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异能 > 混世小仙医

更新时间:2021-04-23 12:21:43

混世小仙医 连载中

混世小仙医

来源:掌中云 分类:都市异能 主角:陈二蛋, 杨雪柳

精彩试读:陈二蛋拍着胸脯说:“姐姐。我又不是实傻子,不就是看着水别跑了吗。再说,咱俩一起把水渠检查了好几遍。根本不可能跑水。回头我再多检查两遍,你就放心回去睡觉吧。”看到陈二蛋挺认真,夏雨荷想到明天还要出诊,就说:“好吧。二蛋你可要精心啊。”送走姐姐,陈二蛋认真地又把井房到自己家果园的水渠检查了一遍,看到没有跑水的迹象,这才放心地回到果园,找了个僻静的地方裹着军大衣坐下。从兜里摸出一包烟,点了一支烟,美滋滋抽起来。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梦里的女人

这天晚上,陈二蛋美梦不断。

一会儿梦见姐姐夏雨荷蒙上了红盖头,骑在一头毛驴上,自己戴着大红花,牵着毛驴沿着大清河往家走。

一会儿又梦见回到学生时代,自己和杨雪柳成为同桌,杨雪柳找自己问数学题,问完之后还亲了他一口。

一会儿又梦见,罗兰带着自己钻进一片苞米地。

陈二蛋用力一抓,就听一声嘤咛,“哎呀!”

陈二蛋从梦里惊醒,他发现枕边坐着一个女人正是陈秀月,自己的手正抓在她的大腿上,陈秀月脸色惊慌,手里拿着那部手机。

“傻二蛋,你吓死姐姐了。”陈秀月本想趁着陈二蛋睡觉,把手机拿走,谁料陈二蛋突然醒来,抓住了自己。

陈二蛋不高兴地说:“秀月姐。你来也不说说一声,这样偷偷摸摸的,成何体统?”

陈秀月说:“咱们不是早就说好了。你买完新手机,旧手机就还给我。”

陈二蛋说:“还给你到也没问题。不过,我新买的手机里面,没有了那些好看的照片。没有照片看,我会发疯的……”

陈秀月咯咯一笑,“你一个傻子,发疯就发疯呗。”

陈二蛋说:“可是,我要是发起风来,就不管不顾了,我就把你和余德彪的事情说出去。”

陈秀月吓一跳,“二蛋,你可不能乱说,你可以是答应我的。”

陈二蛋说:“除非,你把那些照片也送给我。”

陈秀月刚才担心夜长梦多,已经把照片连同账单一起删掉了,她苦笑说:“二蛋,那些照片,也是不能给外人看的。我刚删掉了。”

陈二蛋不依,提高了声音:“什么?不经我同意,你就把我手机的照片全删了?你这样干会把我逼疯的。”

陈秀月说:“二蛋,你别吵吵,被别人发现我在你房间,这事传出去对你我都不好。你不就是想看姐姐的身体吗?大不了给你重拍几张,存到你的手机里,以后你快发疯的时候拿出来看看不就是了?”

陈二蛋笑了,“这个主意不错。我现在就要拍。”

半小时后,陈秀月悄悄离开陈二蛋家,她哪里知道,她的那些照片,视频,以及财务账单早已经被陈二蛋转移到新手机去了。

第二天上午,陈二蛋来到自家果园,开始整修水渠,以免浇地的时候跑水。

忙活了将近一上午,陈二蛋身上的衣服都被汗水浇湿了,他索性脱了背心,光着膀子继续剩下的一点工作。

“二蛋,你整修垄沟呢?”背后传来一个甜美,圆润的女声。

声音如此动人,如此熟悉,陈二蛋不用猜就听出来人正是杨雪柳。

一扭头,杨雪柳熟悉的身影立刻映出眼帘。红色体桖衫下身材丰腴,蓝色牛仔裤紧紧包裹着修长的双腿。一头乌黑茂密的秀发自然地轻垂,保留着东方古典美人独有的一丝神韵。鹅蛋脸上一双俏目,目光里说不尽的风流。

陈二蛋放下手里的铁锹,惊喜滴说:“雪柳同学,是你啊。”

想起昨天杨东辉说,杨雪柳昨天晚上和聂卫东一起看演唱会去了,或许还有可能住到一起。这么好的白菜,竟然被聂卫东那头猪拱了,真是可惜啊。

杨雪柳说:“今天周末,我们公员休息啊。二蛋你挖水渠,准备浇地吗?”

陈二蛋说:“是啊。你看我家的果树,都打蔫了,要是再不浇水,一定要旱死了。”

杨雪柳说:“二蛋,我来找你,是要告诉你,我嫂子说给你排上浇地的号了。”

陈二蛋心里又是一喜,“太好了。谢谢你雪柳同学。”

杨雪柳脸一红,娇嗔说:“你谢我干嘛?”

陈二蛋说:“我和你是同学,要是不看你的面子,你哥嫂能给我排号浇地?”

杨雪柳轻叹一声说:“我哥这人太急功近利,不近人情。都是乡里乡亲的,相亲们都急着浇地,怎么可以看人情排号呢。”

陈二蛋说:“当村干部有当村干部的难处。今年大旱,井水不够用。要是全村三百多户人都浇地,根本轮不过来。”

杨雪柳说:“要是公平点,就抓阄决定。谁抓到了,谁就浇地。这样大家也无怨言。”

陈二蛋一笑:“雪柳,要分什么事才行。比如,过两天,咱们村要选治安主任,村委作出决定,谁抓到就选谁,这样也不合理啊。”

杨雪柳也笑了,“你说的也是,要是不管什么歪毛淘气都选上,怎么可能胜任这种重任?”

陈二蛋突然说:“雪柳,能不能走走你的后门,让你哥给我弄个保安队长?我听说保安队长每个月又一千块钱的工资呢。”

罗兰又来微信

杨雪柳扑哧一声乐了,“傻二蛋,你真是异想天开,你一个傻子也相当保安队长?就算我哥有意提拔你,咱们秀水屯上千口乡民能同意?另外,保安队长这个差事,我哥一个人说了也不算。需要八大家族的族长,以及正副村长,大队会计十一个人一起投票选举才行。”

陈二蛋嘿嘿一笑说:“可是。我听说,这次成立保安队,选保安队长的用途是为了保护咱们村的妇女不受欺负。最近,尤其是进山采药的妇女,经常遭遇流氓恶霸的调戏。保安队的职责就是护佑本村女人。我虽然是傻子,但是打架我是专业的。乡里那个曹豹,昨天不是被我揍了嘛。”

杨雪柳点点头说:“这件事我也听说了。二蛋你还真能打,这个曹豹可不简单呢。听说他练过武,是乡里有名的混混。普通年轻人三五个都不是他的对手。”

陈二蛋得意地说:“公安局的警察同志都说了,我是傻子,就是杀人都不犯法。所以,我当保安队长很有优势。谁敢欺负咱们村的妇女,我就狠狠地揍他们。”

杨雪柳眼前一亮,“你别说,你这个想法还挺好的。回头我跟我哥反应一下。让他给你报个名到也没问题,最后能不能选上,那就看你的人缘了。”

“二蛋,我先回去了。”

看着杨雪柳远去的背影,陈二蛋心想:“多美的女人啊,要是我媳妇该多好啊。”

下午,村委会的大喇叭果然喊话,告诉夏雨荷准备晚上浇地。

夏雨荷高兴坏了,“二蛋,我们今天晚上可以浇果树了。哎呀,我费了好多力气没有办成的事,没想到你一出马就搞定了。村长老婆还送了烟酒给我们还人情,真是想不到。”

陈二蛋得意地说:“姐姐,看来我这个傻子还是挺管用的。”

夏雨荷一高兴抱住陈二蛋亲了一口,“二蛋,今天晚上,姐姐给你多做几个菜,奖励你喝二两白酒。晚上下地浇果树。”

得到姐姐的香吻,陈二蛋心里美滋滋的。随后又品尝了姐姐亲手做的美味佳肴,二两白酒下肚,陈二蛋简直美上天。

吃完晚饭,姐弟俩戴上工具来到果园,按照程序把水引过来,开始浇地。

忙活了一个来小时,水渠里的水终于顺利流到了果园里,想到久旱的果树得到灌溉,姐弟俩都非常高兴,一身的疲劳也跟着一扫而尽。

陈二蛋说:“姐姐,剩下的工作,无非就是看着水别流走,你就不用费心了。明天你还要去疙瘩营给人看病。你就回去睡觉吧。这点小事就交给我吧。”

夏雨荷不放心,“二蛋,浇地的水可都是咱们花钱买的,要是你晚上睡懒觉,跑了水,我们损失可就大了。配上电费不说,明天一早,浇地的时限可就到了,轮到别人了。”

陈二蛋拍着胸脯说:“姐姐。我又不是实傻子,不就是看着水别跑了吗。再说,咱俩一起把水渠检查了好几遍。根本不可能跑水。回头我再多检查两遍,你就放心回去睡觉吧。”

看到陈二蛋挺认真,夏雨荷想到明天还要出诊,就说:“好吧。二蛋你可要精心啊。”

送走姐姐,陈二蛋认真地又把井房到自己家果园的水渠检查了一遍,看到没有跑水的迹象,这才放心地回到果园,找了个僻静的地方裹着军大衣坐下。从兜里摸出一包烟,点了一支烟,美滋滋抽起来。

“这是从杨东辉家里拿的好烟,听说两百块钱一条呢。老子怎么也抽不出有多好来?该不是假烟吧。”

“这年头,什么东西都掺假,正如自己所说,女人的胸都掺假。”

“杨东辉的老婆罗兰,秀水屯四大美女之一,也不知道她有没有掺假?”

陈二蛋正胡思乱想着,突然,手机的微信响了,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微信是罗兰发来的。

“星星,你睡了吗?”罗兰的微信名字叫紫罗兰。

陈二蛋回答:“还没有,正在看医术,学习更深奥的医术。”

罗兰夸赞说:“你好敬业啊。对了,你是不是也在临海市的圣玛利亚医院工作?”

陈二蛋胡乱搭腔:“是啊,我也在那个医院工作,我是今年刚参加工作的。”

罗兰又问:“你在哪儿上的大学?”

陈二蛋想起姐姐当初考上了省城的医科大学,却因为自己没有上大学,于是就说:“省城的医科大学。”

罗兰说:“这个大学挺不错啊。”

陈二蛋担心罗兰再继续问下去,自己会穿帮,话锋一改,试探着问:“你的病情,最近没有缓解吗?”

罗兰回答:“病根又不在我身上,我老公什么药都吃了,就是怀不上。”

陈二蛋这才弄明白,怪不得杨东辉和罗兰结婚都三四年了,也没有生孩子,原来杨东辉不行啊。

陈二蛋现在可不是傻子了,罗兰说的他都懂。

果然,罗兰发了一个羞羞答答地表情:“数星星的医生,下周一我们约个地点,你有合适的地方吗?”

“我没有。”

罗兰想了想说:“我们大河乡乡政府那条街上,有个交通旅馆,到时候到时候我在那里见面。”

“对了。我们当初可是有约定,见面的时候双方都要戴面具,这样才能保证谁也不认识谁。今后即使见了面也不会尴尬。给我看好病,我会给你一笔钱,然后断绝一切联系。”

陈二蛋胡乱答应:“行,都听你的。”

关了微信,陈二蛋简直腾云驾雾一半,开始想入非非了,想着想着陈二蛋就睡着了。

稀里糊涂到了凌晨三点钟,突然想起姐姐交代千万别跑水,按照时间推算,凌晨四点钟就能把果园浇完。

陈二蛋仔细看了一下,果园浇了连一半都没有,“不好,肯定半路上跑水了。”

陈二蛋赶紧顺着水渠往水源地方找。

接过,在半路上发现水渠裂出一个大口子,大量的水都顺着这个口子,流入旁边的一处果园。

那个果园是秦富贵家的,也是好多天没有浇过水了,地皮都干裂了,果树眼看也要枯死了。

陈二蛋又发现,这个缺口不像是被水流自然冲开的,而是被人恶意挖掘的。

小说《混世小仙医》 第11章 梦里的女人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