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娘子别来可好

更新时间:2021-04-23 10:41:58

娘子别来可好 已完结

娘子别来可好

来源:追书云 作者:娑婆禅风 分类:穿越重生

精彩试读:哗哗一阵水声,顿时身后的三七发出一声刺破耳膜的尖叫:“啊!”我傻眼地看着眼前出水芙蓉的画面,脑海里只有一个想法,我完了……我傻眼地看着眼前出水芙蓉的画面,脑海里只有一个想法,我完了……---------------修长的大腿,如玉的肌肤泛着红光,发丝上沾染着晶莹的水珠,氤氲的热气给他轮廓分明的脸染上了一层绯色,清冷的眼眸里水光闪动,雾蒙蒙的,无端染上了一层欲色。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娘子别来可好:老爹的命令

顾大夫的名望显然很高,他一开口,周围的人顿时都鸦雀无声了。

“你……”我有些诧异地看向他,这个人,不是说我脑壳有疾吗?怎么现在又跳出来帮我?

“顾昕褚,他们说的都是事实!”欧阳若雪生气地瞪着袒护我的顾昕褚。

“论人是非,乃是小人行径。”

闻言,众人纷纷羞愧地低下了头。

顾昕褚看了我一眼,转身离去。

“呃……”我扭头,看见顾大夫一袭白衣,立于风中,形象伟岸,我顿时两眼崇拜,冲他大喊:“顾大夫,救命之恩我一定会报的!”

顾大夫背影一滞,我似乎读出了大大的两个字——

嫌弃。

“孽女,你还嫌不够丢人吗?非得将我这张老脸丢尽是不是?”孟侯爷气怒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我一回头,刚才还围得水泄不通的人这下全都鸟兽散了。

“爹?”我诧异,继而想到我是偷偷溜出来的,顿时一怂,掩耳盗铃般地遮住半张脸。

“给我回去,跪、祠、堂!”孟老爹气地吹胡子瞪眼。

侯府祠堂。

我捶打着酸麻的膝盖,望着一排排不是我真祖宗的灵位悲愤地控诉:“万恶的封建主义,万恶的父权礼教,压我天性,摧我身心,夺我自由,祖国的花朵被如此对待,这个国家的未来在哪里?民族的希望在哪里?”

“你在叽叽咕咕什么?”身后响起孟老爹危险的声音。

我歪七八扭的脊背瞬间挺直,跪得那叫一个刚正不阿。

他从鼻子里哼了一声,走到我身侧,语气严肃地问:“知道错了吗?”

我顿时神色凝重,语气沉痛:“女儿知错,错在不该爬墙出门,身为女子,太过外向,不够矜持……”

老爹顿时激动地打断我:“你是错了!你错在不够大胆!”

“啊?”我被孟老爹的不按套路出牌搞懵了。

孟老爹深吸一口气,盘腿坐下,盯着我:“爱,就要大胆去追,不能怂!咱们孟家不能出个嫁不出去在家吃闲饭的老姑娘!那个顾大夫我看行,你去把他搞定,年底之前把你这盆水给泼出去!”

待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站在了顾大夫的家门口了……

“爹,这样会不会不太好啊?”我微微一怂。

“怂什么,给我上!”我爹趴在门外的一颗大树后,对我发号施令。

我咽了咽口水,做贼似的推开顾大夫家的大门,咦?没有人儿。

“顾大夫?顾大夫你在家吗?”我做贼心虚地小声喊道。

“谁在哪里!”一声大喝吓得我一跳,我回头一看,是三七!

“抓贼啊!抓贼啊!”社会我七哥,人狠话不多,抄起家伙就朝我奔来。

“天哪天哪!误会,我不是贼!”我双手举到头顶,一边狂奔一边澄清,院子里霎时一阵鸡飞狗跳!

慌乱中,“砰”的一声,我撞进了一间屋子。

哗哗一阵水声,顿时身后的三七发出一声刺破耳膜的尖叫:“啊!”

我傻眼地看着眼前出水芙蓉的画面,脑海里只有一个想法,我完了……

娘子别来可好:你还有什么大招?

我傻眼地看着眼前出水芙蓉的画面,脑海里只有一个想法,我完了……

---------------

修长的大腿,如玉的肌肤泛着红光,发丝上沾染着晶莹的水珠,氤氲的热气给他轮廓分明的脸染上了一层绯色,清冷的眼眸里水光闪动,雾蒙蒙的,无端染上了一层欲色。

我顿时狂咽了一口口水,妈呀,太刺激了……

“出去!”如刀般冷厉的话语从眼前之人朱红的檀口中冒出,顾大夫俊朗的脸黑得快要滴出墨来。

我吓得赶紧后退关上门,背过身去,捂着一颗狂跳的心脏,脑海里顾大夫宛如水妖般诱惑的身姿挥之不去,一张脸烧得通红。

片刻后,房门被砰地一声打开,声音之大,可见开门之人的愤怒。

三七望着我眸光中杀气一闪而过:“这双眼睛看了不该看的,挖了!”

挖了,挖了……

脑海恐怖的回音响起,我霎时吓得花容失色:“不是吧……,我负责,负责总可以了吧?”

一听“负责”,顾大夫顿时脸更黑了,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说出这句话的:“三七,送官!罪名,入室行窃!”

“是,师父!”三七拽着我就往外走。

“诶,七哥七哥!有话好好说,不要动手动脚啊!”我看着比我矮一个头的三七,顿时面上有点挂不住,打不过一个小孩儿,说出去让人笑话。

三七眸光阴冷,毫无半点怜香惜玉的意思,抓着我的手反而更用力了:“话这么多,留着大牢里说去吧!”

我去,软硬不吃?看来是逼我放大招啊!

一、二、三,我白眼一翻,“嗷”的一声就“晕”了过去。

三七措手不及,吓了一跳,赶紧扶住我,无措地看向顾大夫:“师父,她晕了!”

顾大夫缓步走来,执起我的手,切了切脉,似笑非笑地对三七说:“你去趟宣平侯府,通知侯爷来领人。”

“是!”三七应道,然后,松手就走,忘记了我还在他怀里呢!

砰!重物落地,我痛到简直内心扭曲可是面上却丝毫不敢显露,自己装的“晕”,哭着也要晕完!

“三七这孩子也真是,太不怜香惜玉!”顾昕褚缓缓蹲下,做作至极地感叹,别以为我听不出来,语调上扬,听起来心情是极好的呢!

“你TM怜香惜玉,倒是抱我起来啊?躺久了会得风湿啊知不知道?”我在内心嚷嚷。

顾大夫仿佛听到了我的心声,衣袖擦过我的身体,我的小心脏瞬间狂跳了起来,看来男人嘛,都是嘴上说着不要不要的,身体倒是实诚得厉害,我就说以我的颜值——

“怕是中暑了,得掐虎口。”说完照着我的虎口就是狠狠一掐,疼得我差点嗷的一声蹦了起来,陡然想起我还在装晕,才赶紧硬生生忍住。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顾昕褚你给我等着!

“没有反应?看来得掐人中。”

嗷嗷嗷!丧心病狂丧心病狂啊,我拼命忍着来自灵魂深处的剧痛,一张小脸涨成了猪肝色,脚尖绷直,小身板抽搐着宛如得了羊癫疯一般,脑海里狂扇着顾小人儿一万个巴掌!

孟遥,忍者神龟,稳住,我们能赢!

“掐人中都没反应,看来病得不轻啊!”顾大夫忧心忡忡地说,“如此,只能放大招了……”

我心一惊,欲哭无泪,你还有什么大招?!

顾大夫声音悠悠传来:“放血!”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