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听海哭的声音

更新时间:2021-04-22 16:43:44

听海哭的声音 已完结

听海哭的声音

来源:追书云 作者:沐子圆 分类:总裁豪门

精彩试读:华盛集团。陆裴垣得知佟安昕被人救了出去,剑眉紧促。旁边,夏琳娜给他倒着水:“垣哥,你别担心,佟安昕一定不会有事的。”陆裴垣冰冷地视线看向她:“我为什么要担心?”不过是个不识好歹的女人。陆裴垣看着手上被佟安昕咬过的牙齿印,眸光骤寒。前些天,她发疯一样要他给她妈妈打电话。他将手机扔了,她作死一样去垃圾桶里捡。他嫌丢人,就强行带她走,没想到被她咬了一口。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爸爸没了-沐子圆

书房。

万籁俱寂!

陆裴垣面色如铁,薄凉的眼看向佟安昕。

“这么快就按捺不住了?不是说你爱我吗?当初为了我断绝父女关系,如今为了我,让你爸把股份交出来!”

佟安昕垂落地手微微颤抖,她不敢相信地后退一步,心里满是苦涩。

这真的是她喜欢的人?

不可能,他绝不是……

她夺门而逃。

陆裴垣幽深地目光随着她的背影收了回来,他眼底闪过一抹戾气,将桌上的文件一把扫落在地。

……

初晨的阳光洒落大地,佟安昕失魂落魄地走在街头。

她还记得四年前,她第一次遇见陆裴垣是在一场宴会。

当时,她不慎落水,是他将她救了起来。

过后还安慰她说:人生若是没有苦,那么甜也就没了滋味。

佟安昕环抱着全身,她好想问他,为什么苦有了,甜却迟迟不来?

就在这时,她的电话声响起。

接过,只听电话里母亲的声音凄厉:“安安,你爸爸没了!”

佟安昕心口一窒,拿着手机指尖泛白。

“爸爸怎么会没了?”

她不敢相信的问着,声音哽咽,心口密密匝匝的疼。

明明昨天晚上都好好的,为什么会没了?

她的耳朵又开始疼了!

电话里,佟母抽泣道:“安安,不哭,你只要记住你爸爸是被冤枉的,他爱你,他说他不怪你,他把所有的股份都留给了你……”

佟安昕的脑袋炸疼,她隐约听到电话里呼啸的风声,心里惴惴不安。

她慌忙问:“妈妈,你在哪儿?”

还没等到电话那边回复,她的耳朵忽然轰鸣不断。

她怎么也听不清电话里妈妈的声音了。

眼泪止不住的往外流,她用力地捶打着自己的耳朵:“你大点声,安安听不见,妈妈……”

耳朵被她捶打的通红,在路人的眼中她就像是一个疯子。

电话那头挂断了,佟安昕的心跳仿佛也停了,她一遍遍的拨打电话过去,然后抓着一个路人就道:“求你,求你帮我接个电话,我听不见了,求你帮我问问我妈妈在哪儿……”

路人看着她这副样子,一手将其推开。

她不死心又去抓别人,但这些人都当她是疯子,没一个人愿意帮她。

她彻底无望,双腿一弯,跪在了地上,重重地给路人磕头。

“你们谁帮我接个电话,我求求你们,我给你们磕头……”

路人奇怪的看着她,但却没人上前。

不远处,两道身影立在街头。

夏琳娜站在陆裴垣的旁边,眼底闪过一抹惊讶:“那不是佟安昕吗?”

她的话音刚落,就看陆裴垣疾步朝着佟安昕过去。

陆裴垣面色清冷,从人群里,一把提起佟安昕。

只看她额头都磕破了,脸上满是血和泪。

他眸光一紧:“还嫌不够丢人?

佟安昕恍惚看见陆裴垣,她喉咙一涩,赶忙将手机递给他。

“裴垣,求你,帮我给我妈妈打个电话,求你问问她在哪儿……”

“你不是要股份吗?我给你,我都给你。”

她全身都在战栗,爸爸没了,她不能再没妈妈。

陆裴垣皱眉,接过手机。

佟安昕眼底满是希冀,可接着她就看陆裴垣手一挥,将她的手机丢进了垃圾桶。

哀莫大于心死-沐子圆

哀莫大于心死!

佟安昕最后也没能知道她母亲在哪儿。

几天后,她的听觉暂时恢复。

在精神病院得知了母亲追随父亲而死的消息。

她到头来,连二老最后一面都没能见上。

她的耳朵生了病,可她的丈夫却以为她疯了,将她送到了精神病院。

“佟小姐,由于您的精神问题,您父母留下的所有遗产,现交由您的丈夫陆裴垣暂时代管!”

暂时代管?!

多么好笑的字眼。

她抬起头,看向律师,眼底一片死寂:“我要见陆裴垣。”

“陆总忙。”

单单的三个字,就想要将她打发?

佟安昕一把抓住了律师的衣服:“你必须让陆裴垣来见我,他害了我爸妈,他必须给我一个交待。”

律师皱眉,却怎么也拉不开她的手。

旁边的医护人员抓住时机,一针镇定剂朝着佟安昕扎了下去。

她再也没了力气,不甘得将手松开。

她再也不信陆裴垣的话了,有些苦这辈子都不能再甜。

……

一周后,一个修长挺拔的身影来到精神病院,将佟安昕接了出去。

佟安昕坐在沈默修的车上,去往陵园。

沈默修看着后座上没有任何生机的人,眸光闪烁。

“后座放的有糖。”他道。

佟安昕看着后座上包装漂亮的巧克力盒子,摇了摇头:“我这种人没资格吃甜的东西。”

她父母都是间接被她害死的,往后余生,她都将不得好过!

沈默修神色沉了沉一言不发。

很快到了陵园,佟安昕跪在父母的墓前,抚摸着他们的照片,泪已流干。

“爸,妈,女儿不孝,当初不该一意孤行,如今沦落至此,都是女儿活该!”

她喉咙一哽:“可你们根本没有错,都是我对不起你们。”

她重重地磕头……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才站起身,看向一边的沈默修:“你能再帮我个忙吗?”

她知道沈默修并不只是经纪人那么简单,不然他也不可能将自己从精神病院救出去。

沈默修不置可否。

几天后。

华盛集团。

陆裴垣得知佟安昕被人救了出去,剑眉紧促。

旁边,夏琳娜给他倒着水:“垣哥,你别担心,佟安昕一定不会有事的。”

陆裴垣冰冷地视线看向她:“我为什么要担心?”

不过是个不识好歹的女人。

陆裴垣看着手上被佟安昕咬过的牙齿印,眸光骤寒。

前些天,她发疯一样要他给她妈妈打电话。

他将手机扔了,她作死一样去垃圾桶里捡。

他嫌丢人,就强行带她走,没想到被她咬了一口。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视频电话打了过来。

陆裴垣拿过手机,是佟安昕打来的。

他接过,只看页面上佟安昕面色苍白。

陆裴垣冷漠的问:“不好好待在精神病,你跑哪儿去了?”

佟安昕没有回答,她深深地看着他铁青的脸,缓缓开口。

“陆裴垣,我爸妈死了,我连他们最后一面都没见上。”

陆裴垣剑眉一皱,不以为意:“然后呢?”

佟安昕眼底夹着泪:“我想最后问你一句,你娶我是不是因为我们佟家的财产?”

陆裴垣不屑一笑:“佟家本就是我的囊中之物!”

他回答的坦荡,丝毫不知道两人的视频通话,正在被全国直播。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