是啊,一个刽子手,一个夺位皇子手里的刀,自然不能见天日。你的皇帝宝座理应光辉无暇,不能让天下人、让后世史书见着一滴血。”

苏应好站了起来,她脚上缠着厚重的铁链,寸步难行。

她冷冷盯着君澜辞,依旧昂着脸:“我明白你的野心,也明白我这样的人,不可能光明正大地站在你的身边。可是君澜辞,你终究不该如此对我。”

“你给朕闭嘴!”

他一把掐住了她的脖子。

他最讨厌这个女人如此这般的模样,永远孤高在上的样子,永远一副神圣不可侵犯的模样,仿佛这天底下所有人,在她眼中都不过是笑话一场。

明明她是阶下囚,明明她已经被折磨得满身是伤,可是他一身华冠彩服站在她的面前,却依旧如同沐猴而冠。

可他是皇帝!皇帝!

“苏应好,婉婉怀了身孕,她嫁与朕,是天作之合,因着这桩大喜事,朕才赦免了你的性命,你该感恩戴德才对。”

苏应好的眼神在听到“怀孕”这两个字后,有微微一颤。

旋即,她又笑了:“皇上何必拿苏婉儿来刺激我,既然是皇上新婚,那我就先祝您——龙凤呈祥,断子绝孙。”

皇帝大婚

她笑得癫狂,仿佛完全没有将皇帝放在眼里。

君澜辞暴怒,一把拉住了她手上的锁链,将她狠狠按在了墙角。

“苏应好,你若不提醒朕,朕险些都要忘了曾经你是如何羞辱朕的!”

他几乎是咬牙切齿地撕扯开了她身上的衣衫,眼底的恨意只增不长。

她四肢都有铁链锁着,根本就没有任何还手的余地。

更何况,自入这天牢的第一日起,她的武功就已经被废了。

“君澜辞,你想要的一切都到手了,如今还要这般羞辱我吗?”

“羞辱?你觉得这就是在羞辱了吗?苏应好,你不用提醒朕以前有多傻,竟然被一个敌国公主耍在手心里!”

堂堂一个帝王,养了敌国公主在身边十年,他曾经对她全身心地信赖,将性命交付于她的手上。

可是,她却一直在骗他!

“苏应好,这都是你应得的!”

他狠狠咬住了她的肩胛骨,仿佛要裹挟着恨意,生生将她的皮肉都撕扯下来。

他早就该揭开这个女人披着羊皮的面目了!

……

吉时已到。

仪政殿前,祭天大典上,皇帝却迟迟都没有出现。

苏婉儿一身凤冠霞帔,头冠太重,站得久了,未免有些眼下发晕。

就在群臣窃窃私语之时,皇帝终于来了。

苏婉儿欢喜地想要迎上去,却瞧见在君澜辞身后的不远处,几名小内监扶着一个衣衫褴褛只裹了一床薄毯的女人,跪倒在祭天台下。

她脸色微变。

苏应好身上穿的囚服破破烂烂,只用毯子裹住了身体,而君澜辞的脸色却阴沉得很,谁都猜得出来发生了什么事。

“婚仪开始吧。”君澜辞一抬手,司礼官忙取出圣旨,重臣跪拜。

皇帝大婚,仪典繁复,君澜辞牵着苏婉儿的手,行祭天、祀地之礼。

苏应好一直跪在地上。

下身是撕裂般的疼痛,后背新添的几道鞭伤也并不轻,她之前就因为被严刑拷打失血有些多,眼前是一片模糊。

高台上的那两个人,还真是——般配啊。

她不想再看下去,只想转身就走。

只可惜,脚上绑着沉重的铁链,一步都走不动,踉跄跌倒。

众人的目光都往她这边看,她身上披着的毯子被铁链一扮,掉了大半,露出血痕满布的肩膀与后背。

“伤风败俗、伤风败俗啊!”

“苏大人一生刚正,怎么生出这样一个女儿来?”

文官们的窃窃私语,统统涌入耳中。

她痛得快要昏过去,哪里听得明白他们到底在说什么。

祭天台上,君澜辞的脸色越来越坏。

眼看他要下去往苏应好那边走,苏婉儿连忙拉住了他:“皇上,姐姐不是有意的,姐姐戴罪之身御前失仪,您要怪你责怪我,千万不要再惩罚姐姐了!”

说着,苏婉儿立刻就要跪。

君澜辞连忙拦住了她:“你是皇后,今日是大婚之礼,别动不动就跪。”

有小内监连忙上前,拿了一件衣服披在苏应好的身上,将她赶紧抬了下去。

在昏过去之前,她用余光瞥见,君澜辞正与苏婉儿十指交握,相依相偎。

苏婉儿将脸埋在君澜辞的臂弯里,十分亲昵。

她这十年,不过是笑话一场。

小说《深宫雪,美人心》 第1章 祝皇上断子绝孙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