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傅少追妻路太难

更新时间:2021-04-23 14:53:03

傅少追妻路太难 连载中

傅少追妻路太难

来源:掌中云 分类:总裁豪门 主角:江迟绾, 江迟绾

精彩试读:江迟婠只觉得十分无语,嘴角忽然间扬起一丝嘲讽:“这难道不是傅总希望看到的吗?看到我被羞辱的体无完肤,为了钱不择手段……”傅修臣被她噎得说不出话来,看着江迟婠脸色发青,便松了手。事实上,连他也不明白,自己明明是想要替沈思瑶报仇狠狠的折磨江迟婠,可是在看到江迟婠被人欺负时,还是忍不住替她解围。心里又再次涌上一丝烦躁,傅修臣很不喜欢这种感觉,努力的将愤怒压制下来。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傅少追妻路太难:认罪

傅氏集团。

江迟婠直奔傅修臣的办公室,一进门,便开口质问:“傅修臣,到底怎样,你才肯放过我!放过江家!”

正在进行手头上工作的傅修臣,见到江迟婠赶来,一点也不意外,但却对江迟婠的态度颇为不满。

他将手中的文件放下,双手交叠在一起,冷冰冰的看着怒气冲冲的江迟婠:“这就是你求人的态度吗?我现在所做的一切,只不过是要你记住自己当年所犯下的过错,凭什么你可以心安理得的活到现在,瑶瑶却再也不能留在这个世上……”

又是因为那些莫须有的罪名!

就算傅修臣没有听累自己的解释,江迟婠也早已经说累了。

原本盛气凌人的气势瞬间浇灭,江迟婠眼中闪过一丝绝望,她眸子平静如水,一字一句道:“是不是真的要我去死,去给你的沈思瑶陪葬,你才能够满意?”

听到江迟婠这丧气满满的话,傅修臣并没有想象中的快感,反而有种说不出的烦躁。

明明心中并没有想把江迟婠往绝路上逼,可说出来的话,却像刀子般锋利——

“死实在太便宜你了,我要你生不如死的活在这个世上,每一天都在为害死瑶瑶而忏悔!”

江迟婠的心脏仿佛像是被什么戳中,明明已经过去这么多年,可没想到在傅修臣一次次不信任自己的时候,她还是能够感受到强烈的难过。

原本攥紧的双手也在此刻缓缓松开,视线不再看向傅修臣,而是垂落在脚面。

“时至今日,你还是不信我……我也没有证据能够证明自己是清白的,无论怎么解释,看上去都那么无力。但不管怎么说,江家是无辜的,傅修臣,我认罪,你能放了他们吗?”

她竟然亲口承认了自己所犯下的错?

傅修臣眼中写满了不可思议,从前那个骄傲的江家大小姐,现在看来,竟然没有一点骨气,反而多了几分圆滑。

“你再说一遍……”傅修臣的手指忍不住轻颤,有那么一瞬,他甚至以为是自己听错了。

可下一刻,江迟婠又把刚才的话,清清楚楚重复了一遍——

“我认罪,我不该因为妒忌害死沈思瑶,现在你满意了吗?”

话音落下,江迟婠紧抿着嘴唇,抬头对上傅修臣的目光,那双平日熠熠生辉的眼睛,此时黯淡无神。

在父亲的庇佑下,她已经躲了整整五年,如今江迟婠身为人母,也觉得自己应该独挡一面,至少不能再拖累家人。

在傅修臣眼中,他明明一直认为是江迟婠害死了沈思瑶,可在江迟婠说她认罪的时候,心跳有一瞬骤停。

“五年了!你终于承认瑶瑶是你害死的!”傅修臣的嘴角都在抽搐。

他也说不上自己心中的愤怒是因为江迟婠害死沈思瑶,还是因为……江迟婠认罪。

“既然这样,那我更不可能轻易放过你。江迟婠,江家现在面临着经济危机,最需要的就是钱,既然这样,你不如去盛豪工作吧。”

盛豪作为傅氏集团的产业之一,是海城最大的夜总会和酒店,傅修臣要江迟婠去那里工作,无异是想狠狠羞辱她的尊严。

江迟婠一咬牙一跺脚,竟然答应下来:“如果这样能让你消气,放过江氏的话,我去。”

在傅修臣的印象中,受到这种羞辱,江迟婠早就急得跳脚,可她的回答却在自己意料之外。

也对……过去五年,谁又能够想到江迟婠变成了什么模样?

“五年前海城的第一名媛,骄傲的江大小姐,一朝沦为交际花……江迟婠,你还真是下贱。”

那些刺耳的话从傅修臣嘴里说出来的时候,江迟婠本想装作没有听见,可胸口还是闷闷的。

“既然这样,江小姐还愣在这里干什么?现在就去上班吧。”

仿佛一道魔咒,压的江迟婠喘不过气。

旁边的罗森也没有想到,傅修臣竟然会对江迟婠提出这种要求,再怎么说,江迟婠也是他明媒正娶的妻子。

虽然时隔五年,大家都以为江迟婠已经去世,可这还是无法改变的事实,跟在傅修臣身边多年的罗森也无法看透,他到底是在打什么主意……

江迟婠转身离开傅修臣的办公室,罗森刚想说些什么,傅修臣又抢先一步开口:“罗森,你带着她去。”

“总裁……”

罗森面露迟疑,想要劝说傅修臣的话,被他一个冰冷的眼刀咽回了肚子里。

……

盛豪大酒店。

江迟婠跟在罗森身后,听从他的一系列安排,并且带着她见了盛豪大酒店的经理。

“这是新来的员工,你给她安排一个工作吧。”罗森也不知道该怎么介绍江迟婠,看着她的眼神带着些许异样,最终落下这么一句。

经理点了点头,便让自己手下一个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孩领着江迟婠去换衣服。

而她们在这里的工作,就是将酒店里的酒销售出去,说简单也不简单,说难也不算太难,倘若能够将最贵的酒销售出去,那她们拿到的提成也会更多。

“你从这些衣服里面挑一件换上吧。”那个女孩打量了江迟婠一番,一看便知道她出身不错。

江迟婠点了点头,盯着面前一排花花绿绿的衣服皱了皱眉,从中选取了一件最为保守的旗袍,在衣服的衬托下,好身材一览无余。

“做我们这一行的,最重要的就是放得开,虽然可能免不了要被客人揩油,但只要能够把酒卖出去就有提成。进来这里工作,都是为了钱而来,等下你在旁边看着点,很好学习的。”

江迟婠不免有些后悔自己为什么会脑子一热认那些莫须有的罪,可想到家中现在面临的危机,似乎也只有讨好傅修臣这一条路可走。

江长源为她做的已经够多了,江迟婠心中比谁都明白,倘若江氏集团不能尽快脱困,那他很有可能会面临牢狱之灾……

傅少追妻路太难:羞辱

“0623有客人,你们派两个人过去。”

正当江迟婠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愣神的时候,旁边那个女孩儿手中的对讲机突然响起,她便下意识地看了过去。

“收到,我和新来的那个一起。”那个女孩儿匆匆回应,随后又将目光落在江迟婠身上,对着她莞尔一笑:“别愣着了,咱们要开始工作了。”

话音落下,女孩又将放着一瓶名贵红酒的餐盘递到江迟婠手上,自己则拿了另一瓶酒,随后便向0623号包厢走去。

“对了,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走廊上,江迟婠小声询问女孩。

“何婧。”

包厢里纸醉金迷,几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从江迟婠和何婧走进门的那一刻,不怀好意的目光便在她们身上流转。

感受到他们油腻腻的视线,江迟婠浑身都不自在,已经习惯了这种状况的何婧却不以为然,动作娴熟的为那几个老板倒酒。

“那个穿旗袍的女孩子看上去不错,我要了!”其中一个满脸油光的男人对着自己身旁的同伴笑道。

见江迟婠迟迟没有动作,又面露不悦,还是何婧先开口救场:“抱歉,她是刚刚来我们这里工作的,还不太懂规矩,江迟婠,你还愣着干什么?快给老板倒酒……”

听到何婧喊自己的名字,江迟婠才回过神儿来,而后拿着酒瓶走了过去,小心翼翼的把红酒倒进杯中。

不曾想,那个老板却突然抓住了她白皙纤细的手腕,江迟婠被对方的动作吓了一跳,双手一颤,红酒便洒在了男人的衣服上。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江迟婠忙不迭地道歉。

那个老板眼中色欲不减,并没有为这个小插曲生气,笑眯眯地看着江迟婠,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背:“真为自己刚才的失误感到抱歉的话,不如坐下来陪我喝上一杯,要是你能让我喝高兴了,今天在场点的所有酒,我都会让经理记在你的账上。”

江迟婠咬紧下唇,还是头一次受到这种羞辱,不知道为什么,此刻脑海中突然间想到傅修臣那张冷冰冰的面孔,倏然便放弃了抵抗。

此时傅修臣就坐在监控室里观察着包厢中的一举一动,看到江迟婠的反应,脸色愈发阴沉,仿佛能滴出墨来。

原本江迟婠以为,只要把那杯酒喝光就可以脱困,没想到自己把酒一饮而尽后,男人愈发得寸进尺,直接扑在她的身上。

涉及到江迟婠的底线,她下意识的踹在男人身上,旋即起身躲到一边,因为身体上传来的疼痛,男人五官都随之扭曲。

“臭婊子!我看你是活腻歪了!”男人骂骂咧咧着从沙发上起身。

抬手就要打在江迟婠脸上。

江迟婠下意识的闭上眼睛,脸颊上却迟迟没有等来想象中的痛感,再睁开眼时,傅修臣就站在自己身前。

“傅……傅总……”见到傅修臣,男人的酒瞬间醒了大半,结结巴巴道。

傅修臣猛地将他的手甩开,冷着张脸:“滚。”

看到傅修臣这番操作,江迟婠心中愈发不解,明明是他逼自己来这个地方的,可现在又为什么会替自己解围?

就在江迟婠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傅修臣的目光又落在她的身上:“江迟婠,你跟我出来。”

目视着傅修臣颀长的身影走出包厢,江迟婠愣了几秒,她也不想再待在这个混乱的地方,便大步流星的跟了出去。

两人进了专属电梯,傅修臣身上的冷意始终没有散去,在这狭小的空间里,弥散至每一个角落。

傅修臣突然间掐住她的脖子,眼里还布满了血丝:“江迟婠,你就这么贱?刚才为什么不反抗,任凭那个男人的脏手碰你!”

江迟婠只觉得十分无语,嘴角忽然间扬起一丝嘲讽:“这难道不是傅总希望看到的吗?看到我被羞辱的体无完肤,为了钱不择手段……”

傅修臣被她噎得说不出话来,看着江迟婠脸色发青,便松了手。

事实上,连他也不明白,自己明明是想要替沈思瑶报仇狠狠的折磨江迟婠,可是在看到江迟婠被人欺负时,还是忍不住替她解围。

心里又再次涌上一丝烦躁,傅修臣很不喜欢这种感觉,努力的将愤怒压制下来。

“换好你的衣服,以后别让我在盛豪看见你。”傅修臣抬手捏了捏自己的鼻梁,在电梯打开的前一秒,落下这么一句。

江迟婠不禁愣住,他这是放过自己了?

很快,江迟婠又意识到什么,匆忙追了出去,在他身后喊道:“傅修臣,你愿意放过江家?”

傅修臣顿住脚步,回头看了江迟婠一眼,目光意味深长。

“再怎么说,你还是傅太太,我这么做,只是不想丢傅家的脸面,仅此而已……至于别的,我可没有答应过。”

话音落下,傅修臣扬长而去。

望着他渐渐消失的背影,江迟婠忍不住破口大骂:“傅修臣!你混蛋!”

江迟婠换回自己的衣服后,从盛豪酒店离开,便向家里赶去,回想起自己今天所受的羞辱,只觉得心寒。

该死的傅修臣!竟然这样戏耍她!

可现在江氏集团所面临的危机又该怎么处理?想到这里,江迟婠不禁感到头痛欲裂。

走进家门前,江迟婠从包包中拿出镜子,看到脖子上浅浅的红印,将自己的衣领抬高了些,遮住那道印记,才走了进去。

“婠婠,怎么样?傅修臣没有为难你吧?”

江长源急的焦头烂额,看到江迟婠回来,匆忙上前检查她有没有受伤。

对于自己从傅修臣那里所受的羞辱,江迟婠闭口不谈,努力的勾起一丝浅浅的笑:“放心吧爸,他倒是没有为难我,只是女儿无能,没能解决公司的事……”

江迟绾, 江迟绾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