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神医王妃她拽翻天了

更新时间:2021-04-23 13:44:13

神医王妃她拽翻天了 连载中

神医王妃她拽翻天了

来源:微阅云 作者:姜婉 分类:古代言情

精彩试读:他微微点头,“是不能就这么回去。”说完,他猛夹马腹,骏马扬蹄嘚嘚越过马车朝前跑去。车夫也紧跟着扬鞭加速,马车猛地一晃,秦语险些跌进冬梅的怀里。冬梅扶了她一把,她正要道谢,却见冬梅红着一双眼,眼底噙着泪。“你怎么……”“小姐……婢子对不起您,害您受了这牢狱之灾。”冬梅绷不住,呜呜哭起来。“婢子贪吃,没见过那样精致的饮食。平日伺候您,见您性子软和好说话,就贪了您的饮食……”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燕王爸爸

秦语豁然起身,粗着嗓子道:“这里有人晕倒了,我看看别叫人死了。”

老人十分配合地猛烈咳嗽。

“赶紧,把刚关进来的秦家小姐带出来。”狱卒嚷道。

秦语汗毛倒立,这么快就有人来捞她了?

老人忽然满地打滚,“我不行了,我不行了,我要见皇上!我要见皇上!”

“见皇上?呸……咦,是魏大人?魏大人您怎么了?”

两个狱卒冲进来,把秦语挤到一旁。

秦语感激地看了眼老者,转身离开牢狱。

她以为前来保她出狱的必是秦父。

却不知,此时站在牢房外的乃是令人闻风丧胆的燕王殿下,和丫鬟冬梅。

冬梅站在晌午浓烈的阳光下,却止不住地发颤。

燕王殿下气势太强,她甚至完全想不起,自己刚刚是怎么把事情向燕王殿下说囫囵的。

冬梅正发懵的时候,燕王殿下忽然拿出一只翠玉色的耳坠子。

“见过吗?”燕王殿下身高八尺有余,眼尾上挑,眼神很冷。

但他手指摩挲着耳坠子时,眼底似乎有温柔的光。

冬梅愣了愣,都说燕王殿下是“活阎王”,可阎王有这么俊的吗?

“看本王做什么?看耳坠儿。”燕王瞟她一眼。

冬梅浑身冻僵了一般,恨不得给自己两个耳光。

她失心疯了吗?竟然觊觎燕王美色!

“见……见过,好、好像是、是二小姐的……”冬梅话没说完,舌头像打了结。

她没说的是,二小姐嫌绿色不喜庆,许久不带了。

她还奇怪,这耳坠子怎么会到了燕王手里?

但冬梅不敢问,她只见燕王勾了勾嘴角,眸色沉沉。

“秦二小姐……”他重复了一遍,脸上有着异乎寻常的笑意。

冬梅觉得自己眼花了。

秦语从地牢中飞奔出来。

晌午的强光刺得她睁不开眼,她隐约瞧见一个男人同冬梅站在一起。

“爹,他们在饭菜中下毒,要毒杀女儿,我不得以,才做此打扮……”

“小姐!”冬梅吓了一跳。

燕王楚延年却勾了勾嘴角,“还没嫁入我楚家,就这么着急改口?叔父也是父,本王就应了你这声‘爹’。”

秦语:“……”

原本威严的燕王,嘴角挂着几分欠扁的笑意。

秦语非但不怕他,还有点儿手痒,想打人。

冬梅忙解释,“小姐,婢子没寻到老爷,却遇见燕王殿下。燕王得知秦家之事,特地赶来搭救小姐。”

冬梅挤眉弄眼,提醒她赶紧道谢。

秦语以前做过销售,嘴巴甜得能齁死人,这会儿不知怎么了,一个“谢”字就是说不出口。

“不好了!犯人打晕狱卒跑了!”

“来人啊!有人越狱了!”

两个狱卒从大牢里冲了出来。

但见穿着狱卒衣服的秦语,同燕王站在一起。

两个狱卒差点原地栽个跟头,连忙向燕王下拜。

楚延年语气清冷:“把秦大小姐的饭菜端出来。”

狱卒浑身一紧,却不敢违抗燕王。

他们匆匆而去,端了饭菜出来的两个人,脸都是白的。

“京兆府地牢的伙食这么好啊?”楚延年冷笑,“赏你们了。”

两个狱卒膝盖一软,噗嗵跪了下来,“王爷……饶命……”

楚延年眉梢微挑,“本王赏你们饭菜,何曾要你们的命?”

两个狱卒抖如筛糠,年纪小的那个,快要吓哭了。

楚延年饶有兴致,“吃呀?本王的话,不好使?”

年纪小的狱卒吓傻了,当真端起碗,用手扒饭,往嘴里送。

秦语耳边传来小医聒噪的声音:“饭菜含有砒霜,分量已超过八十毫克,口服会引起急性中毒,呼吸麻痹……”

秦语低声道:“你可闭嘴吧!”

秦语有种不好的预感……如果这狱卒中毒,小医肯定会操纵她救人!

医疗舱有点儿好赖不分,是人都救的尿性。

正在她紧张之时,年纪大的狱卒忽然抬手,打翻了小狱卒手里的碗。

“王爷饶命!这饭菜是秦家差人送来的,为使秦小姐入狱,她们还给塞了钱。”

狱卒脸上冒汗道,“这饭菜恐怕……恐怕也不简单。”

楚延年冷笑一声,两人邦邦磕头。

“既然知道饭菜不简单,不往上禀报,反而送进牢房,助纣为虐。你们拿朝廷俸禄,却为虎作伥。”

楚延年面色一沉,“来人,叫京兆府府尹,到地牢来见。”

爸爸爱管闲事

秦语没想到燕王殿下如此较真。

正三品的京兆府府尹,在燕王面前点头哈腰,卑躬屈膝。

“王爷放心,一定严惩不贷!”

四十多岁的府尹大人转过身来,对秦语一个小姑娘告罪,“万望秦小姐海涵!本官治下不严,一定亲自上门赔罪!”

楚延年道:“备车。”

府尹长松一口气,连忙叫人备来车马。

秦语琢磨,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她原本张不开的嘴,此时也活络起来,“多谢燕王爷搭救!幸而有燕王主持公道!小女这便回家去了,待日后若有机会,再向王爷磕头敬茶。”

燕王瞟她一眼,“怎么又改口了?”

秦语无语,这人看起来也就年长她几岁,占便宜还占不够了?

“上车。”燕王指着府尹备来的车马。

秦语连连摇头,正是开溜的大好机会,她才不要回秦家那火坑里去。

“不劳烦燕王爷……”

“本王不喜欢说第二次。”

楚延年沉脸看她。

秦语头皮一紧,这人气场太过强大,她有点儿紧张。

丫鬟冬梅却已经吓得面如土色,推着她几乎是半推半抱将她弄上了马车。

府尹的声音带着雀跃:“恭送王爷!”

秦语皱起眉头,就这么被送回秦家?

不甘心!

“不回秦家!”秦语猛地掀开车窗帘子。

骑在高头大马上的楚延年瞟她一眼,“嗯?”

“大牢里晦气,我又这幅打扮。不如王爷找一家客栈,将小女放下,小女洗去一身晦气,再回府才合适。”

秦语陪着笑脸,心里却是大写的MMP。

“不想回秦家?”楚延年问道。

秦语心说,您可别再多管闲事了!

“不是不想,是不吉利,怕惹了家人生厌。”

楚延年似笑非笑的看她一眼,像是已经看穿她的心口不一。

他微微点头,“是不能就这么回去。”

说完,他猛夹马腹,骏马扬蹄嘚嘚越过马车朝前跑去。

车夫也紧跟着扬鞭加速,马车猛地一晃,秦语险些跌进冬梅的怀里。

冬梅扶了她一把,她正要道谢,却见冬梅红着一双眼,眼底噙着泪。

“你怎么……”

“小姐……婢子对不起您,害您受了这牢狱之灾。”

冬梅绷不住,呜呜哭起来。

“婢子贪吃,没见过那样精致的饮食。平日伺候您,见您性子软和好说话,就贪了您的饮食……”

“不曾想,您的处境水深火热,那饮食竟是有毒的……婢子肚子剧痛,却喊叫不出……”

“婢子实在没想到……最后竟是小姐您救了婢子性命……”

“您以德报怨,婢子却诬陷您……”

秦语神色一震,“你知道?”

她救冬梅的时候,冬梅已经意识涣散,她本不该知道是谁救她的呀?

冬梅点了点头,“婢子知道是您救了婢子,只是睁不开眼睛,说不出话……”

冬梅翻身跪在马车上,砰砰的朝秦语磕头,“婢子恩将仇报,婢子对不起小姐……”

“你起来吧。”秦语伸手拉她,“你不是请来了燕王殿下吗?也算救我了,咱们两清了。”

秦语浑不在意的笑了笑。

她平生虽不喜欢欠人情,和被人欠。前世熟悉她的人,都说她冷心冷肺暖不热。

秦语不觉得。她深深觉得人情太麻烦,随时两清是最好的。

马车猛地一停,车夫说:“小姐,到了。”

秦语下车却是惊了。

她虽没怎么见识过古代建筑风格,但这里雕梁画栋,气势恢宏。

怎么看也不是客栈,更像是皇家园林吧?

这燕王殿下把她带到哪儿了?

楚延年翻身下马,缰绳丢给下人,吩咐一旁的人道:“下帖给安定伯爵府,说七公主请秦夫人带着女儿来王府赏菊。”

下人立即躬身答应。

楚延年朝秦语这边看了一眼,笑说:“提醒秦家,七公主是要看看襄王的未婚妻,别叫她随随便便带个女儿过来糊弄。”

秦语闻言哭笑不得,燕王爷这招,简直太狠了。

小说《神医王妃她拽翻天了》 第10章 燕王爸爸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