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医手遮天:带着乖宝去种田

更新时间:2021-04-22 17:25:45

医手遮天:带着乖宝去种田 连载中

医手遮天:带着乖宝去种田

来源:微阅云 作者:开薪 分类:古代言情

精彩试读:窦瑜垂眸,不再去吓戴润青。戴润青再聪明能干,总归少了些经历风雨的洗礼,若真真正正经历过杀戮,就不会被她吓着。戴润青不着痕迹呼出一口气。蔡嬷嬷拿着金子出来,她赶紧接了送到窦瑜面前。窦瑜看了一眼,便盖上了锦盒。才让人拿笔墨来,记下需要准备的药草。这种都只是驱寒、强身健体、清热解毒的良药,算不得珍贵,但对染上风寒,或者祛风辟邪还是有很强的功效。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医手遮天:带着乖宝去种田:,一是一,二是二

 荣挚呼出一口气。

看着边上的人来来去去,都用瞧不起,这么弱,没用,讥讽、嘲笑的眼神看他,他默了片刻,咬着牙又搬了三袋,伤口越发的疼了。

最后两袋,几乎去了荣挚半条命,他终于领到了三个馒头,发馒头的小姑娘见他容貌俊美,红着脸递给他一碗热水。

“多谢!”荣挚接了碗,走到一边去,小口小口喝水,然后咬一口馒头。

他已经打算好,一天吃一个馒头,渴了就弄点雪含一下。

喝了热水,吃了馒头,浑身舒服许多,荣挚去还了碗,慢慢的出了米行。

走在大街上,天快黑了,他也不知道要去哪里?随便找了个避风的角落,蜷缩着坐下,靠着墙壁闭上眼睛。

“人之初,性本善……”

小乖还在背三字经。

窦瑜坐在一边看着从连大夫那儿借来的医书,上面的字她都认识,也会写,窦瑜才微微放了心。

看小乖那认真的样子,窦瑜笑着招他到身边,“还会什么?”

“百家姓、千家诗!”小乖说着,有些不好意思。

窦瑜失笑,“那等明儿,让乌溪帮忙买回来,咱们先复习,等过两天我带你出去挑选!”

“嗯嗯!”

小乖用力点头。

坐在窦瑜身边,看窦瑜手里的医书。

窦瑜递给他,“你来读给我听!”

“好啊!”

小乖认真读,有的字不会,窦瑜就教他。

这孩子聪明,记性好,一遍就能记住。

韩婶端了热水过来,“本想泡杯茶,又怕太太喝了晚上睡不着,便换了热水!”

“你费心了,这会子也没事,去歇息吧!”

韩婶笑着说也想听小乖念医书,也长长见识,窦瑜让她坐炕上暖和。

韩婶是个很守本分的人,窦瑜也是个体贴的人,小乖读了一会,就洗洗去睡。

韩婶把里里外外都检查一遍,明日早上煮什么早饭都寻思好,才沉入梦乡。

都沉睡在梦想中,谁也不知道三房一个小丫鬟偷偷摸摸出了三房,然后在花园里见了一个人,就被捂住嘴,揪住头发用力撞在假山上,临死的时候,她的眼眸里,还有些不敢置信。

为什么口口声声说爱她的男人会害死她?

但是很快她就明白过来,她知道的太多,也参与了太多。

一切都是报应。

她信错了人,爱错了人。

等天亮她被发现的时候,已经冻成了冰棍,吓坏了打扫花园的人。

韩婶跟窦瑜小声说起这事,窦瑜没有多言,心中已然明白是怎么回事。

这种内宅隐私,她了然于心。

“不要多言!”

韩婶连连点头。

“大厨房那边送了点火腿肉给我,我留下来晌午弄个火腿肉包子吧!”

“好,你下次去大厨房那边,带点银钱去!”

有的时候,阎王好躲小鬼难缠。

你一点都不打赏,那些人渐渐的也会不爽,菜上面动点手脚,你是一丝办法都没有。

“是,奴婢明白!”韩婶也知道,厨房那些人时常得到好处,真要一点不打点,可是不行的。

三房一个小丫鬟莫名其妙死了,处了戴润青心里清楚怎么回事,在意的人并不多,她坐在椅子上,端着茶水抿一口,冷冷笑了笑。

心中叱骂,蠢货。

要不是动手,她还不敢肯定,如今是再明白不过。

“奴婢去看了那伤口,应该是个男子,揪住了头发去撞的假山,还有那脚印,虽然被大雪覆盖了些,奴婢仔细看了,脚比较大,比三爷的还大!”蔡嬷嬷低声。

“你觉得会是谁?”戴润青问。

袁坤是大脚,比一般男人大。

这府里比他脚大的可不多。

“不是一,就是二!”

戴润青颔首。

她亦是这么怀疑。

可怀疑归怀疑,得有证据。

“太太,其实证据不证据的,对老爷子来说,并不那么重要,一个偏心的人……”蔡嬷嬷说着一顿。

戴润青闻言啜动着唇,恼恨的把茶杯砸在地上,愤恨出声,“难道我们就白白遭受了这灾难?”

“……”蔡嬷嬷连忙去劝。

戴润青深深吸了一口气,“嬷嬷,你去请窦娘子过来说说话!”

戴润青让人去前门,以最快的速度去买几本启蒙的书,还去小书房拿了一刀上品宣纸,一套大大小小的狼毫笔,十个墨锭。

让莲儿用锦盒装起来。

又问了句,“你家里还好吧?”

“都好的,太太让奴婢带回去的棉花、布料,我爹娘高兴极了,这些东西今年外头卖的贵,我爹娘舍不得买。我嫂子快要生了,听我娘的意思,打算给小孩子做个襁褓!”

“那你过几日再回去一趟,带点糖,切一节老参,带几斤银霜炭,这么冷的天,你嫂子生孩子也是遭罪!”戴润青说着关心的话,又有些羡慕。

莲儿感恩戴德谢过,对戴润青越发忠心。

“米面也带点吧,生了孩子,哪能不吃好些,再带五两银子,就说我赏给孩子的。等天气暖和了,带孩子来给我看看!”戴润青说到这里,瞬间红了眼眶。

她自己生不出,看看别人的,也稀罕的不行。

“太太!”莲儿轻唤。

戴润青摇摇头,“我没事!”

她越是故作坚强,莲儿越发心疼。

窦瑜过来的时候,戴润青情绪已经调整好,热情有礼的请窦瑜进了屋子。

“本来早该请娘子过来的,只是这两日琐事缠身,怠慢了娘子!”

“无妨!”窦瑜淡淡出声。

她是真的无所谓。

“我过来,一来是给三太太把脉,二来想用个消息,跟三太太换点银钱!”

“您请说!”戴润青道。

“今年的天这么冷,积雪厚三尺之多,这些积雪到了来年,天气暖和都会化掉,化掉之后会有水灾,大水会冲垮房屋、良田,更会把埋藏在地下的脏东西带出来,甚至会引发瘟疫,若是早些准备了药草,到时候定能大赚一笔!”

说不上是昧良心,发国难财。

还是一边赚钱,一边减少百姓死亡,算不算一件有意义的事情。

“你还可以把药方献上去,最后再卖药材,名也有利也有!”

戴润青看着窦瑜,好几次欲言又止。

“你想要多少银子?”戴润青问。

“一百两黄金,再五百斤大米,三百斤面粉,一头猪,十斤盐!”

这些东西,对戴润青来说,算不得什么。

“窦娘子,你手里的药方,其实比你所要的更值钱,你知道吗?”戴润青忍不住问。

医手遮天:带着乖宝去种田:,被窦瑜吓到了

窦瑜没有立即回答。

端了茶杯抿了抿。

她面色蜡黄,冻疮还未好完整,但那通神的气度,仿佛出生大户人家,从小被千金万金娇养,气度真真极好,也极其优雅。

就除去容貌,都是一种很勾人的魅惑。

戴润青仔细打量着窦瑜,五官生的极好,只要再养好一些,肤色更白一些,绝对是一个美人。

她也端了茶杯抿了一口茶,好几次偷偷看窦瑜。

开始好奇,这到底是什么样一个女子?经历了些什么?才修炼成如今这个样子?

窦瑜看着茶杯里碧绿茶汤,低声道,“因为落魄凤凰不如鸡,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很多时候,人要知趣,也要找到靠山。我们母子两人,在这凉州城,若没有靠山,想安稳过日子,并不容易!”

但若是有靠山,那些三教九流就不敢前来招惹。

她不管做点什么,都可以方便许多。

戴润青点点头,“确实如此!”

她让蔡嬷嬷去准备金子。

“粮食这些,你放心,都会按照你的要求,系数准备好送到你的宅子!”

“还是三太太想的周到,我打算等三太太毒解后,就搬出去,三太太意下如何?”

戴润青眉头微蹙,解释道,“不是我不愿意放你走,我也知道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可不单单我一个人中毒,我家三爷也中毒了!”

这在窦瑜预料之中。

“那就一起解毒吧,到时候有个人给我打下手就行!”

戴润青有些激动,“窦娘子,以后你若是需要我帮忙,尽管开口。我知道,不管我给你再多,都欠了你天大人情,解毒是一桩。能让我怀上孩子,又是一桩!”

戴润青擦擦眼角的泪水,“千言万语,我都不知道要如何说,你是个通透的人,也是个有操守的人,喜欢什么都算的明明白白,可在我心里,我总觉得对不住,占了你大便宜!”

“你情我愿的事情,何来占便宜一说?而且我每一个要求,三太太都没有反驳过,我挺愿意跟三太太做买卖。多的不说,至少舒心!”

这是窦瑜的真心话。

和戴润青做买卖很舒心。

她开口的东西,戴润青从未反驳过,只会给更多。

她所给予的,是戴润青急需的。

而戴润青给她的,自然也是她急需的东西。

如此两厢抵消,谁也不占谁便宜。

“我……”戴润青忽然笑出声,“是我着相了!”

又问窦瑜道,“不知道你手里有没有那种能让人痛苦万分的毒药?”

“……”

窦瑜闻言看着戴润青。

戴润青觉得汗颜,顿时红了脸,张着嘴,却说不出话来。

她十分羞愧。

可不还击,又不甘心。

“报复一个人,从来不是身体的痛苦,而是心灵精神上,夺走她最在意的东西,让她匍匐在地,仰望着你。无论她怎么努力,你都可以轻而易举把她摁下去,再无翻身的机会。不管是她,还是她的子子孙孙,让她每一次入眠都在奢望渴求里闭上眼睛,早上醒来不管梦中得到了什么,皆是黄粱一梦!”窦瑜挑眉,笑的有些邪恶,“三太太觉得,这算不算一种有趣的报复?”

戴润青被窦瑜看着忍不住打了一个颤。

心里滋生出害怕忌惮来。

这个女人,惹不得,千万不要招惹她。

真要被她报复,将活在地狱之中,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是,是有点意思!”戴润青说这话,声都有些颤。

窦瑜垂眸,不再去吓戴润青。

戴润青再聪明能干,总归少了些经历风雨的洗礼,若真真正正经历过杀戮,就不会被她吓着。

戴润青不着痕迹呼出一口气。

蔡嬷嬷拿着金子出来,她赶紧接了送到窦瑜面前。

窦瑜看了一眼,便盖上了锦盒。

才让人拿笔墨来,记下需要准备的药草。

这种都只是驱寒、强身健体、清热解毒的良药,算不得珍贵,但对染上风寒,或者祛风辟邪还是有很强的功效。

“到时候因病制宜,我还可以免费给三太太写几个配方,万变不离其宗,这些药草到时候也是用得上的!”

戴润青仔细收了起来。

让人把她准备的宣纸、墨锭、狼毫笔拿来,窦瑜瞧着倒也没有拒绝,欣然收下。

戴润青又递上韩婶的卖身契。

窦瑜拿着笑终于达到了眼里,多了两分愉悦。

“三太太,不知道明日能否安排一下马车,我想带着孩子去家里看看!”

“可以的,我一会就吩咐下去,我的马车明日给你用!”

“好!”

不管戴润青什么心思,她的马车肯定宽大舒服,还暖和安逸。

窦瑜不是那等钻牛角尖的人。

等窦瑜要走的时候,去外面买书籍的人也回来了。

《百家姓》《三字经》《千家诗》《论语》《弟子规》《宋子家训》《增广贤文》

窦瑜看着戴润青,“三太太有心了!”

“你用的上就好!”

投桃报李,窦瑜知道戴润青最想要的是什么。

拿着东西回客院。

小乖从窦瑜离开后,就一直朝院门口看,韩婶跟他说话,他都没仔细听,心里想着的都是娘什么时候回来?他想去大门口,但是韩嬷嬷说外面冷,不让他去。

小乖心里有些害怕。

不停的左手搓右手,右手搓左手。

或者不停来回踱步。

韩婶瞧着都于心不忍,她也担心小乖去门口等,一来染上风寒,二来跑出去出事,不管哪一样,都不是太太想看见的。

“太太很快就回来了!”

小乖没有说话,看着韩婶微微点头。又抿紧了唇,看向外面。

“要不,咱们穿了衣裳,去大门口等吧!”韩婶到底还是不忍看小乖这可怜兮兮的样子。

身份的转变,感情也会跟着转变。

不管是对窦瑜的忠诚,还是对小乖的疼爱。

“好!”

小乖立即去套袄子,把自己裹成一个球,快速朝大门口跑去。

韩婶无奈,跟在小乖身后。

小乖要出院门,她拉住他的胳膊,微微摇摇头。

可以在大门口等,出去是万万不行的。

跨出门槛一步都不行。

“……”

小乖懂。

所以乖乖站在原地,静默等候。

等了一会,心浮气躁的他索性背起三字经,又开始背百家姓,千家诗。

小嘴不停的张合。

有了事情做,他倒是渐渐忘记了等待的焦灼。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