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恨尽余生不见你

更新时间:2021-04-22 11:24:58

恨尽余生不见你 已完结

恨尽余生不见你

来源:追书云 作者:万小烟 分类:总裁豪门

精彩试读:当年婚后不久,夏家生意直下滑铁卢,家道中落后,父母承受不住打击双双自杀。她唯一的家人便是顾墨桦,可现在……她哪里还有家人?“如果不做手术,我还能活多久?”夏篱苍白着脸问道。医生拧眉看着她,叹气道:“如果癌细胞扩散恶劣,撑不到半年……”后面医生再说了什么,夏篱一句都没听清,浑浑噩噩地走出了医院。天空下起了蒙蒙细雨,整个城市变得跟她心情一样潮湿。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还能活多久

夏篱脑袋嗡的一声响,变得一遍空白。

“还……有治吗?”她连声音都在颤抖。

医生看了看病历本,斟字酌句道:“立即做子宫切除能有30%几率防止癌细胞扩散,我尽早给你安排手术时间,你让家人过来签字。”

夏篱无力蜷紧手指,呼吸变得不畅。

当年婚后不久,夏家生意直下滑铁卢,家道中落后,父母承受不住打击双双自杀。

她唯一的家人便是顾墨桦,可现在……

她哪里还有家人?

“如果不做手术,我还能活多久?”夏篱苍白着脸问道。

医生拧眉看着她,叹气道:“如果癌细胞扩散恶劣,撑不到半年……”

后面医生再说了什么,夏篱一句都没听清,浑浑噩噩地走出了医院。

天空下起了蒙蒙细雨,整个城市变得跟她心情一样潮湿。

夏篱仰头看着天,任眼泪无声淌落。

同一天,老天给她的打击太大——

无人可爱,无家可归,无命可活。

身体虚弱,夏篱没力气四处找房子租,只得暂时住在医院附近的酒店。

回想起医生说做子宫切除手术必须要家属签字,现在她和顾墨桦的离婚证还没下来,能让他帮忙签字吗?

夏篱踌躇许久,还是决定给顾墨桦打个电话。

夫妻一场,总该还是有些情分吧?

“嘟……”拨出号码后,夏篱的心都跟着揪了起来。

电话被接通,里面传来一个女声。

“你好,桦哥没有保存这个号码,请问你哪位?”

夏篱的耳朵嗡地一响,什么声音都听不到了。

她‘啪’地挂断电话,紧紧捂住刺痛的胸口。

顾墨桦还真是断得彻底,签了离婚协议后,自己的号码都不配在他手机通讯录里有一席之地!

酸楚的眼泪夺眶而出,夏篱将头闷在被子里,心尖上蔓延开的疼痛侵袭到了四肢百骸。

再次回想起电话里那个女人的声音和亲昵的称呼,她的眼泪噼里啪啦淌落出来。

顾墨桦,能不能不要对我这么残忍……

彻夜未眠,但天亮后生活还要继续。

夏篱吃了药,稍稍整顿一番后去公司上班,但人事部直接给了她开除通知,她办公桌上所有东西都被一扫而空。

夏篱惊愕交加,连忙去人事部问个清楚。

“这是顾总的意思,我们也只是听命办事。”人事部部长对她说道。

夏篱一听是顾墨桦的意思,直接转身去了总裁办公室。

这些年她工作一直勤勤恳恳,从未出过错,要开除也要有个正当理由吧。

走廊尽头的总裁办公室玻璃门紧闭,秘书看着来势汹汹的夏篱连忙阻拦。

但夏篱在气头上,她根本拦不住。

夏篱推门而入,便看到顾墨桦正和一个女人你侬我侬,情难自拔。

看清那个女人的脸,夏篱的心脏再次被狠狠刺了一刀。

那个女人,正是顾墨桦心底的白月光——徐青青。

突然被人打扰,徐青青又羞又恼,倒是一旁的顾墨桦依旧镇定。

他冷眼扫向夏篱,眸中凝聚着寒凉的深意。

“为什么要开除我?”夏篱不管不顾,直接问道。

顾墨桦神情犀利冷漠:“就凭你刚才的行为。”

夏篱荒唐笑出了声:“因为我打扰你们好事了是吗?”

“夏篱,注意分寸!”顾墨桦神色变了变,语气中满是警告之意。

一旁的徐青青挽住顾墨桦的手臂,示意他消气。

“因为我的空降,导致她被辞退,女人的事还是让我们女人自己解决吧。”

她说完踩着高跟鞋到了门外,在顾墨桦看不到的角度盯着夏篱看,红唇勾起一抹晦暗不明的弧度。

夏篱深吸一口气,走了出去。

“好久不见,夏篱。”徐青青打着招呼。

夏篱看着她,嗓音清冷:“我是该叫你徐青青,还是夏青呢?姐姐……”

我生病了

夏篱看着她,嗓音清冷:“我是该叫你徐青青,还是夏青呢?姐姐……”

-------------

徐青青听得夏篱的话,微微挑了挑眉,没有太多被揭穿的惊慌。

“桦哥把总裁特助的位置给了我,你要是不想离开公司可以去别的部门做个小职员,只要你受的了这个委屈。”

夏篱听着徐青青的话,有些凄凉的笑出了声。

于私,顾墨桦逼自己离婚把顾太太的位置让给徐青青。

于公,自己兢兢业业工作了五年的特助位置也要被迫让给这个女人。

她爱了这么多年的男人,真是好样的!

因为情绪起伏的关系,胸口的疼痛瞬间蔓延到小腹,夏篱瞬间痛得直不起腰。

她死死咬着下唇,不想让自己在徐青青露出狼狈模样,保留最后一丝尊严转身离开。

忍痛到了洗手间,她颤抖着从包里拿出备用药倒出两颗干咽入肚。

背后忽然传来脚步声,夏篱连忙回头——

顾墨桦站在门口,神情叵测地看着她手中的药瓶。

夏篱心底一咯噔,有些慌乱地将手中的东西塞回包中。

“你怎么了?”顾墨桦走了进来。

听着他嗓音中透着的关心,夏篱不争气地鼻尖一酸。

“我……”声音一出,顿时泪流满面。

我生病了,是癌症。

话到嘴边,却卡住,怎么都说不出口。

顾墨桦拧了拧眉,伸手擦去她脸上的泪痕:“我说过,无理取闹要适可而止,别哭了。”

这个男人开口说的话,将夏篱心底刚燃起的残念瞬间捏碎。

“我这是在闹?顾墨桦,我做错了什么你要这样对我?离婚还不够,连班都不让我上了!”夏篱低吼道。

顾墨桦眸底染上一丝冷意:“你应该清楚,这些年你享受的一切都是我给青青准备的,包括这个职位。”

一句话,让夏篱面色惨白,心如刀割。

“当年她看不起你,直接逃婚去了国外,现在看你状况好了又改名换姓回来,难道你一点都不在乎不介意吗?!”夏篱不甘心问道。

顾墨桦看着她,神情带着一丝厌恶:“青青早就告诉了我真相,当年是你设计了一切逼她离开,我念及夫妻一场没有跟你撕破脸,已经仁至义尽!”

夏篱错愕看着他,一时间只觉得眼前的男人无比陌生。

他连问都没问过自己,便笃定了过往一切的真相?

顾墨桦已经转身离开洗手间,丝毫没有在意夏篱那苍白病态的脸色。

她浑浑噩噩离开公司大厦,街上车水马龙,人来人往,孤独的只有自己一人。

夏篱仰头看着天,阳光刺目。

一阵天旋地转,她倒在了地上,不省人事……

昏昏沉沉。

再次醒来,夏篱已经躺在了医院。

“你醒了?”耳旁传来一个透着担忧的嗓音。

夏篱转动眼眸看了许久,才看清病床旁坐着的男人是公司同事苏辰。

“是你……”夏篱声音虚弱。

苏辰拧着眉,神色凝重:“我刚从客户那回来,就看到你在路边傻站着,正要打招呼你就晕倒了,你知道你的身体……”

话说到最后,他顿了顿,似乎在斟酌要如何道出。

“不要告诉任何人,谢谢。”夏篱扯了扯嘴角,对着苏辰露出一个恳求的眼神。

苏辰怔住,心底也明白夏篱早就清楚她的病情,不由得叹了口气。

医生走了进来,拿着最新出来的检查报告给夏篱看。

“必须尽早做手术,再耽误就阻断不了癌细胞的扩散了,赶紧让你家人来一趟吧。”医生语气沉重。

夏篱输液的手无力蜷了蜷,低声道:“我没有家人,能自己签手术单吗?”

医生愣了愣,一时间竟然不知道如何接她的话。

旁边默不作声的苏辰忽的起身,对着医生说道:“我是她男朋友,我来签。”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