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靳少夫人不好惹

更新时间:2021-04-25 10:01:05

靳少夫人不好惹 连载中

靳少夫人不好惹

来源:掌中云 分类:总裁豪门 主角:颜迦, 靳司年

精彩试读:“姐姐的事情的确是要曝光,不但要昭告天下,把她获奖的作品,从渣男的手里抢回来,还要让他们跪地求饶,生不如死!但现在还不是时候!”时南有些愕然,“小迦,你怎么想的?”颜迦喝了一口可乐,眸光淡淡道,“下午的酒会,你就不要去了,做不了什么事情,还徒增伤感。一切交给我,以后什么时候需要你,我会提前找你的。”时南默默的吃着东西,一边轻轻点头,待颜迦说完,他直直地看着她的脸,双眸中带着一种迷惘的神色。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大BOSS画风变太快

“你有切实的证据吗?比如姐姐的手稿,或者一些什么文件?”颜迦冷冷的问。

时南沮丧摇头,“没有。不过我原本准备和你一起去的,你现场揭露他们的恶行,不是更好?”

“所以你想姐姐的公司名声臭掉,我们跟渣男渣女玉石俱焚??”

颜迦异常冷漠的态度,导致时南越发不自信起来。

“我只想替霁月出口恶气!”时南眸中闪着仇恨的光。

“姐姐那么艰难才创立起来的公司,如果被你搞垮,你觉得她在天之灵,会哭还是会笑?”颜迦轻笑道。

“难道要那对狗男女拿了投资,潇洒快活?”时南的情绪有些激动,一双眸子里充满了愤懑,拳头重重砸在餐桌上,咬牙道,“我不甘心!”

颜迦撇嘴,“没有切实证据,谁会信你说的话?一旦我用乔霁月,靳司年太太的身份出来说话,不到十分钟,前男友和抄袭的新闻头条就会出现在网上,谁是谁非先不说,光口水仗就要打得天昏地暗了。”

时南这才后知后觉的想到了些什么,脸色霎时间白了,“我没想到这么多,那……难道霁月的事情就这么算了么?”

“姐姐的事情的确是要曝光,不但要昭告天下,把她获奖的作品,从渣男的手里抢回来,还要让他们跪地求饶,生不如死!但现在还不是时候!”

时南有些愕然,“小迦,你怎么想的?”

颜迦喝了一口可乐,眸光淡淡道,“下午的酒会,你就不要去了,做不了什么事情,还徒增伤感。一切交给我,以后什么时候需要你,我会提前找你的。”

时南默默的吃着东西,一边轻轻点头,待颜迦说完,他直直地看着她的脸,双眸中带着一种迷惘的神色。

“其实,这几天每次看到你,我都会觉得是霁月还在我身边。可是你一说话,就会把我从梦境中叫醒,你的每一个神色,每一句话,都在提醒我,你是骄傲的颜迦,不是柔弱的乔霁月!”

颜迦轻蔑一笑,“时南,我姐姐从来都没留在你身边过,因为你的懦弱和愚蠢,一而再再而三的推开了她。”

时南手中的筷子,啪嗒一下掉在地上,脸色瞬间变得刷白,胸口剧烈的起伏,半晌才从牙缝里挤出句话来,“小迦,看在你姐姐的份上,别这么伤我。”

突然间,热闹的火锅店安静了下来。

店里所有的客人都感受到一股强大的迫人气场入侵,不约而同地停止交谈,朝门口方向看去。

阴魂不散的靳司年,周身携带的冰冷气息让所有人胆寒。

他面色如冰,微蹙的眉头带着危险气息,阔步走到颜迦身边,冷声道,“乔霁月,你在这里做什么?”

所有人被靳司年冷峻的气势震慑,可颜迦却丝毫不在意,她不紧不慢的烫着菜,甚至都懒得看他一眼,“不傻的人都看得出我在这里吃火锅。”

跟在身后的沈遇,上班时就已经听说昨晚颜迦的“丰功伟绩”,惊讶地差点掉了下巴,现在亲耳听到她如此对靳司年说话,只觉得一股凉意从后脑勺直蹿脚后跟。

什么叫不傻的人?她竟然敢这么骂靳司年!

靳司年要是傻子,这个世界上就没有傻子了好嘛!

沈遇真替这个嚣张的太太捏着一把冷汗,自从他认识靳司年,还没看到有人敢这么跟他说过话!

要知道把靳司年激怒的后果,不能说十分严重,只能说这个人死定了!

“家里有饭不吃,跑来吃这种不健康的东西!”靳司年冷着一张脸,自顾自坐在了颜迦的身边。

沈遇的脸,都快抽成麻花了,靳司年接连讨了两个没趣,竟然没有暴怒,更没有狠下杀手,而是坐下来和“死对头”一起吃饭,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佛系了?

颜迦嫌弃地往里面挪了挪,“靳司年,你失忆吗?你刚才还说火锅不健康的!”

靳司年皱了下鼻子,很认真的说道,“准你吃一次,以后不许了。”

沈遇的嘴角再次抽了起来,老天,靳司年在用什么语气跟这个女人说话?这画风变得太快了吧,好像都……有点宠溺的感觉了!

靳司年追过来,眼下不能再和时南说姐姐的事情,颜迦只好专心吃饭。

靳司年幽深的眸子又看向了时南,“时先生每天都这么清闲吗?”

“正好有空,约……霁月吃个饭。”时南淡笑道。

“下次,提前问一下我的时间。”靳司年毫不客气的说。

颜迦扭头,鄙夷地看着靳司年道,“我约人吃饭,凭什么要看你的时间!”

“乔霁月,今天是我先约你的。”靳司年逼视着她,“你竟然爽了我的约,来和别人吃饭!”

对面的沈遇真的有点坐不住了,直勾勾的看着靳司年,有点不太敢相信!

这里是火锅店唉,为什么空气中飘浮着浓浓的醋意?

老大,你这是在吃醋吗?

仔细看看靳司年脸上的不爽,沈遇不得不惊讶的承认,他的确在吃醋!

认识靳司年这么多年了,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沈遇心里很清楚,靳司年何时会为一个女人吃醋!都是大把爱慕他的女人为他争风吃醋好吧!

颜迦不耐烦的说,“我并没有应你的约,我说了自己来选衣服的。”

“那么很巧,我也来选衣服。”靳司年眸底闪着一丝邪意。

“随你的便。”颜迦厌烦道。

“你穿了我下午要用的衬衣,我只能再去买了。”靳司年望着颜迦身上的衬衣,眸光微邪,她穿得真好看。

“霁月!”不等颜迦说话,时南突然站了起来,眼神有些慌乱的说,“霁月,靳总,我公司还有点事,我先走了。你们慢慢吃,这顿我来请。”

靳司年不置可否,沈遇忙起身送时南出去。

沈遇眼睛微微眯起,高!BOSS这把狗粮撒得实在是高!

把苗头扼杀在摇篮里,还不费一兵一卒。

“你这个叔叔,以后少跟他来往。”时南走后,靳司年眸子冷了一下,不悦道。

“凭什么!”颜迦翻了个白眼儿。

“我不喜欢。”靳司年冷哼一声。

“你喜不喜欢,关我屁事!”颜迦觉得自己和这种人无法对话,分分钟都有打爆他头的冲动。

“乔霁月!”靳司年看着颜迦的眸子,越发幽深,他略略调高声音道,“一会儿衣服多选一些,以前的那些衣服并不适合你。”

“噗。”沈遇一口茶水喷了出来!

靳大BOSS提高调门叫太太的名字,不是为了吵架吗?

怎么可以这样,沈遇都做好了劝架的准备了,靳司年却突然转了频道!

直接从枪战直接转到了霸宠,让人防不胜防!

会是你这辈子的噩梦

“不劳大驾。”颜迦瞥了靳司年一眼,丝毫不给面子。

吃晚饭,颜迦直奔了一家和自己有合作关系的国际大牌女装店选衣服。

靳司年慵懒地坐在沙发上,开始指手画脚,“这些……全部拿过来。”

六个营业员立刻将衣服取下,团团围住颜迦,殷勤服侍。

“靳太太您的身材真好,靳总帮您选的这几款看起来非常适合您!”

“靳总对您真是太体贴了,亲自来帮您挑选衣服,好幸福啊!”

“靳太太,您看先试哪一件?”

颜迦看都不看营业员手中的衣服,勾了勾唇角,缓步走到靳司年的身边,一只手搭在他的肩膀上,微微俯身,露出一个妩媚的浅笑,“我说了自己选,就是自己选!靳总,您的体贴恐怕要白费了!”

说罢,她轻笑着去旁边的货架上,随手取了一件衣服,故意妖娆着身段走去了试衣间。

颜迦的唇挑起了一个异常优美弧度,她身上温热的淡淡的香气窜入靳司年的鼻下,眉梢漾着一丝女人特有的风情,姿态性感撩人,竟让靳司年突然有一种异样的冲动。

该死 !这个女人的身上,竟然充满了诱惑!

靳司年的眉头不觉地蹙了蹙,以前的乔霁月,平淡的如同路边的一朵月季,美则美矣,却根本无法吸引起他的任何兴趣。

可眼前的乔霁月,竟如同悬崖边上的一朵野生的红色玫瑰,热烈娇艳,浑身是刺,让人欲罢不能,却可望不可即。

靳司年抿了抿,心中腾起一股深深的挫败感。

他非但无法掌控这个女人,竟然连自己的情绪,都会随时被她牵动。

不一会儿,颜迦穿着自己挑选的衣服出来,站在硕大的穿衣镜前。

营业员忙围了上去,殷勤地帮她整理衣领,肩头,衣角。

颜迦傲然凝视镜子里的自己,一抹浅淡的笑意浮在唇边。

“哇!靳太太您的眼光太好了,这件衣服简直就是为您量身定做的!”营业员由衷赞叹道。

这还真不是刻意的恭维,镜子里的颜迦,即便是一抹素颜,也美得让人挪不开眼睛。

一件黑色紧身漏肩装,将她完美的天鹅颈衬托得恰到好处,小巧的一字型锁骨格外性感诱人,身段让人看一眼就会沦陷。

漏肩装的后腰处,有两条交叉的细带系成蝴蝶结的样子,空白处露出她雪白新嫩的肌肤,盈盈一握的纤腰更是让人遐想不已。

下身搭配一条高级灰的阔腿长裤,弹性十足材料勾勒出完美的身形。

靳司年冷眼看去,眉头微微挑了挑道,“所有的码号。”

营业员惊喜地瞪大了眼睛,连连点头道,“是!谢谢靳总!衣服整理好后,会很快送去您的府上。”

其他营业员笑嘻嘻上前恭维道,“靳太太,您看靳总多有心啊,怕您在聚会时和别的名媛撞衫,竟然包下所有码号!”

“靳太太天姿国色,这套衣服穿在她身上,一定是全场最美的太太。就算和别人撞衫,也是对方尴尬!”

颜迦不置可否,仅报以似有似无的笑容,换下衣服之后,施施然去了收银台,红唇轻启,报出了一串号码。

电脑查证之下,这串号码让店长的下巴差点掉了下来!

颜迦的身份,竟然可以在店内任意选购衣服,所有支出都有总部负责!

这可是国际数一数二的品牌服装,最高级的VIP也只不过享有九折优惠和优先购买权,限量购买权,而任意选购不花钱的权力,她这辈子还是第一次见。

靳氏集团的总裁靳司年已经是帝都最牛逼的人物了,真没想到他的太太竟然也是一个神秘到可怕的富豪!

靳司年看着营业员诧异至极的表情,不由眉头一皱,不悦道,“什么事情?”

营业员刚要回答,颜迦伸手将她拦住,示意她退下,自己倚着收银台浅笑倩兮,“没什么,谢谢你的慷慨!不过……我不需要。”

回到别墅,靳司年的脸沉的几乎滴下水来,从他身上迸发出的强大压迫感让客厅的空气都仿佛凝滞了一般。

颜迦从失踪回来的那一刻,就浑身戾气地和自己作对!

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靳司年每一次和她对抗,对方都以胜利收场!

她总有办法让一个叱咤风云的帝都靳氏集团的总裁,再三吃瘪,有气儿都没地方撒!

在家里跟他直接开怼不说,在外面也一点面子不给他留!靳司年一想到乔霁月连衣服都不肯要他买,心中就怨念深深起来。

到现在为止,乔霁月还是自己的妻子,就算有名无实,她也是他靳司年的女人。

堂堂帝都首富的女人,竟然不屑于用老公的钱买衣服,而且靳司年还注意到,这个女人拿了衣服后,只不过报出一串数字,就可以免单!

一个女人,不稀罕男人的东西,就是从心底里在藐视他!

面对已经完全失去掌控的乔霁月,靳司年心中的怒火愈发旺盛,额头的青筋隐隐若现。

颜迦没事人一般向楼梯走去更是将靳司年彻底引爆,他眸光阴仄,用低沉而压迫感十足嗓音喊道,“乔霁月,你给我站住。”

颜迦蓦然回头,双眸冷厉,“靳司年,请你以后对我客气一点,就算是乔氏拿我来换取投资,也不是我乔霁月的错!”

“客气?你嫁进来以后,吃穿用全都是靳家提供的,每月还有五十万的零用钱,是我养着你,你才能做一个安然悠闲的阔太太。”靳司年被颜迦的话激起怒火,眸光冷厉道。

站在旁边的沈遇不由“啧”的一声,心道卧槽,这种话不能乱说,现在的太太可不是以前软柿子,随便就能捏的!

靳司年的话说完,气氛骤然降至冰点,沈遇的汗从额头上掉了下来。

他心道完了完了!

靳家的世界大战即将爆发,就眼下乔霁月这个样子,势必会搅得靳家天翻地覆才肯罢休吧!

“养我?”颜迦果然不服,唇边挑起十足的轻蔑道,“我乔霁月的公司是被骗了,可我的设计才华还有,好歹我也还能混一口饭吃,是你们靳家不准我出去工作养活自己!难道你以为我稀罕在这栋死气沉沉的房子里,每天被人无视、欺负,做一个活死人么!”

颜迦最后的话语,几乎是冲口而出,她不知道姐姐是怎样熬过这样死水一般无望的日子的,反正她做不到!

所以,她恨靳司年对姐姐的冷漠,所以以后,她不会让靳司年的日子好过!

说罢,颜迦气势汹汹地与靳司年对视,她的唇边挂着一丝刺骨的冷笑,凌厉的双眸中带着对靳司年极度的蔑视!

她每个字都像一把刀子般锋利,她真的是以前那个懦弱温婉的乔霁月吗?

靳司年的心中不禁一凛,这个女人浑身上下都像是在说,来啊!撕逼啊!老娘天不怕地不怕,你靳司年算什么东西!

靳司年不敢相信,一个女人会在短短五天之内,脱胎换骨,连性格都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我叫乔霁月,你最好记住了,因为这个名字,会是你这辈子的恶梦!”颜迦指着自己的鼻子,一字一句的说道,冷意从她的身上散发,竟瞬间将靳司年的气场压了下去。

颜迦, 靳司年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