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玄幻奇幻 > 夜雨何时听萧瑟

更新时间:2021-04-23 11:38:34

夜雨何时听萧瑟 已完结

夜雨何时听萧瑟

来源:追书云 作者:万小烟 分类:玄幻奇幻

精彩试读:她早已心灰意冷,无法再继续失望了。天后似乎看穿了青禾的心思,微不可闻地叹息一声,随后让她回去。天后唤来了无脸仙,将漫烟的名字写于他掌心。“去调查这个女人的前世今生,包括百年前在蛮荒谷的经历。”想借百年前的恩情做水神侧妃,也得看她是不是名正言顺!水神殿。青禾下了云轿,便径直朝自己的听雨阁走去。慕尧没有去惜水宫,跟在了她身后。“你这样处心积虑毁掉母后给我和烟儿赐婚,你到底想要什么?”他厉声问道。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8-前世今生

寒风四起,无数天兵天将涌了进来,将青禾与阿奴团团包围!

-----------

青禾一惊,瞬间感知到了慕尧的水系气息。

“快走!”她推开阿奴,急切命令道。

阿奴护着怀中的灵蛋,挣扎着隐身遁走。

“属下定当不负所托——!”他的声音随风而逝。

一半天兵顺着阿奴离开的方向追了过去,慕尧自半空中徐徐落地,带着滔天怒气。

“若不是烟儿告知,我居然不知道你竟敢在本殿的地盘夜会情夫!”

青禾不怒不恼,看向慕尧的眼眸毫无波澜。

“她说什么你便信什么,这便是天族水神的风范?”

慕尧神情冷冽:“青禾,我说过百日后便放你自由,你就这般耐不住寂寞?!”

“我们已经和离了。”青禾淡漠提醒。

她的冷淡让慕尧恼羞成怒,尤其是在大庭广众之下。

“只要你一日住在听雨阁,你便依旧还是水神妃!”

尚未昭告九天六族之前,他绝不能容忍这个女人给自己带来一丝一毫的污点。

慕尧发动所有天兵去寻刚才那男人的下落,再次给听雨阁布了结界。

青禾根本不在乎他禁不禁足,只要阿奴顺利带着自己的孩子平安离开天族,她便心安。

这一次,听雨阁的结界足足布了半月有余。

若不是天后寿宴,慕尧需带水神妃前去贺喜,青禾依旧出不了听雨阁的门。

天马云轿,水蓝色的云锦门帘象征着水神的身份。

慕尧看着青禾苍白的脸色,抬手在她腰际系着的玉扳指上渡了几分灵力。

“今日,你且安分些……母后一直期盼天狐两族交好,我们的婚事也是她钦点的。”是提醒,也是警告。

青禾未说话,一张淡如潭水的脸庞就那样静静看向云轿外。

云霄殿。

众神仙驾云入殿,带着从九天一张各地寻到的奇珍异宝献给天后做寿礼。

酒足饭饱,歌舞绕厅。

天后将视线转向坐在身侧的慕尧和青禾二人,笑容可掬:“下次众仙齐聚一堂,本宫可盼着天孙降生……”

青禾呼吸微微一滞,低着头没敢直视天后。

慕尧神情闪烁的敷衍:“儿臣会努力的。”

众仙散去,殿中只剩他们三人,天后拉住了一直寡言少语的青禾。

“慕尧身边有只红毛狐狸,百年前救过他一命,慕尧想娶她做侧妃,你是怎么想的?”

慕尧未料母后会直言不讳地问向青禾,让他有些尴尬。

“母后,这种事只要您首肯就行……”

他话未说完,一声不吭的青禾突然开了口:“我不同意。”

慕尧脸色瞬间僵住,天后也微微诧异地挑眉看着她。

“天狐两族联姻不过三月,水神殿下就要大张旗鼓迎娶侧妃,视我狐族威严何在?”

青禾嗓音淡而寡冷,没有一丝多余情绪。

“甚是有理,你是水神妃,这事由你定夺。”天后淡淡一笑,对着一侧颇有不满的慕尧摆了摆手,“你且去陪你父王说说话,我跟青禾再聊聊……”

慕尧眼神锋利地扫了青禾一眼,甩袖离去。

殿中只剩他们两人,天后看向青禾的眸光多了一丝怜惜:“委屈你了,孩子……”

听着她那慈母般的柔情细语,青禾的鼻头抑制不住的酸涩。

这天族中,怕只有天后一人认可自己是水神妃。

“你们成婚这些日子,他的心思只在惜水宫,我做母亲的都看在眼里……但水神妃的位置是你的,任何人都夺不走,你不要灰心,也不要对他失望,我会好好教育他的……”天后语重心长说道。

“谢母后,青禾心中有数,定不会冲动行事。”青禾低声道。

她早已心灰意冷,无法再继续失望了。

天后似乎看穿了青禾的心思,微不可闻地叹息一声,随后让她回去。

天后唤来了无脸仙,将漫烟的名字写于他掌心。

“去调查这个女人的前世今生,包括百年前在蛮荒谷的经历。”

想借百年前的恩情做水神侧妃,也得看她是不是名正言顺!

9-她不配得到

水神殿。

青禾下了云轿,便径直朝自己的听雨阁走去。

慕尧没有去惜水宫,跟在了她身后。

“你这样处心积虑毁掉母后给我和烟儿赐婚,你到底想要什么?”他厉声问道。

青禾停下了脚步,冷冷转眸扫向他:“我想要什么?我什么都不想要……只是有些东西,不属于她的,她不配得到。”

慕尧双眸充满怒气:“她不配,难道你配?别以为我没有找到那个野男人就无法治罪于你,这水神妃的头衔,迟早有一天我会名正言顺地给到烟儿!”

“我拭目以待,等着你知道所有真相的那一天。”青禾冷冷说着,走进听雨阁便要关闭房门,未料慕尧一推,大步走了进来。

“夜已深,还请殿下回你该回的地方。”青禾站在门口,示意他出去。

“你借母后之手让她命我与你尽早诞下仙儿,现在又玩欲擒故纵的把戏,这狐媚手段还真是高超!”慕尧讥诮道,反手将门锁上,便将青禾步步逼至软塌边。

青禾脸色微变,连忙抗拒:“我们已经和离,你想生孩子去跟那貉妖生!别碰我!”

那梦魇般的一夜让她不堪回首,如今的她已伤痕累累,不想再和这个男人有任何交集。

“你想要的,不就是这个吗?!”

慕尧眸光犀利,一把撕裂了青禾身上的薄衫。

香肩沁肤,白若初雪,嫩如婴肌,看得他一时恍了神。

锁骨下的位置隐隐有一朵桃花形状的胎记,让慕尧瞳孔骤然一缩——

当初烟儿在蛮荒谷易容照顾自己时,锁骨下也有这样一朵桃花。

她怎么也会有?

慕言正要再靠近些看仔细,一道亮光自他眼前划过——

青禾手中握住一柄锋利的匕首,直直对着眼前的男人:“慕尧,别逼我恨你。”

一字一顿,仿若泣血。

慕尧收敛住心猿意马的念头,紧抿薄唇。

自己居然对这个女人有不可控制的邪念,真是荒唐!

他拂袖离去,步态微微有些凌乱……

青禾放下匕首,瘫坐在床榻上。

她曾最渴望的,如今避之不及。

倘若没有那个女人,他们的婚姻会不会是另一番景象?

青禾将手轻轻放在平坦的腹部,幻想着孩子还在里头。

她什么都不敢再奢想了,只愿自己能扛过这没有命珠护身的百日光阴,然后去找阿奴和孩子。

百年前的海誓山盟,婚书上的执子之手,都抵不过她心死后的遍体鳞伤。

……

入夜,硕大的水神殿沉寂无声,透着诡异的沉闷感。

一阵喧嚣声骤然响起,随即传来狐狸的哀嚎声。

青禾手中的茶杯猛地滑落,有些踉跄的起了身。

这声音……怎么这么耳熟?

水神殿只有自己一只狐狸,还有漫烟那只假狐狸,那惨叫声是谁的?

青禾刚要御飞而行,却发现自己体内薄弱的灵力根本不足以腾飞,她只得顺着刚才的声音一路小跑寻找。

刚出听雨阁,便看到天上飞过数百天兵天将,全都朝刑罚祠方向飞去,青禾也赶忙过去。

一阵浓郁的血腥味扑面而来,她还没进刑罚祠的门,便看到浑身是伤的阿奴倒在血泊中!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