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情感 > 我是特种战神

更新时间:2021-04-23 17:16:02

我是特种战神 已完结

我是特种战神

来源:追书云 作者:美味电风扇 分类:都市情感

精彩试读:柔软的身体背在身上,感受着女人绵软的身体,刘毅在紧张之余,心里居然升起一丝异样的感觉。用力晃了晃脑袋,他将脑子里面不该有的杂念抛掉。危急时刻,根本不容多想,必须要冷静面对。暗夜,十分有利于潜行。刘毅对林中夜路并不陌生,甚至可以说是极为熟络的。毕竟,他打小开始,就经常在林中摸黑赶路。可是,他现在背的是一个人,而不是书包。没有多久,呼吸就渐渐急促粗重起来,刚恢复了些的体力,很快便消耗殆尽,继而开始透支。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7-鸟枪换炮

一分钟,两分钟……

一直到了五分钟之后,突然一阵嘈杂的脚步声,从远处响起。

紧接着,一连串密集的扫射声在丛林中荡开。

敌人的援军来了。

刘毅心里一惊,还没反应过来时,一道冰冷且熟悉的女声响起:“撤!”

根本不用思考就知道,那是女军人的指令声。

留意猛地从地上爬起来,迈步便准备撤离。

只是,刚迈出两步,试下暗中就看到刚被他击毙那人的武器。

丝毫没有犹豫,扑上去,伸手握住抓起,接着就是一个侧翻。

跳起来闷头撒丫子狂奔,完全不去管身后噼噼啪啪密集的弹着点,闷头就跑。

刘毅丝毫不敢松懈,憋足了一口气,疯了似得向着前狂奔。

新兵训练时的战术训练非常简单,但至少教会刘毅一件事:那就是,后面有人追着你打的时候,不能单纯的往一个方向跑直线。

因为那样,妥妥的就是个靶子。

心里有了这个认知,周围有树的时候,刘毅就按照女军人告诉的方法。

有意识的利用树木作为遮挡,专门往后方追兵的射击死角里跑。

没树的时候就玩了命的跑S形弯儿,一会儿拐大弯儿,一会转小弯儿,像是跑的不快,可这种无规律的奔跑,却着实也让他躲开了好几次致命的狙击。

刘毅身后,断后的女军人,原本没太留意。

偶尔转头看了一眼,发现刘毅奔跑的样子,不由吃了一惊。

不过很快,冰冷的脸上,表情又恢复了常态。

扭身,提枪,翻滚,又是一枪,将一名追击而来的敌人射杀。

她趴伏在树后,狙击了两三个敌人。

只是,对方的大部队已经赶来,她果断放弃,几个闪身之后,同样撤离了这片区域。

狂奔出了很远,刘毅感觉自己的呼吸不畅,之前胸口被踹了一脚的地方,再次开始烦闷。

他慢慢停下脚步,大口的喘.息着,胃也因为饥饿火辣辣的蛰痛。

天色,此刻已经擦黑。

可是背囊不知道丢去了什么地方,没有吃的,在黑夜中的丛林里,可是有些难熬了。

他刚刚想到这里,还没等想到什么对策,耳边冰冷的女生就传来:“停下来干什么,想死?”

刘毅心里一跳,刚刚还有些担心的心情,一下子放松了下来。

突然想到,对方腿上还有伤。

回头看了一眼,果然见到女军人大腿受伤的地方,褐色的血痂上覆着一层鲜红。

应该是急行军,导致的伤口不知道第几次破裂。

靠过去两步,伸手想要去扶对方。

只是,他目光与女军人眼睛一碰,伸出去的手,一下子还又缩了回来。

“天,天要黑了,咱……接下来怎么,怎么办?”刘毅有些尴尬。

没有回答刘毅的话,女军人皱了皱眉头,抬起头,看了下已经黑沉沉的天空。

天上,繁星已出,只是因为树木高大的冠子,遮挡了大多的天空,他们也只能是在枝叶间稍稍看到一点天上的星月。

不知道女军人看出了,沉吟几秒后,目光扫过四周。选了一个方向,迈步就走。

刘毅摇摇头,跟了上去。

他已经习惯了女军人的冷漠,对方是个不喜欢废话,只喜欢行动的干脆性格。

所以,刘毅也就不废话,跟在她身后。

一边走,他一边摆弄着手里的那支枪。

刘毅入伍才几个月,制式装备也只是有限的摆弄过几次,其它种类的枪支别说碰,连见都没见过。

翻来覆去研究了半天,看着各种功能的挂件,还有拨档,除了知道应该是把冲锋枪,其它完全是懵的。

“这枪我不会用,你用吧。”刘毅直接把枪递给前面的女军人,示意了下腰间别着的手枪:“我还是用这个比较适合。”

女军人转过身看了一眼,将自己的枪背好停下脚步,接过刘毅手中的步枪。

拿在手里,摆弄了一下,低头查看一翻,说道:“H&KMP5SD-N微声冲锋枪,口径----9mm,有效射程----135m,装弹量30……”

一边走,她一边给刘毅讲解手中冲锋枪的知识。

手上摆弄着,将弹夹拆卸下来,看看弹夹,里面还有大半子弹。

安装好之后,把枪放在刘毅眼前,告诉他如何打开保险,射击的基本要领。

“拿好!”女军人将枪递给了刘毅。

刘毅看着递过来的枪,苦笑摇头。

没有伸手,说道:“算了,不瞒你说,我是新兵,根本没怎么摸过枪。就小时候跟长辈打猎的时候,用过老毛子的枪,一发一压,很老的那种,跟现在的枪根本不一样。”

女军人看了一眼刘毅,目光里有淡淡的冷厉:“没什么不会用的,就当作老枪打。”

说完,不管刘毅是否同意,将枪一抛,扔给刘毅,继续前行。

接住枪,刘毅笑了笑没说什么,边跟着女军人继续前进,边按照她刚刚教的细节,熟悉起手中的冲锋枪。

女军人虽然看起来很冷,但在刘毅的眼中,这个身上有伤,但是却坚毅无比的女人,给了他一种另类的美感。

这个念头只是轻轻的划过,当他再次追上女军人,一边走,一边询问枪械知识的时候,就已经抛到了脑后,沉浸在了枪械的知识当中。

没有几个男人是不喜欢枪的,不知道是本性,还是什么,反正对于武器有着与生俱来的喜爱。

刘毅其实也不例外,所以他不断的提着问题。

女军人倒也不藏私,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很快,刘毅大致掌握了手中冲锋枪的基本用法,性能,以及细节操作。

“我到底应该怎么称呼你,总不能一直喂喂喂的喊你吧?”

女军人没开口,只是扭了头,冷冷的盯着刘毅,目光中的审视意味极浓。

刘毅吞了口口水,有点尴尬,没有再问。

女军人转身离开,继续前行。

刘毅见状,赶紧跟了上去。

天色此刻,已经完全黑了下去,丛林中,已经黑的伸手不见五指,道路更是看不清楚。

又走了一段,女军人停下来,左右看了看,选了个地方,坐了下来。

刘毅跟过去,距离她不远也坐下来。

手里的枪举起来,用瞄准镜到处扫视观察。

四处一片黑暗,到处都是草木,一望无际,根本看不到头。

“你先休息,我放哨。”刘毅平静的说道。

8-疗伤

女军人没有异议,略显蹒跚的缓缓靠着一颗树干坐下,闭上眼睛便没了动静。

刘毅深吸口气,目光扫过黑暗的丛林。

放哨的事情,从前打猎的时候,他没少干。

将枪挂在脖子上,准备攀爬上树放哨。

但,转念一想。

女军人的腿伤不轻,一旦有什么紧急情况,恐怕行动艰难。

想到这里,他俯身找了一根粗大结实的树枝,用军匕削成了一根拐杖,然后放在女军人身边。

做完这一切,他立刻攀上一颗大树,将身体引入树干当中,目光游.走于黑暗的丛林四周。

同时用耳朵,仔细的判断着着周围的声响。

在树干上,足足守了有三个多小时。

夜,渐渐的深了。

敌人始终没有出现,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天黑和连续作战的疲惫,让他们失去了寻找线索的精力,放弃了追踪。

两天的奔袭,战斗,逃跑,刘毅此刻身心俱疲,渐渐地,视线有些模糊,脑袋发昏眼瞅着就要睡过去。

就在他眼睛将闭没闭的瞬间,一道微弱之极,但却很清晰的醒目的微光,划过他的眼眸。

悚然一惊,刘毅眼睛一下子就睁大了。

“有情况!”

他蓦然瞪大眼睛,向着亮光的方向看去。

没有了,亮光瞬间划过,这个时候消失的毫无踪迹。

刘毅从前是猎人,现在是军人。

该有的敏感,他一直保留着。

刚才绝不是错觉,刘毅非常确定!

他的睡意全无,将挂在脖子上的枪拘起。

打开瞄准镜的夜视开关,将准星镜头对向刚刚有光划过的方向。

借助夜视仪瞄,他清晰的看到,支枪光亮划过地方的不远处,有一个身影,正持枪躬身摸索前行。

他的身后,有几个人影,散在后方不远处。

敌人摸过来了,刘毅第时间做出了判断。

手指在扳机上磨砂了一下,他很想开枪射杀敌人。

但,他清楚自己的实力,如果敌人只有一个还好,多名敌人同时出现,根本没有胜算。

咬咬牙,刘毅扒住树干,从树上小心翼翼的滑了下来。

他俯身来到女军人身边,想要叫醒她。

只是,靠近了之后,在微弱的光线下,他看到,女军人浑身颤抖,脸色苍白如纸。

用手摸了一下额头,滚.烫一片。

“糟了!”刘毅低呼一声。

女军人不知什么时候发起了高烧,而且已经陷入了昏迷状态。

敌人就在附近,这里已经不能再呆了。

刘毅心一横,将两把枪都挂在脖子上。

弯下腰,背起女军人,一手拖着她一手拄着之前削的拐杖,放轻脚步向着与敌人相反方向的黑暗处转移。

柔软的身体背在身上,感受着女人绵软的身体,刘毅在紧张之余,心里居然升起一丝异样的感觉。

用力晃了晃脑袋,他将脑子里面不该有的杂念抛掉。

危急时刻,根本不容多想,必须要冷静面对。

暗夜,十分有利于潜行。

刘毅对林中夜路并不陌生,甚至可以说是极为熟络的。毕竟,他打小开始,就经常在林中摸黑赶路。

可是,他现在背的是一个人,而不是书包。

没有多久,呼吸就渐渐急促粗重起来,刚恢复了些的体力,很快便消耗殆尽,继而开始透支。

无奈之下,只能将女军人放下来,靠在一棵树干上。

仔细看了下女军人的状态,嘴唇干裂。全身滚.烫。

这是因为伤势引发的高烧,大量失血又加重了病情。

可以说,情况非常危险。

如果现在有药品,消炎、退烧并及时补液,状况还能稍微好一些。

但,身在丛林中,背包丢失,到哪里去找药。

刘毅眉头深锁,心中一片焦急。正束手无策的时候,耳边隐约听到了一丝潺潺的水声。

声音不大,但刘毅确定,不是幻觉。

心中一喜,再次背起女军人,朝着流水声快步奔去。

几分钟之后,一道不大的林间小溪,在眼前缓缓流淌。

放下女军人,刘毅捧起一些水,放在她的唇边,让她喝下去。

高烧、失血,加上连续的高强度战斗,就算是铁人也扛不住。

女军人虽然伤情很重,但在昏迷中感觉到了口唇的冰凉湿润,本能的吸干了刘毅捧到她嘴边的水。

开始模糊的轻呼着:“水,水……”

刘毅连着喂了她几次,女军人脸上的潮红似乎淡了一些,很快再次陷入了昏迷。

刘毅心中起急,如果这样下去,女军人恐怕连今天晚上都熬不过去。

心中焦急,趴在溪边灌了一通冰凉的溪水,刘毅准备在周围转转,希望运气够好,可以找到一些合用的草药。

可步子还没等一开,目光锁住了不远处的的几株植物,强忍着激动冲过期仔细辨认了一下。

不由得在心中大喊:“天无绝人之路!天无绝人之路!”

那些植物,居然是在西南之地非常少见的柴胡草。

对于重要刘毅不算陌生,不但当年爷爷教过他不少,上学的时候也是考察课目。

处于稳妥,留意先拔下一株叶柴胡,借着微光再次辨认后,咬下一段叶梗吸品了一下。

心里有底后不再耽搁,一口气拔七八颗,才回到女军人身边。

野外条件简陋,没法找全组方,更没法泡制,所以只能生嚼。

可女军人处于昏迷当中,根本无法自行咀嚼。

刘毅只能盘膝坐下,把女军人的头放到自己腿上,用手指轻压她的腮侧。

等她嘴微微张开后,两只手将柴胡茎叶绞在一起,硬生生的把汁液挤了出来,滴入女军人的嘴里。

还好柴胡生在水边,茎中水分充足。

七八颗绞出了不少汁水,眼瞅着大量的汁液被女军人咽下去,刘毅这才稍微放心了一些。

随后将她重新靠回到树干上,轻轻解开她大腿上裹着的绷带。

光线太看,看不清伤势的具体情况,而且没有干净的绷带重新包扎。

刘毅只能嚼烂了一些柴胡叶覆在伤口上,用旧绷带重新做了包扎。

用洗水拍打了女军人的额头和颈侧,判断她脸上的伪装油彩影响汗液排除和散热,干脆直接给擦了个干净。

清丽的容颜,白皙的皮肤,娇柔的一张瓜子脸,看起来温婉而可人。

在微弱的月光下,女军人一张绝美的面庞,逐渐显露在刘毅的眼中。

短暂的痴迷后,刘毅回过神来,感觉她的体温似乎降下去了一些,稍稍松了口气。

不知道,敌人什么会在出现。此时的情况,可以说是危急到了极点。

这时候生出别的心思,跟找死有什么区别!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