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玄幻奇幻 > 欢颜难续情难渡

更新时间:2021-04-22 12:01:59

欢颜难续情难渡 已完结

欢颜难续情难渡

来源:追书云 作者:蚕豆公主 分类:玄幻奇幻

精彩试读:漫渃看见了他的转变,她暗里苦笑。她的夫君,将所有爱意,宽容都给了别的女子,那些恨恼,不屑才是给她的。“仙体?”玄冢听到这两个字怒极反笑。“漫渃,你既然知道仙体这么重要,为何要逼的清雪剔除仙骨!”他上前一把扼住漫渃的喉咙,一百年了,他日日夜夜都忘不了那日的场景。清雪没了仙骨,漫渃站在一旁抬手一掌,她那微弱的仙体,瞬间就灰飞烟灭,他费尽力气也只是抢到了她的一丝灵力。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让你陪葬-蚕豆公主

昏暗的欢颜殿,轻丝幔帏中映出两个人影,一只细白的手猛然抓住细纱,伴随着一声痛苦的闷哼。

“别这样,求你。”

漫渃痛的浑身发抖,哀声祈求身上的男人。

“你不是就喜欢这样吗?”

玄冢修长的手指,在她光滑的肌肤上细细挑拨。

“努力了这么久,你为的不就是这一天吗!”

他目光陡然暗了下去,手指攥住她的下巴。

“善恶有报,这些都该是你受的!”

“啊!”

漫渃死咬嘴唇将剩下的声音咽了回去。

但玄冢明显不想放过她,巨大的力道仿佛要碾碎她的五脏六腑。

漫渃躺在他身下,细白的手指紧攥帏帐,勒出了一道血印。

“你看着我!”

玄冢逼迫她睁开眼睛,漆黑的眸子里盛满怒意,“清雪何其无辜,你为何就容不下她!”

他手上加重了力道,“你就不曾有丝毫亏欠吗!”

漫渃一双眼装了眼泪,紧攥的手指弄破了皮肤肌理,薄薄的嘴唇平缓的吐出两个字。

“不,曾。”

“贱人!”

漫渃已经痛的说不出话,耳边传来他绝情的宣判!

“早晚有一天我会让你付出代价!”

两个时辰之后,漫渃才清醒过来,身边已经空无一人。

身边侍奉的小仙听到声音过来,见她脸色苍白的样子,忍不住落了眼泪。

“帝君怎么狠心,娘娘怀了身孕,他还……”

“嘘。”

“娘娘不必担心,欢颜殿只有我一人,不会让旁人听到的。”

“露露,这件事情千万不要让玄冢知道。”

“可您这身体。”

“没事,我刚才用体内的灵力护住了他。”

漫渃手指轻抚小腹,里面的小生命已经有了微弱的灵力。

说来可笑,她却一直不敢将这件事告诉他的丈夫,孩子的亲生父亲。

若是那人知道了自己怀上了他的孩子,不知会做出什么样的反应。

漫渃不敢想,因为他知道,这个孩子他不想要。

关于自己的一切,那人都恨不得通通丢掉。

漫渃强装出笑脸问她,“帝君去哪了?”

“这……”

露露不敢答。

漫渃从她的表情中,便猜中了一切,她匆匆出去,殿外的侍从看见她,都恭敬的站在两边。

她是天后之女,谁也不敢对她造次。

伫雪山上,冷风吹来,刺痛了漫渃的眼,她看见玄冢站在那里,黑袍翻飞,如同张扬的水墨。

他的手中有一团光。

那是清雪的一丝灵力。

一百年了……

漫渃身为仙,区区一百年,不过是眨眼之间而已。

可惜她只觉得这一百年里尽是苦熬,因为她承载了玄冢一百年的恨,压的她根本喘不过气来。

“这伫雪山这么冷,快回去吧。免得伤了你的仙体。”

玄冢听到她的声音回过头来,温情脉脉的目光变的只剩下了恨。

漫渃看见了他的转变,她暗里苦笑。

她的夫君,将所有爱意,宽容都给了别的女子,那些恨恼,不屑才是给她的。

“仙体?”

玄冢听到这两个字怒极反笑。

“漫渃,你既然知道仙体这么重要,为何要逼的清雪剔除仙骨!”

他上前一把扼住漫渃的喉咙,一百年了,他日日夜夜都忘不了那日的场景。

清雪没了仙骨,漫渃站在一旁抬手一掌,她那微弱的仙体,瞬间就灰飞烟灭,他费尽力气也只是抢到了她的一丝灵力。

她生前是一片雪花,灵力也只有在这雪山上才保得住。

玄冢将手心里的灵力放到她眼前。

“你满意了?漫渃殿下?”

看着漫渃逐渐变的苍白的脸,他指尖骤然缩紧,恨意已经毫不遮掩。

“漫渃,终有一天,我会让你陪葬!”

情有独钟-蚕豆公主

陪葬吗?

“也好。”

雪白的裙角随风舞动,好似真的要羽化般悲怆。

漫渃只觉得,自己已经死在了他的眼里。

“嘶……”

漫渃痛哼一声,不知何时玄冢手里多了一把剑,锋利的剑锋划破了她的手臂。

“漫渃,你是天后之女,我不能耐你何,但我可以永生永世的折磨你,让你永远活在痛苦之中,得不到片刻安宁!”

玄冢看着从她手臂上流下来的鲜血,唇角残忍的露出笑容。

“既然你已成为我的妻,就将这一切好好受着吧!”

漫渃怔怔的看着自己受伤的手臂,轻声呢喃,“永生永世啊……”

她漫漫仙途到底什么时候才能结束这一切?

漫渃缓缓对上他的眼,“玄冢,你就不怕我将这一切告诉母后吗?”

“呵!”

玄冢嗤笑一声,“漫渃,在这浩浩天界,你以为你的名声又能好得到哪去,除了我绝对不会有任何仙君能接受你。天后最重脸面,你告了状,天后也必然是让你忍下来罢了。”

漫渃苦笑,原来每一步,他都已算的精准啊……

“清雪——!”玄冢的惊呼声响起,漫渃顺着他的视线看去,只见一抹灵力的微光正飘落到自己的手臂上,贪婪的吸着她手臂上的鲜血。

漫渃认得,这是清雪的灵力,一直被玄冢小心地守护着,谁也碰不得。

因为他想复活他的心上人,清雪。

玄冢抬手要将灵力召唤回来,却发现那灵力根本不听召唤,看那架势,只恨不得直接在漫渃的手臂上扯开一条口子让自己吃个痛快。

漫渃垂下眼眸,用仙法将伤口一指抹去,那灵力这才飘荡起来,不甘地回到了玄冢的手心里。

“这是……”

盘旋在他手掌之间的灵力,似乎比之前亮了许多,他目光宛如凝成实质一般向漫渃的手臂扫去。

漫渃下意识地将手藏到背后,转身一纵,御风而去。

“母后的生辰快要到了,我们需准备一份厚礼,这里实在过于冰寒,我要回去了。”

玄冢看着她飞去的背影,拿剑朝着自己的手臂划了一下,伤口上顿时涌出大滴大滴的鲜血来,但那道灵力却分毫未动,对他的鲜血一点也不感兴趣。

那么,便只能是这灵力只对漫渃的鲜血感兴趣了……

这一百多年来,他找寻了各种方法试图将清雪的灵体复原,可是全部都功亏一篑。

可惜这灵力残缺不全,想要补齐这灵力,需要大量灵气来滋养培育。

难道……

玄冢脑海里逐渐形成了一个清晰的答案。

想要用完整的灵力恢复清雪的灵体,难道需要漫渃的血才行?!

当晚。

“娘娘,帝君回来了。”

露露进来小心的将她叫醒,漫渃睁开眼才发现自己竟然睡着了。

自从怀了身孕以后,她越来越嗜睡了,也不知她还能瞒到什么时候。

吱牙一声,殿门被开。

玄冢走过来,他刚从伫雪山回来,身上还带着一股子寒气。

漫渃一接近他便觉得周身都冷,还是佯装着笑意。

玄冢看了她一眼,眉头微蹙,“你最近是不是身子不好?为何总是睡?”

漫渃怔了一下,下意识的摸摸小腹,心里有一股暖流划过。

看来他也不是不在意自己的,也许他知道这个孩子也会高兴……

“玄冢,我想和你说一件事。”

她话还未说完,便被玄冢给打断,“我发现清雪的灵力似乎对你的鲜血情有独钟,我想拿你的血帮助清雪恢复灵体。”

他说完怕漫渃不同意一般,对她做了最虚无的承诺,“你放心,我是不会让你有事的。”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