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彪悍匪妻

更新时间:2021-04-23 10:54:36

彪悍匪妻 已完结

彪悍匪妻

来源:微小宝 作者:豆豆 分类:总裁豪门

精彩试读:很好,既然你想演,我倒要看看你能演到什么时候去。眼神阴冷的冷清衍将她扯到厨房,拉开冰箱门,从里面拿出一瓶冰水,拧开盖子,举到她头顶。冰凉刺骨的水顺着发丝流下来,身体激起寒颤,让她稍微清醒了一点,然而眼神还没有恢复清明,就再次被涌上来的欲火吞灭。“我好热。”身体本能的在他身上轻蹭,惹的他脸色比刚才还要阴冷。“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你不要后悔!”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叫爸爸!-豆豆

“南湉,我好热,你抱着我。”

灼热的身体早已经将理智焚烧干净,她搂住顾南湉的脖子,想要用他凉凉的肌肤化解她身上一波又一波的热潮。

这么爆炸性的新闻,记者们哪还能傻站着,聚光灯不断闪烁,这满满一盆狗血,本月的大新闻就靠它了。

冷悠然满意的从两人身上收回目光,眼角突然一红,呜呜的哭出声来。“哥,我没法见人了,我不要嫁给这样的男人。”

今天的婚礼,她如果继续了,不光她,哥哥也会成为笑话。

“都给我滚出去!”

冷清衍阴沉着一张脸,充满杀气的眼神让刚才还兴奋的记者纷纷停住了手。

“今天的新闻谁泄露出去,就别想在这行混了!”

说完,他修长的双腿迈到床边,扯起还赖在顾南湉怀里的温婉婉,大步离去。

几张照片从他衣服里掉了下来,正巧落在冷悠然脚下,看清楚照片的内容,她脸色都变了,温婉婉!

捏着照片的手指恨不得将里面的那张脸撕碎,可随后,她深吸口气,愤怒的眼底闪过心计,她是不会输给那个女人的。

“好热!”

温婉婉低吟出声,身体不安的扭动,像是有一把火在她身体里烧一样,好难受。

这个贱人!为了报复自己主动勾引顾南湉,搅合了冷悠然的婚礼,为了逃脱责任,到现在还在继续演戏。

很好,既然你想演,我倒要看看你能演到什么时候去。

眼神阴冷的冷清衍将她扯到厨房,拉开冰箱门,从里面拿出一瓶冰水,拧开盖子,举到她头顶。

冰凉刺骨的水顺着发丝流下来,身体激起寒颤,让她稍微清醒了一点,然而眼神还没有恢复清明,就再次被涌上来的欲火吞灭。

“我好热。”

身体本能的在他身上轻蹭,惹的他脸色比刚才还要阴冷。

“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你不要后悔!”

伸手将餐台上的杂物一扫,昂贵的骨瓷盘碗就碎成了一片,他单手压住她的后颈,将她整个头压在了洗菜盆里,放开水龙头,不算凉却足以让人难受的水就一股脑不停的浇在了她脑袋上。

“唔!”

溺水的感觉让温婉婉本能的挣扎,却被他顺势闯了进去。

“啊!”

冷清衍一次比一次用力,她眉头皱起,不断被水浇着的脑子有了一分清醒。

“我疼,冷清衍,你放开我。”

呵!不演了吗?演不下去了吗?

嘴角噙着冷笑的冷清衍再一次凶猛霸道的进入,她疼的喊出声,却被他大手强硬扳过脑袋,捏住红彤彤的脸颊,狠声说道,“叫爸爸!”

沉沦-豆豆

冷清衍一次又一次用力的冲撞这温婉婉的身体,看着温婉婉又是急又是气的模样,抱着他的胳膊一声声的喊着,“爸爸,爸爸……”

若是早些这么乖,恐怕就不会受这些苦头了。

想到这,冷清衍又停了下来,慢慢的厮磨着一处敏感,口中带着不屑玩味的笑,“说,爸爸,想要。”

身体一阵的颤栗,突兀停下来的欢愉,温婉婉只觉得身子越发的空虚,扭动着腰肢,从唇角慢慢的吐出几个字,“爸爸……想要……”

冷清衍唇角的笑意更深了,用了力,便看到温婉婉已经多了几分的享受。

玩味的眸子看着身下承欢的娇语的温婉婉,唇角带着一抹令人察觉不到的狠厉。

原来,这么想要的么?

被冲撞的疼痛混着丝丝的欢愉,温婉婉仅有的理智便又被冷清衍的味道给吞没了。

冷清衍用力的揉虐着身下的温婉婉,看着她贝齿咬着下唇的隐忍,带着玩味的笑容,伸出一只手指便插到了温婉婉的口中。

用力搅动,温婉婉的小舌已经包含住了冷清衍的手指,柔软濡湿的触感让他的身体不禁颤栗了一下。

温婉婉被顶的有些酸软了,浑身好像快要散架一般撞击,只好求饶一般的抱着冷清衍的胳膊继续喊着,“爸爸……爸爸……不要……不要……”

言语在撞击中已经变成了细碎的嘤咛声,脸上泛着红潮。

原本,冷清衍只是想要好好羞辱温婉婉一番的,为的就是惩罚她今日的所作所为,几年未见,温婉婉变得如此大胆了,敢在他的眼皮底下做这种事。

可看着温婉婉娇媚的模样,心中原本的刻意的惩罚却变成了自己的愉悦。

温婉婉越发的迎合,这便更是让冷清衍原本攒的一股火强烈了几分。

将温婉婉的身子拉到了自己的身边,背过身去,冷清衍捏着温婉婉纤细的腰肢,满目的嫩白让冷清衍开始越发的沉沦于这样的情爱之中了。

连续几次,冷清衍只觉得自己好像中了邪一般的,眼中只有温婉婉晃荡的腰肢,还有她嘤咛着,恳求着放过她却还在摆动的身子。

冷清衍一点也不压抑自己的欲望,便皆数交付。

若不是温婉婉较小的身子,在最后直接晕了过去,恐怕冷清衍也不会停下。

在室内的温度渐渐的又恢复了如常,冷清衍这才稍稍的清醒了些,四周散着凌乱的衣裳,桌子上原本的茶杯茶壶已经碎成了满地的碎片,眼前的桌子上留下了温婉婉的痕迹。

冷清衍皱了皱眉,回身望去,床上是已经昏睡的温婉婉。

究竟为什么,对温婉婉却没有了抵抗力呢?

看着那些留下的欢愉放纵过的痕迹,冷清衍看着床上的女人,只觉得有些事情在悄无声息的发生着改变。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