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你与时间皆是错

更新时间:2021-04-22 12:02:36

你与时间皆是错 已完结

你与时间皆是错

来源:追书云 作者:丢了一只龙 分类:总裁豪门

精彩试读:他看着站在门口的二人,眉心微蹙。喻森一直是个懂事的人,从不会逾矩。可不知道为什么,在夏帛的事情上总是先斩后奏!秦恒眼中划过抹深思,摆手示意喻森下去,他看着夏帛道:“夏小姐到底想要什么不如一次性说清楚,我没有时间陪你玩欲擒故纵的把戏。”夏帛落在身侧的手一紧,咬了咬唇道:“我不是来要钱的,我就是想让你帮我澄清一下!”只要秦恒帮她澄清,他们之间不是包养关系,她就不用背负违约金!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澄清

再次醒来时,夏帛手上正扎着吊瓶。

低头看着身上已经被更换过的衣物,她扒下针起身下床。

脚刚落在地上,后背便传来一阵刺痛。

夏帛拧了拧眉,走进卫生间。

掀起上衣,看着镜子中后背上大块青紫的印记,夏帛眼中闪过抹悲苦。

昨天的事情一件一件映入脑海,夏帛的心头像是装着一块大石,压得她直不起身。

浑噩的走出来,陡然映入眼中的熟悉身影让她一愣。

“夏小姐,您没事吧?”

“喻森?!”夏帛惊讶出声。

喻森是秦恒的助理,他在这里是不是说明昨天救她的人真的是秦恒?!

夏帛心头闪过抹喜意,刚要发问,便听得喻森道。

“昨晚我下班路过,瞧见夏小姐就将您带过来了。”

只字未提秦恒,夏帛心中的欢喜被打破,哑声道了句谢。

喻森看着脸色惨白却难掩失望的夏帛,开口道:“夏小姐如果有什么事需要喻森帮忙,开口便是。”

夏帛闻言强撑着牵了牵唇角,心中却是明白。

她和喻森不过是萍水相逢,他昨天将她捡回来已经是仁至义尽,她又怎么能张口求援?!

不过……

夏帛抬眼望着喻森,抿唇道:“你能带我去见秦恒么?!”

喻森闻言沉默了一瞬,最后点了点头。

秦氏公司。

喻森将夏帛带上来时,秦恒正在处理商场上的一些事情。

他看着站在门口的二人,眉心微蹙。

喻森一直是个懂事的人,从不会逾矩。可不知道为什么,在夏帛的事情上总是先斩后奏!

秦恒眼中划过抹深思,摆手示意喻森下去,他看着夏帛道:“夏小姐到底想要什么不如一次性说清楚,我没有时间陪你玩欲擒故纵的把戏。”

夏帛落在身侧的手一紧,咬了咬唇道:“我不是来要钱的,我就是想让你帮我澄清一下!”

只要秦恒帮她澄清,他们之间不是包养关系,她就不用背负违约金!

“那些事情都是真的,夏小姐要我澄清什么?”

“我没拿你的钱,我们之间不是包养关系!秦恒,我是真的爱你!”夏帛急声说着。

可秦恒闻言只是冷峭一笑,眼中满是冷嘲。

夏帛被他的目光看得心头一涩,他还是不信她!

“没有说的,那就离开。”秦恒低头翻看着手中的文件,没看夏帛一眼。

夏帛瞧着这样的秦恒,喉咙动了动,似是想要说些什么,手机铃声乍然响起。

掏出电话,看着上面陌生的来电,夏帛迟疑了下,还是接通了电话。

“喂……”

“是夏帛么?这里是京都第一医院,您的父亲出了车祸,母亲犯了脑梗现在在抢救室,麻烦你过来一趟。”

闻言,夏帛心中空了一拍,忙挂掉电话,拨通夏母的号码。

可只听见那面嘟嘟声一直想着,却无人接通。

夏帛什么都没有跟秦恒说,转身冲出了门——!

秦恒看着夏帛背影中的慌张急切,眼中闪过什么。

按下呼叫键,喻森从门外进来。

“去查查,夏帛家出了什么事。”秦恒沉声吩咐道。

喻森点了点头,刚要转身,便听得秦恒的声音再次响起。

“喻森,别再放夏帛进来!”

喻森离开的脚步微顿,眼底划过抹暗光——

节哀

京都第一医院。

夏帛按着护士的指引一路跑到抢救室前,看着紧闭的房门,脑中一片空白。

良久,医生才从里面出来:“你就是病人家属?请节哀,我们尽力了。”

夏帛看着躺在病床上白布蒙过头顶的人,腿一软,扶着墙才堪堪站稳。

她颤抖的伸出手掀开白布,看着夏母灰败的面容,一口血从胸腔涌上,被她生生的压了下去。

缓缓将白布盖回,她哑声道:“我爸……怎么样了?”

“夏先生没什么大碍,只是伤到了小腿骨,好好养着,以后不会影响生活。”医生说着,拿过缴费单递给夏帛,“这是手术费与住院费,麻烦你去缴纳一下。”

夏帛沉默的接过,看着上面的数字,眼前一阵晕眩。

夏家破产时欠下的债务,公司的违约金,再加上这些药费……

夏帛深吸一口气,债务压身的感觉似是要将她压垮!

而如今,她能求的人也不过就那一个!

想到刚刚离开秦氏时,秦恒的态度,夏帛满心冰凉。

那个男人……真的会帮她么?!

抱着疑惑,夏帛刚刚走出医院门,就被人群围住。

拿着话筒,扛着摄像机的记者叽叽喳喳,各种质问纷沓而至。

那一刻,她恍若陷入了一个魔咒,她什么都听不清,只能看到记者的嘴不断动作着。

她陷在其中,避无可避。

“唰——!”

一道水声响起,周围忽然恢复了寂静。

记者惊愕的看着满身油漆的夏帛,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

而夏帛看着满手的猩红,有心辩解什么,最后只是沉默离开。

人心偏失,她就是解释了,又有谁会信。

顶着这样的狼狈模样回到秦氏,夏帛进到洗手间,将脸上的油漆洗净。

即使是来寻秦恒帮助,她也下意识的想要将最好的一面展示给他。

趁着前台不注意上了二十三层,刚要推开秦恒办公室的门,却在听见里面传来的话时,生生的顿在了原地。

办公室内。

秦恒看着桌前站着的喻森,沉声道:“你是为了夏帛在指责我?!”

“我只是觉得如果夏小姐知道您做过的事,就不会缠着您了。毕竟夏家破产,她被解约,还有最近网上的一切,都是您在背后推波助澜。”喻森说这话时,扫了眼手机上的提示消息。

“秦家的事你清楚,我做的这一切,不过是我该做的。”秦恒冷声说道。

“可是您父母的死是意外,夏先生的车祸却是您一手造就。”喻森反驳着,而后压低了声线道,“当然,您也间接害死了夏小姐的母亲。”

秦恒闻言眼睛猛然一缩,其中闪过抹挣扎。

喻森将一切看在眼中,后退了一步道:“辞呈我已经交到人事,今天跟您说这些,只是希望您好好想想,夏先生纵然可恶,可这一切和夏小姐又有什么关系?”

他抬步欲走,秦恒看着他忽然出声问道:“喻森,你究竟是谁,为什么夏帛的事你会这么上心?!”

喻森闻言脚步微顿,看着磨砂玻璃外不甚清晰的身影,他眼底划过抹讶异。

与此同时,玻璃门被大力推开,夏帛走进屋内,一双眼紧盯着秦恒,颤声问道:“秦恒,这个问题我也想问问你,你究竟是谁?!”

小说《你与时间皆是错》 第8章 澄清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