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少帅的逃跑小娇妻

更新时间:2021-04-23 17:59:18

少帅的逃跑小娇妻 已完结

少帅的逃跑小娇妻

来源:微小宝 作者:豆豆 分类:总裁豪门

精彩试读:战府的佣人们没一个敢上前去扶她的,反而有不少人,用鄙夷的目光冷眼看着她。景迦然默默地用衣衫裹紧了身体,站了起来。三年过去了,往事早已不可追,如今战无炔的身边,早有了别人,哪里还有她的位置?可是,她想不明白,既然他身边有旁人,为何蛊毒却迟迟不解?“请问……景怡然在府中吗?”她询问那些佣人。“二姨太知道您来了,想必马上就会过来。”就在这时,一个老嬷嬷走了过来,对她说道:“老太太让我传个话,说景小姐既然不中用,那就不必在帅府留着了,即刻出府吧。”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滚下我的床-豆豆

“滚!你给我滚!”

红烛帐里,滚下来一个衣不蔽体的女人。

她是被少帅活生生给扔出来的。

屋外的人都听到了少帅战无炔的雷霆暴怒,纷纷摇了摇头。

“看来,还是不成啊。”嬷嬷吩咐下去,“去禀报老太太,说事儿没成。”

屋里的女人,却还是不肯放弃。

她将贴身的小衣往下再拉了拉,极尽娇柔婉转之声:“少帅,你都已经有了反应,不如就让我伺候你……”

“景迦然,我从前怎么没有发现,你是这样不要脸的女人?”

“少帅……”

“就凭你,也配上本帅的床?”

侮辱的言语句句袭来,景迦然跪坐在地上,冷得瑟瑟发抖。

要不是听说他出征时被奸人下了蛊毒,活不过三个月,她又怎么会回来?

有名医开了药引,是要与女子发生关系,这蛊毒才能够解。

可是偏偏帅府里那么多女人,战无炔却不肯让任何女子近身。

她偷偷回来,不过是为了他的性命。

“战无炔,今日就算你恨我,可你身上的蛊毒……”

“当初你走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你再没有资格出现在我的面前!”

战无炔对这个女人,恨得咬牙切齿。

三年前,大婚之夜,景迦然当众悔婚,他战氏帅府,成为全城笑柄的时候,她怎么没有想过,他会如何?

他走下床,狠狠捏起她的下巴:“贱人,我告诉你,你不配上我的床!滚!”

一字一句,如同剜心。

景迦然看着他这张因为被蛊毒折磨而过分苍白的脸,心中一阵揪疼。

是啊,她没有资格。

可是如果不解蛊毒,他会死的。

“无炔,你就让我……”

战无炔嫌恶地打掉了她的手:“真倒胃口,滚!”

他虽然病得厉害,力气却仍旧不小,一把抓起她脱在地上的衣服,连同她这个人,被一起丢出了门外。

战府的佣人们没一个敢上前去扶她的,反而有不少人,用鄙夷的目光冷眼看着她。

景迦然默默地用衣衫裹紧了身体,站了起来。

三年过去了,往事早已不可追,如今战无炔的身边,早有了别人,哪里还有她的位置?

可是,她想不明白,既然他身边有旁人,为何蛊毒却迟迟不解?

“请问……景怡然在府中吗?”她询问那些佣人。

“二姨太知道您来了,想必马上就会过来。”

就在这时,一个老嬷嬷走了过来,对她说道:“老太太让我传个话,说景小姐既然不中用,那就不必在帅府留着了,即刻出府吧。”

她怔了怔,连忙说:“请嬷嬷转告老太太,我还想再试一次,我想少帅他……”

“少帅身边自然有我来伺候,姐姐,你就不必再上赶着了吧?”

一个尖锐的女声响起,话语里满是嘲讽不屑。

景迦然转过头,看见一个身穿宝蓝色旗袍身材婀娜的女人,正往这边走来。

高估了那个女人-豆豆

这张脸虽然如今浓妆艳抹,但她还是一眼就认出来了——景怡然,她的“好妹妹”,如今是帅府里的二姨太。

帅府并没有正室夫人,她这个二姨太拿着管家对牌,端着正室的谱子,是府里的一把手。

“怡然,我……”

没等景迦然开口说话,景怡然就已经冷笑一声:“姐姐,三年不见,你更显憔悴了呀。看来外面的日子并不好过,怎么,如今回来,是要来打我这个妹妹的秋风,还是贪恋少帅府的富贵?”

“怡然,你何必说话这样难听,我只是……”

“来人,把她给我捆起来,拖走!”

……

景迦然被景怡然直接拖进了东厢房中,给关了起来。

这消息是瞒着少帅的,不过他病得厉害,就算是知道了,也是有心无力去管。

战老太太醉心礼佛,日日为儿子诵经祈福,从不管闲事,景怡然如今在府里,算是当家做主。

“姐姐,你就别挣扎了,如今这府里除了我之外,也没人会来瞧你。”

景怡然搬了把椅子在东厢房里坐下,而景迦然被捆了手脚扔在床上,根本就动弹不得。

她恼怒地说:“景怡然,我是老太太叫回府里的,你不能这样关着我!”

“老太太?呵,你少拿那老婆子出来说事,你被关在这儿的消息,你真当她不知道?懒得管你罢了。”

“你……”

“老太太说了,她高估你这个女人了。以少帅的性子,怎么可能对一个当初抛弃了他的女人念念不忘?她让你自生自灭!”

景迦然默默地磨着手里的绳子,可是这绳子是牛筋制的,根本磨不断。

如果连老太太都不管自己,那景怡然恐怕真的会将自己困死在这里。

可是,她决不能死!

战无炔的蛊毒还没有解,她怎么能眼睁睁看着他一日一日病入膏肓?

“只要能救了战无炔,我任由你处置。”她说道。

反正,她的日子本就不多了……

景怡然冷笑一声:“你还真觉得,少帅能被你救了?帅府里那么多女人,难道独缺你一个吗?”

她忽然生了恼怒,站起来走到景迦然的面前,拿出一根针狠狠扎在了她的身上!

“啊……”她尖叫不已,倒吸冷气。

她痛得越厉害,景怡然就越高兴。

一针又一针,针针都扎在胸口和肩膀,痛得几乎昏死过去。

冷汗顺着脸颊直流而下,景迦然的脸色,早已面如死灰。

“景怡然,如果战无炔死了,那你这个二姨太又还能风光多久?你不让我去救他,那你自己去救他啊!”

这句话,愈发触动了景怡然的痛处。

她扎得更狠了。

“我的好姐姐,都是因为你——都是因为你!”

嫁入帅府三年,景怡然这个二姨太,看着风光不已,可是其中酸辛,又有谁知道?

三年了,战无炔从来没有碰过她,一次都没有!

她永远记得洞房花烛那日,战无炔将一块沾染了血的白帕子扔在她的面前,教她去拿着这玩意儿应付老太太。

他可以给她钱,给她表面上的风光,但是唯独不会给她爱。

这一切,都是因为景迦然!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