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爱恨悠悠两难全

更新时间:2021-04-24 10:19:33

爱恨悠悠两难全 已完结

爱恨悠悠两难全

来源:追书云 作者:丢了一只龙 分类:古代言情

精彩试读:言离欢一眼不眨的看着林贺杨,怎么也不敢相信,刚刚那个冷心冷情,没有半分犹豫便杀了阿黎的人,是她深爱的男子!林府的大门在眼前缓缓关上,也阻断了言离欢最后的凝视。鹤池怀抱着逐渐冰冷的阿黎的尸体,悲痛的看着言离欢道:“大人,我们回去吧……”言离欢闻言敛起了视线,沉默转身。就在此时,林府内突然升起了一股嘈杂。而后,林府刚刚紧闭的大门倏然打开,林贺杨赤红着一双眼从中而出,朝着言府的方向快速而去。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为何不能信我

长叩不起。

言离欢维持着这个姿势,直到天色渐晓,直到雨水淅沥,直到浑身湿透。

不知道过了多久,言离欢听到林府大门声响,她才缓缓直起身。

心口的伤已然麻木,她脸色苍白的望着从门内出来的男子,眼神悲罔。

而林贺杨像是美誉瞧见她一般,沉默的前行着。

他的身后,是林姨的棺木。

铺天盖地的白萦绕着言离欢的眼,淅沥的雨水让她睁不开眼。

可即使如此,她还是看出了林贺杨身上的脆弱。

可惜,现在的她已经没有资格去关心,去宽宥。

唢呐吹响着,纸钱漫天。

言离欢沉默的跟在林家送葬队伍之后,亦步亦趋。

林家祖坟是在京城外十里处。

言离欢随着哀乐声跪拜,行子嗣之礼。

她看着林贺杨跪在石碑前,看着他冷硬的侧脸划过一道水线。

林姨的死对于林贺杨来说意味着什么,言离欢一清二楚。

也正是因为清楚,她更没有脸面去凑上前。

良久,言离欢也不知道跪了多久,林贺杨才缓缓起身。

而这是,坟墓前也只剩下了他和她两个人。

林贺杨从言离欢的身边漠然走过,没有看她一眼。

“……贺杨。”

言离欢声音嘶哑,只觉得眼前一片模糊,身体滚烫。

她这是发热了么?

言离欢不知道,她只是转身看着男子的背影,哑声道:“贺杨,我……”

“言大人。”

林贺杨没有等言离欢说完,冷声道,“我和你不熟,贺杨二字,还是莫要叫了。”

“——”

心骤然一痛,言离欢的脸色更加苍白。

雨水汇聚成河从脸颊滑落,她凝视着林贺杨,目光悲切。

“我知你怪我,但是你信我,林姨定不是我父亲杀的!”

“呵!”

林贺杨听着她对言父的维护冷笑了声,转过来的面容上布满了讥讽。

“我凭什么信你?言离欢,死的人是我娘,你若再在这里大放厥词让她不得安宁,我一定杀了你!”

林贺杨眼神冰冷,看着言离欢的目光不像是看待自己曾经的妻子,而是仇人,隔着血海深仇的敌人!

言离欢迎着这样的目光,突然的失语。

原来,林贺杨这般恨她么?

“贺杨,你为何不能信我呢?”

“若有朝一日,你父亲死在林家剑法下,我告诉你非我所为,你会信么?”

林贺杨反问着。

言离欢沉默的看着他,想要回答相信,可昨日林贺杨赤红着双眼的模样,让她不敢说话。

她的沉默在林贺杨的意料之中。

他冷笑了声,转身头也不回的离去。

“哗啦——!”

原本就淅沥未停的雨倏然变大,顷刻间便将言离欢浇透。

冰冷的雨水从头顶浇下,带来片刻的清明之后就是一片火热的迷茫。

她凝视着林贺杨越发虚缈的身影,蓦然出手似乎是想要抓住些什么。

可她只握住了一片空无。

抬头望天,雨水浇灌,呛的鼻腔一阵火辣。

可她只是这么看着阴沉沉的天,身体发软的倒在了地上……

有何不可

言离欢这一病,便是五日过去。

整整五日,她都深陷高热之中不得清醒。

阿黎半步不离的守在她身边,整个京城的大夫都被他带过来给言离欢诊治一遍,可他们的答案都是一样的——

若是言离欢再不能退热,就算是醒了,也会痴傻。

阿黎生气的将他们赶走,自顾的用酒液给言离欢擦拭着身体,希望着她能醒过来。

可是整整五日,她都不曾睁开眼。

只有微微呢喃的唇表明她还活着。

“大人,您快好过来吧……”

阿黎喃声说着,眼泪在眼眶中打转。

他是言离欢从乞丐堆里捡回来的,武功也是言离欢教的,可以说没有言离欢,就没有阿黎。

对于阿黎来说,言离欢就是天上的仙女。

他从未想过,她也会脆弱如斯,一碰就破。

“贺杨……”

言离欢轻微的声音响起,阿黎眼婕一颤,忙上前:“大人,您说什么?!”

“贺杨……”

闻言,阿黎眼中的光灭了灭,但很快便恢复了光亮。

“您等等,阿黎现在就去林府将他带来!”

说着,阿黎便跑了出去。

半刻钟。

言离欢终于从昏迷中幽幽转醒。

她撑起身子,看着空无一人的房间,皱了皱眉后强忍着虚弱下床倒了杯冷茶。

走出房间,久违的阳光照耀在身上,言离欢却感受不到半分的暖意。

她仰头凝视着太阳,阳光在眼前凝成黑点,像极了她看不到的以后。

“出事了!”

鹤池的声音突然彻响在院内,紧接着,言离欢就看到他慌张的从前院跑了过来。

而瞧见站在院内的言离欢,鹤池先是一愣,而后也不顾她还伤着的身子,拉着人便朝着言府外走去。

“咳咳……怎么了?”

言离欢轻咳着,踉跄的跟上鹤池的步伐。

闻言,鹤池脚步未停,直直的拉着人来到了林府外。

而刚至门口,言离欢一眼便瞧见了站在院内的林贺杨。

可也是这一眼,也让她差点失去了半条命。

“不要,林贺杨,住手!”

言离欢高声喊着,穿过了林家下人的阻拦,想要阻止林贺杨。

可还是晚了。

他手中的剑,穿过了阿黎的心口,将人钉在了地上!

“……”

骤然失语。

闻听声音的林贺杨抬眸看着失去气力扑倒在地的言离欢,神色冰冷的抽回了剑。

“你……你怎么可以……”

言离欢喃声问着,眼中一片灰暗。

林贺杨闻言冷嗤了声,擦掉剑上的血迹,不见曾经半分的纨绔,只剩冰冷。

“我,有何不可?!”

说完,他便吩咐下人将阿黎的尸体扔出林府,将言离欢和鹤池请出去。

言离欢一眼不眨的看着林贺杨,怎么也不敢相信,刚刚那个冷心冷情,没有半分犹豫便杀了阿黎的人,是她深爱的男子!

林府的大门在眼前缓缓关上,也阻断了言离欢最后的凝视。

鹤池怀抱着逐渐冰冷的阿黎的尸体,悲痛的看着言离欢道:“大人,我们回去吧……”

言离欢闻言敛起了视线,沉默转身。

就在此时,林府内突然升起了一股嘈杂。

而后,林府刚刚紧闭的大门倏然打开,林贺杨赤红着一双眼从中而出,朝着言府的方向快速而去。

言离欢瞧着,心中莫名升腾起几分不安。

鹤池也拉住了慌乱的林府下人问出了真相。

他看着面色苍白的言离欢,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不该把发生了什么告诉她。

但是言离欢看着他,目光中满是催促。

鹤池狠了狠心,哑声道:“林老爷死了——!”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