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以我深情寄流年

更新时间:2021-04-24 11:59:33

以我深情寄流年 已完结

以我深情寄流年

来源:追书云 作者:欧耶 分类:总裁豪门

精彩试读:周圣如已经平安生产,冠姐也完成了她的使命,离开了。于是被江雪菱收买的几个犯人又开始蠢蠢欲动,把魔爪伸到了宝宝身上。当为首的狱霸在厕所得意洋洋的说着下次怎么招呼那个小崽子,话音未落就被一阵大力推到地上,然后周圣如猛地扑上来坐她身上,揪住头发狠狠的把她的后脑勺往地上撞击。狱霸声声的哀嚎,很快一滩血液就在地上蔓延开来……一切发生的太快,喽啰们反应过来上前去拉扯击打,谁知道这个一向懦弱的女人此刻却力大无穷,任她们怎么打都像是黏在狱霸身上,即使头破血流也不放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以我深情寄流年第6章试读

医生点了点头,叹气,“是。”

-----------

周圣如双手紧紧抓住床单,浑身疼的痉挛,忍不住凄厉的哀嚎起来,“啊……”

她没想到闻人琛居然能无心绝情到这个地步!哪怕这个孩子都快出世了,他都不放过!

他,甚至还想她跟着孩子一起死!

此刻周圣如只觉得自己的心就像是被无数的刀片割裂撕扯般,五脏六腑乃至整个身体,到处都是撕裂般彻骨的疼痛!

门“砰”的被踢开,接到冠姐消息的贺旻光冲了进来:“圣如!”

“旻光!快,给我剖腹……”周圣如看到救星,眼睛蓦地一亮。

贺旻光目眦欲裂的揪着医生的领口质问道:“她明明胎位不正为什么你还不给她剖腹?!”

医生颤巍巍的说:“是、是闻人先生……”

话音刚落就被一拳打晕在地,贺旻光转头朝护士大吼:“快点准备剖腹,她有事我第一个杀了你!”

护士抖索着点点头,将周圣如的四肢绑束起来。

“羊水流干了……圣如,打麻药要来不及了……”贺旻光满头大汗,他不是妇科大夫,这还是第一次面临生剖,而且对象是圣如……

周圣如声嘶力竭的喊道:“快点!都什么时候了!”

贺旻光红着眼,把冰凉的手术刀贴上那高高隆起的肚皮,手颤抖得几乎快要拿不住刀。

“孩子等不了了……旻光我求你快点,不要管我……你知道宝宝对我有多重要的……”

深吸一口气,贺旻光咬咬牙坚定的划了下去。

鲜红的血争先恐后的涌出来,伴随着女子撕心裂肺的惨叫。

无比真实的感觉到一双手在肚皮上拉扯,周圣如好想不顾一切的跳下手术台逃走!

而她也真的逃了,她的灵魂仿佛脱离了躯壳,浮在半空中,冷冷的看着底下血肉模糊,痛晕过去又痛醒过来的那个自己。

在反反复复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巨大痛苦中,那个周圣如一点一点的断气,寂灭……

闻人琛坐立不安的在办公室来回踱步,刚才监狱里打来电话,说周圣如早产去了医院,可恶,她的孩子不是被打掉了吗!为什么还在?

电话里还说她可能会难产……

闻人琛莫名的憋闷,迟疑的开口问助理,“女人难产会怎么样?”

男助理一脸无语,但还是如实答道:“一尸两命吧。”电视剧里不都这么演的么。

闻人琛的心倏然一紧,握紧的拳头稍稍泄露了他此刻紧张的心思。

“走,去医院!”

手术室--

贺旻光感觉这一刀刀都像是割在自己身上,一米八几的大男人哭着将孩子从血肉中捞了出来。

“哇哇哇……”

新生儿响亮的哭声如同一剂强心针,将半昏迷的周圣如拉回现实世界。

她欣喜的看着平安诞生的孩子,还好,还活着,还健康……

贺旻光脸色苍白的放下手术刀,完成了自己有生以来最难的手术。

看着已经沉睡的周圣如和她怀中啜着手指睡着的小棉袄,眸中满是柔情。

门又“砰”的被踢开,贺旻光怒目而视,闻人琛?!

拳头捏的“咯哒咯哒”叫,这一次他他娘的不打算忍了!

“混蛋!”一拳挥过去。

以我深情寄流年第7章试读

闻人琛脸上不自知的焦急被猝不及防的打碎,贺旻光怎么会在这里?周圣如果然跟他有一腿!

他冷笑着抹掉嘴角溢出的血,狠狠回击着……

两个男人像两只失去理智的野兽,不顾一切打成一团,不多时手术室已经是狼藉一片。

贺旻光因为做了一场心力交瘁的手术,体力不支,慢慢处于下风,被红了眼的闻人琛压着揍。

“住手,不要打了!”周圣如被嘈杂的打斗声惊醒。

闻人琛停下手,把鼻青脸肿的贺旻光丢到地上,嗤笑道:“怎么?心疼了?”

周圣如不理他,着急的看向贺旻光的方向,“旻光你怎么样了?”

贺旻光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撑着爬了起来。

闻人琛垂在两侧的双手紧握成拳,周圣如眼里的关心是那么刺眼!

从前,这种眼光独属于他,而现在,她的眼里不再有他。

心底一种从未有过的空茫蔓延开来,闻人琛恼怒的挥散这种莫名其妙的感觉,丢下一句“周圣如,我要让你就带着这个野种,把牢底坐穿!”就头也不回的离开。

贺旻光抚着她的头发,安慰道:“圣如,不要激动,免得伤口又裂开。”

周圣如柔情的吻了吻宝宝,“闻人琛对我来说,什么也不是了。”

又怎么会激动?

贺旻光仔细的端详她的表情,确定再无一点对闻人琛的眷恋,不由暗喜,“我会尽最大的努力让闻人瑶早日醒来。”

到时候,母女俩就能重获自由了。

周圣如给宝宝取名“周十安”,取十方之地皆得平安之意。

填写出生证明时,在父亲一栏,她毫不犹豫的写下“父不详”三个字。

最后一划落下,她对闻人琛这么多年的爱恋也划上了句点,一切都彷如烟消云散。

周圣如已经平安生产,冠姐也完成了她的使命,离开了。

于是被江雪菱收买的几个犯人又开始蠢蠢欲动,把魔爪伸到了宝宝身上。

当为首的狱霸在厕所得意洋洋的说着下次怎么招呼那个小崽子,话音未落就被一阵大力推到地上,然后周圣如猛地扑上来坐她身上,揪住头发狠狠的把她的后脑勺往地上撞击。

狱霸声声的哀嚎,很快一滩血液就在地上蔓延开来……

一切发生的太快,喽啰们反应过来上前去拉扯击打,谁知道这个一向懦弱的女人此刻却力大无穷,任她们怎么打都像是黏在狱霸身上,即使头破血流也不放手……

狱警赶过来的时候,也被现场几个人血糊糊的模样给震惊了。

狱霸早已经昏迷过去,撞了脑子还不知道有啥后遗症,几个小喽啰也都挂了彩,反而是先动手的女人看起来精神最好。

犯人闹事不少见,但一对几还碾压的却是第一次看到。

一个喽啰被磕掉门牙的嘴说起话来口齿不清,“说、说我们虐-待你的孩子,你、你有什么证据……”

周圣如眸中泛着狠光,一字一句掷地有声,“我不需要证据,我只知道我女儿要是受伤,我一定要百倍千倍的还给你们!”

另外两个不由自主瑟缩了下,捂住血流不止被生生撕裂的耳朵,畏惧到不敢看她。

这女人真是个疯子!纵然自己伤痕累累,也像是没有知觉似的,打起来简直是不要命。

狱警敲打道:“兔子急了也会咬人,这话听过没?”

小说《以我深情寄流年》 第6章 彻骨涅槃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