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历史军事 > 无敌大官人

更新时间:2021-04-23 17:11:04

无敌大官人 连载中

无敌大官人

来源:掌中云 分类:历史军事 主角:武直, 潘晶琏

精彩试读:白胜泪眼婆娑地看着武直。“大哥!你就是我的再生父母啊!你的救命之恩,小弟无以回报!从今往后,我这条贱命就是你的了!”“别说是一件事情,就算是千件万件小弟都答应!”武直拍着白胜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好男儿志在四方。人活着,就要当个顶天立地的汉子!”“我对你的要求不高,就是从现在开始,再不能碰赌!”白胜千百个答应之后,紧紧地抱着钱,从武直的正门走了出去,他急匆匆地赶去还这笔赌债。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你怎么能睡地上?

“对啊,从现在开始你可是我的管家婆了哦。”

潘晶琏定定地看着武直走向后院,不知为何,这一刻她的心像是被什么东西给撞了一下!

一种无法言喻的奇妙滋味,在心中如涟漪般荡漾开来……

没多久,白胜就带着几个小弟扛着东西,火急火燎来到了武直家的后院。

很快,武直就在自家后院搭建起了用来蒸馏烧酒的物件。蒸馏烧酒虽然唐代就已经有了,但到了宋朝才开始普遍,这种蒸馏的器物,很多酒家都有。

白胜几个人还以为武直是嘴馋要自己酿酒喝,也就没有多想。自顾自地拿着钱,美滋滋地离开了。

等他们走后,潘晶琏从楼上下来。她发现自家男人并不是在酿酒,而是往里面添加一些药材和花朵。

虽然心里面有很多疑惑,但是潘晶琏没有开口询问,她就这么轻轻悄悄地站在武直的身后,一直看着。

在潘晶琏的眼中,平日里她向来看不上的男人,不知为何变得特别有魅力,总使得她想要靠近。

不多时,空气当中就弥漫开一种非常浓郁的香气!这种气息里有花的香味,也有草药那种沁人心脾的味道。

潘晶琏是对武直是越来越好奇了。

在她的关注之下,武直最后蒸馏出了一种跟清水一样透明的液体。虽然量不多,但是闻着特别特别香。

武直将这种透明液体分成了两个小瓷瓶,他将其中一个小瓷瓶递给潘晶琏。

“娘子,这瓶子里装着的叫瑶池玉露,是你们女人最喜欢的东西,平日里,娘子可以往自己的身上点上一两滴,保证芳香四溢。”

其实武直手里拿着的,就是蒸馏出来的植物精华液而已,也就是最普通的香水。

虽然工艺是粗糙了一些,但物以稀为贵,一旦香水问世,一定可以赚个盆满钵满。

“官人,你要把这么贵重的东西给奴家吗?”

看着面色诧异的潘晶琏,武直理所应当地说:“好东西当然要留给自家娘子了。”

潘晶琏将小瓶子紧紧攥在手里,这一刻,就好似大冬天围着火炉,暖暖的,很贴心。

与此同时,狮子楼。

这狮子楼是阳谷县有名的酒楼,同时也是西门广大物产。

“乒!”

西门广大将瓷碗,重重摔在地上!

他两眼瞪大,怒不可遏地对着自己的家丁喊:“你说什么?武大郎竟然让那些泼皮无赖,帮他把饼都给卖光了!?”

“加了葱的饼竟然卖到了50文钱一个!?这些人都饿疯了不成?”

西门广大的家丁弓着腰,冷汗直流,他还从来没有见过自家主人发过这么大的火气。

“大官人,我也不知道那个武大郎到底使了什么法子,竟然把白胜这几个泼皮无赖治得服服帖帖。而且他还把赚来的钱,分了不少给他们。”

王婆就坐在西门广大旁边吃着酒,听到家丁的话之后,阴鸷的目光当中闪过一份犀利。

“疏财仗义,蛊惑人心,没想到这个卖饼的武大郎竟然还有点手段。”

西门广大问王婆:“干娘!如果武大郎一直用这个办法,我们就没办法下手了啊。”

王婆轻蔑一笑:“如果这武大郎身边围绕的是那些良家子弟,咱们这一时间还真没有办法对付他。可是白胜这批泼皮无赖,身上到处都是缝,要对付起他们来轻而易举。”

王婆用细长的指甲,从碟子里拈起一块羊肉。放进自己干瘪的嘴里,小口小口的咀嚼着,一边吃一边阴险地笑。

“这几个泼皮无赖是以白胜为首,我们只要对付这个白胜,别的就好说了。”

“若是我没有猜错的话,得了钱的白胜,现在肯定泡在赌坊,我们只要用些许计策,就能够反过来利用这个白胜!”

西门广大已经迫不及待了,他赶忙询问:“干娘,您快说!”

王婆凑到西门广大的耳边,小声地说了几句,听着,听着,西门广大的眼睛是越来越亮,当即在桌子上重重一拍:“好,就这么干!”

长春巷尽头,有一家赌场。

这家赌场同样也是西门广大的产业。

只不过,办赌场是一件有风险的事情,不能抬到明面上来,因此,只有极少部分人知道这是西门广大的地盘。

此时在赌场的后门,西门广大的家丁正在跟一个又黑又壮的男人说话。

这个黑壮男人是赌场的掌柜,叫牛二。

牛二拍着自己的胸膛:“放心,这件事情包在我身上,我保证让白胜那孙子输的连裤裆都不剩!”

家丁微微摇头说:“他那破裤裆能值几个钱?大官人的意思是要让他不仅输光钱,还要倒欠十贯!”

牛二点点头,转身去了。赌博本来就是左手进右手出,前后不到半个时辰的功夫。白胜就已经被三五个壮汉从赌场里,像鸭子一样被人捏着脖子,架了出来!

“好汉饶命,好汉饶命啊!”白胜被壮汉压在地上不停挣扎。

牛二走过来,手里抓着一把杀猪刀,将那锐利的刀锋直接贴在了白胜的脸上。

“白耗子,你应该知道赌场的规矩,现在你欠了我十贯!这么一大笔钱,你这辈子都不可能还的上,所以我就把你身上的肉割下来抵债!一斤肉,100文钱,看你够不够100斤吧!”

白胜吓得屁滚尿流,不停地挣扎:“牛哥,牛哥!有话好好说,我身上这点贱肉卖不出去的啊!”

牛二低下头来盯着白胜:“白胜,我就问你,你是想死还是想活?”

“当然想活!”

“想活的话,就替我去办一件事情!我听说那个武大郎好像新研发出来了一种饼,卖的很不错,你现在去把他的配方给我偷出来。”

白胜猛地摇头:“使不得,使不得!他是我大哥,我怎么能够做出这种事情呢?”

牛二眼珠子一瞪,吹着胡子满脸凶相!“既然这样,那你就受死吧!”

眼看着杀猪刀的刀锋,已经切在了自己的皮肤上,剧烈的疼痛和鲜血留下来的灼热感,让白胜瞬间就吓尿了!

他不停地喊:“不要!不要!我去!我去!”

入夜。

武直期待已久的时刻终于到来!

武直紧张又激动地坐在床板上,看着洗漱完毕的潘晶琏进入屋内。

“娘子,夜深了,我们睡吧。”

潘晶琏有些赧羞地看了武直一眼,若是平时,她都是当武直不存在。而今天晚上,不知怎的,心里就像是装了一只小兔子,蹦跳得厉害!

潘晶琏从门背后搬来一个床板,然后放在墙壁边上,又从柜子里取出被辱铺在上面。

武直愣了一下:“娘子,你怎么睡地上啊?”

“奴家平时不都是这样吗?”

“不行不行,你怎么能睡地上呢?”说着,武直立即走过去。粗壮的手揽过潘晶琏的腰,将她直接用公主抱的方式抱了起来。

“官人,不要啊!”

长高了

潘晶琏慌了:“咱们不是说好了,等奴家心甘情愿的时候才……”

潘晶琏后边的话没说出来,因为武直并没有对她用强。而是将她轻轻放在床上,并且为她盖好被子。

而后,武直自己则是浪兮兮地坐在潘晶琏干才睡的地铺上。

“娘子放心!在你不情愿的时候,我绝对不会动你的。”

说完,武直就从怀里取出了罗真人给他的那本秘籍。

仔细研究之后,武直将两条腿盘在一起,然后按照书本里面所写的信息,开始呼吸吐纳。

慢慢地,武直闭上了双眼。

他就像是一个老僧入定,除了均匀的呼吸,再没有任何别的动作。

潘晶琏坐在床头,借着摇曳的烛光,看着武直那张有点小帅的脸庞。心儿一会就像在云中飞舞,一会儿,又像是在水中畅游……

“吧嗒。”

武直家后院突然传来了一个奇特的声响。这个虽然听着有点突兀,但其实声音并不大。若是一般人还根本听不到,可是盘腿坐着的武直却是缓缓睁开了双眼。

他朝着微微打开的窗户看去一眼,只见外边的天,仍旧是黑的。

这一夜,他一直就盘腿坐在那里。奇怪的是,明明一动不动,身体却没有丝毫不适的感觉,反而还觉得特别舒畅。

当武直打开双手的时候,全身骨骼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

而这时候更让武直惊讶的是,他发现自己本来就已经有点短的袖子,竟然更是捉襟见肘!

而武直从地上站起来的瞬间,那骨骼“噼里啪啦”的声响就更加明显,感觉就像是在自己身上放了一串鞭炮一样!

潘晶琏也被这奇特的声音给弄醒了,睁开双眼之后,她隐隐约约的看到屋子里有一个高大的身影,顿时吓了一大跳!

“是谁!?”

潘晶琏赶忙点了灯,昏黄的光芒,照亮了武直的身体。

在看清武直那有点小帅的脸之后,潘晶琏惊骇地捂住那两瓣性感红唇。

“官人,是、是你吗?”

武直平时的身高最多只有一米五左右,可是经过这一夜,他的个子竟然已经蹿到了一米八的程度!

虽然他现在的身体看着有点瘦,但是全身上下却是透着一种很奇妙的气息。

武直也是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己的双手,修炼了罗真人所给的那本秘籍之后,他就觉得自己体内像是点燃了一把火!

以前他是少林寺俗家弟子,练的功夫很杂,每一样都有着一定的造诣。但是因为没有内功辅助,无法达到最好的效果。

而现在,他知道体内流动的热劲,就是传说中的内力!

九阳,九阳!

武直虽然不知道自己练的是不是九阳神功,但他很清楚,从现在开始,自己是真的有本事可以在这大宋,拼出自己的一番天地了!

“咔。”

这时候,武直的耳朵微微动了一下,楼下又有奇怪的声音传来。

武直挑了一下眉头,对着潘晶琏小声说:“咱们家可能是进贼了,你在床上别动,我下去看看。”

说着,武直踮着脚尖悄悄地下了楼。

奇怪的是,虽然现在天没亮,周边的环境也是漆黑一片,可不知道为什么,武直的眼睛却跟猫头鹰一样能够看个大概。

现在的他耳聪目明,洞察力要比普通人超出了好几倍!

他站在楼梯处,就见到有一个人偷偷摸摸地走了进来。

武直就像是一个埋伏在黑暗当中的猎豹,他一开始不动声色,待对方靠近的时候,猛地扑了上去!

武直一把扯住对方的脖子,将他直接压在了地上!

“胆挺肥的啊,竟然敢偷到我家里来!”

“娘子,拿灯来。”

当潘晶琏把油灯取下来,昏黄的灯光照亮对方这獐头鼠目的脸时,武直眉头微皱:“白胜,怎么是你?”

白胜没有反抗,而且整个人都趴在地上。“大哥,我没脸见你!你抓我去见官吧!”

武直一把将白胜从地上拉扯起来,随后搬来两张凳子,两个人面对面地坐着。

“说吧,你为什么凌晨跑到我家里来?”

白胜将整件事全盘托出,他“扑通”一声又跪在武直的面前:“大哥是我该死!我不是人!”

武直慢慢站起来,对着边上的潘晶琏说:“娘子,你取十贯来。”

武直的声音低沉浑厚,还隐约带着一份霸道之气。

潘晶琏虽然心疼钱,但在这一刻她却没有丝毫停顿,径自转身上了楼,叮叮当当地取了十吊钱下来。

“官人,这些钱是咱们的全部家当。”

“我知道,不过现在兄弟有难,我这个当大哥的不能不帮!”

武直把沉甸甸的钱,放在了白胜的手上:“这些钱你拿去还赌债。”

“大哥,使不得,使不得啊!”白胜摆手又摇头。

“你不用担心钱还不出来,我既然会借给你,就不打算向你讨要。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件事情。”

白胜泪眼婆娑地看着武直。“大哥!你就是我的再生父母啊!你的救命之恩,小弟无以回报!从今往后,我这条贱命就是你的了!”

“别说是一件事情,就算是千件万件小弟都答应!”

武直拍着白胜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好男儿志在四方。人活着,就要当个顶天立地的汉子!”

“我对你的要求不高,就是从现在开始,再不能碰赌!”

白胜千百个答应之后,紧紧地抱着钱,从武直的正门走了出去,他急匆匆地赶去还这笔赌债。

潘晶琏一直静静地站在武直身边,从始至终,她没有多说一句话。

武直看着潘晶琏,问道:“娘子,你怎么不说话?你不心疼这些钱吗?”

毕竟,这十贯可是一笔大数目!换成任何一个女人恐怕都会又吵又闹,上蹿下跳。

然而出乎武直意料的是,潘晶琏却是微微摇头,她用一种很温和且柔软的目光看着武直。

刚才武直的那一番话,其实也打动了潘晶琏。她虽然是一个女人,但是哪个女人不希望自己的男人是顶天立地的大英雄?

以前她看不上武直,是因为他胆小懦弱,遇到事情缩头缩尾。

她甚至很悲观地想到若是有一天自己被哪个男人给欺负了,这武大郎也未必会吭一声。

而如今,虽然眼前的武直让潘晶琏感到非常陌生,但她却觉得分外美好。

“奴家,也认为官人这么做是对的。正如官人之前所说,钱没了咱们可以再赚,但人只有一条命。官人能舍弃钱财,救人一命。在奴家的眼里,官人就是个顶天立地的大英雄!”

武直点点头,搂着潘晶琏,一本正经地说:“娘子,趁着现在天色还早,咱们回传再睡个回笼觉吧。”

武直, 潘晶琏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