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军汉娘子是团宠

更新时间:2021-04-24 09:47:15

军汉娘子是团宠 连载中

军汉娘子是团宠

来源:微阅云 作者:紫酥莲泉 分类:古代言情

精彩试读:虽然有四个娃,也死了老婆,但人长的好,还是个小官儿。说起来大小也算个官夫人。至于四儿,虽然是个云英未嫁的妹子,但她那名声想说找个好男人,也真真是难的很。现在春花对那四丫儿同情有好感,万一把这俩凑一起,不定就成了呢。不过,具体咋的,还得看今天去相看的那小寡妇了。“对了,老妹子,我原是说的明天过去相看大春娘,不过那人平时不出门,我们这会儿下响去也没影响,收拾停当,咋就去吧。”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军汉娘子是团宠:名声坏

她自认还是个通情理的婆婆,那女人哪怕是被儿子买回来的,对她也算是极好了。

自打到她家后,她从没强行要她做活儿。

怜惜她男人不在家,家里的重活儿都安排给另外几人,她就只负责在家看看孩子,做个饭。

可就是这样的活计,那婆娘还是做不好,只知道涂脂抹粉,自己倒是收拾的光鲜,几个孩子却跟叫花子一样……饭做的差劲,孩子们没带好。几个妯娌暗地里哪个不说她偏心。

这个家她管了那么久,也就是在老二媳妇这里会被人说嘴,其它时候,她哪件事情不是公公道道。

谁也没想到,打从生下四丫儿后,那女人却当着人去投河……如今村里人一说老二克妻。二说她这当婆婆的没善待人,三说她陈家对媳妇子们不好。

就因着这,老太太心里一直憋着火,就想赶紧替老二找个省心的媳妇子,也好堵村人嘴巴,更让几个孩子有个照料。

想到这,老太太转身赶紧去做饭。

才放下碗,三阿婆就骑着毛驴儿来了。

看她还在忙活,俩人就凑一块儿说起话来。说的无非就是家长里短,这村里面的大小事儿。

三阿婆因是个媒婆儿,对村里村外的事儿都了解的很。这不说着说着,便也说到了东边岔路口的曾家。

“要说这曾家啊,这些年也被那四姑娘给带累的,我这媒婆儿昨天还空跑了一趟。唉,你说好好的一妹子,咋亲事这般不顺遂呢。明明昨儿那后生力气一大把,不少人家都愿意把姑娘给那人啊,她偏生不答应。好在曾家人也是讲情的,还给了我跑腿费,才没让我老婆子白跑一趟。”

提到曾家的四姑娘,徐春花颇有印象。

“要我说吧,这四姑娘当年就是识人不清,错把那瑶瑶儿当成了好姐妹。要不也不至于落得今天这般下场。”

一边的陈大江,从她们谈起曾四姑娘后,一直竖着耳朵听着呢。

这会儿听母亲话里有话,他没管住嘴便问出,“娘,咋回事儿?”

徐春花愣了下,她二儿子惯是个冷硬的,何时还会对八卦有兴趣了?

三阿婆也愣了一下,旋即便呵呵笑催。“对啊,春花你说说咋回事儿?听起来你和村里人看法不一样,跟我们也解下惑。”对儿子的态度疑惑了瞬间,徐春花便说出自己看法来。

“要说这事儿啊,我其实知道一点。那徐瑶瑶的男人,当初一看见四儿就眼睛放光,暗中还找过四儿说话,但都被四儿拒绝了。我都瞧见过好几回呢,那后生总是盯着人四儿的身影瞧。”

陈大江皱紧了眉,就说那丫头不老实,看吧,尽招男人。

三阿婆:“要说吧,四丫头确实是长的漂亮,那双眼睛啊真真是勾人的紧。要我是男人也动心。也就因为这样,那丫头的样貌儿,惯被人说成不正经狐媚样儿。据我老婆子所知,人家四儿真没干过勾引男人的事。要怪,也只能惯她长的的太勾人啊。”

陈大江暗自点头,要说长的勾人,那丫头确实是媚态十足。莫名想到那天在河水里看见的那个身影……只是想一想,脑子里就仿佛被电击了一样!不过,就那泼辣的性子,一般人能沾着手?

“之所以说四丫头是被徐瑶瑶害了,是因为我也瞧见过,那阵子因着大根子,瑶瑶没少对四丫儿甩脸色。事发前一天,我有瞧见因着一件小事,徐瑶瑶对四儿露出恶毒的眼神。那眼神啊,我当时瞧见都不敢相信是个没出嫁小姑娘的。”

回忆起当天看见的徐瑶瑶的眼神,真是比毒蛇还可怕啊,徐春花摇头,虽然瑶瑶是她出了三服的侄女儿,但她也没想包庇。

“第二天那件所谓的勾引事儿,我记得当时我还和她打招呼来着,她说是瑶瑶叫她去打猪草。等到我回来时,便瞧见瑶瑶指着大根,还有四儿又哭又骂。唉,我还是不相信四儿会去勾引没本事的大根。就大根那样儿,就是勉强过的去,长的不好看还没钱,人四儿咋想不通去勾他?”

三阿婆皱紧了眉,“你这一说来,还真挺奇怪。要真是瑶瑶约着她去打猪草,为啥当时大根子又说,是四儿把他约去哪儿?还什么他也是受了勾引,才会抱了四儿。如今想想,其实哪是俩人抱在一块儿啊,明摆的是大根子想强四儿,从后面把人抱了的。要不当时四儿怎么会大声尖叫……”

“对啊,四儿要真的勾引他大根子,有必要吼么?偏偏当时徐瑶瑶哭的太伤心,村里人平时对四儿也有偏见,这才全都觉得大根子说的话是真,四儿的话就是假的。”

听到这,陈大江大致明白了了,或许当年并不是那丫头勾引了人。但因为她长的好看,一幅会勾人样子,所以村里人在听到大根子辩解后,便一致认为是四儿勾引人。

这桩泼脏水的事情做的并不高明,奈何那丫头长相招人,这才一直被扣了如此一个黑锅。

“唉,阿婆啊,其实早前老二的亲事,我也有想过说四儿这丫头,可人家姑娘比我家老二小了差不多十岁啊,老二膝下又有四个娃儿,我哪敢去提啊。要不然还真想把那姑娘说进门。”

说完这话,徐春花的眼神看似无意地瞟向自已儿子……

……

只可惜,想从二儿子脸上瞧出啥来,难的很。

三阿婆不明就理,反倒是若有所思起来。表面上看,这婚配听起来荒唐,但看看陈大江,再想想最近给四儿说的男人,哪个有陈大江好看,有陈大江有气质啊。

虽然有四个娃,也死了老婆,但人长的好,还是个小官儿。说起来大小也算个官夫人。

至于四儿,虽然是个云英未嫁的妹子,但她那名声想说找个好男人,也真真是难的很。现在春花对那四丫儿同情有好感,万一把这俩凑一起,不定就成了呢。

不过,具体咋的,还得看今天去相看的那小寡妇了。

“对了,老妹子,我原是说的明天过去相看大春娘,不过那人平时不出门,我们这会儿下响去也没影响,收拾停当,咋就去吧。”

徐春花应声,把瞪着陈大江,大有你不去老娘跟你没完架势。

纵然有些不甘,陈大江还是跟着去了。

军汉娘子是团宠:有好的人选

三阿婆缠了小脚,所以走远路都是毛驴儿代替。

陈父看着母子几个出去了,便转身哄大妞几个去。

大妞洗着衣服,小脸却满是担忧,她对娘的感觉并不好。

也没觉得,有爹有娘有何好的。在她看来,有阿爷阿奶便足够了,爹娘都是多余人。

“阿爷,要是娘对我们不好可如何是好?就,就不能不给爹找媳妇么,我可以照顾弟妹们。”

老爷子没想到孙女儿这么排斥,只是叹了口气摇头。

“大丫啊,你们还小,你爹也还年轻,总不能就这样光着一辈子吧。爷奶都老咯,照看不了你们……”

看着阿爷皱紧的眉,大妞没敢再提这茬,她只是赌气地狠狠搓着洗衣板。只希望,爹去相看又是失败才好。

娘有什么好?

平时不给她们做衣服穿就算了,一不顺心还打她。想到那些年挨过的打,大妞真诚希望,爹这一次一定一定要相看失败啊。

也不知道是不是老天爷听到了小姑娘乞求,等到徐春花回来时,居然满面怒气。

“欺人太甚,欺人太甚。呸,还老实,还好看,人到是还凑合,但老实是什么玩艺?”

看老婆子气的脸都扭曲了,陈老爷子赶紧拉住她。

“我说你个老太婆,就知道一个劲儿嚷,也不说咋回事儿,这是相看没成,还发生啥事了?”

徐春花狠灌了碗水,“成的了才怪,你是不知道,那小寡妇早前被说的那么老实,可谁能想到,我们去的时候,却堵门了。正好堵着她和另外一个男人拉扯呢。这样人儿我们能招进来?咱老二说媳妇儿再急,也不能招这样色的人啊。”

说完后,徐春花才意识到大牛还在屋里呢,一时间尴尬的数落不出来。

反倒是老爷子干咳一声。“行了,这事儿不成也好,大丫还不愿意呢。唉,再物色吧,我们这岁数也带不了孩子们,几个娃儿又小,还是得有个娘啊。”

一提这事徐春花又犯愁,要找个那样的,才能为老二定下亲啊,而且这一趟亲还结的急。

毕竟儿子还有几天就得走了,人都要走了,她上哪去找个现成媳妇儿。要不找,儿这一趟去,怕又得一年才归来。家里活那么多,四个娃儿她在照顾,另外三个媳妇明面上不敢和她怎么样,她也压的住那三个不靠谱的。但是,人也不能总压着呀,压的狠了,早晚得出事……

愁!愁!愁啊!

心里装着事儿,晚上徐春花觉也没睡好,翻来覆去好半天,时不时叹一口气。

“唉,我说老婆子啊,这儿孙自有……”

“你说的都是屁话,真瞧着咱二儿娶不了媳妇,你这心里安实?看见几个娃儿可怜没娘管,没人照料,你能踏实?”

老头子闭嘴,他拗不过这婆娘哟。

自已娶的婆娘,能咋的,受着呗。

“那你这叹气就能娶着媳妇儿了?”

“我还真想到一个媳妇儿,就觉得吧,这事儿可能有点点难为,但又觉得,这事儿大致可行……”

合着,这婆娘是因为心里有人选,所以搁这儿摞饼子呢。

“那你倒说说,是谁家姑娘,能让你这么翻来滚去,一个劲儿叹气……”

老头子打着哈欠,他这白天又下地,又看孙子的,劳作一天了,晚上还得陪这糟心婆娘唠,唉,当男人好难啊。

徐春花拍了男人一个,咧着嘴傻乐着。“这一次替老二相好的姑娘,可是漂亮的很,家世也清白,一家子也不象老大家的那娘家人糟心。平时这姑娘的为人,瞅着也能顶起一个家,嘿嘿……”

本来打瞌睡的陈老爷子,这会儿被婆娘拍醒了。

他疑惑地瞅瞅说的唾沫横飞的婆娘:这婆娘,莫不是受刺激过度,突然得了失心疯,肖想起别个漂亮的大姑娘来?

“咳,我说花儿啊,这……虽然是黑夜,但咱这会儿还睁着眼睛的。你要是没清醒,老头子我再替你拍一巴掌……我来了哈,这就拍醒你。”

被老头子这么一说,徐春花那个气哟,反手又是一大巴掌。

“死老头儿,你才做梦,你全家都梦呢。”

老头子脾气好,被婆娘拍了还嘿嘿乐。

“是,是,我做梦,你没梦。那你到是说说,有这么好的姑娘,咋还等着咱老二去说?咳,我们家老二……可是有四个娃的,还死了婆娘啊。”

半道死婆娘的汉子,还有着好几个娃儿,讲真话,这条件一提,别个正常点的人家,都得吓跑喽。你嘴里的姑娘人好,家还好,样样儿都好的。就搁以前老二没娶亲的时候,兴许还可以考虑说的上。现在嘛,老头子非常有自知之明。

“老头子,还真有这么一个合适的人儿呢。曾家的小四儿,就咱村东头的那老曾家的,这姑娘你也知根底吧。嘿嘿,我觉得吧,把小四儿说给咱家老二,合适的很。”

老陈头儿听的额角都跳了好几跳,这婆娘真疯了,疯了。但疯了的话他再不敢讲,只是用苦哈的眼瞧着自已老伴儿。

被他这一瞅,徐春花又生气了。

抬手再一巴掌。

“死老头子,你当我就没点数儿?咱家老二不就是个死了婆娘,还有四个娃儿的汉子。但他也是有军功的人。大小这说起来也是个十夫长。就冲他每年拿回家的银钱,寻常人家汉子能比的上?”

老陈头儿小声咕哝一句。

“咱老二也就是管十个人,就算只有十个人的官儿也算是官啊!还当了好几年兵呢,要换老子,早当了百夫长了……”

徐春花再一巴掌。“死老头儿,有你这么埋汰咱儿子的么。就你,你去当上十年八年也只能当个大头兵。我儿子咋了?一表人才,孝顺父母,对儿女也好。当兵几年,好歹也当官儿了。这村里面好些去当兵的,到现在也只是个大头兵,啥官职都没得,拿回家的钱更是少的很。我儿就是这附近最棒,最有地位的大大头兵兴儿。”

“得,你说了算。”

为了保护好自已脑袋,陈老头儿决定不和这失心疯婆娘计较。只要她把疯劲儿发完了,肯定能放他睡觉。

“还有那曾家四儿,她年纪小,长的漂亮水灵这是没话说。但她也名声不好啊,平时我瞅着为人不坏,家里人更是正直,不贪人便宜的那种。跟你说,要结亲就得结这样式儿,老二也得有这样一个媳妇儿拘着,那心才能搁家里。”

陈老头想再反驳几句,但又觉得,好像……婆娘说的也对。或许这事儿说上一说,万一成了呢。

 “成成,你这说的也还对,要不明天就让三阿婆试试去?”

“唉呀老头子,你终于跟我想一块儿了,就这么说定了,明儿说曾家小四姐儿去。”

 老陈头捂住又被婆娘拍了的脑袋,满脸苦逼:这婆娘,不开心拍他,这开心了,咋还拍的重一点啊。唉,老婆娘不好侍候哟……当男人真它娘的苦。

……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