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原来爱情遥不可及

更新时间:2021-04-25 11:32:20

原来爱情遥不可及 已完结

原来爱情遥不可及

来源:追书云 作者:锦儿 分类:总裁豪门

精彩试读:林炎希再次甩开了我,恶狠狠地说道:“除非你去死!”除非我去死!脑子有一刻的当机,而这一句话也带起了我心底最深处的伤痛,仿佛有很多的人很多的声音不断地在我的耳边说着——你去死!只有你死,才能原谅你!我混混噩噩地起身,抓起放在茶几上的水果刀,耳边,却是他冰冷彻骨的嘲讽:“你这是在耍什么花样,要死,也别脏了我的眼睛!”我恍若未闻,看着自己雪白的手腕,拿着刀,用力地割了下去。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原来爱情遥不可及第1章试读

我是被林炎希掐醒的。

窒息的感觉让我在那一刻完全无法思考,睁开眼看到满脸暴怒的他,疼得眼泪也瞬间冒了出来:“炎希……”

“贱人,谁给你的胆子敢爬上我的床!”他掐着我的脖子,眼睛里满是愤恨,仿佛我是他在这世界上最恨的人。

“不,不是……这样……的……”我艰难地吐出这几个字,艰难地向他解释道,“你……听我……说……”

昨天是我们结婚三周年的纪念日,林炎希一直到半夜才回来,满身的酒气,抱着我直叫微佳的名字。

微佳,是他的初恋。

在我们举行婚礼的那一天,她离开了他,远走国外。

林炎希认为是我逼走了微佳,也因此,无论我做什么,在他的眼中,都是错,无论我怎么解释,他都不曾信过一个字。

如同现在。

“我警告过你,不许进我的房间半步!你怎么就这么贱!你以为这样,我就会爱你吗?你别做梦了!”

林炎希嫌恶地松开手,将我从床上推下去,我摔倒在冰凉的地面,身体的疼痛却比不上心底的疼痛。

我一边剧烈地咳嗽着,一边慌忙扯被单遮住斑驳不堪的自己,含泪向他解释道:“我没有,炎希,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是他喝醉酒把我当成了微佳。

我只是,没有推开他……

哪怕,他口口声声叫着的是那个让我心痛无比的名字,我也甘之如饴……

“别再装无辜了,沈念,你觉得我会相信你吗?多看你这张脸一眼,我都觉得恶心!如果不是你算计我,让我把你当成微佳,我会碰你?这种伎俩你用了一次还不够,还要用第二次!简直无耻至极!”

林炎希如同一个暴怒的狮子,毫不留情地骂着我,“我不会忘记当初的事,如果不是你让爷爷逼着我和你结婚!微佳又怎么会离开我?这世界上怎么会有你这样不择手段的女人!”

这些话像刀子一般,一字一字地扎在了我的心口,我痛到不能呼吸。

我颤颤地伸手抓住他,含泪向他祈求:“炎希,不是那样的,不是……你要怎么样才肯相信我吗?”

林炎希再次甩开了我,恶狠狠地说道:“除非你去死!”

除非我去死!

脑子有一刻的当机,而这一句话也带起了我心底最深处的伤痛,仿佛有很多的人很多的声音不断地在我的耳边说着——

你去死!

只有你死,才能原谅你!

我混混噩噩地起身,抓起放在茶几上的水果刀,耳边,却是他冰冷彻骨的嘲讽:“你这是在耍什么花样,要死,也别脏了我的眼睛!”

我恍若未闻,看着自己雪白的手腕,拿着刀,用力地割了下去。

鲜血瞬间涌了出来,我仿若不知疼痛一般,回头看着林炎希:“这样,你能相信我了吗?”

原来爱情遥不可及第2章试读

我想,林炎希还是有些在意我的,不然,他不会将满手鲜血的我送进了医院。

我在医院里昏睡了一天一夜,醒来时,林炎希已经不在我的身边,我看了眼时间,这才惊觉今天是我妈的忌日,同时……也是我的生日。

每年的今天,我爸都会在沈家祭奠我妈。

我爸很爱我妈,却唯独恨极了我,他说我是扫把星,是克星,才出生就克死了母亲,紧接着又克死了姐姐。像我这样的人,不该存在这个世界上害人害己。

但即使是这样,我也还是要去祭奠我妈,我给林炎希打电话,让他来接我一起去沈家。

林炎希不愿意:“你的事与我无关。”

我别无他法,只能威胁他:“你是我的丈夫,去祭奠岳母,这是你应该履行的义务!你如果不去,我就给爷爷打电话,让他来……”

“沈念,算你狠!”不等我说完,他直接挂了电话。

林炎希来得很快,一脸寒霜地接了我出院,把我塞进车里后,还很嫌弃地用纸巾擦手,像是碰了不干净的东西。

没一会,下了很大的雨,我感到有些冷,抱着双臂小声跟林炎希说:“能不能把空调关了,我好冷。”而且因为失血过多,我的脑子也晕乎乎的。

林炎希没说话,只将一件外套狠狠地砸在我脑袋上,我满心窃喜地用来紧紧裹住自己,贪婪地吸取他衣服上残留的气味,仿若就像他在拥抱了自己一般,内心的满足让我忘记了他之前对我的种种。

这时,林炎希的手机忽然响起,我听到了他一声惊诧:“微佳,你回来了?”

听到这个名字,我全身的血液都仿佛凝固住了,满眼都是林炎希欣喜若狂的神情。

微佳……她回来了?!

我感觉有一股凉意一直渗到了我心底,头皮阵阵发麻,然后我听到林炎希对着手机激动道:“好,你在机场等我一会,我马上就来。”

他难掩喜色地挂了电话,直接将车停靠在了路边,转过头来:“马上给我下车!”

声音冷得毫无温度,跟方才接电话的语气天壤之别。

我冷得全身颤抖,攥紧了他的外套,祈求他:“炎希,能不能……”

“下车!”

他决然无情的怒喝,将我彻底打入死牢。

我抬起手搭在车门把手上,手指密密麻麻地开始发麻抽疼,想到他要丢下我去接微佳,心也痛得不能呼吸。

我抱着一丝希望向他恳求:“炎希,外面下了好大的雨,你能不能不要半路丢下我,我……”

“立刻马上从我的车里滚下去!”

随即而来的暴喝声,将我吓得颤抖,只能快速拉开车门钻进了雨中。

林炎希一刻都没逗留,我睁睁睁地看着车子扬长而去。

我站在路边,披着他丢给我的外套,全身被淋透,像个被抛弃的小丑,连手腕上伤口的痛都感觉不到了。

我身上没有一分钱,甚至,连手机都没有拿,没有车愿意载我,我只能披着林炎希的外套,一步一步地走回沈家,满身狼狈。

“啪!”

迎面而来的耳光,将我的脸都打歪了,熟悉的怒斥声随即响起:“你要是不想来祭奠你妈就别来,也不看看现在几点了,别忘了她是因为谁而死的,你这个害人精,扫把星!”

紧接而来的是爸爸重重的一脚,踹在我小腿上,我不受力地朝前屈膝,跪在冰冷的地面上,爸爸朝我怒斥:“你给我跪到雨停为止!”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