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情感 > 神品龙婿

更新时间:2021-04-22 18:31:18

神品龙婿 连载中

神品龙婿

来源:掌中云 分类:都市情感 主角:萧破天, 李文馨

精彩试读:李玉山憋了一口气,充满厌恶的大声问道:“还有什么赌约?”萧破天看向花枝招展的李采萱,一字一字的道:“她还没对我老婆道歉!”“你!”李采萱的脸色铁青,她被娇生惯养这么多年,从没受过这种委屈。萧破天大声道:“爷爷是见证人,你敢不承认?”李采萱正想反驳,李玉山不耐烦的道:“愿赌服输,快点道歉吧!”李采萱不敢反驳爷爷,只好看向李文馨,充满怨愤的大声道:“对不起!”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神品龙婿第5章试读

李文馨咬住女佣的胳膊,将她挣脱,然后奋力冲到萧破天的面前。

萧破天充满愧疚的看着这个女人,五年前就是她为自己撑伞,她用弱小的身体将自己给扛回家。

五年前的她是那么的温柔,五年后……

他无颜面对!

啪的一巴掌落在他的脸上,李文馨撕心裂肺的大喊道:“我等你五年,等来的就是你向别人下跪?”

萧破天无言以对,心中只有愧疚。

“对不起,可是我……”

“没有可是!”李文馨眼泪吧嗒吧嗒的往下掉,有怨愤,有不甘,“五年时间,我一直被羞辱。”

“你回来了,还要在孩子们面前屈膝么?”

萧破天有些动容,他知道,李文馨需要的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需要有人撑起这个家!

他想抱住这个女人,却被李文馨轻松躲开,正在他感觉空落落的时候,李文馨回头对自己母亲说:“妈,我要和他一起回家!”

吴芳霞简直疯了:“回哪个家?他一个流浪汉,也配有家?”

“我家,就是我们的家。”李文馨向远处的孩子招手,“孩子,我们回去!”

萧家合和萧家圆跑了过来,萧家合拉起萧家晴的手,心疼的道:“小妹,他们欺负你了么,哥哥替你揍他们!”

萧家圆也是气鼓鼓的道:“妹妹的脸是不是被坏人给掐的?姐姐帮你咬他们!”

三个孩子同一天出生,不过哥哥和姐姐懂得保护自己的妹妹。

李文馨的爷爷奶奶从别墅里走出来,爷爷李玉山怒斥道:“他一个臭乞丐不配入赘进我李家。”

“爷爷,你说错了。”李文馨从所未有的坚持,“五年前我就被逐出家族,这次也感谢您没有施以援手,让我能够心安理得的决定自己人生。”

“他没钱没势,可他是孩子的爸爸,这是谁也改变不了的事实。”李文馨语气坚定的道,“我相信我们一定能过的很好。”

李采萱忽然想到了什么,紧张的尖叫道:“是不是流浪汉把野种从郑家偷出来的?他这是要害死咱家啊,爷爷,不能让他们走,郑家不会放过咱们!”

李玉山也是脸色一变,沉声说道:“文馨,只要你答应陪郑少睡一次,你的事情,以后爷爷就不会再管。”

李文馨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的爷爷,简直伤透了心。

萧破天没想到他会出卖李文馨去争取家族利益,可见老婆这些年过的有多难!

现在他回来了,有事情要共同面对!

萧破天拉起李文馨的手,李文馨犹豫了一下,没有挣脱,她要在家人面前做个样子。

萧破天松了口气,拿出他全部的勇气,大声而且坚定的道:“爸、妈、爷爷,五年前是我不对,我没有负担起一个男人的责任,可是我让你们看到了一个坚韧、勇敢、善良的李文馨!”

“我这么说,可能很不要脸,这些本不该是她一个人承受的。”

“我让她未婚先孕,我让她一个人带着孩子,整整五年!!”

“我用一辈子都无法弥补!”

“可是你们不该将她逐出家族,她用弱小的身体承受一切责任,你们不应该为她感到骄傲么?”

“反正我是很骄傲,未来的人生,无论有任何风雨,我都会为她遮挡!”

李文馨的泪珠在眼眶里打转,五年的等待,不是几句话就可以轻松化解,但是她愿意给这个男人一个机会,让他弥补。

李玉山用拐杖敲了敲地面,骂道:“一个穷光蛋,还想为我孙女遮风挡雨,你抓紧死了这条心吧。”

“还有你,文馨!五年前你被我逐出家族,这一次也是破例让你走进家门,如果你不肯去郑家,就再也不要回来了!”

李文馨的父亲是一个老实巴交的中年男人,他张了张嘴,被李玉山的眼神给瞪回去了。

李玉山的恐吓加倍:“不仅如此,你父母也要被逐出郑家!”

威胁,赤裸裸的威胁!

李文馨的身体颤抖,她茫然无措,她可以承受这一切,可不应该连累自己的父母!

她知道父母多想获得家族的认可,这对于爸妈该是一场多么沉重的打击啊!

吴芳霞哭求道:“女儿,你就别和这个乞丐有牵连了,我们一起向你爷爷求情,争取不去郑家。”

李庆忠也身体颤抖的道:“你不能连累我也和你爷爷断绝关系吧!”

李文馨露出一脸的不甘,泪如雨下。

她很崩溃,她无法做出任何的决定!

萧破天忽然露出微笑:“老婆,我不会再让你为难。”

李文馨一脸的诧异,郑家人一个个都兴高采烈起来,李玉山满意的哼了一声:“小伙子,还算你有自知之明,我给你十万元钱,你再也不要回来了!”

萧家合、萧家圆两个小家伙都咬着嘴唇,萧家晴一把抱住萧破天的另外一只手,带着哭腔的道:“我不要爸爸离开!”

“放心,我不会走。”萧破天看着李玉山,说道:“爷爷,五年前她被我连累的逐出家族,我现在回来了,希望能够弥补。我们打个赌如何?”

李玉山哼了一声,不屑问道:“你到底要说什么?”

“我要说的是,哪怕将文馨送到郑家,郑家也没人敢收。你们信么?”

众人全都一愣,然后集体哈哈大笑:“你在说什么?”

“简直就在放屁!”

“你以为你是谁啊?郑家是真正的家大业大,难道知道你一个小乞丐回来了,就怕了?”

李文馨的表妹李采萱以及二叔二婶都忍不住哈哈大笑。

萧破天抬手直向李采萱,语气一冷:“从我第一步踏入别墅开始,我就看她对我老婆冷嘲热讽,我要加注!”

“如果郑家敢留下我的女人,从此以后我就离开中海,再也不会回来,而且自断双腿!”

“如果郑家不敢,我不但要爷爷重新认可我们一家,收回将我老婆逐出郑家的决定。”

“而且我要让这个女人对我老婆当面道歉!”

李玉山还没反应过来,李采萱已经情绪激动的道:“好,我赌了!你个臭乞丐,我就不信姑奶奶会输给你!”

李玉山也是露出不屑的笑意:“我答应你的赌约!”

神品龙婿第6章试读

李文馨的眼中透着失望,他将自己当成筹码,而且还是一场必输的赌局?

李文馨的眼神让萧破天的心中一痛,然后就听她充满厌恶的说:“你拿走答应你的十万块钱,从我眼前消失吧,我和孩子们不需要一个不成熟的男人!”

“没错!”大儿子萧家合的眼睛乌黑发亮,看起来虎头虎脑,眼神里带着冷漠和倔强,“我和妈妈、妹妹都不需要你,你从哪里来,再从哪里回去!”

‘二妹’萧家圆一脸倔强的说:“我们才不要认他当爸爸,他根本没想要咱们,他想把妈妈给输掉!”

萧破天的鼻子一酸,无论他在外面是受人敬仰的战神,无法得到子女的喜欢,终究也是失败!

不过他相信自己一定能赢回孩子的心。

萧破天目光认真的看着李文馨,问道:“你相信我么?”

这个眼神和五年前一样的霸道和自信,唯独多了一抹柔情。

李文馨开始动摇,萧破天已经高声喊道:“爷爷,你给郑家打电话吧,让他们过来领人!”

李采萱的纤细手指挡在嘴前,笑的撩人心弦:“这小子是个傻子,既然这样,爷爷就满足他吧!”

李玉山先拨打郑经纶的手机号,没人接听,又拨打郑广生的号码,仍旧无人接听。

萧破天心中有数,郑家父子已经死了,郑家大乱,不知是谁当家做主。

但是无论谁人为主,谁人做王,都不敢招惹自己,除非他们想死!

气氛变得诡异,李采萱却没太当回事,提醒道:“爷爷可以拨打座机啊!”

李玉山给座机拨了个电话,这次终于接通,那边传来一个强横的声音:“我是郑经庭,你是哪位?”

郑经庭是郑经纶的二弟,李玉山虽然年长很多,却不敢怠慢:“我是李玉山,我想把我孙女送到郑广生少爷的家中,不知是否方便……”

郑经庭吓了一跳,连忙说道:“你孙女?李文馨小姐?”

李玉山赔笑着说道:“没错,这孩子能被郑广生少爷看上,是她几辈子修来的福气,我想把她直接送过去……”

“千万别,您就算送来,我们也不敢收!”自己的大哥刚刚死,你这是想让我们郑家断子绝孙么??

郑经庭小心翼翼的赔笑道:“我大哥和外甥在生前就对文馨小姐钦佩不已,文馨小姐这么优秀的女人,我们郑家怎么敢有坏心思呢?您一定是想错了……”

李玉山听得一愣一愣的,充满疑惑道:“他们生前?难道他们已经……”

“我大哥和外甥出了车祸,已经不幸离世。”郑经庭不敢提及萧破天的名字,胡乱编造了一个理由。

“我大哥的身后事还需要处理,文馨小姐的事情,以后再也不要提起。”

电话那边传来了盲音,李玉山一脸茫然,简直无法回过神来。

大家一脸紧张的看着李玉山,李文馨已经是一脸绝望。

李采萱得意洋洋的说道:“郑家还能不敢接纳?呵呵,原本就是郑广生让李文馨过去的,臭乞丐,你输定了!是不是啊,爷爷?”

“打赌……输了。”李玉山的语气有点艰涩,郑家父子竟然车祸去世,郑广生都死了,自然不会再让孙女过去,唉,竟然输给流浪汉了。

李玉山感觉像是吃了苍蝇一样的恶心,在这么多的小辈面前,又不得不承认!

李采萱呆住了,声音结结巴巴:“爷爷,你在开玩笑吧……他们怎么变的这么快?”

李玉山的脸色阴沉的能滴出水来,沉声说道:“郑家父子出车祸死了,郑经庭明确表态不要再提及你堂姐的事情了,郑家对你堂姐没有一丁点意思。”

李文馨的父母松了口气,李文馨更是有点虚脱的感觉,她心中忽然冒出一个想法,萧破天应该事先已经得知这个消息,所以才与爷爷打赌!

想到刚刚对萧破天的态度,她感觉有点不好意思。

李玉山见到所有小辈的目光全都落在自己脸上,憋着一股气无法发泄出来,却不得不承认赌约,随即一声冷哼:“从此以后李文馨重新归入李家,收回五年前所做的决定!”

萧家三兄妹抱在一起又蹦又跳的欢呼,他们知道妈妈有多么想要回归李家,得到太爷爷的认可!

李文馨的父母也是老泪纵横,心中对萧破天的厌恶减轻了几分。

李玉山的心中不爽,正打算返回别墅。

萧破天忽然大喊道:“赌约还没结束呢,爷爷!”

李玉山憋了一口气,充满厌恶的大声问道:“还有什么赌约?”

萧破天看向花枝招展的李采萱,一字一字的道:“她还没对我老婆道歉!”

“你!”李采萱的脸色铁青,她被娇生惯养这么多年,从没受过这种委屈。

萧破天大声道:“爷爷是见证人,你敢不承认?”

李采萱正想反驳,李玉山不耐烦的道:“愿赌服输,快点道歉吧!”

李采萱不敢反驳爷爷,只好看向李文馨,充满怨愤的大声道:“对不起!”

李文馨哭了,这么多年的委屈,在这一刻,终于可以挺直腰板做人!

她身边终于有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能照顾她了!

李文馨一家离开之后,李采萱在房厅里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这次是他们运气好,爷爷,你不应该这么轻易就让她回归族谱的!”

“把嘴闭上!”李玉山恨其不争的瞪了李采萱一眼,“还不是因为你才被钻了空子?臭乞丐一定是知道郑家的情况,特意引咱们上钩,咱们全都上当了!”

“如果不是你的嫉妒心太强,刚刚怎么会被钻空子!”

虽然感觉爷爷也有责任,李采萱哪敢去说,等到爷爷将气发完,这才小心说道:“爷爷,我有个主意,保证能够让您把气给顺过来。”

李玉山哼了一声,半信半疑道:“你怎么让我出了这口恶气?”

“咱们可以办一个让他们重归族谱的庆功宴,必须找一家好饭店,而且要让他们花钱!”李采萱得意洋洋的说道,“李文馨穷成什么样了,他们哪来的钱?”

李采萱的父亲在旁边说道:“李文馨没钱,难道你大伯不能出这笔钱?”

“我大伯看到臭乞丐就生气,如果连一顿饭都要娘家拿钱,岂不是更生气了?而且吃饭的时候,我们有的是办法让他们一家难堪!!”

李玉山等人的眼睛一亮,李采萱的眼神里更是闪烁着恶毒的兴奋光芒。

萧破天, 李文馨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