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相爱徒留一场伤

更新时间:2021-04-22 13:22:01

相爱徒留一场伤 已完结

相爱徒留一场伤

来源:追书云 作者:六月流萤 分类:总裁豪门

精彩试读:保镖们行动很迅速,没多久就将纪洁给带了回来。严晋北一见她,目眦欲裂得恨不得将她撕碎。“贱女人!把我的手指交出来!”纪洁的嘴角还带着一些血迹,目光涣散。“手指呢?”严鹤北心烦意乱的拉过她的手,摸她身上的口袋。纪洁站着不动,哑声问道:“你就不问他为什么会被我咬断手指吗?严鹤北,你弟弟意图玷污我!”“你胡说!你是我哥的前妻,我怎么会动你?你以为你是天仙啊?”严晋北疯了似的咆哮,“分明是你说不想离开严家,只要能留下,付出什么代价都可以!勾引我不成就咬断我的手指!”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相爱徒留一场伤第8章试读

纪洁体温蓦地急剧流失,她就这么坠入了冉昕儿的陷阱。

“我没做过,都是冉昕儿做的,一开始就是她……她串通卢佳,在收尾的时候做了手脚!”

严鹤北极力控制自己想掐死纪洁的冲动,命人将卢佳带过来。

卢佳来了,纪洁冲过去狠狠抓着她的手臂,红着眼质问:“卢佳,我对你不够好吗?你为什么要在我背后捅刀?”

那一刀断送了她的职业生涯、亲情爱情,让她一无所有!

卢佳吃痛,大叫道:“纪洁,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我只知道你之前就很不满严老夫人,经常跟我抱怨,还说要是没有她就好了……”

“你胡说!我没有说过!”

纪洁甩开她,转而祈求的看向严鹤北,

“你信我,再信我一次……”

只要他此刻再给她一点信任,不要放上最后一根稻草压死她!

严鹤北怒意满溢的目光已经转为寒凉,看纪洁像是在看个死人。

他冷冷的给出了判决。

“昕儿,报警,我要以谋杀罪起诉她。”

纪洁身体僵滞得像是被冻住,还没到最冷的时候,已经提前感受到天寒地冻。

秋嫂和卢佳都露出大快人心的神色。

冉昕儿摇摇头,蹙眉道:“还是不要闹大了,不然那些媒体会打扰到伯母养病的。”

严鹤北握紧的拳头松开,揪住纪洁像是扔垃圾般,将她推出病房。

“滚!我再也不想见到你。”

纪洁浑浑噩噩的走出医院,寒风吹来,才发觉自己的外套忘在了病房。

她没有回去拿,不敢回去也不想回去。

天色渐渐黑了下来,纪洁还是自虐般的在街头游荡,冻得脸色苍白仍然像个傀儡走着。

“你看她像不像那个谋害婆婆的毒妇纪洁?”

“终于被严家忍无可忍的赶出来了?”

“就长这样啊?也不过如此,彻底被打回原形了。”

……

她绝望地看着四周一张张厌恶唾弃的脸,不懂自己什么都没做错,为什么每个人都来针对她?

这些人是不是严鹤北和冉昕儿派来的?

纪洁捂着耳朵快步走开,可还是挡不住一句刻薄的话传入耳朵。

“活该!她做的孽报应到她妈身上了……”

她歇斯底里的嘶喊道:“我没做过!都不是我做的!”

四面楚歌,百口莫辩,被全世界抛弃,就是这种感觉吗?

纪洁崩溃没有方向地乱跑,蓦地撞进了一个男子的怀抱。

“大嫂!”

纪洁呆怔半晌,才呐呐道:“晋北?你什么时候回国的?”

“刚下飞机,正要去医院,这么巧就遇到你。”严晋北目露关切,“大嫂,你怎么了?”

“别叫我大嫂,我跟你哥已经离婚了。”

“母亲昏迷也不能都怪你,毕竟她年纪也大了,抵抗力低下,什么可能性都有。可惜我人微言轻,大哥不听我的。”

这些话像是甘霖,给纪洁几近干涸枯死的心注入几分生机。

天知道她快要撑不下去,在她以为自己孤立无援的时候,还有人是站在她这边的!

“晋北,我的手术一点差错也没有,真的,是……”

“天气冷,回去再说。”

严晋北脱下大衣,温柔坚定地裹住纪洁,带她回了自己的公寓。

关上门,他蓦地问道:“你看过今天的热搜吗?”

纪洁冻得麻木的身子渐渐恢复知觉,听了这话不由一愣。

掏出手机,就看到严老夫人被虐待和差点被谋杀的事一起被爆上网络。

“晋北,这些都不是我做的,你听我解释!”

“呵。”

一声有些渗人的阴笑突兀的冒出来。

纪洁蓦地觉得,一股惊悚的寒意从脊椎尾部爬上来。

严晋北温润的目光顷刻阴冷如毒蛇,落在纪洁的脸上,毫不留情将她缠紧。

“我哥心软,我可不会轻易放过你。”

相爱徒留一场伤第9章试读

“滴呜滴呜”救护车一路疾驰到医院。

严鹤北焦急的赶来,看到严晋北血淋淋的右手,神色变得紧张起来。

“发生什么事了?”

这小子说好要来医院看母亲,怎么成了被救护车送来医院?

而且还是伤到了手!

“是纪洁!我好心收留她,她把我的手指咬断了!哥,快去把她找回来!我的断指被她带走了……好痛啊!”

严晋北捧着手嚎叫不止。

卢佳给他做了简单的处理,在一旁焦急的开口:“是啊严总,断指越早接回去越好,拖久了会影响灵活度的!”

保镖们行动很迅速,没多久就将纪洁给带了回来。

严晋北一见她,目眦欲裂得恨不得将她撕碎。

“贱女人!把我的手指交出来!”

纪洁的嘴角还带着一些血迹,目光涣散。

“手指呢?”严鹤北心烦意乱的拉过她的手,摸她身上的口袋。

纪洁站着不动,哑声问道:“你就不问他为什么会被我咬断手指吗?严鹤北,你弟弟意图玷污我!”

“你胡说!你是我哥的前妻,我怎么会动你?你以为你是天仙啊?”严晋北疯了似的咆哮,“分明是你说不想离开严家,只要能留下,付出什么代价都可以!勾引我不成就咬断我的手指!”

不想离开严家?勾引?

这几个字像是锤子敲打过来,打得严鹤北胸口一阵钝痛,眼睛逐渐泛起猩红。

眼前闪现过纪洁为了钱卖笑的画面,不检点的女人,为了钱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

纪洁从面前男人的眼神里看出了他的轻视,可恨的是她的心竟然还会有痛意。

她倔强道:“随便你信不信,我习惯了。”

“手指到底在哪里?”严鹤北决然下着最后通牒,“别忘了我说过的,想想你爸妈。”

纪洁僵滞的身子颤了下。

严晋北暴躁地说出令在场之人震惊的话。

“在她肚子里!我看到她吞下去了!”

他目露癫狂的举着短了一截的食指,因为激动,血再次浸红了纱布。

“哥,我的手指必须快点接回去!这可是弹钢琴的手!还不赶紧取出来就没用了!我不想变残废!”

严鹤北自然站在弟弟这边,吩咐保镖将纪洁押进手术室。

纪洁一抬头看到了卢佳,以及她眼里几乎不再掩饰的恶意。

纪洁眼里满是惨淡,甚至大概能猜到自己等会的结局,只怕是有去无回。

路过严鹤北的时候,她终究还是忍不住说道:“别让冉昕儿再接近你母亲……”

严鹤北皱眉,“这个时候你居然还在挑拨离间?”

“怪我,又说错话了。”纪洁笑了,笑出了泪花,身体止不住的抖动,“那我祝你和冉昕儿,百年好合。”

严鹤北听这话怎么都觉得不对味,纪洁说好话更令他来气。

“为了压过你做的那些丑事,我已经在网上公布了和昕儿订婚宴的日期。”

纪洁眼前开始克制不住的模糊。

不是因为他要订婚,而是终究不甘心,要背着不属于自己的罪名死去。

如果当初不是她坚持要严老夫人做彻底的治疗,冉昕儿和卢佳也不会有下手的机会。

这算不算她对严老夫人的亏欠?

走到门口时,她忽然停下转头开口:“严鹤北,之前我不懂,在天台上你为什么要救我?”

“可现在我终于知道了,你是不想我死得太容易。”

“你曾经爱过的那个女人,真的很痛,你开心了吗?”

“假如时光能重来一次,我再也不想遇到你。”

说完,纪洁就头也不回的走进了手术室。

看着她消瘦的背影,严鹤北有些莫名发慌。

他不自觉的抚了抚心口,感觉有什么流失了,再也找不回。

“啊——!”

纪洁的惨叫忽的穿破手术室的大门,随即戛然而止。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