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重生后成了湛爷的心尖宠

更新时间:2021-04-23 12:34:36

重生后成了湛爷的心尖宠 连载中

重生后成了湛爷的心尖宠

来源:微阅云 作者:安若瑶 分类:现代言情

精彩试读:一开书房门,隔音效果没了,几人的争吵声变得更大了,一字一句都清晰的传入了云霖的耳中。 王琴的嘴里不时传出对云星浅的指责,而云星浅则不断的表示云婉婉的脸会毁容完全是活该,是她自食恶果。 云霖听到了宝贝女儿被毁容这件事,心里一惊,来不及多做思考,赶紧上楼跑到了云星浅的房间查看。 王琴看着云霖远远的走过来,立刻哭的更大声了。 “老公,你快来看看咱们的婉婉啊!”王琴做作的哭诉着:“云星浅她嫉妒婉婉的美貌,弄了一地的碎瓷片,故意想要毁掉婉婉的容貌,婉婉的脸变成这样,你看这可怎么办啊!”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重生后成了湛爷的心尖宠:毁容

  云婉婉继续大叫着,可云星浅抓着她胳膊的手并没有半分的放松。

  云婉婉的胳膊被握的很疼,若之前她还确实是有几分心虚,心在却全都转换成了愤怒,便用力的甩着云星浅的手。

  云星浅看着这个打破青花瓷具的罪魁祸首,怎么可能让她轻易离开,另一只手也齐上阵,抓住了云婉婉的身体。

  云婉婉发现自己整个人被云星浅禁锢起来,便猛烈的挣扎起来。

  云婉婉见手上的力量根本不足以挣脱云星浅的控制,便抬脚想要踢云星浅。只不过她一个没站稳,脚下一歪,整个人向云星浅倒去。

  云星浅见云婉婉放大的脸冲冲自己扎过来,顿时觉得一阵恶心,便松开了她。

  失去禁锢的云婉婉没有了面前的阻碍,直冲冲的向前倒了下去,整张脸不可避免的对上了地上那堆因她而产生的的碎瓷片上。

  倒地的云婉婉发出了一声闷哼,她感觉到联行传来一阵剧烈的刺痛,一阵前所未有的恐慌爬上了她的心头。

  云婉婉试探的将手颤颤巍巍的摸上了自己的脸,温热而黏稠的液体划过她的指尖。

  云婉婉瞬间意识到了那是什么,疯狂的尖叫起来。

  这道尖叫声吸引了楼下的王琴,她连忙上楼查看。

  等她站到了云星浅的门口看到一切的时候,惊讶的忍不住瞪大了双眼。

  云婉婉坐在地上,正捂着血流如注的脸呜呜痛哭着,旁边是一堆染了血的碎瓷片;而云星浅抱着胳膊好端端的站在一旁,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脸上充满了讽刺。

  那道冰冷的眼神里传达出的意思很清晰:活该。

  王琴无暇多想,赶紧跑上前去检查云婉婉的伤势。

  “婉婉,你怎么样,让妈妈看看。”

  王琴小心翼翼的扒下云婉婉捂着脸的双手,从桌子上拿了抽纸给云婉婉擦拭脸上的鲜血。

  随着云婉婉的脸上逐渐变得干净,那些还在不停的流着鲜血的大长口子开始暴露出来。

  额头,脸颊,下巴都被深深浅浅的划了几道大口了,最惊人的是左脸和额头上的两到伤口,足有四五公分之长,在王琴用纸巾擦过之后,还在不停地往外渗着血珠。

  王琴看着面目全非的女儿,心疼的不行,也随着云婉婉大声的哀嚎起来。

  嚷嚷完了她那命苦的女儿之后,王琴把矛头又转向了自始至终站在旁边看戏的云星浅。

  “云星浅,你的心怎么那么黑啊!婉婉她毕竟是你亲妹妹,你跟她有多大的仇多大的怨,你竟然要去毁掉她的脸?!”

  王琴抽噎了两声,还没等云星浅说话,又道:“你就是嫉妒婉婉的美貌!你怎么心思这么歹毒啊,你太可怕了!”

  云星浅听到这句话只觉得好笑。

  云婉婉的脸,可是整过容的。

  埋线的双眼皮,装了假体的鼻子,全是玻尿酸的苹果肌和额头,即使是在哭依旧上扬的嘴角……这张连哭笑都不能自如的僵硬脸,居然也好意思说别人嫉妒她的美貌?

  “首先,就她这张照着网红模板刻出来的整容脸,也值得我嫉妒吗?请你们俩好好照照镜子看一看,究竟是谁该嫉妒谁?!”

  云婉婉听了这话,哭的更狠了,王琴一时也被怼的无话可说。

  云星浅又继续道:“其次,她是自己摔到那堆碎瓷片上去的,至于我房间里的地板上为什么会出现一堆碎瓷片,你怎么不问问你这个‘受害者’女儿了?!”

  王琴还口道:“你的房间会有瓷片我怎么知道?反正你一点没受伤,婉婉却是因为你毁容了!”

  云星浅听到王琴的这句话,整个人给气笑了。看王琴的这个样子,准是当成这些碎瓷片是云婉婉准备好的要害自己的道具了。

  “原来你也知道你那好女儿是个什么货色啊!但是很可惜,这次你猜错了。这原是个青花瓷摆件,是她砸碎了我的宝贝,我还没向她问罪呢,你倒是先朝我问起罪来了?”

  “不过是一个破摆件,能值几个钱,云家还能差了你的?你看看你把你妹妹的脸弄得,你不亏心吗?”

  云星浅目光毫不躲闪的直视着王琴,毫不客气的说道:“我妹妹?不好意思,我还真是承受不了这样的作精妹妹!至于我亏不亏心,那我告诉你,云婉婉她就是自食恶果,谁也怪不着,这就叫现世报你懂不懂?”

  云星浅看着云婉婉那张疤痕斑驳,很快又布满了血液的脸,忍不住想到:为什么王琴不叫救护车呢,她觉得云婉婉这脸还能抢救一下。

  不过,既然王琴没想到这一点,她也没那么好心会去上赶着告诫仇人有病应该及时治疗。

  到这个时候了,王琴本都被怼到无话可说了,可嘴上还是不肯饶人,“云星浅,这个时候你还落井下石,早知道你本性如此恶劣,我就不该叫你爸爸接你回来,就该让你在乡下当一辈子村姑!”

  好了,你女儿毁容吧,云星浅一点提醒的打算都没有了。

  楼上三人就这样有一声没一声的吵着,书房里的云霖听到这阵争吵只觉得一阵烦躁。

  本来晚上那场本来是云家人对云星浅的批斗会变成了云星浅怒骂云家人之后,他就一直不爽,被气得血压升高了好几个度,幸好云婉婉体贴的安慰他,他才感觉好了些。

  本来这会儿正静下心来准备在书房里练练字、看看书静下心的,可书房这种已经特意做过隔音的房间居然也被不时的尖叫声和争吵声穿透了,这让他根本没法静下心来,他把笔往桌子上一摔,打开书房门走了出来。

  一开书房门,隔音效果没了,几人的争吵声变得更大了,一字一句都清晰的传入了云霖的耳中。

  王琴的嘴里不时传出对云星浅的指责,而云星浅则不断的表示云婉婉的脸会毁容完全是活该,是她自食恶果。

  云霖听到了宝贝女儿被毁容这件事,心里一惊,来不及多做思考,赶紧上楼跑到了云星浅的房间查看。

重生后成了湛爷的心尖宠:没资格

  王琴看着云霖远远的走过来,立刻哭的更大声了。

  “老公,你快来看看咱们的婉婉啊!”王琴做作的哭诉着:“云星浅她嫉妒婉婉的美貌,弄了一地的碎瓷片,故意想要毁掉婉婉的容貌,婉婉的脸变成这样,你看这可怎么办啊!”

  云霖听完,赶紧上前看了看满脸血迹的云婉婉,她的眼泪融着血水,正沿着那几条可怖的伤口往下流。

  云霖看得是一点心疼,转眼看了看王琴口中的“罪魁祸首”云星浅,她站在一旁,像个没事儿人一样,嘴角微微勾勒出的冷笑,就像在看什么好戏。

  云霖见她这幅样子,心中涌起了一股怒火,对着她大骂道:“云星浅,你怎么能这么对婉婉?!她再怎么样是你亲妹妹,你至于吗……”

  云星浅有些不耐烦了,刚才王琴上来已经强行忽略事实真相,劈头盖脸的把她说了一顿了,现在他上来又要再说她一顿,两人骂来骂去都是一样的内容。

  这件事又不是她干的,云婉婉自讨苦吃,凭什么要让她听这些絮叨和责问?

  云霖还在絮絮叨叨的说着:“你这样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看来是一点都没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你给我在家里禁足一个月,哪儿也不准去!”

  王琴见云星浅不还嘴,以为她是被“禁足”给吓到了。

  她看了看自家女儿满是血迹的脸,心里气不过,也没过脑子,嘴里又吐出恶毒又刻薄的话语:“妹妹受了伤,你在一旁跟个大爷似的,对长辈说的话还一直犟嘴,你有没有一点教养?!到底是这样的孩子,有娘生没娘养的。”

  只这一句话,就戳中了云星浅心中任何人都不能触碰的雷池,她瞪大了眼睛,像一只疯了的豹子一样,凶猛的扑向了抱着云婉婉的王琴。

  王琴一个没留神,直接被她扑倒在了地上。

  “你说谁有娘生没娘养?”云星浅的眼尾红了,白眼珠上也布满了血丝吗,表情看上去恐怖极了,吓得王琴坐在地上想要后退。

  她的手往后挪了一下,直接按到了一块青花瓷碎片上。

  锋利的瓷片通过手指向她传来强烈的刺痛,可眼前的云星浅好像更加可怕,她不顾疼痛,继续往后缩,云星浅一把抓住了她的肩膀,厉声道:“你特么再给我说一遍试试!我给你来个和你女儿同款的毁容脸!”

  云星浅说着,从地上捞起一块尖利的碎瓷片,作势要往王琴的脸上划。

  云霖本来听到王琴说云星浅“有娘生没娘养”,心里也有几分不高兴,所以就在一边看着两人的吵闹,可没想到云星浅这么虎,居然要动真格的,碎瓷片都招呼到王琴的嘴边了,吓得他赶紧上前拉开了两人,将王琴从地上拉了起来,又把云星浅扯到了一边。

  王琴见到云霖终于出手帮自己,刚才的恐惧又变成了底气,对着云星浅抛过去一个挑衅的眼神。

  云星浅哪能忍得了,抄着碎瓷片又要冲过去剌王琴的脸。

  王琴吓坏了,没想到云星浅真的一点都没在害怕的,真真就像个疯子一样,连云霖都制不住他,赶紧躲到了云霖的身后。

  云霖见云星浅作案不成,又想发动第二次突击,直接扯着她的肩膀,“啪”的给了她一巴掌。

  云星浅被这一个巴掌给打蒙了。

  她捂着半边脸,不可置信的看向了云霖。

  那个眼神,怎么说呢,有委屈,有愤怒,有疑惑,还有显而易见的怨恨。

  云霖被那道眼神看的心里有些发虚,想要责备的话却一句也说不出口,只好微微移开了视线。

  过了良久,云星浅放下了捂着脸颊的手,冷笑了一声,对着云霖道:“这一地的青花瓷碎片,你知道是怎么来的吗?”

  云霖听了这话,有点疑惑,不明所以的看向了地上。

  不就是不知道谁打碎了个……

  云霖的视线扫到了一块比较大,花纹比较完整的随便,不由得瞳孔猛地一缩,这是……

  他蹲下身,伸手想要去拿那一块碎瓷片。

  云星浅看到云霖的举动,眼睛里射出一道寒芒,立刻大叫道:“住手!”

  云霖被吓了一跳,手也随着云星浅的大喝而弹了回去。

  “你没资格碰那块碎片!”云星浅毫不留情的指责道。

  云霖脸色一黑,站起身子,转过头来,刚想大骂呵斥云星浅,却看到她白皙柔嫩的小脸上出现了一个鲜红的巴掌印。

  云霖有些后悔,自己刚才下手太重了。

  看着眼前倔强而委屈的女儿,云霖心中闪过一丝疼惜,忍不住伸出手去,想要轻轻摸一下云星浅被他打过而高高肿起的脸颊。

  可惜,他的手还没触碰到云星浅的脸,就被她发现了意图。

  她十分嫌恶、毫不留情的打掉了那只手。

  云霖看着自己被打开后僵在半空中的手,神情有一丝恍惚,面上也多了几分愧疚。

  云星浅不再看他,紧紧的攥住了手里的那片碎瓷。殷红的血液顺着指缝滴落到地上另一片洁白的碎瓷片上。

  云星浅看了看这一家子,只觉得浑身如临针毡,她再也无法在这个窒息的环境里待下去,拿起手机便跑了出去。

  天公不作美,云星浅刚出门,冰凉的雨滴便顺着宽大的领口落进了她的脖子和锁骨,冰的她一个激灵。

  云星浅忍不住后退一步,回到了勉强能遮挡大雨的屋檐之下。

  可是她还能退到哪里去呢?身后温暖宽阔的房子,不是她的家。

  或许狂风大作的暴雨之中,才是她可以自由的容身之处。

  云星浅没再多想,眼神黯淡的冲进了冰凉的雨幕,漫无目的的在雨中走着。

  见云星浅冲了出去,王琴忍不住抱怨道:“云星浅真不是个东西,犯了错还不经说了。看把婉婉的脸都弄成什么样了?”

  云霖皱了皱眉头,没有说话。

  王琴看了看他的脸色,继续说道:“对着长辈一点礼貌都没有,就知道犟嘴,也不知道在乡下学了些什么,一点大家闺秀的样子都没有,就像个疯婆子……”

小说《重生后成了湛爷的心尖宠》 第19章 毁容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