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也曾期待共白首

更新时间:2021-04-22 17:57:30

也曾期待共白首 已完结

也曾期待共白首

来源:追书云 作者:余旧默存 分类:总裁豪门

精彩试读:简宇辰没再看她,直接说:“这款设计,确实是书雪设计的,我亲眼所见。”这话像一个巴掌一样,打碎了时慕凝对他最后的奢望。简宇辰从来没有一次是站在自己这边的。铿锵有力的话好像就是最有力的证明,尤其是说话的人还是简氏的总裁简宇辰。季若风眉头一挑,脸上依旧是笑若春风:“江小姐是您的妻子,我觉得你的话不能作为凭证......”“季先生,我知道你还有疑虑,时小姐显然是下过一番功夫的,这是我妻子亲手设计给我的,就连寓意也是听到她亲口说的。”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7-祭奠

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声音滑入众人的耳朵里,简宇辰从后台一步一步走到了领奖台。

----------------

时慕凝看着简宇辰一步步走向江书雪,心里闷的透不过气来,酸涩的厉害。

“宇辰,你来了。”江书雪露出一个娇娇柔柔的笑容。

简宇辰任由她拉着自己。

只是余光看向时慕凝时,眼底的复杂转瞬即逝。

时慕凝咬着唇,她此刻竟还对这个男人抱有一丝期望,他是看着她一笔一笔完成这个设计的,这7年的感情难道他就真的没有一丝放在心上吗?

简宇辰没再看她,直接说:“这款设计,确实是书雪设计的,我亲眼所见。”

这话像一个巴掌一样,打碎了时慕凝对他最后的奢望。

简宇辰从来没有一次是站在自己这边的。

铿锵有力的话好像就是最有力的证明,尤其是说话的人还是简氏的总裁简宇辰。

季若风眉头一挑,脸上依旧是笑若春风:“江小姐是您的妻子,我觉得你的话不能作为凭证......”

“季先生,我知道你还有疑虑,时小姐显然是下过一番功夫的,这是我妻子亲手设计给我的,就连寓意也是听到她亲口说的。”

随后话锋一转,语气淡漠道:“至于时小姐你,到底是通过什么手段得知的,这件事我一定会查清楚,还书雪一个公道。”

时慕凝听了这番话,心里像是窒息一样。

原来他都明白,自己设计的这款是在讲述自己对他的感情。

可也就因为明白,所以才肆无忌惮的践踏她的心意,让她七年的感情全都碎成齑粉!

甚至不惜将她推入万丈深渊!

这样也好,本来这款设计是为了我们的爱情,既然爱情都没了,那要这项链还有什么用!

这条项链,就当是我对这场感情的祭奠吧!

时慕凝转身,一言不发的走下台,背影被灯光拉长,透着孤傲的决绝!

季若风还想说什么,可看到时慕凝的背影,便知道这里面还有一番故事。

这件事很快便传开,时慕凝出了会场便接到了公司电话。

“时慕凝,我一直很看好你,甚至还给你设计总监的位置,你竟然在大赛上偷取江小姐的设计稿就算了,竟然还敢当众搞事,我们公司庙小,容不下你这尊大佛!”

老总劈头盖脸的说了一通,连一个解释的机会都不给她。

时慕凝不停的拨打着老总的电话,可无一例外都是拒接。

她终于崩溃了,没有了爱情,现在也没了事业!

时慕凝整个人都蜷缩在一起,死死的咬着嘴唇,很快就见了血。

......

简宇辰回来的时候,看着时慕凝蜷缩在墙角,脚步一顿。

随即却好似什么都没发生:“今天带你去产检。”

云淡风轻的一句话,直接将今天所发生的一切抹杀。

他怎么可以这么若无其事的说出这样的话!

“啪!”

一个响亮的巴掌直接将简宇辰的脸打偏,力气之大,很快在脸上留下一个巴掌印

“滚!”

时慕凝咬牙切齿,像是恨极的模样。

简宇辰脸色如墨,眼里滚动着异样的情绪,直接打横抱起她,阴沉道:“你最好乖乖听话,孩子要是有任何问题,你猜你母亲会如何?”

狠厉的声音让时慕凝激烈的挣扎立刻停下,只能悲愤的看着他。

“简宇辰,你到底还想要我怎样?”

当然没人回答她,两个人明明是这么靠近的距离,心却早就已经咫尺天涯。

她乖顺了,除了乖顺,她没有任何办法。

沉默的去了医院,沉默的接受检查,好像是提线木偶一般。

而她没有注意到,在身后,有一道凌厉的目光死死盯着他们,一直看着她进了妇产科......

8-母亲

产检过后,时慕凝平静无波的说:“我想回去看看我母亲。”

简宇辰深深看了她一眼,大发善心道:“中午之前回来,不然我亲自去接你。”

时慕凝没看他,沉默的上了车。

母亲时兰芝看到时慕凝突然回来,有些惊喜,“慕凝,你怎么突然回来了?”

再看到她苍白的脸色,又一阵担忧:“这脸色怎么这么惨白啊,是不是生病了?”

时慕凝眼眶有些酸涩,在这个世上,只有母亲能让自己感觉到温暖了。

她强打着精神,不想让母亲担心,于是说道:“没有,可能熬夜熬多了。”

时兰芝怪嗔的看着她:“都跟你说再拼也要好好休息,什么都不如自己的身体重要。”

见时兰芝似乎又开始碎碎念,时慕凝立刻说道:“我知道了,身体是革命的本钱,你说过好多遍了。”

时兰芝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忍不住埋怨:“你还嫌我烦,出去这么久了也不知道回来看看妈妈。”

时慕凝心里有愧,“等我忙完这阵,我就回来陪着你。”

时兰芝笑道:“什么话,还是赶紧找个男朋友,多个人照顾你,我也放心,妈毕竟不能陪你一辈子的。”

时慕凝没说话。

本来她之前已经打算好今年过年把简宇辰带回家,可现在……

时慕凝努力的克制着自己的情绪,不想让母亲担心。

时兰芝怪嗔的看着她:“你这孩子,一说到正题就没声了,哎,我这两天总有些心神不宁的,就怕你出什么事。

时慕凝眼眶有些酸:“你就喜欢乱操心。”

时兰芝笑:“你见我还为谁操过心,你这小没良心的。”

“是是是,妈妈最伟大。”

时兰芝一下被逗笑:“就知道说好听的哄我开心,对了,妈之前晒了些红薯干想带给你吃,也一直没敢打扰你。”

一句话让时慕凝心酸不已:“妈,对不起。”

时兰芝轻刮了一下她的鼻子:“跟妈说什么对不起,你好好的就行。”

“马上就中午了,我给你做你最爱吃的糖醋鱼。”

这种温暖实在是太久违了,像是温柔的手掌,抚平了她心口的创伤。

可是不能在这里久待,简宇辰一向说话算数,时慕凝不想让母亲见到他。

于是拉住母亲,心中愧疚:“妈,不用麻烦了,我一会还有事,中午就不在这里吃了。”

时兰芝明显有些失落,不过还是笑着说:“那好,你忙吧,等你下次回来,我再给你做。”

时慕凝眷恋的看了看站在门口的母亲,看到母亲笑着朝她挥挥手,露出一个清浅的笑。

刚离开家没多远,一辆车突然窜到她面前,时慕凝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

车门一开,江书雪带着人大刺刺的拦住时慕凝,眼神凌厉的看着时慕凝的肚子。

“时慕凝,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

时慕凝见江书雪来势汹汹,心里有些慌。

“不说话也没关系,反正这孩子不可能留下来。”

话音刚落,从车里下来的人已经控制住时慕凝,时慕凝疯狂的挣扎:“江书雪你敢!”

江书雪扯着她的头发,脸上有些狰狞:“我有什么不敢的,时慕凝,你也配生下宇辰的孩子?”

随后一挥手,说道:“你们,把她给我送到医院打掉孩子。”

时慕凝厉声说道:“你敢打掉孩子,就不怕简宇辰找你算账吗?”

江书雪笑意残忍:“你真的以为,宇辰会让你生下这个孩子?你别天真了,只有我才有资格生下宇辰的孩子,你算什么东西!”

时慕凝根本挣脱不了,几乎是尖叫出声:“你放开我!”

这时,时兰芝突然从后面赶上来,手里还拿着时慕凝的包,看到眼前的情况大惊失色:“你们是什么人,快放开我女儿!”

江书雪看到时兰芝整个人都僵住,怎么会是她?

目光和时兰芝相对,时兰芝的眼里尽是不可思议。

江书雪生怕她会说什么,心里慌张,匆匆扔下一句“今天算你走运”之后落荒而逃。

她把车停在他们俩看不见的拐角处,偷偷的看着她们,烦躁的不停敲打方向盘。

她怎么都想不到,时慕凝竟然会是那个人的女儿!

那么,时慕凝知不知道......

不行!

不管她知道多少,这个时慕凝多留一天都是个祸害。

时慕凝还在和时兰芝说着什么,江书雪紧紧握着方向盘,胸膛起伏不定。

眼神突然发狠,突然一脚踩下油门,直直的朝着母女两个去了......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