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余生只念你一人

更新时间:2021-04-22 10:39:36

余生只念你一人 已完结

余生只念你一人

来源:追书云 作者:欧耶 分类:古代言情

精彩试读:吩咐完这一切,她看向贺子栖,“你不是要送琼雯回宫吗?还不走?”沁雅恢复了平素淡如水的模样,不再捻酸吃醋,这是贺子栖想要的,可他却没来由觉得有些焦躁和空落。“今日过节,你也一起去给陛下和太后请安吧。”他丢下这句话,头也不回甩袖而去。沁雅撑着回房,关紧门,颤抖着从抽屉里拿出止痛药,一连吃了好几颗。等那死去活来的疼痛得到缓解,她唤来宫婢伺候自己穿上隆重的宫装,又画了个浓艳的妆,掩盖憔悴。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再也不稀罕

阿鹭连滚带爬扑过来,再也忍不住哭喊道:“大人,公主重病,时日无多了!”

-------------------------------------

太医匆匆赶来,沁雅认出,正是为自己诊治过的刘太医。

终究是瞒不过去了。

贺子栖知道后会如何?会心疼还是越发嫌恶?

沁雅本以为刘太医会直接说出病情,哪知他搭上自己的手腕,很快说道:“回贺大人,檀公主并无大碍,只是急火攻心罢。微臣开一副清火的方子……”

沁雅愕然而视,刘太医眼神微微闪烁。

贺子栖紧绷的神色松弛下来,一直紧紧盯着他的琼雯眼里飞快闪过一丝嫉恨之色。

阿鹭嘶喊道:“大人,他撒谎!不久前他就给公主诊治过……

“姐姐,你的下人真是没规矩!”琼雯冷笑,朝刘太医使了个眼色。

“大人尽可以去查太医院的医案,微臣根本没给檀公主诊治过!”刘太医心一横,义正言辞说道:“微臣以性命担保,换任何一位太医,都是如此诊断!”

“你怎么说?”贺子栖看着沁雅,脸色渐渐沉郁。

那张苍白面容上的血迹还未擦拭干净,而他的怜惜已消失殆尽。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贺子栖开始觉得沁雅淡如白水,曾经的秀雅端庄成了无趣乏味。

琼雯和刘太医之间的小动作,沁雅看得分明。

真是她的好妹妹,从小就心机深重,走一步看三步,连刘太医都收买了。

她的病的确没有医案,因为她要刘太医隐瞒,如今竟然成了谎言!

而那个背叛她的男人,连解释也不屑,还问她怎么说?

“信不信,随便你吧。反正你贺子栖如日中天,不缺女人。”

沁雅看清了贺子栖的轻视,琼雯的得意,突然觉得真相没意义了,再多辩解一个字,都只会映衬她的卑微。

贺子栖蹙眉,沁雅这副要死不活的样子真是碍眼,矫情就算了,还学会了低级的争风吃醋,徒惹厌烦。

公主的倔脾气又犯了!

阿鹭急了,跪下哀求道:“大人,公主这段日子经常吐血,浑身骨头疼,再这么下去,真的活不了多久了……”

刘太医摇摇头,“简直闻所未闻。”

“你这贱婢!竟敢诅咒主子!”琼雯厉声呵斥道:“来人,掌嘴!”

“谁敢?”沁雅倚在床边的身子蓦地直起来,一口血涌到嘴边,生生咽下去。

“子栖,我也是为姐姐好……”琼雯委屈不已,看向贺子栖。

“聋了?掌嘴五十,逐出府去。”贺子栖冷冷开口,要不是看在沁雅的面子上,他非得割了那贱婢舌头不可。

原本有些踟蹰的侍卫悚然一惊,不由分说将阿鹭拖到院子里,左右开弓。

“住手!不准打!”

沁雅红着眼,踉跄着跑下床,没走两步就因为骨骼断裂般的痛,跌倒在地。

没人听她的,耳光声不绝于耳。

她真没用,连贴身宫婢都护不住!

见沁雅不死心想要爬出去,贺子栖莫名恼怒。

“够了!还嫌不够丢脸……”贺子栖猛地将沁雅揪起来,就见她脸色霎时惨白,似乎在承受剧烈痛楚。

他并没真的用力,她一副手臂快断了的样子,做给谁看?

贺子栖嗤道:“沁雅,不要装了,太拙劣。”

沁雅眼眶赤红,心肺像是灼烧般疼痛,他鄙夷嘲讽的目光和话语,像是刀剑活活把她搅碎了!

贺子栖不信!

恐怕她死在他面前,他也觉得是装的!

可她不会,就算活不了几天,脊背也绝不会再弯下一分!

贺子栖的爱怜,沁雅再也不稀罕,他们之间,最后的夫妻情意也没了!

沁雅忍着剧痛,甩开他的手,扬起一抹飘渺的笑意。

“刘太医说对了,本宫是急火攻心,以后不会了。”

我没不要你

最终,沁雅还是拦下了阿鹭继续被掌掴,命人将昏迷中的阿小丫头送回房间,好好照顾。

吩咐完这一切,她看向贺子栖,“你不是要送琼雯回宫吗?还不走?”

沁雅恢复了平素淡如水的模样,不再捻酸吃醋,这是贺子栖想要的,可他却没来由觉得有些焦躁和空落。

“今日过节,你也一起去给陛下和太后请安吧。”

他丢下这句话,头也不回甩袖而去。

沁雅撑着回房,关紧门,颤抖着从抽屉里拿出止痛药,一连吃了好几颗。

等那死去活来的疼痛得到缓解,她唤来宫婢伺候自己穿上隆重的宫装,又画了个浓艳的妆,掩盖憔悴。

马车上。

琼雯看着盛装打扮的沁雅,嗤笑道:“姐姐费心打扮也不过是媚眼抛给瞎子看,子栖早就厌倦你了。”

沁雅垂眸,甚至懒得质问什么。

对贺子栖失望透顶,那个女人是谁,也不是那么重要了。

琼雯不甘,恶意一笑,继续嘲讽道:“昨日,本宫瞧着姐姐在院子里干坐着,而本宫坐在子栖怀里,觉得姐姐实在是条可怜虫呢!”

沁雅一窒,那声女子的笑……

本以为不管琼雯说什么,都打击不到她了,但她还是低估了他们的无耻。

宽袖下的手攥紧,看来她五石散吃得还是太少,竟然还会有痛意!

到底还做不到无动于衷,但再痛也不要露出分毫。

沁雅秀眉微微挑起,恍然道:“贺子栖说他在忙,原来是忙着和妻妹苟且。”

“你……”

“琼雯,再不闭嘴,明日满京城都会知道你们的好事。”

琼雯脸一白,梗着脖子道:“传出去对你也没好处!”

“是啊,你不要脸,本宫还要。”

说罢,沁雅就闭目养神,心底那个还有些摇摆的决定,此刻真正落地。

马车停了下来,皇宫到了。

沁雅睁开眼,看着咬牙切齿瞪着自己的琼雯,微微笑了。

“琼雯,本宫这就成全你们。”

琼雯一愣,车帘掀开,贺子栖冷硬着脸朝她们伸出手。

沁雅身子不动,看了看琼雯,这一眼令贺子栖本就沉闷的心倏地蹿升一股无名火,强势将她抱下马车。

沁雅被迫贴在他宽厚的胸膛,耳边响起琼雯那句“本宫坐在子栖怀里,觉得姐姐实在是条可怜虫呢!”微微蹙眉,恶心欲吐。

原来贺子栖在外面还会做做样子,可她不需要他的施舍。

脚一落地,沁雅就推开他,独自朝宫门走去。

贺子栖咬牙,几步上前,在她耳边说道:“你要闹到什么时候?我没不要你!你是我的结发之妻,地位不可动摇……”

沁雅一怔,旋即嗤笑,“真是动听的承诺,本宫想琼雯更爱听,贺大人不必媚眼抛给瞎子看。”

贺子栖心头火起,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她还要如何?

琼雯愤恨踩着小太监的背下了马车,冲过来挽住贺子栖的胳膊。

“宫宴要散了,咱们快点进去吧!”

大殿。

皇帝故作气恼道:“雯儿,出阁的公主不回宫里过节,你一个待字闺中的往外面跑,算什么回事?”

一旁的太后调笑道:“雯儿都十八了,再不嫁就成老姑娘了,雅儿只比你大四岁,成亲都五年了。”

话音刚落,沁雅就“扑通”跪地,挺直脊背,一字一句说道:“父皇,皇祖母,雅儿要跟贺子栖和离!”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