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书穿后被反派大佬宠上天

更新时间:2021-04-24 11:58:39

书穿后被反派大佬宠上天 连载中

书穿后被反派大佬宠上天

来源:微阅云 作者:大金叶子 分类:现代言情

精彩试读:凌瑶也是知道晋捷这几年十分喜欢收藏,在这方面比较有研究,所以大方的将砚台递了过去。晋捷接过砚台仔细的研究了起来,越看,他就越惊喜,这还真的像是澄泥砚。记得之前有一块澄泥砚就拍出了上千万的价格,虽然也有使用者的身份在其中加持,但澄泥砚因为本身制作工艺的繁复,其价值也摆在那里。要知道,澄泥砚的制作工艺可是有几百年断层。现在市面上的老澄泥砚少之又少,像凌瑶这块品质上上乘的,更是少。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17-017、藏宝图

任放看着凌瑶,又是懵逼又是无语。

这是哪里来的大款,他以前有钱的时候都不敢这样大手大脚。零头十万?他都不敢这样操作。

“凌小姐,这真的不行,我还是还给你吧。”任放觉得这十万有些烫手,虽然,他也需要这些钱。可他怕了,这天下从来都没有从天而降的馅饼。

“别。”凌瑶说,“我给你这个好处也是有事想要和你说说的。”

“凌小姐请说。”任放神态认真。

“我看你在玉石这方便知识和见识,眼光都很不错。”凌瑶说,“所以我打算投资你。”

“投资,我?”任放蹙起眉头,不明白凌瑶这是什么意思。

“正确的说,是合作。”凌瑶说,“我想开一家玉石店,正好你在这方面也有能力,所以咱们来合作怎么样?我出钱,你出人,除了固定工资,每个月的盈利你都可以拿到一定的份额。怎么样?”

有这样的好事?

老实说,任放第一反应就是凌瑶在给自己下套,根本就没有这样的好事,就算是有,也轮不到他任放头上。

可是看着凌瑶,他心中又有一个声音在告诉他,这可能是真的。

凌瑶怎么看都不像是缺钱的人,有必要给他这个落魄的富二代下套吗?没必要。

可凌瑶说的又太轻而易举了,感觉就只是说说而已,过家家的样子。

他的犹疑凌瑶看在眼中,也知道他的顾虑。

凌瑶继续说道,“你可以考虑一下,我这个人眼光向来都是很不错的。”她脸上带着笑,“所谓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站起来,你也不想一辈子就这样吧?”

“当然不想。”没有人想要平凡一生,只要有那个能力,那个机会,谁不想轰轰烈烈的大干一场。

任放也是如此,他只是还没有走出现在的困境,只是,还没有等来属于他的机会罢了。

“这不是正好吗?”凌瑶笑着说,“这是我的电话,考虑清楚后给我打电话。不过你只有三天的时间,毕竟我想要找一个和任先生差不多的人,也不是难事。”

留下电话号码,凌瑶就带着杨树新离开。

任放拿着那张写着电话号码的纸,站在原地沉默了许久。

这,是不是他的机会?

。。

凌瑶带着杨树新不紧不慢的离开古玩店,在门口的地方,两人和一男一女擦肩而过。

“渺渺,玩古斋的古玩都是有保证,应该能挑选到顾爷爷喜欢的。”男子说。

女子笑着点头,“嗯。”

双方擦肩而过,凌瑶目不斜视,对方却是忍不住朝凌瑶多看了一眼,眼中浮上了惊艳。

走出去了一段距离之后,凌瑶这才回头往玩古斋这里看了一眼。

“少夫人,怎么了?”杨树新问。

“没什么。”凌瑶笑着,只是笑容有些意味深长。

渺渺啊,似乎是这本小说的女主,舒渺。

记得舒渺就是在给顾家老爷子挑选寿礼的时候,遇见的任放,并且在任放的帮助下开了一块原石,同样是冰种的,虽然带有天然裂痕,但也是大涨。

没想到是今天啊。

真的是巧的不行,还好自己先动手了。就是不知道接下来舒渺还会不会遇到任放,还会不会在任放的帮助下开出翡翠。

回到家里,凌瑶将自己买来的那些小玩意都给丢方在地板上,然后就这样席地而坐。

她最好奇的还是那本书和那个砚台。

小林跪坐在一边帮忙整理,看她研究着那本古书,小林也是好奇的。

“夫人,这是真的古书吗?”

“应该是。”凌瑶说,这上面有光晕,但是这会仔细看的话,却发现这光晕有些奇怪,似乎这光晕是在某一页纸上面的。

她用透视眼看着,然后一页一页的翻过去,越到后面,光晕越明显。

就是这张了。

“都黏在一起了,看来真有些年头了。”

小林抬头看过来,正好看到凌瑶翻到那张真正散发着光晕的一页,只是这一页,纸张有些厚。

凌瑶摇摇头,“你帮我拿个镊子过来。”

小林应了一声,起身去将镊子拿了过来。

凌瑶拿着镊子小心的将那张纸给挑开,果然,里面有东西。

她忍住心中的激动,小心的一点一点的将纸给分开,而藏在里面的东西也一点点的露了出来。

小林在旁边看的惊讶不已,原来是这张纸里有夹层,这也太厉害了。这纸张看着也就比普通纸张厚了一点点,没想到里面却藏着乾坤。

凌瑶将里面的那张纸拿出来,只是触碰的那一刻,她就发现这并不是纸,倒像是纱绢。

凌瑶小心的将纱绢铺开,纱绢上面画着一幅画,很简单,但也很复杂的话。

“少夫人,这好像是地图啊。”小林有些激动,想起电视剧里经常演的,“少夫人,这是不是电视里说的藏宝图啊。”

藏宝图?凌瑶被逗笑了,“要是藏宝图,这也不是完整的藏宝图,找不到宝藏的。”她看着纱绢上的地图,连文字她都看不懂,并且地图也是十分抽象,这样的地图能找到宝藏那才是奇迹。

“不过这绢布倒是个宝贝。”凌瑶说,“这本书年头也有些远,但是你看着绢布依旧带着光泽,隐约还可以看到金丝,但是对折起来,厚度却不到一毫米,在古代能有这样的技术,已经十分厉害了。而且你看,上面一点折痕都没有。”

小林一看,还真的是。“这是金缕玉衣吗?我听说金缕玉衣就很轻薄,揉压在一起,摊开后都不会有褶皱呢。”

“你从哪里听说的。”凌瑶笑着说,“金缕玉衣其实就是用金线和玉片缕结的殓服,是古代最高规格的丧葬殓服。这金缕玉衣除了是一种身份的象征,其实也是古人迷信‘玉能寒尸’,为了保持尸身不朽而打造的。”

“原来是这样,少夫人,你懂得好多啊。”小林有些崇拜的说。

凌瑶笑了笑,这算什么,多看些书和电视,都能知道。

她重新将注意力放在这块绢布上。

这绢布真的是个宝贝,这本书的光晕大部分就是从这块绢布上散发出来的。

18-018、我也这样觉得

凌瑶小心的将绢布放到一边,然后拿来那块砚台。

这是块蝉形砚台,上头还有层厚厚的泥土杂质,凌瑶清理了半个小时才将真个砚台给清理干净。一个古拙厚重,透露着一股粗狂感觉的砚台呈现在了眼前。

颜色是那种类似于橘黄的颜色。

她拿来手机打开浏览器查找了一下,看着,这颜色有点像网上找到鳝鱼黄澄泥砚的颜色啊。

凌瑶仔细浏览着自己查找到的消息,一边又去观察自己买到的这块砚台。

从形,到态,越看越像是鳝鱼黄澄泥砚。

“少夫人,这也是古董?”

“应该是。”这点凌瑶说的很肯定,这砚台上面有光晕,结合刚才古书的经验,她觉得这光晕肯定只有在真正的古玩上面才会有。“这好像是元代的澄泥砚,而且是鳝鱼黄,这可是捡到大漏了。”

“澄泥砚,鳝鱼黄?”这什么啊,小林表示听不懂。

“听不懂没关系,我们只需要知道这块砚台很贵就行了。”凌瑶笑着说,“今天可真的是大丰收啊。”

有透视眼就是强大,她仿佛已经看到金山银山在和她招手了。

小林不明所以,但是听她这样说,也是跟着高兴。少夫人也是厉害啊,不仅找到了藏宝图,还有这个砚台,就是不知道少夫人嘴里说的贵,是贵到什么程度了。

“少夫人,二先生来了。”杨树新进来说道。

刘毅还在养伤,现在是由杨树新暂时代理管家这个位置。

“让二叔进来啊。”凌瑶说,“小林,你先把这些东西收好,这绢布,小心点。”

“我知道了少夫人。”不用少夫人吩咐她也知道,这可是藏宝图啊,要是真的有宝藏,那他们不是发了?到时候可不可以让少夫人分给她一点?

凌瑶要是知道她的想法,一定会被逗笑。不过如果真的有宝藏的话,找到后分给她一些也未尝不可啊。

晋捷不紧不慢的走了进来,一眼就看到坐在客厅里正在把玩砚台的凌瑶。

说真的,有那样一瞬间,晋捷以为坐在沙发上的人,是别人。

只是一眼,他就知道这个侄媳妇真的变了,变得很多。

“阿瑶什么时候对砚台有兴趣了?”晋捷走了过来,笑着说,他分了一些视线到那个砚台上,只是一下就收回了视线。可马上的,又有些不确定的看了过去,“这个砚台。。。”

“二叔也认得这个砚台?”凌瑶说,“这是我才从潘家园那边淘来的,二叔知道这是什么砚吗?”

“什么?”

“澄泥砚,可能还是元代的澄泥砚。”凌瑶略微有些显摆的说,“这砚台保存的十分完整,二叔,你说我要是把这澄泥砚拿去拍卖,能拍出什么价?”

晋捷人到中年了,也是学很多老爷子一样,对古玩十分的感兴趣。特别是在字画上面,也因此,他对砚台也略有研究。此时听到她说这是澄泥砚,还是元代的,顿时一阵惊讶。

他将自己来这里的目的都忘了,“阿瑶,可以让二叔看看吗?”

凌瑶也是知道晋捷这几年十分喜欢收藏,在这方面比较有研究,所以大方的将砚台递了过去。

晋捷接过砚台仔细的研究了起来,越看,他就越惊喜,这还真的像是澄泥砚。

记得之前有一块澄泥砚就拍出了上千万的价格,虽然也有使用者的身份在其中加持,但澄泥砚因为本身制作工艺的繁复,其价值也摆在那里。

要知道,澄泥砚的制作工艺可是有几百年断层。

现在市面上的老澄泥砚少之又少,像凌瑶这块品质上上乘的,更是少。

晋捷越看是越喜欢这块澄泥砚,心说这侄媳妇的运气也太好了。

“阿瑶是多少钱入手的?”

“这个没花钱,是我让老板当做添头得来的。”

添头?

晋捷虽然是长辈,但是现在也忍不住的酸了。

“这澄泥砚应该是真品,不过我对砚台不是很了解,如果是真的,不管价值多少,都是赚到了。”晋捷实话实说,“阿瑶的运气不错。”

凌瑶笑着,“我也这样觉得。”她说,“对了,二叔来找我是有什么事情吗?”

晋捷将砚台还给她,神情也认真了起来,“我是为了你二婶来的,之前的事情,我真的不知道你二婶会做的那样过分。”他说,“听说你二婶还去找孙家了。”

凌瑶点头,“孙少爷约我出去见面,还说了一大堆莫名其妙的话。”她说,“二叔,我只是一个晚辈不好说什么,但是你也知道现在外面传的多难听。二婶这样做,不就是坐实了流言么?不说别人怎么看我,别人会怎么想晋家的?”

晋捷认同的点头,“所以我今天过来,就是专程找你道歉的。”他说,“是二叔的错,没有及时发现,让你二婶做了错事。她也是被孙家人给蒙蔽了,阿瑶不要和她计较。”

是不是蒙蔽大家心中都清楚的很,凌瑶也没有要追究的意思,不然早在昨天就该让二叔公他们出面了。

“二叔放心,大家都是一家人。”凌瑶好脾气的说,“只是以后二婶还是离孙家这样的人家远一点吧,别到时候自己惹了一身骚,那可真得不偿失。”

“你现在是比以前懂事很多了啊。”晋捷有些感慨,“这样很好,长戈醒来之后,也会很高兴的。”

这关晋长戈什么关系。

感觉晋二叔话里有话啊。

凌瑶当做听不懂,和晋捷你来我往的说了一些没有营养的话,直到晋捷可能也觉得从她这里得不到什么了,这才结束谈话。

送走晋捷,凌瑶拿着那块澄泥砚上了楼。

晋长戈依旧在睡着,看他睡的也挺滋润的,凌瑶稍微有些嫉妒。

其实她有个梦想,就是能够睡觉睡到自然醒,数钱数到手抽筋。

嗯,应该是有这样的梦想的。

晚上的时候,老夫人打了个电话过来,说是二叔公他们准备安排她进入远东,想要问问她的意见。

二叔公的电话打到老夫人这边的时候,老夫人别提有多惊讶,特别是说要将凌瑶安排进公司的时候。

小说《书穿后被反派大佬宠上天》 第17章 017、藏宝图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