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夫人每天都想守寡

更新时间:2021-04-23 19:20:24

夫人每天都想守寡 连载中

夫人每天都想守寡

来源:微阅云 作者:小菜头 分类:古代言情

精彩试读:叶家人现在首先要解决的事情是明天宋家就要来迎亲了,而叶家的新娘子人选还没有确定下来。叶千栀这番话明晃晃就是在威胁叶冷氏,叶冷氏抬起手,似乎是想打叶千栀,可手扬起后,却始终打不下去。看到叶冷氏眼里含着滔天怒火,叶千栀扬了扬眉,浅笑道:“大伯母可以好好考虑一下,你们给我一笔丰厚的嫁妆一点都不亏,不仅能拉叶文倩离开宋家这个大火坑,还能博得一番美名,最重要的是,你们大办宴席,却连个像样的嫁妆都没给我准备,你说,这事儿被外人知道了,他们会怎么想?”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夫人每天都想守寡第3章试读

叶冷氏被叶千栀的话问住了。

她没回答叶千栀的话,但是叶千栀从叶冷氏的迟疑中,已然知道了答案!

若是叶文倩嫁到宋家,那必然会有丰厚的嫁妆,给她撑腰,让她去了陌生的地方,不至于被欺负!

可现在嫁到宋家的人,不是叶文倩,而是她叶千栀,一个没爹疼,没娘爱的小姑娘。

叶家人对她没有疼爱,只有做不完的家务活。

看看这双粗糙的手,还有身上打满了补丁的衣裳,就知道她在家里是什么身份了。

“大伯母,你们不会让我带着这几套打满了补丁的衣服当嫁妆吧?”叶千栀干脆把话摆在了台面上说:“我在叶家是不受重视,但是我代替堂姐嫁去了宋家,到时候没有嫁妆傍身就算了,连衣裳都破破烂烂,丢的可不仅仅是我的脸,还有叶家的脸。”

“我倒是无所谓,反正我被嘲笑习惯了,就怕这事儿被宋家人传扬了出去,到时候给咱们家抹黑。”叶千栀故意把事情讲的十分严重:“堂姐还得说好人家呢,咱们家的名声可不能败坏了!”

叶文倩已经十七岁了,在农家,十七岁的年龄已经算是大龄了,毕竟大部分的姑娘,十五岁就出嫁了。

没有出嫁的姑娘也已经定亲。

而叶文倩现在十七岁了,宋家的婚事,她不愿意嫁,推到了她身上,那么等她出嫁以后,叶文倩肯定是要开始相看人家。

若是这个时候,爆出了叶家人苛待叶千栀的事情,无疑对叶文倩找人家是巨大的打击。

叶冷氏脑子不笨,叶千栀刚刚说完这话不久,她就想明白了,她对着叶千栀笑了笑,笑容勉强:“栀栀,你还真是会说笑,既然你奶奶决定了,让你代替文倩出嫁,自然会给你准备相对应的嫁妆,你不要多想,等会儿我就去拿来给你。”

叶千栀何尝看不出叶冷氏再说假话?

不过叶冷氏说的是真话也好,假话也罢,叶千栀都不在乎,她在意的是,叶冷氏会拿什么给她当嫁妆!

叶冷氏很怕叶千栀因为嫁妆的事情撂挑子不干,见叶千栀兴致缺缺不欲多谈的模样,她说了几句场面话后,迫不及待离开了。

等到叶冷氏消失在门外后,叶千栀这才有气无力地趴在桌上,长吁短叹!

就在这时,门口传来了一个女声。

“栀栀。”声音很小,语调很是温柔。

要不是屋里寂静无声,怕是都听不清楚对方在喊谁。

叶千栀转过头,望了过去,就看到了一张面带怯弱的小脸。

面容对叶千栀来说,十分陌生,她挑了挑眉,看着来人没有说话。

小姑娘在门口站了好一会儿,终于抬脚走了进来,站在叶千栀面前,斟酌了一会儿后,说道:“栀栀,我听叶文倩说,你答应替她嫁给宋三郎?”

“嗯。”虽然不认识眼前的小姑娘是谁,不过对方眼里的担忧和关心做不得假,叶千栀还是很给面子地应声了:“这个消息是不是传遍全村了?”

小姑娘听到她这话,登时就急的不行:“栀栀,你怎么可以答应这门亲事?你嫁过去,那就是去当寡妇,要是宋三郎没出事,叶文倩肯定是不会把这门亲事让给你。”

用脚指头想,叶千栀也不知道,宋三郎要不是出了事,并且大夫断言醒不过来了,不然叶家也不会把这亲事推到她头上。

在这个在家从父,出嫁从夫,夫死从子的年代,守寡对于这里的妇人和姑娘来说,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

特别是嫁过去后,膝下没有一儿半女,相公就出事了,外面还不知道会传出多少不利的流言蜚语。

甚至有些偏激的人,还会认为是新嫁娘命格不好,克夫什么的。

没有一颗强大的心脏,怕是连出门的勇气都没有。

“我知道,但是我觉得这门亲事对我来说,也没有那么遭。”叶千栀见小姑娘眉头紧锁,柔声安慰她道:“不用担心我,我不会有事的。”

“栀栀,你是不是还记着五年前的那句玩笑话?”小姑娘说话的时候,眼神复杂!

???

叶千栀只觉得满头问号?一脸不明所以。

五年前的玩笑话?

她对于原身经历的一切,一无所知,听到小姑娘提起以前的事情,她一声不吭。

好在小姑娘也没有等叶千栀应声,她自顾自说道:“虽然你以前说过要嫁给读书人为妻的话,但是宋三郎真的不是什么好选择,你是以冲喜的名义嫁过去的,你说你要是刚过们,宋三郎就断气了,宋家人会不会迁怒于你?”

“到时候不仅是宋家人会迁怒于我,那些看热闹的吃瓜群众也不会放过我,肯定会编排我命硬,先是克死了我爹,后面又克死了夫君。”叶千栀一脸平静地接下了话茬。

听到叶千栀这么说,小姑娘急忙道:“既然你都知道这些后果,为什么你还要答应下来?就为了圆梦吗?”

“不是。”叶千栀摇摇头道:“我没有别的选择,我们算是玩得比较好的小姐妹,你也该知道我过的是什么日子,但凡我能有选择,也不会答应下来。”

站在叶千栀面前的小姑娘听到叶千栀这话,吸了吸鼻子,没吭声。

屋里静悄悄的,过了好一会儿,屋外隐隐传来了脚步声的时候,小姑娘忙塞了几个铜板在叶千栀手里:“栀栀,这是我给你的添妆,你以后不管遇到了什么困难,只要有能用得上我的地方,尽管来找我。”

丢下这句话,不等叶千栀的反应,小姑娘急匆匆跑了。

叶千栀看着掌心里躺着的五个铜板,感受着上面温温的热度,眼里浮现出一抹笑意。

屋外的脚步声越来越清晰,当外面的人,抱着一大包的衣裳进来时,叶千栀已经恢复了原样,一片淡然地坐在椅子上。

叶冷氏把抱来的衣裳丢在了架子床上,随口道:“我刚刚来的时候,看到翠花了,她是来找你的?”

原来那小姑娘叫翠花啊!

叶千栀默默记下了这个名字,她点了点头,随手翻了翻叶冷氏抱来的衣裳,眼里浮现出一抹讥笑,懒洋洋说道:“大伯母这是拿一堆破烂,打发叫花子?”

夫人每天都想守寡第4章试读

叶千栀这话说得十分不客气,叶冷氏脸色冷了下来,她看着叶千栀,语气淡漠道:“你这说的是什么话?栀栀,这些衣裳料子都很不错,尺寸也跟你符合,你穿着肯定好看。”

“好看不好看我不知道,但我知道这些衣裳都是叶文倩几年前穿过,淘汰下来的吧?”

叶千栀看着那堆衣裳的衣领和袖口已经泛黄了,就知道全都是旧衣服,“你们要我嫁给叶文倩不要的男人,又要拿一堆她不要的旧衣服给我当嫁妆,你当我这里是二手回收站?”

什么都要捡叶文倩舍弃的东西?

叶冷氏听到叶千栀说出了这么难听的话,脸色愈发不好看了,她冷着脸道:“叶千栀,给你三分颜色,你就开起了染坊,能有这些东西给你,算我看得起你了。”

“那就多谢你的看得起了。”叶千栀面无表情道:“早知道这样,那我还是回到后罩房等着饿死吧!”

说着,叶千栀站了起来,毫不犹豫地起身往外走去:“我的小姐妹能拿一个铜板给我添妆,没想到我的家人,倒是拿了一堆破烂来搪塞我,哎.”

说到这里,叶千栀摇了摇头,长叹口气。

叶冷氏不是蠢笨之人,听到叶千栀这番话,哪里会不明白她话里的意思?

再看看她那快要踏出房门的步伐,叶冷氏喊道:“你要什么,直说就是了,没必要拐弯抹角!”

“叶文倩是你的女儿,若是今儿是你女儿嫁到宋家,你打算给她多少嫁妆?”叶千栀停下了脚步,问道。

叶冷氏没回答,她皱着眉头望着叶千栀。

“我也就不要求你们用对待叶文倩的标准对待我了,毕竟我有自知之明,知道你们都不待见我。”叶千栀也不跟叶冷氏虚以为蛇,她直接说道:“我要求也不高,当初宋家给了咱们家多少聘礼,现在你们就按照聘礼的双倍,给我当嫁妆就行了。”

叶冷氏目露不屑地望着叶千栀,轻嗤道:“你也配?”

“我不配,难不成叶文倩配?”叶千栀抬眼对上了叶冷氏的眼睛,丝毫不退道:“既然如此,不如这门亲事还是让叶文倩自己上,如何?我对嫁到宋家当寡妇这事儿,也没什么兴趣,比起嫁到宋家,我觉得王麻子家也很不错,起码我不用担心,我刚刚嫁过去,相公就断气的问题。”

刚刚是饿昏了头,没有精力思考,现在叶千栀虽然没吃饱,但是好歹没那么饿了,脑子也转动了起来。

宋家的亲事迫在眉睫,无法更改。

而叶家人自然舍不得把自己娇宠养大的叶文倩给嫁过去,所以才会逼迫原身答应替嫁。

把原身关押在黑屋子里挨饿受冻是逼迫她就范的一种手段,把王麻子拿来跟宋三郎对比,也是为了给她压力,让她松口,答应替嫁!

就算她刚刚没同意,叶家人一时三刻也不会真的把她嫁给王麻子!

叶家人现在首先要解决的事情是明天宋家就要来迎亲了,而叶家的新娘子人选还没有确定下来。

叶千栀这番话明晃晃就是在威胁叶冷氏,叶冷氏抬起手,似乎是想打叶千栀,可手扬起后,却始终打不下去。

看到叶冷氏眼里含着滔天怒火,叶千栀扬了扬眉,浅笑道:“大伯母可以好好考虑一下,你们给我一笔丰厚的嫁妆一点都不亏,不仅能拉叶文倩离开宋家这个大火坑,还能博得一番美名,最重要的是,你们大办宴席,却连个像样的嫁妆都没给我准备,你说,这事儿被外人知道了,他们会怎么想?”

叶冷氏强压着怒火,冷着脸道:“给不给你嫁妆,那不是我说的算,我会把这件事跟你爷爷奶奶提,给不给,他们决定。”

“哦!”叶千栀无所谓地耸肩道:“那你们慢慢商量,我留在家里啃老米也挺好的。”

叶冷氏看着叶千栀,看不透她是真想留在家里还是想以此来威胁他们。

沉默了半晌,叶冷氏最终还是抬脚往外走去。

见叶冷氏离开了,叶千栀神色不变,把玩着手里的五个铜板,唇角微微勾起,像是一只偷腥成功的小狐狸。

她向来是不会让自己吃亏和受委屈,宋家这门亲事,对别人来说,是避之唯恐不及,但是在她看来,这都不是什么事儿!

嫁到宋家,能离开叶家这个大火坑不说,等便宜相公嗝屁后,她是要享受单身生活还是开展第二春,全凭心情!

想到以后的美好生活,颓废的叶千栀一下子就精神抖擞了起来,为了以后的幸福生活,她得打起精神跟叶家人谈判。

原身在叶家吃了多少苦头,遭了多少罪,她是不知道,但看看豆芽菜的身板,粗糙的手掌,还有身上打满了补丁的衣服,她也能推敲出一二。

吃苦受累的人,不是她,但是这不妨碍她跟叶家要好处啊!

胡思乱想间,叶冷氏回来了,这次来的人,不仅是她,还有叶老太。

“你要嫁妆?”叶老太语气不善地道:“凭什么?”

“凭什么?”叶千栀重复了一遍这三个字,理所当然道:“当然是凭我姓叶啊!同样都是叶家孙女,可不能厚此薄彼。”

“就凭你也配跟文倩比?”叶老太嗤笑道:“你们一个是天上的太阳,一个是地下的蚯蚓,没有可比性。”

“不管你们多不喜欢我,多想把我扫地出门,这嫁妆,你们是给也得给,不给也得给!”叶千栀没有理会叶老太话里的讥讽,直言道:“嫁妆这事儿,可由不得你们做主!”

叶冷氏在家里作威作福习惯了,一时间听到叶千栀这话,又怒又急,她欺负叶千栀多年,刚开始时,叶千栀还会哭会闹,到后面叶千栀已经麻木了,对于她的欺负,早已经习以为常。

本以为叶千栀是她可以随意拿捏的人,可没想到,这次让她替嫁这件事,让叶千栀这只病猫伸出了爪子挠人。

感情叶千栀隐忍多年,为的就是在这最关键的时刻,插她刀子?

小说《夫人每天都想守寡》 第3章 打发叫花子呢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