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婚恋生活 > 傲娇寒少甜婚入骨

更新时间:2021-04-24 11:07:16

傲娇寒少甜婚入骨 连载中

傲娇寒少甜婚入骨

来源:追书云 作者:晨露嫣然 分类:婚恋生活

精彩试读:君寒澈往后靠,一手合上打火机,一手夹着烟,双瞳寒寒地盯着她看。“你别看了。”乔千柠撒了句娇,一脸难堪地往浴室走。可是进去后又傻眼了。她刚搬进来,不像在君寒澈的别墅,浴室的一切都有佣人准备好。现在浴室里就一条她刚擦了水的小毛巾而已。她在进浴室前就把衣服给扒尽了丢在外面了。坑爹!她摁灭烟,抓起毛巾挡住身体,飞快地往楼上卧室走。毛巾只能挡住前面。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爱死他的浴室了-晨露嫣然

左明柏也收到消息了,匆匆几步走到了他的身边,小声问道:“需要我去看看吗?”

君寒澈眼神发凉,把手机反扣在桌上,端起了酒杯。

满桌的人都在朝他看,显然每个人都收到了消息。

“这个……是不是你太太呀?你怎么从来不带她出来呀,把她藏得那么严实,到底叫什么,在哪里做什么呀?”二嫂李佳故意问道。

“二嫂改行当包打听?”君寒澈站了起来,朝着李佳笑了笑。唇角勾起的那一刹那,简直让人觉得如沐春风。这也是个好看到能颠倒众生的货!女人见了他,眼珠子就控制不住地往他身上滚。

已婚未婚,老少通杀!

二哥君之棠脸色一沉,重重咳了一声。李佳反应过来,赶紧往君之棠怀里滚。

“老公,寒澈又要先走了。”

“寒澈不会连自己太太也看不住吧。”君之棠讥笑道。

“向二哥学习。”君寒澈又笑了笑。

是个人都能听出这嘲讽之意有多重。君之棠的脸色更加难看,他是个耙耳朵,怕老婆的典型。李佳别看现在往他怀里滚,撒起泼来,那能引发海啸地震。

君寒澈丢了酒杯,起身就走,满桌的人没有敢拦他的。

砰地一声。

他摔了门!

“真的是他太太吗?”众人又举起了手机,在昏暗的光线下研究女子的模样。

他们没人见过她。

君寒澈领证的当晚只带她回去见了老太太和老爷子,连君寒澈的爸爸也没见着乔千柠,只听老太太过后形容她:转眄流精,光润玉颜。

李佳当时就上网搜了,那是洛神赋里的句子。

甄宓何等人物?史载的仙姿。老太太把她的容貌与洛神并列,其美如何,可见一斑。

也对,君寒澈的女人,当然要有举世无双的美。

左明柏追了一路,没能追上君寒澈,他自己开着车走了。

君寒澈两天之间连续动气,实属难得一见的稀罕事。左明柏猜测君寒澈要去找乔千柠,于是赶紧给乔千柠打电话。这才签了离婚协议,就把男人带去了新住处,也难怪君寒澈面子上挂不住。说不定,这三年半里乔千柠已经和人好上了?

乔千柠换手机号了。

既然与君寒澈结束了,她就得开始新生活。公寓是80平的复式,楼上是她的卧室,楼下浴室有浴缸。

若说和君寒澈这三年半里最让她高兴的事,就是每天可以舒服地泡澡。

她九岁到十八岁就没能舒服地洗过澡,就算是大冬天,也有可能突然洗到一半花洒落下来的水变成了冰凉的水。这是刘春娇干的好事,嫌她洗澡浪费热水。后来为了避免感冒,她都是先匆匆接上一盆水再开始洗,往往还没等她把头发洗完,热水已经没了。都记不清在冷水里冻哭过多少次,有一回来例假,她看着血顺着双腿往下流,差点没哭死。

所以,她爱死君寒澈家里的浴室了,想怎么洗就怎么洗,站着躺着泡着蹲着,热水畅快淋漓地从她头顶往下浇,热汽蒸腾中每寸毛孔打开,新鲜的花香漫室飘散……他有两回在浴室里就把她给摁着做了,就在浴缸里,在洗手台上。

没有爱情的夫妻,在这种事上也能挺合拍。你要我给,你进我退,从小会看人脸色的她非常清楚,君寒澈喜欢她柔弱听话的样子,可是又讨厌她的柔弱听话,眼里赤白白的全是贪婪想要。不管是装出来的,还是内心对于财富真实的渴望,她都装进她的眼里,让他看得清清楚楚。

直接走出来了-晨露嫣然

乔千柠就这么光光地从浴室里出来,懒洋洋地伸了个懒腰,取下发带,让一头乌黑的长发滑下来。

一个哈欠打完,她拿到放在一边的烟盒,熟练地敲出一根细长的烟,点着了,慢步走到落地窗前。隔着白纱,她看着满眼的星光,微微眯起了猫儿般的眼睛。

啪……

打火机的响声惊动了她。

乔千柠对这声音太熟悉不过了!

她飞快地扭过头,眼神直勾勾地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的男人,君寒澈。

僵立当场!

在他面前已经光过十四次,可是这一回不一样,她和他已经离婚了啊!既然离了,她就没有义务再讨好他了吧?

“你怎么进来的……”她双臂环抱,拧眉侧身,不悦地问道:“你别看了,转过去。”

呵,上午签协议,下午变了个人!抽烟,开快车,光着站在窗子前面……这哪是那只在他面前哼哼唧唧的小白兔?分明是只小白狼。

君寒澈往后靠,一手合上打火机,一手夹着烟,双瞳寒寒地盯着她看。

“你别看了。”乔千柠撒了句娇,一脸难堪地往浴室走。

可是进去后又傻眼了。她刚搬进来,不像在君寒澈的别墅,浴室的一切都有佣人准备好。现在浴室里就一条她刚擦了水的小毛巾而已。

她在进浴室前就把衣服给扒尽了丢在外面了。

坑爹!

她摁灭烟,抓起毛巾挡住身体,飞快地往楼上卧室走。

毛巾只能挡住前面。

君寒澈转头看她,纤薄倔强的背,不堪一握的细腰,比例极佳的身材……这就是他当初一眼看中她的原因。毕竟好看到让人无法忽视。

乔千柠回到卧室,匆匆换上纯棉睡衣,想了想,她又从箱子里翻出一件外套穿上。当真是遮得一点风光都不外露。

下得楼,只见他还坐在那里,又点了根烟。

窗子打开了,冷风吹进来,烟味稍散。

“我这里什么也没有,没有水,没有酒,没有咖啡……”乔千柠走过去开门,小声说道:“还有,时间挺晚了,我明天还有课,你回去吧。”

君寒澈又拧了拧眉,眸中不惊不喜,还是一脸淡然地看着她。

真讨厌啊!

他到底要干啥?是不是给了房子又后悔了?她牛皮已经吹出去,让安逸假期在这里长住的呢!省了房租,还能让他在附近找份兼职。

“君先生,”她回到平常那副怯生生的模样,绞着手指走到他面前,楚楚可怜地问道:“是不是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呀?我改。只是,昨晚你那个……我现在还挺疼的,改天好不好?”

君寒澈偏了偏头,拉住了她冰凉的指尖。

她的手一直很凉,无论春夏,像冰一样。盛夏里握住的时候倒还有意思,到了冬天时,握着她的指尖就会无端有种怜惜感。这么瘦,这么冷的一个小姑娘,为了钱不得不打起精神应付他,痛也好,不愿意也好,都是强挤着笑容躺在他的身边。他之前确实有这样想过,但是现在想想,她每一次神游的表情还真的更像正在脑海里解剖他……

这是只小白狼啊,不是小白兔。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