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大佬妈咪,你马甲又掉啦

更新时间:2021-04-23 16:43:25

大佬妈咪,你马甲又掉啦 连载中

大佬妈咪,你马甲又掉啦

来源:微阅云 作者:山楂打糕 分类:现代言情

精彩试读:到时候老爷子肯定会动摇。 叶眉显然也想到这一层,眼底露出几分惊喜: “你说得对啊!我们马上去北庄村,要是能花些钱再找些人把她的名声搞臭,到时候老爷子肯定还是更中意你!” ... 两个小时后。 北庄村。 墨家的车停在了村门口,秦意牵着墨宴修往村里走去。 沿路上,有不少村民笑眯眯地对着秦意打招呼: “秦老师回来了,还带着小宝贝呢,我们自家种的果子,秦老师拿点给小朋友吃吧。”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他的妈咪好厉害!-山楂打糕

  话音一落,气氛陡然暧昧起来。

  秦意脸上一热,嗓音清冷地压低声回怼:“墨先生,我很贵的。”

  “放心,报酬会让秦小姐满意的。”

  伴随着男人低沉悦耳的声线,秦意唇角一弯,睡了过去。

  女人的睡颜娇艳,墨宴修看了眼她的侧颜,缓缓闭上了眼。

  第二天,秦意醒来时,墨宴修已经去了公司,小团子正瞪圆眼喜滋滋地看着她:

  “妈咪!早!”

  秦意看着小团子软软的身子扑进她的怀里,突然觉得有这么个小家伙在身边也不错。

  她穿好洗干净的衣服,和墨宴修一起道洗漱间洗漱。

  等收拾好一切后,她带着小团子下楼准备用餐。

  管家看着墨宴修乖巧地跟在她身边,眼中闪过丝讶异。

  这还是少爷第一次这么老实跟在别人身边。

  见秦意坐在了餐桌旁,管家迎上去恭敬道:“秦小姐,先生说,您去北庄村的车已经备好了,您用完餐以后随时可以动身。”

  秦意原本是订了回去的机票,没想到墨靳臣会给她准备好车。

  她点了点头,轻声道了谢。

  一旁的小团子看着秦意满是期待地看着她,声音小小的:

  “妈咪,我也想去。”

  秦意微微错愣了下,犹豫着要不要答应。

  一旁的管家忙上前温声哄道:“少爷,宁小姐今天要来给您上课,先生恐怕不会同意。”

  墨宴修努努嘴,不高兴地反驳:“我不要那个女人给我上课,她好讨厌的,我要跟妈咪一起去!”

  墨宴修向来任性,天不怕地不怕,管家无奈地看了他眼,见他毫不理会,扭过小身子扑进秦意怀中。

  管家为难地看着秦意:“秦小姐,你看,这...”

  秦意感受到怀里的小团子身子一抽一抽的,显然是在装可怜。

  偏偏她还有些吃这套。

  秦意挑了挑眉,揉了揉他的小脑袋,对管家说:“你去请示下你家先生吧。”

  管家立刻转身去请示了墨靳臣,墨靳臣对墨宴修向来管教严格,但听到墨宴修要跟着秦意出去,还是一口同意了。

  管家错愣地挂断电话,给墨宴修准备了可爱的小背包。

  秦意牵着墨宴修坐车去了北庄村。

  与此同时。

  陈家。

  秦悠兴奋地将手中的资料递给叶眉,“妈,你知道秦意原先住哪吗?”

  叶眉用着餐,不以为意:”谁知道这死丫头住哪,她离开秦家时,估计也只能打打工,没准住在哪个厂子里。”

  “比这还要惨。”秦悠看着墨家下人发过来的消息,目光如矩“她现在啊,住在北庄村!墨家那边的司机今天带她去了北庄村,说是要拿行李搬到墨家。”

  叶眉有些错愣,颇有些不屑道:“北庄村?她可真是个废物,曾经的大小姐跑到村子里去。”

  秦意扒拉着她的手,语气激动:“妈,你说要是我们去她的村子里,把她做的那些事搜集起来,让墨老爷子知道,你说,老爷子还会要这么个所谓的孙媳妇吗?”

  一个是名门小姐,一个是乡下村妇。

  到时候老爷子肯定会动摇。

  叶眉显然也想到这一层,眼底露出几分惊喜:

  “你说得对啊!我们马上去北庄村,要是能花些钱再找些人把她的名声搞臭,到时候老爷子肯定还是更中意你!”

  ...

  两个小时后。

  北庄村。

  墨家的车停在了村门口,秦意牵着墨宴修往村里走去。

  沿路上,有不少村民笑眯眯地对着秦意打招呼:

  “秦老师回来了,还带着小宝贝呢,我们自家种的果子,秦老师拿点给小朋友吃吧。”

  “去去去,秦老师才看不上你的东西,秦老师,之前你给我们的树苗现在都长高了,还有之前的那些桃子都卖了好多钱。”

  “对对对,还有那些鱼苗,简直太厉害了...”

  墨宴修眨眨眼,一路听着村民充满敬意的赞赏,拉着秦意的手。

  心中无比骄傲。

  他妈咪,好厉害呀!

  秦意带着小团子走进自家宅子,路远正在屋里苦兮兮地看着一对价值千金的植物,见秦意走进来,眼睛倏地一亮,松了口气:

  “老大,你可算回来了!”

  见到秦意身旁的小团子,面色微讶。

  这个小团子不是已经跟着那位回墨家了吗?

  “我要离开一段时间,这里的事先交给你,要是研究所问起来,就说我去度假了。”

  路远张大嘴,垮着脸:

  “不是吧,老大,你要去哪?你走了,村子里问起来怎么办,还有这些东西...”

  这整个院子里的植物,哪一个都比他贵啊!

  要是试验植物出了什么事,他剁了头都赔不起。

  “去办点私事。”秦意边往屋里走收拾着行李,淡淡地看了眼路远,安抚道:“放心,不会太久,有什么处理不了的可以跟所里的人说。”

  不管是小团子,还是师父的遗物,她的确需要些时间处理。

  研究所并不会限制她的休假在哪,只要保证她的安全即可。

  路远当然不会不听她的安排,他看着正四处乱窜的小团子,随手洗了干净的果子递给小家伙,墨宴修坐在石椅上吭哧吭哧地啃着果子。

  路远看着一打资料,拧着眉。

  就在秦意收拾好行李箱,往外走时,门外传来喧闹的吵闹声。

  “什么秦老师,一个被秦家抛弃的东西,缩在这算什么本事。”

  “不许你这么说秦老师,不许在这乱拍,信不信我们报警!”

  “报警?报什么警?我们不过是把这小贱人的模样拍下来,关你们什么事?”

  ...

  秦意拉着行李箱推开门,只见门外秦悠和叶眉带着两个摄影师正对着她的房子噼里啪啦地拍,身旁几个拿着长棍的村民义愤填膺地盯着几人,似乎和几人起了什么争执。

  “出什么事了?”

  见秦意走出来,七嘴八舌地告状:

  “秦老师,这两个女人刚才带人来拍你的房子,还拿着臭钱想要买通我们诋毁您!”

  “就是,秦老师,这两个女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对!把你的臭钱拿走!居然想让我们说秦老师坏话!”

  秦意听着村民的话,目光转向趾高气昂的叶眉和秦悠,目光冷沉:

  “你们来这干什么!”

针锋相对-山楂打糕

  叶眉和秦悠本来是打算找人说些秦意的坏话,顺便录音,却没想到这些穷凶极恶的村民居然把钱砸在他们身上,一口一句让他们拿着钱滚!

  这也就算了,他们不过是在这宅子外准备偷拍些照片,这些村民发现后,居然二话不说,拿着木棍要砸碎他们的相机。

  真是穷山恶水出刁民!

  秦悠被这群村民粗野的行径气吐血。

  见秦意出来后,终于有了发泄的出口,红着眼恶声道:

  “秦意,这些村民是不是疯了,刚刚居然想要砸碎我们的相机,你知不知道这相机有多贵!”

  村民闻言,不满地缩缩头,小声对着秦意解释:

  “不是,秦老师,是他们拿着那个东西鬼鬼祟祟地对着你房子,我们过去问的时候,这两个女人蛮横不讲理,骂的太难听了,我们才...”

  北庄村并不富裕,但村民纯朴善良。

  估计是秦悠和叶眉找上门挑事,被村民阻止了才起的冲突。

  “呸!谁难听,你们这群恶民,简直就像秦意养的狗,对着别人汪汪叫!”

  “就是!都不知道死丫头给了你们什么好处,难不成和你们这群贱民睡过,你们才这么听话护主?”

  村民被两个女人的厚颜无耻气得惊呆了:“你们!”

  眼见秦悠和叶眉得意洋洋,面目可憎地咒骂着村民。

  村民害怕给秦意惹麻烦,又不敢还嘴,纷纷看向秦意。

  秦意眯起眼冷着眸看向秦悠一干人,冷声对路远道:

  “去把他们的相机收了,砸碎后赔他们钱!”

  话音一落,秦悠眼睁睁看着路远走过来要将摄影师的器材没收,忙恶声质问:

  “秦意!你敢!”

  秦意对着路远示意,路远除了是研究人员以外,本身武力值也非常高,两个摄像师惊慌失措地反抗,被路远利索地撂倒!

  路远拿着相机抽出芯片,砰的两声将相机砸到地上!

  叶眉看着肆意嚣张的秦意,惊愕过后,怒声喝到:

  “小畜生!我们不过是来看看你过得怎么样,你倒好,你看看你干得什么好事,居然这样对你的姐姐和母亲,还把我们的相机砸碎!我不管,你必须赔钱,还有这群村民必须给我们道歉!”

  秦悠也目光闪烁,插着腰理直气壮:

  “就是,赔钱!还有这些刁民要跟我和妈妈道歉!”

  姐姐和母亲..

  村民听完后惊呆了,眼中的厌恶更深。

  秦老师居然有这样的母亲和姐姐。

  但是如果是秦老师的亲人,他们的确不该这样,毕竟秦老师对他们每个人都有大恩..

  村民们怯怯地低下头:

  “秦老师,我们不知道她们是您的亲人,但是他们刚才鬼鬼祟祟的,真不像好人...”

  秦意安抚地对着他们点点头,走到秦悠两人面前,嘲讽地掀了掀眸。

  “道歉?”秦意冷嗤声,“你们也配!”

  秦悠哼了声:“我们怎么不配,这群贱民这么对我们,你难道不该好好教训教训他们?”

  啪的一声,秦意抬手朝她的脸上打了一耳光,眼底没有一丝温度:

  “秦悠,叶眉,你们是不是太把自己当回事了!你们偷拍我的隐私,这件事我会联系律师直接起诉你们,至于这些村民,他们做错了什么?你们两个也敢口口声声一个贱民?”

  秦意转头看向村民,眯起眼缓声说:

  “这两个女人既然来村子里做坏事又不肯认错,还麻烦各位把她们赶出去,让她们知道北庄村不收垃圾!”

  村民闻言,终于心头松了口气,咧着嘴拿起棍子赶着秦悠和叶眉:

  “听见没,快滚!”

  “就是!滚啊,要是不走,我们就把她们抬出去丢到路牙子上!”

  “对!还有这些臭钱,拿回去给你们买棺材吧!”

  村民们拿起两人准备收买村民的纸币,有些甚至掏出地上的泥土往两人身上砸...

  叶眉和秦悠被村民砸的浑身脏兮兮的,狼狈不已,心里简直气吐血,颤着身子边往外跑便骂骂咧咧道:

  “你们这群疯子!这群走狗!”

  小团子墨宴修看着两人屁滚尿流的模样,拍了拍手笑嘻嘻地扯着秦意的衣服:

  “妈咪,你看那两个讨厌鬼!真是活该!”

  秦悠和叶眉被赶出北庄村,一身的泥土,两人喘着粗气,黑着脸坐上陈家的车。

  车上,秦悠拿出湿巾擦着身上的污浊,咬牙恶声道:

  “这个贱人!居然敢这么对我们!”

  叶眉也要气疯了,她从来没受到过这样的羞辱,她喘着粗气,眸光如矩:

  “不能就这么算了!秦意这个小畜生,还想嫁进墨家,她做梦!”

  她的脸上露出几分阴狠,像是在盘算什么。

  村民和秦意对此毫不在意。

  把两人赶走后,村民咧着嘴乐得欢,纷纷昂首挺胸向着秦意表功。

  见着秦意拖着行李箱,纷纷关切道:

  “秦老师是要出门吗?”

  秦意点点头,听到村民不舍道:

  “秦老师要去哪,还回来吗?”

  有村民悄咪咪看了眼小团子,龇牙笑嘻嘻:“秦老师是要去娃娃爸那吗?秦老师帮我们很多了,是该多陪陪娃娃。”

  小团子知道村民点名说的是自己,颇有些骄傲点点头:

  “是哦,妈咪要跟崽崽回家啦。”

  秦意清冷的眸底划过丝笑意。

  两人和村民告别后,坐上墨家的车回到墨家。

  来回路程都不算短,两人回到家时,小团子困泱泱地耷拉着眼。

  秦意拉着行礼带着小团子一走进客厅,就听到女人温柔似水般忧愁的声音:

  “怎么能这样呢,再怎么贪玩,也不能旷课呀,不知是那位把宴修带出去的呢,墨先生知道这件事吗?”

  “是先生允许的,很抱歉,宁小姐,让您白走一趟。”管家温声道歉。

  门口小团子听到两人的声音,小声对秦意嘟哝道:

  “妈咪,我不喜欢她,大家都说宁老师好,但是每次爹地来了,她就不理我了,恨不得扑倒爹地身上,真是太讨厌了。”

  秦意听着墨宴修的话,垂了垂眸,牵着他走进去。

  管家看到两人,忙迎上去:

  “秦小姐回来了,我这就把你的行李拿上去。”

  闻言,宁夕也站起身,柔柔地打着招呼,眼底眸光微闪:

  “秦小姐,我是宴修的老师。以后宴修有课,还麻烦秦小姐不要带他出去呢,”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