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绝色王妃凰倾天下

更新时间:2021-04-23 13:32:19

绝色王妃凰倾天下 连载中

绝色王妃凰倾天下

来源:掌中云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沐芷兮, 萧熠琰

精彩试读:“你快去吧,好好照顾战王殿下。”沐婉柔眼巴巴地看着沐芷兮将战王殿下扶着离开,心情甚是激动。战王殿下喝醉了,这是不是就意味着她有机会?思及此,沐婉柔的眼中掠过一道阴险的光亮。沐芷兮担心萧熠琰真的喝多了,将他扶到厢房后,就打算让下人去煮碗醒酒汤来。可她才扶着萧熠琰躺下,刚起身,就被他猛地一拽。刹那间,她直接落入他怀中。紧接着他一个翻身,就将她压制在了下方。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喝酒就喝个够

齐王来府上,沐丞相下意识地看向沐芷兮,其意思不言而喻。

自己的大女儿和齐王私下有来往,他是非常清楚的。

齐王早不来晚不来,偏偏挑在今天沐芷兮回门的时候突然造访,真是让人不难想到他的心思。

人家是皇子,总不能让他在外面等着,沐丞相起身亲自去迎接了。

萧熠琰看了眼身边的沐芷兮。瞳仁变细了些,透露出些许危险和戾气。

他好奇的是,萧承泽不请自来,沐芷兮是否知晓。

这是在公然挑衅于他么。

萧承泽的出现,也出乎沐芷兮的意料的。

她只能用平静来表示自己的问心无愧,微笑着给萧熠琰添了杯酒。

座中,沐婉柔目标明确地对着沐芷兮阴阳怪气地开口:“姐姐,今日齐王殿下也来府上做客,真是好巧呢。”

丞相夫人不无担心地看向沐芷兮。

兮儿喜欢齐王,她这个母亲也是知道的,今天是回门的日子,可不要再闹出什么乱子才好。

沐芷兮抬头看向对面位置的沐婉柔,露出一抹从容镇定的笑容。

“来者是客,今日府上这般热闹,实属难得呢。”

沐婉柔以笑容掩盖她此时的不怀好意。

她倒要看看,一会儿沐芷兮见了齐王还怎么能镇定。

门厅外传来脚步声,是沐丞相亲自将齐王给请进来。

“齐王大驾光临,真是有失远迎啊。来人,为齐王殿下添座。”

仆人立马添座上菜,众人的目光都放在了萧承泽这个不速之客的身上。

今日萧承泽穿着一袭白衣,翩翩俊朗,手执白色纸扇,扇面上是他本人亲自题的字。

相府的几位年轻小姐,好些都被萧承泽这副俊俏公子的模样迷住。

唯有沐芷兮,看了眼萧承泽,目光带着掩藏的恨意。

萧承泽也朝她这边看来,他没有直接入座,而是径直走到沐芷兮面前。

“恭喜五弟和弟妹新婚燕尔。”

他这句新婚燕尔,在旁人听来格外讽刺,尤其是在萧熠掞听来。

沐芷兮主动起身,对着萧承泽福身行礼。

“谢齐王殿下祝福,本王妃和王爷定能百年好合、携手一生。”

萧承泽的脸色微微一变。

沐芷兮这女人,居然还想要跟萧熠掞百年好合携手一生?

她难道忘了,她爱的人是他吗?

那个要死要活地要跟他在一起,甚至不惜在大婚前跟他私奔的人,难道不是她沐芷兮?

不对,她现在应该是假装的。

因为不想被萧熠掞看出什么来,所以假装对他这样冷漠。

萧承泽自己脑补出,沐芷兮对他用情至深的大戏。

入了座,他的位置好巧不巧的就在沐芷兮正对面。

沐丞相也不知道那小斯是怎么办事儿的,怒视了那小厮一眼。

殊不知,如此安排,正是沐婉柔特意吩咐。

沐婉柔一早就知道萧承泽会过来,这样做,方面二人眉目传情。

自从萧承泽出现,萧熠掞的眼中就多了些许阴郁。

“齐王殿下,您腰上佩戴的这香囊好生别致。”

沐婉柔认出那香囊是之前沐芷兮送给齐王的,看热闹不嫌事儿大地点了出来。

偏偏这也是萧承泽刻意为之。

就着沐婉柔的话,他故意显摆似的将香囊拿了起来。

“这丹葵香囊是纯手工制作,本王敢说,整个北燕都找不出第二个一模一样的,”

“如此说来,定是女子赠与殿下的了。”沐婉柔搭腔,同时看向沐芷兮。

萧承泽故意不知隐藏地也看向沐芷兮,而后以一种深情款款的语气娓娓道。

“是女子,而且是本王心爱之人。”

沐芷兮盯着萧承泽所佩戴的香囊,想起那确实是她相赠。

不过那都是她重生之前的事儿了。

那时她蠢,不知道萧承泽此人狼子野心。

现在她恨不得把送萧承泽的东西统统要回来烧了。

萧承泽和沐婉柔一唱一和地说得如此明显,萧熠掞就算是装傻也有个限度。

沐芷兮和萧承泽私相授受一事,他并非第一天知晓。

所以现在,他心里虽然生气,却不至于表现在脸上。

他在意的,是现在沐芷兮对萧承泽的态度如何。

转头见沐芷兮看着萧承泽那边,他心里便很不是滋味儿。

而萧承泽还嫌不够乱,当众对着萧熠掞敬酒。

“五弟,那日你大婚,本王没能喝到你的喜酒,借此机会,将这喜酒给你补上。”

齐王如此刻意地提起大婚之事,令众人脸上的表情都有了或多或少的变化。

苏姨娘趁机煽风点火。

“齐王殿下可真是有心呢……”

嘭!

苏姨娘话音未落,突然一道脆裂之声响起。

众人循声望去,原来是战王手中的酒杯碎裂了。

沐芷兮就坐在萧熠掞旁边,清清楚楚地看到是他刚才一发力,直接将酒杯捏碎。

她的瞳孔瞬间放大,看到萧熠掞的手被碎片划伤流出血,立马拿出自己的绢帕来。

“夫君,你的手流血了……”

她赶忙替他简单包扎,却被萧熠掞拒绝。

他冷哼了声,眼神冰冷淡漠。

“齐王想跟本王喝喜酒,兄弟一场,今日可得尽兴。

“陆远,速速去备几坛好酒来。”

“是!”

陆远的动作非常快,不过一刻钟工夫,就带着几个护卫搬了几坛酒上来。

萧承泽本来只想借机挖苦萧熠掞一番,没想到他居然如此认真,让手下拿了如此多的酒。

陆远将其中一坛酒放到萧承泽面前的矮几上,剑出鞘,直接挑开了酒封。

“齐王,请。”

萧承泽现在完全就是被赶鸭子上架,这酒,他是不喝不行了。

酒被陆远偷偷下了泻药,所以才几杯酒下肚,萧承泽就感觉到肚子咕噜咕噜响,然后便是一阵翻涌。

他克制强忍,但那股蹿稀之感却越发强烈。

萧熠掞装作不知情,还在对面劝酒。

不是要喝酒么,那就让他一次喝个够!

终于,萧承泽忍不住了,肚子痛得他额头直冒冷汗。

再不去茅房解决的话,他就真的受不了了。

噗——

一记闷响从萧承泽的某处发出,而后散出一阵恶臭。

坐在他两边的人纷纷捂住口鼻,有苦难言。

他面色铁青,捂着肚腹起身:“沐丞相,人有三急,本王……”

沐丞相立马会意,命身边的管家,“赶快领齐王殿下去茅厕!”

萧承泽从来没像今天这般丢脸过,连着放了几个响,一路上几乎是小跑着前进。

到了茅厕,他那叫一个迫不及待,三下五除二地腰带解开,生怕弄到裤子上。

前厅内,暗中使坏的陆远憋着坏笑,心中暗爽。

一抬眼,就看到沐芷兮正盯着自己。

于是他立马正色,假装什么都不知道。

沐芷兮看了眼萧熠掞面前的酒坛子,又看了看对面萧承泽那边的,很快就猜到,一定是他的那些护卫动了手脚,萧承泽才会那般丢人

萧熠掞见她往萧承泽的位置上看,目光瞬间浸染了刺骨的寒。

幸亏他非常能够克制,愠怒之意隐而不发。

怕本王吃了你么

萧承泽喝了酒后,基本上就只能在茅厕待着了,这可把沐婉柔急得够呛。

这边酒过三巡,萧熠琰也喝得有些多,还真有种上头的感觉。

他手扶着额头,稍稍醒了会儿酒,旁边传来沐芷兮那夹杂着担忧的声音。

“王爷,你是不是喝醉了啊?”

陆远看了眼自家主子,要说主子喝醉,那是绝对不可能的,毕竟主子那可是名副其实的千杯不醉。

“扶本王去休息。”萧熠琰抓着沐芷兮的胳膊,所说的话打了侍卫陆远的脸。

擦!

不是吧!

主子真要醉了?

沐芷兮见状,赶忙将他扶起身。

“父亲,王爷喝多了,我扶他去厢房休息。”

她话音未落下,紧张兮兮的沐丞相便赶忙起身。

“你快去吧,好好照顾战王殿下。”

沐婉柔眼巴巴地看着沐芷兮将战王殿下扶着离开,心情甚是激动。

战王殿下喝醉了,这是不是就意味着她有机会?

思及此,沐婉柔的眼中掠过一道阴险的光亮。

沐芷兮担心萧熠琰真的喝多了,将他扶到厢房后,就打算让下人去煮碗醒酒汤来。

可她才扶着萧熠琰躺下,刚起身,就被他猛地一拽。

刹那间,她直接落入他怀中。

紧接着他一个翻身,就将她压制在了下方。

沐芷兮心跳加速地望着上方的男人,别过脸,避开了他的一吻。

“夫君,你做什么……”她双手抵着他的肩膀,声音如蚊蚋。

由于她下意识的躲避,他那一吻落在她耳侧。

他轻咬了下她的耳垂,清醒的眸光,完全不像是醉酒的模样。

“都唤本王‘夫君’了,你说本王想做什么,嗯?”他的尾音带着几分撩拨的意味,伸手钳住她的下巴,将她的脸摆正,逼着她和自己对视。

沐芷兮稍显慌张,“这是相府,外面还有好多人,而且夫君你喝醉了,我害怕……”

“害怕什么,怕本王吃了你么。沐芷兮,之前是谁口口声声说要跟本王圆房的?”

“夫君,你为什么突然……”

“为什么,本王也想知道为什么,你跟萧承泽眉来眼去的,当本王眼瞎的么!”

原来他这是误会的。

沐芷兮着实觉得自个儿冤枉得很,“什么眉来眼去,我没有!”

“沐芷兮,这是你逼我的……”萧熠琰毫不顾惜地吻上她的唇瓣。

“唔……不要,夫君……萧熠琰,你住手……”

他米且暴地吻过来,带着几分狠劲儿,故意不让她呼吸。

她的力气本来就小,推不动他,只能被迫承受他的吻。

前世,他在她身上发泄愤怒的一幕幕浮现,令她有些害怕。

重生后,她是想要把自己交给他没错,但她希望是美好的、温柔地被对待,而不是像前世那样,像现在这般,被他当作发泄的工具。

沐芷兮又是奋力挣扎,上方的男人如同一座大山,岿然不动。

直到她快要窒息、挣扎小了,萧熠掞才放过了她。

他俯首望着她,她的双眼仿佛一泓秋水,蒙上了一层氤氲的水雾。

此时她眼眶泛红,委屈得像只受了欺负的小白兔,缩在他下方瑟瑟发抖。

她那被亲肿的嘴唇,都是他这个“恶人”所为……

萧熠掞的眼中流露出些许不忍,弄疼了她,着实不是他的本意。

他伸手拂去她额前的碎发,非常温柔地,小心地在她额头上落下一吻。

“别哭,兮儿,本王错了,原谅本王可好,你要什么本王都给你。”

他的声音带着几分醉意,缱绻入耳,拨动人心。

征战沙场,杀敌无数的战王,也会有这般手足无措的时候。

他害怕就此以后,他心爱的姑娘越发厌恶他。

沐芷兮吸了吸鼻子,推开他坐起身。

她背对着他坐在床边,用拇指根部轻揉眼角,声音低软:“王爷先歇着,我去给你熬碗解酒汤来。”

说着她便起身要走。

萧熠掞立马随之起身,抓住她的手腕,“这种事吩咐下去,让下人去做便是,你留下陪本王。”

“不要。”沐芷兮拒绝留下,并且甩开他的手。

她真的生气了,气他误会自己与萧承泽眉来眼去。

“萧熠掞,你冤枉我,还欺负我,现在你就好好在这儿反省吧,一个时辰之内我都不想看见你。”

摔门离开,留下懊悔不已的萧熠掞。

但是仔细想了想她刚才说的话,她生气,是因为他冤枉了她。

他冤枉她什么了?

难道说她和萧承泽眉来眼去,她觉得冤枉?

厨房。

秋霜看到自家小姐如此熟练的刀工,在一旁深感佩服。

其他那些世家小姐别说做菜了,估计连刀都握不稳。

哪像她们小姐,不止会下厨,而且厨艺还尤其精湛。

只要是尝过小姐做的菜,绝对会爱上那个味道,一辈子都忘不了。

可惜小姐只有心情好才会下厨。

“小姐,王爷要是知道你亲自给他熬的解酒汤,肯定会很高兴的。”

沐芷兮脸上带着幸福的微笑,前世,她从来没有为萧熠掞下过厨。

反倒是为了萧承泽,她潜心研究他喜欢的菜式。

现在想想,她前世真是愧欠了萧熠掞不少。

明明是他明媒正娶的王妃,却什么都没有为他做过。

“好了,现在就给王爷端过去吧。”

“好的,王妃。”秋霜小心翼翼地将解酒汤放在托盘里,跟上自家小姐的脚步,往厢房而去。

然而,这还没到厢房,半路上就碰到了萧承泽。

萧承泽在茅厕蹲了大半个时辰,腿都蹲麻了,而且全身沾上了一股奇奇怪怪的气味,引得苍蝇都要开开心心地围着他转几圈,以为他是那玩意儿。

见到萧承泽,沐芷兮唯恐避之不及,赶忙后退几步。

“齐王殿下,前厅在那边呢,你走错方向了。”

“兮儿,我是特意在此等你的。”萧承泽非常热情地上前。

沐芷兮立马喝住:“停!你别过来!”

她用帕子虚掩口鼻,眉头紧皱。

“兮儿,你的嘴是怎么回事?”萧承泽一眼就看到沐芷兮那貌似是被亲肿了的双唇,情绪有些激动,“是不是那个混蛋欺负你了!你告诉本王,是不是他强迫的你!”

沐芷兮微微一笑,目光却是无比冷漠。

“我与夫君感情深厚,用不着齐王殿下操心。”

萧承泽这人渣,居然敢骂她夫君是混蛋,她恨不得给他一耳巴子。

她懒得跟萧承泽多说废话,随意地行了一礼。

“齐王殿下,我有要事在身,恕不奉陪。”

萧承泽是为了留住沐芷兮的心,自然不能放过这么好的机会,所以他立马跟上,想要抓住她的胳膊,“兮儿你等等……”

“别碰我!”沐芷兮非常夸张地跳开了好几步,简直要炸毛了。

她无比嫌弃地瞪了眼萧承泽,恨不得将他踹进池塘,好好去去他身上那股味儿。

萧承泽见她这般抗拒跟自己接触,以为她是担心人多眼杂,被人发现他们的关系。

见她的贴身侍婢端着一碗什么,他随口问了句。

“这是何物?”

“回王爷,是醒酒汤。”秋霜恭敬回答的同时,跟着自家小姐离他甚远。

一听是醒酒汤,萧承泽笑容满面。

“兮儿,你真贴心,这解酒汤是你为本王熬的吧,难为你还念着本王身体弱,喝不得酒。”

说着,他还故意装作一副身体不好的模样,虚假地咳嗽了几声。

沐芷兮听到这些一厢情愿的话,再看到他这模样,顿时心里一阵恶寒。

这家伙还真是喜欢往自己脸上贴金。

要是换作以前,她恐怕还会傻乎乎地相信他真的身体不好,但是经过上一辈子的悲剧后,她可不会再傻傻地为他所欺骗了。

萧承泽对外给人的印象是身中不明剧毒,不定期会发作,发作起来要人命,完全就是一病秧子人设。

所以前世,她精研医术的原因,除了是帮助母亲治心悸,还有便是为了萧承泽这个渣男。

可到最后她才知道,原来这家伙压根就没有那劳什子毛病。

他之所以对外称自己有病,就是为了让其他皇子对他这个没权没势的皇子放松警惕,从而方便他闷头干大事。

现在她是巴不得他真的中毒,毒发身亡就最好不过,也省得她动手。

萧承泽以为这醒酒汤是沐芷兮为他熬的,自我感动了一会儿,正要伸手去拿,秋霜急了。

“齐王殿下,这是我家王妃为战王殿下熬的!”

小说《绝色王妃凰倾天下》 第17章 喝酒就喝个够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