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双面王爷的战神狂妃

更新时间:2021-04-24 11:14:29

双面王爷的战神狂妃 连载中

双面王爷的战神狂妃

来源:微阅云 作者:顾大小姐 分类:古代言情

精彩试读:“小姐,听说景王殿下来了,就在前厅喝茶呢。”谷雨是知道顾知夏什么心思,这才会去打听那些,知道景王来了,赶紧巴巴的过来告诉顾知夏。 可惜,现在顾知夏对这个所谓的景王一点兴致都没有,之所以景王能前来跟候府结亲,那是因为永忆侯乃是一品军侯,掌管皇家铁甲军军权,深受皇帝器重,为夺得大位,需要得到永忆候的支持,所以他现在和永忆候是相辅相成的关系。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双面王爷的战神狂妃:这如花似玉的脸

  顾知夏看着春熙送来的百花香,笑着道,“多谢沈小娘费心了,霜降,快送送春熙姑娘。”

  送走春熙之后,谷雨才将百花香收了起来,道,“小姐,大夫人虽然对您不好,但沈小娘对您是真好呢。”

  顾知夏淡淡的笑了笑,道,“谷雨,百花香你先收起来,太医说了,我这身体现在不能乱用东西,沈小娘也是好心,等到什么时候身子好了,再拿出来用,这事我们悄悄地就好,免得被人误会。”

  谷雨一愣,随后好像明白了一样,道,“小姐说的是,奴婢先悄悄的收起来。”

  百花香被悄悄地撤了,除却贴身照顾顾知夏的谷雨跟霜降明白怎么回事,别的伺候人的也不懂香,自然也不知道这回事。

  没几天,顾知夏便能出去走走了,人也精神了很多。

  那天刚刚喝了药,正准备去院子内晒晒太阳呢,就在此时,门外忽然传来的脚步声,听着声音是好几个人。

  “哎呦,三妹妹,你这身子骨啊,怎么就这么弱?不过是掉进了荷花池,听说躺了好几天,还以为你不行了呢,你说说你这幅半条命都要进棺材的人,景王怕是更看不上你了呢。”

  门外进来的是跟顾知夏年纪差不多大的少女,只见她梳着朝月髻,头顶斜插着一支龙凤簪。手拿一柄半透明刺木香菊轻罗菱扇,身着一袭深兰色的银纹绣百蝶度花裙,脚上穿一双乳烟缎攒珠绣鞋,是个美人胚子。

  身后还跟着两个伺候的丫鬟,一个一个的也是趾高气昂的,那模样简直跟她家主子一样。

  来的人是顾家的长女,顾离楚,仗着沈小娘得宠,在顾家那叫一个嚣张跋扈。

  顾知夏皱了皱眉,脑海努力的回忆了一下顾离楚,不愧是沈小娘所生,一心想着攀高枝,如今永忆侯府攀上了景王殿下这条线,所以,顾离楚自然不会放个这个机会。

  顾离楚是使劲浑身解数想要嫁给景王,如今顾知夏便是她最大的阻碍,她一定要除掉这个绊脚石。

  谁知道顾知夏还没说什么,谷雨倒是先开口了,“大小姐可不能这样说,我家小姐就是身子弱了些,现在已经好了。”

  啪!

  顾离楚扬手就是一巴掌,谷雨当时就跪在了地上。

  “你个下贱胚子有什么资格跟本小姐说话?”顾离楚在这屋子里真是没把自己当外人,说动手就动手,“你这院子里的一个比一个没规矩,就你这样的,难不成以为景王会看上你?”

  “景王看不上我,难不成会看上大姐姐你一个长女?大姐姐可不要忘记了,顾家可是有嫡女的,二姐姐还在呢。”顾知夏扶着谷雨起来,也是专门的往顾离楚的痛处上说。

  此刻,顾离楚的脸色难看的很,被长女两个字气的不轻,这么多年了,一直都被顾云锦这个嫡女压一头,就算是景王有意跟永忆侯府结亲,也有顾云锦在上面。

  顾离楚原本心中怒火中烧,现在被顾知夏撮住痛处,此刻那张如花似玉的脸有些面目狰狞。

  “你,你居然胆敢如此跟我说话……”顾离楚说完之后,便冲着顾知夏扑了过去。

  而顾知夏呢,算计了一下顾离楚扑过来的距离,一个轻松的转身就让顾离楚扑了一个嘴啃泥。

  伴随着顾离楚凄惨的叫声,身后的那两个丫鬟赶紧的过去把人给扶了起来。

  “小姐,您没事吧?”那两个丫鬟吓坏了,没想到顾离楚会突然跌倒在地上,还摔了嘴啃泥。

  “你们还愣着做什么?还不赶紧的把这小贱人给我按那。”顾离楚发了疯的想要冲向顾知夏,现在是谁也拦不住。

  那旁边的两个丫鬟见状,这才听了顾离楚的话,跟顾知夏动了手。

  谷雨一旁连忙帮着,可众人都没想到,最厉害的是顾知夏,要知道她可是九州第一战神,几个丫鬟还能如何?

  只不过,这几个丫鬟不算什么,顾离楚才是顾知夏最终的目的。

  那些丫鬟蜂拥而上,想要将顾知夏牢牢捆住,谁知道却被顾知夏一脚踹了出去,撞碎了旁边的花瓶,碎了一地。

  接着,顾离楚身边的大丫鬟立刻想要抓住顾知夏,谁知道反被一巴掌打倒在地上,那人慌乱之中,随手抓住了碎瓷片,对着顾知夏冲了过去。

  顾知夏手疾眼快的拽过了一旁的顾离楚,将人推向了那大丫鬟,又计算好了距离,一脚揣在了那大丫鬟的双腿窝处,只听到咔嚓一声,那人当场便瘫倒在地上。

  最凄惨的还不是那大丫鬟的双腿断裂,是顾离楚的脸被大丫鬟手里碎瓷片划伤了脸,此刻正血肉模糊的有些恐怖。

  “来人,把这大胆的奴婢给绑了,居然胆敢伤害大小姐,立刻送到沈小娘的院子里,看看把大姐姐给伤成什么样了,这如花似玉的脸,却毁到了一个奴婢的身上。”顾知夏冷眸盯着顾离楚,假意带着愤怒,却似笑非笑的,浑身透着不可侵犯。

  顾知夏的本事在场的人算是见识到了,顾离楚常年欺负原主,现在顾知夏突然之间变得这么厉害,她突然有点怕了。

  以前顾知夏不是这样的,懦弱胆小,不敢惹事,就算是顾离楚真的要打她,最多也就是躲着,不敢还手。

  可现在不但敢还手,还敢下命令。

  “大姐姐,你还不赶紧走?这脸被下人伤了,再不抢救一下,怕是要毁了你这张如花似玉的脸。”顾离楚瞧见顾知夏那狠厉的眼神,被吓得不轻,又真的担心自己的脸从此毁了,这才赶紧的离开了顾知夏的院子。

  枫林苑乱成了一团,顾离楚被划破了脸,那真是天大的事情,据说是太医都被请了过来,闹了后半夜才算是消停。

  到底是因为顾离楚先去闹事,沈小娘是一个聪明人,这事她们只能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

  “娘,我的脸都是顾知夏那小贱人弄得,要不是她,我的脸怎么会伤成这样,绝不能放过这个小贱人。”顾离楚在沈小娘面前,哭的那叫一个委屈。

  沈小娘看到顾离楚的脸伤成这样,自然也不会善罢甘休。

  沈小娘一边安慰着顾离楚,一边道,“放心,娘会帮你报这个仇,看来,得加快速度了,娘会想办法让她疯了,保证她挡不了你的路。”

  只不过,以前顾知夏那么胆小怕事的一个人,今日居然胆敢跟她宝贝女儿动手,沈小娘怎么都觉得不对劲。莫不是这丫头知道了什么?

  当年她用了点手段,将顾知夏的娘,侯爷宠爱的白氏给除了去,这些年没除掉顾知夏总觉得是心头大患。

双面王爷的战神狂妃:怎么会是她未婚夫呢

  翌日,当朝景王来了候府,自然是为了结亲之事而来,大夫人柳氏巴巴的在跟前伺候着,生怕惹恼了他。

  说起这位景王,功于心计,喜怒无常,坏事做尽,但身后有华贵妃撑腰,朝中又多是他的人,旁人又不敢怎么样。

  “小姐,听说景王殿下来了,就在前厅喝茶呢。”谷雨是知道顾知夏什么心思,这才会去打听那些,知道景王来了,赶紧巴巴的过来告诉顾知夏。

  可惜,现在顾知夏对这个所谓的景王一点兴致都没有,之所以景王能前来跟候府结亲,那是因为永忆侯乃是一品军侯,掌管皇家铁甲军军权,深受皇帝器重,为夺得大位,需要得到永忆候的支持,所以他现在和永忆候是相辅相成的关系。

  不过,据现在的顾知夏所知,景王可不是什么好东西,欺压百姓,一心拉拢朝中之人,怕也只是一个只会玩弄权术之人,不明白原主是怎么看上这人的。

  顾知夏点了点头没什么反应,就在主仆两个人说话的时候,门外的霜降走了进来。

  “小姐,二小姐身边的二月来了。”说话间,二月便客客气气的走了进来,给顾知夏行了礼,道,“给三小姐请安,我家小姐说景王殿下来了,要您去前厅呢,特意给您送来了衣服首饰,说是不能让您丢了候府的人。”

  顾知夏扫了一眼那衣服首饰,点了点头,道,“替我谢谢二姐姐,二姐姐什么时候去前厅?”

  二月一愣,随后赶紧开口道,“二小姐今日身子不适,三小姐还是快些收拾去前厅吧。

  顾知夏点了点头,二月送了东西赶紧离开了,顾知夏却看着衣服首饰发呆。

  前厅,那是待客的地方,后宅的人怎么能去前厅呢?

  顾云锦什么时候这么好心了,只不过今日她若是盛装打扮的去了前厅见了景王,怕是传出去,该会说她不要脸面的勾引景王,一切都是计策罢了。

  顾云锦选择了让她前去,不过是因为顾离楚的脸毁了,自己又不想嫁给景王,只能让顾知夏当替死鬼,在顾知夏看来,脸毁了又如何?有人若是想去,脸毁了也会去的。

  “霜降,你去把景王来了前厅的消息透漏给枫林苑,就说我要盛装打扮去见景王。”顾知夏不想去,可顾云锦又盯着,只能有人去见了景王,那边才会满意。

  有人那么想要嫁给景王,肯定不能坐以待毙。

  果然,没一会的功夫,说是枫林苑送来了精致的糕点,让她品尝。

  顾知夏看着这一碟子糕点冷笑,作为九州第一战神,文武双全,医术毒术也是首屈一指,一下便发现糕点中加了红蔷花,之前她可没少拿红蔷花折腾萧岚风,红蔷花有什么功效,没人比他更清楚,若是吃下去,必定会头昏脑涨好几天。

  顾知夏冷笑的看着这碟子糕点,既然人家都先动手了,那她自然也不会客气。

  枫林苑那边能有这么大本事,动作这么迅速的,只可能是沈氏的手笔,顾知夏若是没记错的话,原主的母亲也是因病去的。

  一场风寒没救过来。

  现在回头在想想,加上沈氏送来的百花香,还真是有些蹊跷了。

  “走,我们去假山后面。”顾知夏这几日仔细的看了一下顾府的地形图,顾离楚是后宅的小姐,想要神不知鬼不觉不惊动别人见到景王殿下,就只可能是在必经之路的假山那边。

  可顾离楚就算现在脸被毁了,也一定想方设法去见。

  果不其然,顾离楚带着面纱可怜巴巴的在假山后面等着景王,等到景王一个人从假山这边经过,这才赶紧贴了上去。

  “永忆侯府长女顾离楚,见过景王殿下,景王殿下万福金安,臣女不知道景王殿下会经过这里,还请景王殿下恕罪。”

  顾离楚此刻装的端庄有礼,景王又是一个来者不拒的。

  他景王府内的姬妾如云,这顾离楚心里想什么,他自然清楚。

  “无妨,起来吧。”景王看了一眼顾离楚,蒙着面看不清楚她的面容,但这么一个朦胧的美还是很有魅惑,让他不由的多出一些好感。

  可惜,这份好感都还没能坚持多久,顾知夏躲在假山后面,瞄准时机,用一颗小石子便打中了顾离楚的腿。

  此刻,顾离楚膝下一弯,面纱就这么掉落下来。

  景王惊恐的看到了顾离楚那张血糊糊的脸,吓得瞳孔都有些放大了。

  紧接着,景王便甩袖而去,剩下顾离楚想抓着景王解释都没来得及,气的只剩下她自己直跺脚。

  顾知夏吹着小曲,一路上心情都不错。

  却不知道,这一幕被一紫衣男人看了一个清楚。

  男人身穿一件紫色梭布直裰,腰间绑着一根藏蓝色龙纹金缕带,一头长若流水的头发,有着一双深不可测眸子,身躯挺秀高颀,却藏在假山后面一处隐秘之地。

  但见顾知夏向这边走来,男子冲她邪魅一笑,一个飞身到墙头便消失了。

  不料这一幕正好让准备回桃花阁的顾知夏瞧见,但由于速度太快只看到了一个背影,那人的背影让她很是熟悉,等她回过神的时候,人早就消失在她的视野。

  她甚至一度以为自己眼花了,这里是永忆侯府,是顾家,怎么会是她未婚夫呢,一定是自己想多了。

  回到桃花阁,顾知夏的脑海中都是那紫衣男人的身影。

  “谷雨,你说,这世界上会有两片一模一样的叶子吗?”顾知夏只看到了背影,便已经觉得那般相似了,她的心乱成了一团。

  谷雨自然没明白顾知夏是什么意思,回道,“小姐,这叶子都不都差不多吗?”

  顾知夏摇了摇头,随后霜降这才走了进来。

  “小姐,您之前让奴婢去查这玉佩的来历,奴婢查到这玉佩是属于皇族之物,小姐,皇族之物可不能留啊。”

  要知道,皇族的东西都是有明正典查的,每一样都有出入,若是被查到私藏皇族之物,那是要被问罪的。

  皇族?

  顾知夏有点恍惚,这玉佩居然跟皇族有关系?救自己的那人究竟是谁呢?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