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毒医弃妃她又冷又飒

更新时间:2021-04-23 17:56:38

毒医弃妃她又冷又飒 连载中

毒医弃妃她又冷又飒

来源:微阅云 作者:杨夫人是小团团 分类:古代言情

精彩试读:巧的是,这位少年早不医治晚不医治,就逢了今天,让宫内宫外注意力全部都转移到了琉璃殿。由于皇上微服出行,身边带的护卫也少,刺客这才轻易得手。 两件事联合一起考虑,简直,不能太巧。 所以他猜测,这位少年太医行医是假,与宫内刺客里应外合是真! 寒凉之光从他眸底迸射,一寸一寸,浸入心底。 …… 看着落在自己身上的冷锐,秦小晴眼底闪过一抹复杂眼色。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招数她昨晚领教过了

  记得那会老教授研制过一种特效药,这下正好派上用场。

  在公主迷惑又惊诧之下,她掺杂中医所学,顺便做了个海藻泥面膜。

  滴两滴特效药,简直不要太完美。

  给墨多多吃过消炎药,秦小晴捧着面膜就敷了上去。

  其实她身体的毒素也不少。

  从小到大喝的名贵药材数不胜数,但是成分虽好,有的却药药相克。

  从公主那不胖但是略有些水肿的面庞就能看出来,她的身子是有多虚弱。

  十五分钟的面膜时间已经到。

  墨多多已经迫不及待揭开面膜,双手抱着着铜镜就打量。

  看到鸡蛋般光滑的面庞上,左半边脸的胎记是淡了很多。公主喜极而泣,抱着秦小晴宽大袍袖不撒手呜呜的大哭。

  “神医,你若能治好本公主的脸,天下珍宝尽你所有,驸马爷你若想当……”

  驸马爷就算了吧,看到门口那道颀长的影子来回踱步,她有自知之明。

  “敷上这个,每日睡前敷一刻钟,坚持三天就彻底去除。”

  秦小晴认真嘱咐,门口的们“轰”的一声被大力踹开了。

  “小妹……”

  墨多多还死死抱着秦小晴胳膊不松开。

  逆着光,墨烨寒站在门口,长身而立,只是看到二人姿势,不觉一怔。

  “九哥哥,快看我的脸,呜呜呜……”

  墨多多跳下床榻跑过去。

  “我的脸被治好了——”

  秦小晴擦擦脸上的汗,把大珍珠悄悄塞在腰包里,准备卷钱跑路。

  结果猫着腰刚刚到门口,就被反手扼住了手腕。

  她身体一滞。

  一晃,一个勾拳探出袭击。

  结果对方是个练家子。

  身体旁侧一倾,灵活一躲。

  墨烨寒动作快,姿势帅,人还很淡定!

  一闪一勾之间,温润少年两只张牙舞爪的手,就被死死的钳住,按捺在墙上。

  不时飘来一阵紫檀香,吹得头顶流苏一袭一袭的轻摇晃。

  秦小晴瞪大眼看那张妖孽般的冰山脸。

  这招数,昨晚她貌似请教过了……

  男人阴鸷的眸一直落在她身上。

  只是,越看越觉得不得劲。

  这温润少年长相是不错,却总给他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尤其是那双清澈的眸……

  情不自禁,他探出一只手微微抬起来了下巴。

  秦小晴脑袋“轰!”一声炸了。

  卧槽!

  不对!

  墨烨寒你大爷二大爷!

  男人你也下得去手?

  “太医可有空去平陵府上吃杯茶?”

  危险的气息几分冷冽,随着他灼热呼吸喷薄。

  想挣脱又挣脱不掉,急的她抬起一脚踹过去。

  吸取昨晚的教训,男人飞快躲过,不由眸光一闪,!

  这招数似曾相识?

  本就寒凉的眸再落到那张面皮上,却仿若是冷剑,戳出两个洞。

  秦小晴觉得自己是要被扒皮的节奏,就要准备下嘴咬,可外面突然响起一阵混乱脚步声。

  “不、不好了爷,太子殿下他、他出事了!”

  有个小厮急慌慌刚到琉璃殿,腿一软,对着墨烨寒就是“噗通”一跪。

  墨烨寒眸底划过一道讶色,忽的怒气拔高声音。

  “胡说什么?!”

  “千真万确,爷,宫内混进来了刺客,目标似是皇上,可恰好这时太子在跟前,就为皇上挡了一箭……太子爷至今昏迷不醒。”

  来报信的小厮一脸惨白,身体半跪在门口,抖得像是筛糠。

  “太医呢?”

  “太医、太医说了太子中的毒是断魂散,不出半个时辰就会暴毙身亡……”

  小厮万分惊恐说道,后背已经是冷汗涟涟。

  “现在整个太医院的御医,都已经束手无策了。”

  眼下,太子只能等死。

  墨烨寒倒吸一口寒气,冷眼扫过秦小晴,眼底一抹焦灼。

  可又不得疑惑,这戒备森严的皇宫,怎会进刺客?

  莫非是他?

  近日太子傅病重,正巧今日皇上政务清闲,便带着太子一同前去看望。结果刚出了大殿没一段距离,就出事了。

  巧的是,这位少年早不医治晚不医治,就逢了今天,让宫内宫外注意力全部都转移到了琉璃殿。由于皇上微服出行,身边带的护卫也少,刺客这才轻易得手。

  两件事联合一起考虑,简直,不能太巧。

  所以他猜测,这位少年太医行医是假,与宫内刺客里应外合是真!

  寒凉之光从他眸底迸射,一寸一寸,浸入心底。

  ……

  看着落在自己身上的冷锐,秦小晴眼底闪过一抹复杂眼色。

  世上奇毒她无所不解,只是这中毒的人,是太子啊!

  秉承医德,她想要救人,却又碍于自己眼下困境,眼下,也是犹豫难安。

  背后墨多多已经焦灼不已,可又因是丑颜出不去门,鼻子一酸,就拉住了那深色的宽大袖子。

  “神医,求求您去救太子哥哥……”

  墨多多眼巴巴的抱着秦小晴,又开始淌着金豆子。

  “诶,别哭,哭什么。”看着墨多多一抽一抽的,秦小晴拍拍她后背。

  就在她皱皱眉,一扭头,墨烨寒就轻功一提,就没了人影。

  事大,墨烨寒已经来不及管她,甩了袖,前去太子殿。

  墨多多看着温润少年一直皱着眉,她是聪明的,略是一想就明白过什么事来了。

  “神医不要怕九哥哥,他不会对男人感兴趣的……”

  一句“九哥哥”,彻底雷倒了秦小晴。

  “神医是不是不信我的话,九哥哥昨晚大婚,方才我还看到九哥哥脖子上的草每红印了……”

  “信,当然信。”

  秦小晴郑重其事盯着墨多多,很想告诉眼前的傻白甜公主殿下,她不仅信,还跟她九哥哥上过呢。

  太子殿内。

  墨烨寒赶到的时候,四周一片肃然,老太医们束手无策守在一边。

  帐内,榻上男人脸色一片死白,额头湛出的汗湿透了枕头。

  太子墨时昀已经是病入膏肓,此刻油枯草尽,宛若死人了。

  “无药可救啊!太子这……唉!唉!”

  “除非是神仙转世!才能把毒解了。”

  太医们垂着手,不断的重重叹气。

  “是啊,我们已经将箭伤及的腐肉处理好。可太子这剧毒……”太医颤巍巍的,顿了顿声音,“这毒,真是世间少见啊!”

  太医一片垂头丧气幽怨声音,急的团团转也没用。

  听到太医们这样说,墨烨寒眼底顿时鸦黑一片。

  英挺的鼻梁,一张光洁白皙的面庞,无形之中透着棱角分明的冷峻!

  那种冷,仿若来自数九寒天的深入骨髓!

  得知太子殿下出事,他第一时间赶来,并且封锁皇宫,重重宫阙,连一只苍蝇也飞不出去!

  可眼下面对太子病危,他收拢五指,心急如焚,却是……束手无策!

  眉头拧成了一个疙瘩,深邃如幽潭一般不见底的眸子,一直盯着榻上基本无气息的太子。

  “昀儿!”

  身后突然一道尖锐刺耳的女声,一袭大红色紧接着出现在太子殿内。

毒,只有她才能解

  平日端庄温雅的皇后,如今已经顾不上形象,

  她提着一袭红裙,身后跟随着几个丫鬟,可毕竟太子出事她心中焦急,顾不上繁文缛节就来到了太子殿上。

  “是谁要害你,他日,被本宫查出来,本宫必定会将他碎尸万段,千万万剐!”

  她字字咬牙切齿。

  精致的面容已经失去了往日的神采奕奕,她没看向床榻一眼,心,恍若是被一把刀,一寸寸的割到不由自由呼吸!

  “昀儿,昀儿醒过来……你们这群太医还愣着做什么!”

  皇后袖下手一指过去,太医们脖子们一缩,吓成一团。

  “皇后娘娘,节哀啊!”

  身后太医无奈叹息,人,他们是治不了了。

  “如今臣也没有任何办法,太子中的毒已经深入骨髓,虽然已经将箭伤处理好,可余毒难解,纵使太医院名贵珍草无数,但……”

  又是无奈叹息声。

  “庸医!平日千金俸禄养你们,可如今呢!”

  皇后嘶哑着嗓子,每一句话落在她心里,都恍若被刺到无法呼吸。

  “如今太子中毒,你们一个个,只会说无药可救!”

  “臣有个建议,”太医群里忽然有了一个主意,“为何不让那新来的少年试一试呢?”

  “就他?”

  有人鄙夷看过去,瞧不起的冷笑,“我们这些名副其实的老太医都无药医治,他若是来了,还不得把活人治成了死人。”

  “这位太医,你说话,可得讲点医德!”

  一道凛冽从门口落下,说的老太医面色一寒,抬头。

  就看到那温润少年,背光而来,衣袂翩翩,玉骨脱俗,活脱脱就是神仙降世!

  秦小晴快速堵住了那些叽叽喳喳的嘴。

  轻巧的侧过一个眸去,看到轻纱帐内,一道玄色。。

  温润少年迎着光踏入殿内,蔑视的扫了一群老庸医。

  “巧了,太子的毒,这北离国只有我一人可解——”

  “你、你真是胡说八道!你们快把他给轰下去!”

  太医院为首的御医怕是他来捣乱,脸色发青,气的袖子一挥,扬言就要把他给轰走!

  墨烨寒也侧在一边,一侧头就看到又是他,一阵怒火烧心,就要启唇赶人,,却听到皇后一道拔高声音。

  “让他来医!”

  皇后红肿双眼,回眸扫了一眼身后温润少年。

  “可……”太医们一愣,看到皇后娘娘抿着唇角,突然几分不安。

  “难不成!你们想要眼睁睁的看着太子殿下死?”

  她唇角扬起一道冷厉的笑,看一群太医,看太医还几分不服,一字一顿,“这,是懿旨——”

  温润少年尚有几分风骨,长袖一挥就侧在了榻前。

  她盯着太子昀苍白的面容看了一眼,顿然明了。

  这是剧毒不错,若是放在古代,中了这支毒……

  “太子他可还有救?”

  皇后眼眸中有几分痛楚,嘶哑着嗓子问道。

  “不出片刻,太子便会七窍流血、五脏俱焚,被这烈毒灼烧而死!”

  秦小晴抿紧唇,如实禀告。

  皇后一脸凄楚,“若是他真的死了……”

  “皇后娘娘放心,太子殿下不会的,臣这就为太子解毒,可是,还希望太子殿内所有人全都出去!”

  说话时候,她已经是双手一扯,将太子身上那一层中衣拉扯开,露出一片发紫的胸膛。

  她盯着那凝聚在胸腔上的毒气,已经扩散的很快。

  皇后自然也看到了,眼底跃过一抹震撼,娇艳欲滴的唇几乎是哆哆嗦嗦的颤个不停。

  太医们也瞪大眼睛,看这儿已经睚眦欲裂。

  “胡闹,你别不识好歹——”

  秦小晴紧紧皱着眉,屏息一口气,字字冷厉,“他还有五分钟抢救时间!

  如果想要眼睁睁看着太子殿下死,你大可说我是胡闹,只是我丑话说在前头,这人我可以救,救之前,全部、都出去——”

  “墨烨寒,你出去!”

  皇后气势压人,听完这话,一张面容失色的脸只剩下惶恐不安,索性一挥手,“你们,全都听神医的话,出去!”

  后面两个字,带着压人的威严,让所有人倒吸一口凉气,乖乖从命,撤退了大殿内。

  旷寂的大殿,只剩下了秦小晴和病人。

  凤行胎记一亮,她迅速从空间取出药材来。

  那无色无味的液体,就是她生前所研制的药剂。

  凭借出色的配药,就拿下了医学界天花板。

  论医毒,她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小心掺着口服液给喝下去,他唇色一片深紫,不过是一会时间,那药就起了作用。

  可是……

  她紧紧盯着太子,他不光是中了一种毒。

  持续不断的咳嗽显示着,他至少是一年时间来,被另外一种毒药长期蚕食着。

  难道是所有太医都没看出来?

  还是……

  正当疑惑不解之时,太子突然就吐出一口黑血。

  吐了秦小晴一身,也吐的玄色衣裳乌黑一片。

  她用这药把毒给逼了出来,看来,是起作用了。

  瞧着太子还在吐黑血,她赶紧侧侧他的脑袋,把领子身上衣服也脱下,可不等她收回手,就被一道大力给钳住……

  青葱玉手,被带着玉戒的大手攥入手心。

  “父皇……”

  他虚弱一声叫。

  秦小晴一愣,立马明了,赶紧摇着他的手,“太子殿下醒了?

  我是给您医治的医生。

  您现在觉得怎么样,口渴吗?心悸吗?头晕吗?是不是觉得四肢还有点麻?”

  她比较专业,但怎么用力,就是甩不掉这只攥紧的手。

  “要不,起来走两步?”

  太子蠕动了下唇,勉强张开看了他一眼,又昏了过去。

  “诶,诶你别睡过去啊,你你这太不配合了,快点醒过来!”

  秦小晴赶紧就拿出听诊器来听,只是这刚贴到胸膛上,就察觉到不对劲。

  一只手被用力攥住。

  她抽出另一只手,半撑着身子,耳朵侧起贴在宽大胸膛上,听到那心跳开始缓慢的恢复了正常,略是松了松气。

  却不料,背后猛地一阵寒凉,擦着脖颈,她只觉得那阴寒之气彻骨冰冷!

  “放肆!”

  随着一道寒漠声音,泛凉长剑,直接架在她修长脖颈上。

  她……

小说《毒医弃妃她又冷又飒》 第3章 这招数她昨晚领教过了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