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腹黑王爷神医妻

更新时间:2021-04-24 09:57:33

腹黑王爷神医妻 连载中

腹黑王爷神医妻

来源:掌中云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苏揽月, 萧祤升

精彩试读:偌大的金华殿,冷冷清清,宫女来来往往,却都低头忙碌不敢发出声响,香薰燃烧飘散开,吕皇后慵懒的靠在椅子上,美眸打量着二人。“参见皇后娘娘。”苏揽月屈身。“今日只有我们三人,便免去这些规矩吧。今日哀家唤你们前来是听到坊间传闻,揽月被瑞王赶出了王府,可真?”吕皇后伸出白皙的手,由宫女搀扶着站起身。“皇后娘娘,此事……”提及此事,苏揽月表情落寞,看了一眼萧栩升,垂下了头,眼睛盯着地面,一副受尽委屈的可怜模样。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腹黑王爷神医妻:进宫

“继续。”

苏揽月看到苏婉清的手势停住,厉声出口。

苏婉清嘴唇颤动,不知在嘀嘀咕咕什么。

终不是什么好话。

她起身打开门,看着门外的小丫鬟,“你怎知我在这?”

“王妃房内的丫鬟告诉的。”小丫鬟毕恭毕敬的回答。

“走吧。”

房门关上,里面的巴掌声应声停下。

放她一马。

苏揽月眼底一沉,迈步离去。

苏家大门口停放的轿子一如瑞王府的奢华。

蓝色真丝帘布垂放,轿顶镶嵌一颗白色夜明珠,轿檐珍珠串联交错,大小一致。

她上轿时便闻到了让人神经放松的熏香。

掀帘进入,萧栩升正在闭门养神,修长浓密的睫毛盖住下眼睑,白皙完美的脸好似漩涡,不自觉将人吸入。

果然有祸水的潜质。

“吕皇后为何突然召见?”

知道他没睡着,苏揽月开口询问。

“听闻是因为我们吵架了,想要做和事佬,总之小心为妙。”

萧栩眼眸睁开,想着那个女人,尽显狠厉。

马车穿过长巷驶进宫中,皇后早已经派人迎接,一下车,就将他们迎进了金华殿。

偌大的金华殿,冷冷清清,宫女来来往往,却都低头忙碌不敢发出声响,香薰燃烧飘散开,吕皇后慵懒的靠在椅子上,美眸打量着二人。

“参见皇后娘娘。”苏揽月屈身。

“今日只有我们三人,便免去这些规矩吧。今日哀家唤你们前来是听到坊间传闻,揽月被瑞王赶出了王府,可真?”

吕皇后伸出白皙的手,由宫女搀扶着站起身。

“皇后娘娘,此事……”

提及此事,苏揽月表情落寞,看了一眼萧栩升,垂下了头,眼睛盯着地面,一副受尽委屈的可怜模样。

萧栩升坐在轮椅上,毫无表情。

“事情我已经听说了。这夫妻哪有不吵架的,若是不吵了那便是不在乎,而且也需怪雨欣那孩子不懂事,揽月就多担待担待。”

“揽月嫁给了瑞王,便已经随了夫姓,整日回去,会被人诟病,更何况还是瑞王妃。”

吕皇后已经来到苏揽月身前,伸手拾起她的手握住,脸上笑容大方得体,眼眸里却暗流涌动。

千万不要原谅。

就此疏离了才极好。

免得她整日担心这两人有何奸计。

“皇后娘娘,谭雨欣之事与妾身毫无关系,若瑞王不与妾身道歉,妾身是不会回去的。”

苏揽月说话间脸上划过两滴清泪,吕凌昌掏出手帕温柔的给她擦拭,“瑞王?”

“此乃我亲眼所见,无需再问,绝无道歉可能。”萧栩升表情冷淡。

“王爷眼见未必为实,你听我解释……”

苏揽月伸出手想要抓他的轮椅,却不想他直接闪过,他眼里的厌恶清晰看见。

吕皇后看得满意,清咳两声,“揽月,作为主母自是要大度一点,你是瑞王妃,更甚。”

苏揽月点头应允。

他们从宫里出来时,已经是两个时辰以后,吕皇后见怎么都劝不动两人,便把他们放走了。

这一关算是平安渡过了。

也不知道吕皇后,以后还会做什么。

想着,苏揽月竟有些力不从心,她掀开帘子看向街道。

街道上人来人往,扛着糖葫芦的小贩来回走动,小孩嬉戏的清脆声音传来,格外舒心。

“在苏家可有发现?”

萧栩升胳膊撑着头,顺着她的目光看向窗外,又快速收回落在她的身上。

“秦舒玉今天见了梵月国的商队。”

萧栩升瞳孔微张。

竟然与梵月国有联系。

秦舒玉和皇后—吕凌曼交往密切也是因为这个?

怀疑的种子在心中埋下,他眯了眯眼,与苏揽月眼神对上。

他将她送回了苏家,火急火燎的回了瑞王府。

谭雨欣等得急躁,看它回来,连忙上去,还未近身就被暗卫拦下。

“萧哥哥,皇后娘娘对你说了什么?有没有责备你?都怪我不好,尽给你添麻烦。”

她说得可怜,萧栩升只看了她一眼,便回书房去了。

“十七,你带人调查吕凌曼是否与前朝余孽有关,另外,肃清京都所有梵月人。”

十七跪地领了任务,马不停蹄开始去办。

此时天空已经暗下,书房的桌面上点燃一盏灯,微弱,但还是看得清。

萧栩升手里拿着梵月国的古籍记载。

前朝梵月国,皇帝姓叶,荒淫无度之辈,宠爱贵妃不登早朝,贵妃诞下男婴后虽不能封为太子,但也封了封号王爷,后面又生了女儿就被封为护国公主。

一男一女。

萧栩记住了这个重点。

当年他们攻破城池,没有杀任何人,只是将原梵月国皇室驱赶到了边境,这代表着这两个孩子活着的可能性极高。

斩草除根这个词果然没有错。

他翻动书页,后续已经没有梵月国的任何记载了。

梵月国骁勇善战宁愿战死也不愿意投敌,卷土重来的可能性很大,依照目前看来,他们已经开始慢慢渗入了京都,而且数量不少,蛀虫多了,京都内部腐烂了,可就危险了。

不能坐以待毙,得主动出击。

“叩叩叩……”

窗户敲动的声音,萧栩升回神,只见一道黑影闪了进来,气喘吁吁跪在地上,“王爷。

“何事?”

“有人寻得了九灵草,如今正在快马加鞭的赶回。”

萧栩升动作一滞。

找到了?那他要相信苏揽月的药方试一试吗?

他手摸上毫无知觉的腿,片刻颓然的放开。

许久,落寞的看着月亮。

他在担心什么,他已经没有什么可以让她骗了。

苏家。

苏揽月一踏入便觉得哪里不对。

所有人都坐在大厅,苏婉清捂脸痛哭。

见到她,秦舒玉淬毒的眼神扫射过来,如若眼神能杀人,恐怕都要将她千刀万剐了。

“苏揽月,你可真是好姐姐,苏婉清可是你妹妹,你竟然为了一个丫鬟向她动手,成何体统。”

“你看看你妹妹的脸。”

苏婉清的手被秦雨欣拉扯得放下,脸上清晰的掌印,比离开时更加明显肿胀。

“来人,上家法。”

苏揽月眉头紧皱,两个家丁眼疾手快将她死死按住,两人手里都是一样的戒尺。

“我看谁敢,我是瑞王妃。”

一句话震住了所有人。

腹黑王爷神医妻:回府

“如今成了瑞王妃,便是如此嚣张跋扈不顾王法吗?连妹妹都下得去手?”

秦舒玉手拍打在桌面,丽眸不甘的瞪着苏婉清,恨不得冲上去亲自将她碎尸万段。

本以为她会死在瑞王暴躁的脾气下,没想到竟然让她活下来,如今身份还在他们之上。

每次给她行礼,她都觉得像吃了……

“妹妹目无尊长,不知礼数,眼中无人,我作为王妃自是要教训一二。” 苏揽月甩开了两位家丁的禁锢,站定,理了理衣物,恢复云淡风轻的模样,“她眼中没有我这个瑞王妃,那又怎会能有瑞王?我这也是为了她好,免得她日后犯了大错。”

两句话,说得苏婉清脸色难看至极。

她心里全是怨恨。

明明从小她便样样胜过苏揽月,如今偏偏被身份压制。

“苏夫人,你说是不是得教训?”苏揽月询问。

“这是自然。”

秦舒玉不敢动她,只得挤出微笑应下。

苏揽月看着便觉得玩味。

倒是难为她能挤出笑意。

“苏夫人,侍卫夫人,若没其他事,那我便先走了。”

临了苏揽月还不忘恶心一把苏婉清。

在她离开大厅,苏婉清一把掀翻了桌上的茶壶。

“啊啊啊……”

她愤怒的尖叫。

“婉清!”秦舒玉厉声呵斥。

“母亲,我忍受不了如此的委屈,在她苏揽月心里我还不如一个丫鬟。”

苏婉清眼中含泪。

秦舒玉只有这一个女儿,看她这般,早已心疼无比,她站起身,手附在她的头上。

“你再忍耐忍耐,她苏揽月嚣张不了几日了,日后若是你想,我便把她交予你处置。而且,谭严宽不可能永远只是侍卫,我的女儿自然是要配优秀之人。”

想着暗处那些人,她心中把握又深了几分。

“真的?”苏婉清抹掉眼泪。

“自然。”

“我便知道母亲一定是为我好。”

“你如今要做的便是好好做谭夫人,哄得谭严宽离不开你,若是可以怀上一个孩子,那你未来便稳了……”

秦舒玉的如意算盘打得响,她志在必得的模样让苏婉清心里好受几分。

等着吧,若真有那一天,她定饶不过苏揽月那个贱人,今日之事百倍奉还。

房内,彩儿的脸已经消肿,她坐在床边整理衣物,一刻也闲不下来。

“小姐,我已经不疼了,你看,真的好多了。”

她古灵精怪,将脸凑到苏揽月面前。

“倒是小姐,以后进宫不能瞒着我,我得和小姐一起去,要是出了危险,彩儿得自责死。”

她怪罪着。

知道彩儿是关心自己,苏揽月浅笑,倒没有再多说。

深夜,彩儿睡去。

虫鸣声在黑夜如同乐章,苏揽月一向少眠,她坐在书桌前点了一盏灯正在看书。

灯焰跳动,将她精致的侧颜照得清楚。

十一掀开窗户,动作极轻,翻进屋。在黑暗中,紧绷的脸色在见到苏揽月刹那变得柔和。

“可查到什么?”苏揽月未曾抬头。

“未曾,左千山来无影去无踪,栖云山无人清楚。”

无人清楚?

怕是见到外人,知道了也不愿意说,看来她得亲自回去一趟,不过眼下左千山的身份可耽搁在一旁。

“十一,你帮我查查秦舒玉与梵月商队之间的关系,越快越好。”

她得抓紧时间,赶在惊动秦舒玉之前弄清真相。

想着,她抬眸与十一对上视线。

十一心漏半拍,慌忙将头垂下。

这梵月商队牵扯梵月国,此去又不知多久见到苏揽月。

念及,他的眼暗淡了几分。

“怎么了?想起什么了?”

苏揽月看清他的异样,微微诧异,她从未看过这种表情的十一。

“小姐,无事,十一只是在想到底何时能恢复记忆。”他随口扯了一个谎言。

“记忆这事,不可急躁,总归会恢复的。”苏揽月开口安慰。

“小姐,十一先走了,要是错过了换班时间,今晚便走不掉了。”

十一拱手,从窗户翻了出去。

房间恢复寂静,床上的彩儿不知梦到了什么,吧唧着嘴,侧身时又将被子踢得凌乱,漏出腿。

看着她此刻的模样,苏揽月哑笑,为她重新盖好被子熄了灯。

“王妃,瑞王来了,正在前厅等候。”

第二日,丫鬟大早来敲门,彩儿正在给梳发苏揽月梳发,催得急,便随手挽了下。

“小姐,这瑞王今日前来一定是为了接你回府,你可不能轻易原谅了他。”

“你需让他知道,你与那些侧妃妾室是不同的。”

这一路彩儿都在念叨,苏揽月习惯了她这样,敷衍的回应。

前厅,茶冒着热气,萧栩升一口未喝,秦舒玉坐在他的对面微笑。

“揽月在家一向胡闹惯了,嫁去王府想来有些不适,才做出不合礼仪之事,瑞王多多担待。”

“她既已是本王的王妃,本王自是宠爱着的。”

萧栩升倚靠在轮椅上,眼神慵懒邪魅。

他的话让前来请安的苏婉清脚步滞下。

她袖中的手握拳,屈了屈身。

“妾身见过王爷,王爷万福金安。”

“小女见过母亲。”

“免礼。”萧栩升开口,声音磁性悦耳。

苏婉清起身,坐在秦舒玉的身侧。

苏揽月来得有些迟,请安后,站定在萧栩升身前。

萧栩将轮椅推到她的身旁。

两人模样俊美,郎才女貌,在一起的画面哪怕萧栩升残疾,也依旧像是一副绝美画卷。

秦舒玉有些看呆。

苏婉清的手快被自己抠破,这副画面她怎么看都觉得碍眼。

“今日前来皆是为了接王妃回府,如今人已经接到,那便不在多留,告退。”

萧栩升拉起苏揽月的手。

苏揽月抽出,移步在他的身后推动轮椅,秦舒玉跟在身后相送。

瑞王妃的马车停在门口,她将他扶在了车中。

“怎么来接我回去了?”苏揽月坐稳后见秦舒玉离去,将车帘放了下来。

这没有与她提前商议,计划之外,是临时生了变故吗?

萧栩升感受着马车开始走动,倚靠在窗边。

“九灵草已经找到,此番前来,自然是想要王妃医治本王的腿。”

他看着她,黑白分明的眼像是致命的漩涡。

“本王挺好奇安泞的徒弟有多厉害。”

这句话让苏揽月一愣。

他话中有话?不信她?

小说《腹黑王爷神医妻》 第18章 进宫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