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莫夫人,求你别改嫁

更新时间:2021-04-21 17:51:17

莫夫人,求你别改嫁 已完结

莫夫人,求你别改嫁

来源:微小宝 作者:豆豆 分类:总裁豪门

精彩试读:她咬牙切齿的模样实在丑恶,只不过陆小涵心里虽然恨,却也不敢再轻举妄动了。秦湘晚看着满地疮痍,眉头一皱,而后轻勾嘴角,幽幽说道:“我来,自然是看你被莫深抛弃后,有没有想不开?”陆小涵被戳中要害,但嘴上绝不会认输,她将头发拢在耳后,倚在门框上,搔首弄姿作出风情万种的模样。“抛弃?莫深不过是让我在家呆几天,以免你这个疯女人又胡思乱想惹得他心烦,何来的抛弃?”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耀武扬威-豆豆

突然间,秦湘晚便想明白陆晓涵今天来的目的了。

果然,陆晓涵不再扮演纯情天使的模样,面色狰狞地一步步朝秦湘晚逼了过去,“莫深哥哥夜夜都抱着我入睡的,他哪里来的时间和晚姐姐有的孩子?!”

这句话如一道惊雷,猛地在秦湘晚脑子里炸响。

瞬间忘记了动作,等她回过神来,陆晓涵已经扑了过来。

她整个人不受控地装在门边的鞋柜上,再瘫倒在地。

好像有什么热流顺着大腿根流出,满地都是黏腻的腥红。

有什么重要的东西,顺着鲜血流失,再也回不来的样子。

昏迷前,她仿佛听到了莫深竭力的嘶吼。

“秦湘晚——”

秦湘晚这一次的梦似乎比之前那场梦长多了,梦里是莫深阴晴不断的脸,笑怒皆有。

但更多的是,莫深赤红着双眸,那怒吼震得整栋楼都发颤,“秦湘晚!你要是敢死,我就让秦家身败名裂!”

“秦湘晚!你给我醒过来!”

“秦湘晚,我答应你,答应你放过秦家……”

最后似乎莫深的声音里半点怒意都没了,甚至像是哀求般低声轻喃,仿佛痛失所爱的模样。

睡梦中的秦湘晚觉得荒唐极了,有些可笑地扯了扯唇角。

都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是因为她平素里心底的期盼是这个样子的吗?所以梦里都那么执迷不悟?

眼皮抬了抬,却怎么也没办法睁开眼睛。不知不觉间,又睡了过去,梦里荒唐可笑的事情,似乎没了结尾……

不知道是手背上冰凉的刺痛太过敏感,还是耳边梦境般的话语太过真实,秦湘晚几经挣扎,终于睁开了眼睛。

入目的却是莫深胡子拉渣的模样,整个人都颓废了一般。

他缩了缩眸子,猛地坐直身体,连按铃都忘了,直接出去叫来医生。

秦湘晚没有看他们一眼,看着雪白的天花板,扬唇笑得很是恬静,“我做了一个梦,梦里生了个男孩儿,他很爱笑——”

就像当年的莫深,笑容里总是有着阳光那般,看了就让人觉得温暖极了。

莫深茫然地看了一旁的医生一眼,见他们眼里写着无奈。

当下心里一慌,面色陡然难看起来,扑到床边,握着秦湘晚冰凉的掌心,声音有些颤抖,“秦湘晚!你醒过来!没有男孩,哪里有什么男孩?!”

秦湘晚一直碎碎念叨着,对莫深的话充耳不闻。

“晚晚——”

那一声呼喊,像用尽毕生的力气。

震耳欲聋的呼喊,使得秦湘晚回过神来。

莫深复杂的眸色里,竟然透着一丝担忧,秦湘晚觉得可笑。

“别假惺惺的了,就是你……让她来害死我的孩子的,这下,终于如你所愿了!”

秦湘晚苦笑一声,字字珠玑,现如今她什么都没有了,索性连这点可怜的爱也丢了。

她总算清醒过来,莫深松了一口气,只不过这女人伶牙俐齿的样子,还真让人没由来的生气。

男人扯过一张椅子坐下,眉梢轻扬,毒舌的本领又回来了。

他轻勾唇角,嘲讽道:“是你自己没本事,这孩子,本就不该有!”

秦湘晚闻言将牙齿咬得咯咯作响,她想起身冲着莫深的脸上啐一口唾沫,可良好的教养使她忍住了这股冲动。

索性将头转向另一边,多看莫深一眼,她都觉得恶心。

“滚吧!去和你的陆小涵夜夜快活,我会每日为你们祈祷,祈祷你们这对狗男女……不得好死!”陡然拔高的音量,足以彰显秦湘晚心中的恨意。

砰的一声,高等病房桌面上的花瓶被扫落在地,莫深随之起身,他本不想发火的,可这个女人实在是太不识好歹。

“够了!”

听见那声巨响,秦湘晚也挣扎起身,死盯着面前的男人。

苍白而又性感的唇瓣轻启轻合,她声音不大,却足以撩拨莫深心中即将喷涌而出的愤怒。

“莫深,远远不够呢!比起你给我带来的痛苦,我这点诅咒算什么?我还要诅咒你们一生无子,永远……”

话未说完,莫深的一只手已经箍住秦湘晚的喉咙,只需稍稍用力,女人倔强倨傲的脸,便会花容失色。

秦湘晚身子有些发抖,一双水汪汪的美目,看的莫深心中一紧。

她声音轻的如同一片羽毛,毫无重量:“杀了我吧,如此,便两不相欠了……”

莫深身子一顿,看着女人这张小脸心脏微微发颤,片刻竟将手给放开了

“两不相欠?晚晚,你还没有下地狱呢,如何跟我两不相欠?”

这句话一直在秦湘晚的脑海中回响,曾几何时,他们也那般相爱,如今就为了那件事……就闹到如此地步?

还真是讽刺!

狼狈为奸-豆豆

在医院足足养了一个月,秦湘晚身子才逐渐恢复过来,听庆嫂说,罪魁祸首已经被莫深送回家,正在陆家禁足。

这点儿好消息,总算能让秦湘晚的心中得到一些安慰。

“夫人,您今天就能回家了!”保姆庆嫂一脸满足,当看到她家少奶奶躺在医院的时候,这个年过半百的老人家别提有多揪心了。

“回家?我得先去看看陆小涵!”

秦湘晚已换上了自己平日穿的衣服,画着淡淡的妆容,脸色红润,整个人都精神了许多。

庆嫂有些担心陆小涵会再次伤害秦湘晚,试图阻止。

“夫人,那种蛇蝎女人,能避还是避着点儿吧,如今你才刚好……”

“她还能如何伤得了我,我只是想看看,杀了我的孩子,她陆小涵是不是还能安心的睡好觉。”

秦湘晚迫不及待看到陆小涵愤怒到极致的样子,她心意已决,任庆嫂怎么劝说都没用。

无奈之下庆嫂只好陪她一起过去,以免再遭遇什么不测。

陆小涵被关在家里一个多月,正在大发雷霆,家里的东西,已被她砸了大半。

看到秦湘晚的那一刻,陆小涵恨不得冲上去将面前女人狠狠撕个稀巴烂。

“你来干什么?”

她咬牙切齿的模样实在丑恶,只不过陆小涵心里虽然恨,却也不敢再轻举妄动了。

秦湘晚看着满地疮痍,眉头一皱,而后轻勾嘴角,幽幽说道:“我来,自然是看你被莫深抛弃后,有没有想不开?”

陆小涵被戳中要害,但嘴上绝不会认输,她将头发拢在耳后,倚在门框上,搔首弄姿作出风情万种的模样。

“抛弃?莫深不过是让我在家呆几天,以免你这个疯女人又胡思乱想惹得他心烦,何来的抛弃?”

秦湘晚无视她,侧身挤进客厅,一脚踢开被陆小涵砸碎的台灯,她讥笑道:“啧啧啧,陆小涵,你还真是可怜啊,自欺欺人的很到位嘛,看看你家被砸成什么样了?”

陆小涵美目紧缩,眼光也毒辣起来,她一手扯过秦湘晚的胳膊,便将她往外甩。

“我让你进来了吗?滚出去!”

早已料到陆小涵会对她动手,秦湘晚借力打力,反将陆小涵推了几丈远。

“你个疯女人,我让你给我滚出去!”陆小涵不仅没有得手,反被秦湘晚占了上风。

心中气闷,情绪一时失控,陆小涵定了定神,就朝女人扑了过来,她一只手还没有抓住秦湘晚,突然脚下一滑,竟摔了个结结实实。

秦湘晚见此忍不住大笑起来,就连一旁的庆嫂也掩面笑出声来。

“你这是干什么?五体投地的迎我入门吗,陆小涵呀陆小涵,你什么时候竟然这么懂礼数了?”

看到陆小涵这副狼狈相,秦湘晚心里别提有多痛快了,只不过陆小涵再惨,都弥补不了她失去孩子的痛。

“秦湘晚!”

陆小涵怒不可遏,她十分费力的站起身来,还想有下一步的动作。

只不过秦湘晚不会给她这个机会,她眉梢轻挑,扬声对庆嫂说道,“时候不早了,莫深……还在家里等我们回去呢!”

提到莫深的名字时,秦湘晚有意停顿了一下,陆小涵你瞧瞧,你最爱的男人心里早已没有你了。

庆嫂等秦湘晚走出去时,很配合的将门给关上了,她担心陆小涵冲出来,还特意拉住门把,让秦湘晚先走!

“秦湘晚!你给我把门打开,你个贱女人!秦湘晚!”陆小涵被关在里面,不停的拍着门。

庆嫂像是听不到她的声音一样,不管里面的女人多么抓狂,她都没有将门打开的意思。

直到秦湘晚彻底走出了院子,庆嫂才松开了手,随即陆小涵顶着一头蓬乱的头发出现在她面前。

“陆小姐,凡事自重才好,我从小跟少爷一起长大,他最讨厌没有分寸的女人!”

庆嫂的话如同一颗石子,投掷在陆小涵的心中,泛起一波涟漪。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