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迷醉乱情于昨夜

更新时间:2021-04-22 15:16:48

迷醉乱情于昨夜 已完结

迷醉乱情于昨夜

来源:微阅云 作者:麻妮 分类:现代言情

精彩试读:她在想她这叫不叫以权谋私。一直到下班的时间,好友请求也没有通过。她收拾好东西,去他办公室敲了敲门。没人在,看来他和徐浩下午出去后一直没回来。她拿出手机,直接给那个号码发短信。打电话是不敢的,反正发过短信就代表通知到位。莫磊看袁雅还没走,想到她上午那倒霉样,对她说:“袁雅,你要不要搭我的车去?”“你不怕我弄脏你的车?上次是谁因为车垫上沾了点水就化身尖叫鸡让我下车?”袁雅揶揄他。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以权谋私

她的前上司徐浩不怎么管她迟到这件事,首先袁雅迟到扣得又不是他的钱,其次徐总自己也不按时上班。

有什么样的领导就有什么样的员工,在徐总对她的日益放纵下,袁雅对自己的要求根本高不了。

她感叹道,“今时不同往日。”路是自己选的,跪着也要走下去。

中午吃饭她又是最后一个去。

打菜师傅见她还是一个人,对她说:“小姑娘,那边也是一个人,你可以跟他拼桌。“说罢指了指靠窗那个位置。

袁雅回头看了一眼,无奈的说:“叔叔,人家可能不爱跟人一起吃呢。”

“你不试试怎么知道。快去快去,今天多送你一个鸡腿,你去跟人家交个朋友嘛。”打菜师傅给她勺了好几个鸡腿。

袁雅心一横,去就去。

袁雅端着餐盘在严志远对面坐下,她跟他打招呼:“主管,你也一个人啊。”

严志远仿佛当她是空气,放下筷子,拿起餐盘离开了。

“…………………”袁雅想:没事,我还有这么多鸡腿。

下午徐浩来设计部,徐浩看见袁雅感叹道:“春天来了,连你都知道倒腾自己了。”他满意的点点头,“不错不错,这样才配得上设计部一枝花的称号。”

严志远站在徐浩身旁沉默不语,袁雅倒是被说的脸红。

徐浩是个人精,看见袁雅不自然的神色立马心领神会,于是他顺水推舟道:“严主管,你刚来我们公司,也许会有不习惯的地方,你有什么事都可以找袁雅。”徐浩又加一句,“她虽然业务水平不怎么样,人还是蛮细心的,给你当助理正好。”

袁雅听到前半句还挺高兴,听到后面一句脸都没地方搁。她亲爱的前上司怎么当着新上司的面这样揭她老底。她欲哭无泪,只能点头表示赞同。

“不用。我没什么不习惯的地方。“严志远果断拒绝。

徐浩有些尴尬地转移话题,“袁雅你等下订个吃饭的地方,晚上给我们严主管搞个欢迎会。”

“好的,徐总。”袁雅似乎快忘了自己的本职工作是程序员,不是秘书。

严志远刚想说不用了,徐浩马上制止他,就差用手蒙住他的嘴。

“就这么决定了,你订好把时间地点在群里发一下。”

“好的,徐总。”袁雅想问徐总什么时候给她多开一份工资。

她预订了一家她心心念念好久的餐厅,公款吃喝就这点好处,如果徐总看到账单不发脾气就更好了。

她把时间地点发在部门群里。这才想起来她的新领导还不在群里。她努力回忆上午看到的那串号码,用微信添加好友。用户头像是空白的,昵称是YLC,她确定自己没记错号码。然后发送好友请求。

她在想她这叫不叫以权谋私。

一直到下班的时间,好友请求也没有通过。她收拾好东西,去他办公室敲了敲门。没人在,看来他和徐浩下午出去后一直没回来。

她拿出手机,直接给那个号码发短信。

打电话是不敢的,反正发过短信就代表通知到位。

莫磊看袁雅还没走,想到她上午那倒霉样,对她说:“袁雅,你要不要搭我的车去?”

“你不怕我弄脏你的车?上次是谁因为车垫上沾了点水就化身尖叫鸡让我下车?”袁雅揶揄他。

“爱坐不坐。”莫磊知道她记仇,不知道她这么记仇。

袁雅不想挤地铁,她不计前嫌的上了莫磊的车。

……

他俩到餐厅时,部门的人都到的差不多了,只差两位领导。

袁雅随便找了个空位,莫磊拉开她旁边的椅子坐下。

袁雅看他们还没点菜,就拿着菜单到外面去找服务员。

见袁雅不在,八卦的同事打趣莫磊说:“莫磊,咱们部门一枝花被你拿下了?”

“滚。”

“这么多空位你不坐,你坐她旁边不是喜欢人家是什么?”该同事继续说。

“就你事多,我认生不行啊?”

“哟呵,这桌上的包括还没来的两位领导,你哪个不认识,认哪门子的生?”

“新主管呗,不苟言笑的,我害怕。”莫磊话还刚完。

说曹操,曹操到。

徐浩听到这话,些许赞同的默默点头,但为了缓和这突然尴尬的气氛,他拉开莫磊身旁的位子对严志远说:“志远,你坐他旁边好了。”

然后拍了一下莫磊的脑袋,“怕什么怕!”

莫磊不敢造次,果断地把袁雅的椅子撤掉,自己再往旁边挪了挪,感觉和严志远有一段距离之后才停下来。

袁雅点好菜进包厢,发现自己的位子不知道去哪了。

看到严志远已经来了,也不敢大声问。正纠结要不要重新再找个位子时,徐浩瞧见她。

“来来来,袁雅今天辛苦了,坐我旁边来。”徐浩拍了拍他右边的椅子。

袁雅硬着头皮坐过去,努力忽视右边人的存在。她不懂徐浩为什么要让她做这个夹心饼干。她悄悄往右边看一眼,身边人头都没抬一下,正在摆弄自己的手机。她不小心又看到她右边的右边,某人又用幸灾乐祸的眼神看着她。袁雅猜想一定是此人捣的鬼,一记眼风扫过去。谁知她右边的人又突然坐直,挡住了她的视线,完了,她的白眼翻错人了。

袁雅立马把头转到徐浩那边,“徐总,我点了一些菜,您看还要不要加点什么?”然后把单子给他看。

徐浩看了一眼菜价,两眼一黑,保持镇定的说:“这些可以了,你问问你严主管。”

“…………………”袁雅又不得不回过头去问严志远,”严主管,你看………”

“不用。“她话还没说完,严志远就拒绝了。

袁雅顾及自己的形象,只夹附近的几盘菜,有时碰到好吃的菜停在她面前,她刚想伸手去夹。

徐浩却站起来发表欢迎辞,他和严志远单独碰杯之后,还要大家一个个的跟新领导碰杯。第一个点名的就是袁雅,“袁雅,你作为设计部去年评选出来的优秀职工应该带头欢迎咱们严主管,快点敬严主管一杯。”

找茬

这个老油条今天为什么老找她的茬。她给自己倒了一点酒,拿着杯子站起来,看着右边的人说:“严主管,欢迎你来设计部。”

严志远很给面子的喝了一口酒。

等到二十多个人敬完酒,袁雅注意到旁边的人面色潮红,并且一动不动的坐着。

徐浩这个老酒鬼却还不放他,非要拉着他再喝。袁雅知道拦不住,便离开位子,躲到沙发那里去,避免被殃及。

她倒是没想到严志远长着一副生人勿近的脸却不懂得拒绝别人,除了她。

饭局上喝酒想要早结束是不可能的。袁雅还等着徐浩买单,不敢轻易溜掉。

部里的人都溜得差不多了,只剩两位领导以及袁雅、莫磊。

袁雅扶着徐浩买完单出来已经十一点了。门口的莫磊扶着另一个醉鬼。

好在严志远酒品不错,靠在莫磊身上,不见平日里的冷酷倒像一枚安安静静的美男子,和粗犷的莫磊站在一起意外和谐。

不像某人,一喝酒就啰嗦的不行。徐浩从他五岁的儿子谈到他三岁的女儿,又从三岁的女儿讲到他家一岁零两个月的宠物狗二汪。

她看到徐浩的司机小张就像看到了救星,立马把喋喋不休的徐浩丢给小张。

袁雅解决掉一个包袱,走到另一个包袱身边问莫磊怎么办。

莫磊示意她帮忙把严志远扶到他车上。

袁雅把严志远扶进后座,刚想拍拍屁股走人,被莫磊拦住。

“你跑了,我送他上哪去?”

“我也不知道他家在哪呀。”

“那你帮我把他送酒店去吧。”莫磊把袁雅推进后座。

看见严志远皱着眉头靠在椅背上的样子,袁雅难以拒绝。

……………

到了附近一家酒店,莫磊先进去用自己的身份证开了间房。袁雅把严志远弄下车。

他把房卡直接丢给刚把人扶进来的袁雅,“我家十二点的门禁,我得赶紧走了,你等会儿自己打车回家。”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

“……………………………”袁雅深知此人最擅长的就是过河拆桥。

她一个人把严志远弄到酒店房间里。刚坐在床边歇口气,床上躺尸的某人突然爬起来,吐了她一身。

严志远自己干干净净的,袁雅的衣服和头发全遭了殃。她觉得她对他的喜欢此刻快要消失殆尽。她受不了这味道,叫了客房服务后去浴室清理自己。

她洗完澡洗完头顺便把被弄脏的衣服也洗了,然后放在烘干机上烘干。听到酒店服务员进来不久又出去的关门声,她才穿了件浴袍走出浴室。

她看了一眼正躺在酒店大床上安睡的严志远,走到窗边打开窗户,高层的风使她半干的头发胡乱飞舞着,她想到身后的景象不禁好笑。

曾经觉得高高在上如神邸一般触摸不到的人,现在居然与她共处一室。她不仅触手可及,甚至可以与他亲密接触,这是她做梦也想不到的事情。

她是那么胆怯,连自慰都不敢清晰回忆性幻想对象的模样,没有人知道她暗恋的人是谁。她甚至有想过,喜欢的若是一个平平无奇之人该有多好。即使不能在一起,她还可以大声告诉别人他的名字。可惜这世上偏偏就有一个严志远,偏偏要出现在她面前,偏偏在她心里落了根。

她认命,却不认输。她是那么想给自己留下点什么。哪怕只是单纯的上下级关系,只要他能切切实实的存在过她人生中的一段岁月里,而不是那个永远活在她脑海里的虚拟印象,她就没有输给过去以及未来,那些孤独漫长的时光。

她从来没有选择,她只是一直被自己的心支配着。

她整理完思绪,头发也干的差不多。她关好窗户,回到床边。

她帮严志远脱掉西装外套和皮鞋,又去找了块毛巾蘸水给他擦拭。

袁雅认真的端详着眼前的这个人,他比以前成熟了不少,也更加冷漠。她用毛巾拭过他的额头、鼻梁、脸颊,最后停在他的双唇上。

她犹豫片刻,用手捏了下他高挺的鼻子,严志远没有任何反应。

袁雅小心翼翼地低下头,蜻蜓点水似的碰了碰他的薄唇。

她刚想起身,却被严志远拉住,袁雅没站稳,倒在他身上。

严志远闭着眼,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他贪恋怀里这个柔软身体散发出的似有若无的清香,那是童年时的好几个夏季在河边的梧桐树下闻过的味道。

他心脏发出的沉稳跳动声,“砰”、“砰”、“砰”、一声一声的敲打着她的耳膜,袁雅的脑袋也开始发昏。

这人大概是醉到不省人事了。

袁雅没法抵抗自己的心意,她害怕错过这次不会再有。

她移开他揽住她的手臂,坐起来解他衬衫上的扣子。

她手上动作轻柔,偶尔抬头查看。

严志远闭着眼,袁雅却不敢多看一秒他的眼睛,想起今天早上他凌厉的目光,她的手微微发颤。

袁雅解开身上的浴袍,抽出浴袍上的带子,抬起严志远的头,围着他的眼睛系了两圈。

这样她就不害怕了。

袁雅费了好大劲才脱掉他的衬衫和裤子……

她想,她这是犯罪。

被欲望蒙蔽理智的人如何回得了头。

她脱掉自己的内裤,骑在严志远身上。她低头亲吻他的胸膛,在他心脏位置停留,额头抵着,低声说:“这里有我该多好。”

……

严志远第二天醒来,头疼欲裂。

身边空无一人,他确定自己不在家,从房间的摆设看,像在酒店。

他身上没有穿衣服,他的所有衣物都被放置在墙角的单人沙发上。

房间很整洁,只有床单凌乱不堪。他下床穿好衣服,掀开被子,发现床单上有零星几点血迹。

他终于肯定昨晚发生的一切都不是梦。

他退房时询问前台是否清楚昨晚是谁送他来的。

小说《迷醉乱情于昨夜》 第3章 以权谋私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