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不许来生不遇你

更新时间:2021-04-24 13:43:11

不许来生不遇你 已完结

不许来生不遇你

来源:追书云 作者:无邪 分类:总裁豪门

精彩试读:“如果没有你,景砾就是我的。”“陈笑卉,你不过就是仗着自己有钱的老爸。你还有什么?景砾爱你吗?”“你是不是觉得你爱他就可以让他感动?你看你的男人相信你吗?”“白痴!”贺以心的话一句一句的刺进她的心里,疼的难以言语。陈笑卉空洞的睁着眼睛,突然想起来,今天是他们结婚三周年的纪念日。她在家里准备了一桌子的菜。可惜……蔡景砾,你哪怕有一点点,爱过我吗?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不许来生不遇你:荒唐

陈笑卉呆呆的看着眼前的亲子鉴定,忍不住想自嘲。

人生最荒唐的事情是什么,大概就是这种狗血的事情也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自己肚子里三个月大的孩子,居然不是丈夫蔡景砾的,这怎么可能!

“你还想说什么?”蔡景砾将亲子鉴定扔在她的面前,深邃的眸子萦绕着厌恶,“做掉。”

第二句话狠狠地砸入陈笑卉的心里,她抬头看向蔡景砾,眼底全是不可置信,“就因为这份冰冷的文件,你就确信这孩子不是你的了?”

“为什么不信?”蔡景砾冷笑一声,“你忘了你之前做的种种吗?你还有什么值得我信的?”

他眼底的厌恶像是一条吐着信子的毒蛇,陈笑卉被击的溃不成军。

“来人,送太太去医院!”对于孩子会是谁的问题,蔡景砾根本没有兴趣询问。

陈笑卉相信眼前男人的愤怒仅仅是出于男性本能,和喜欢一点都沾不上边。

“我不去!”陈笑卉扯着他的手臂,哑着嗓子道,“我孩子是谁的我自己清楚,你不能打掉他。”

男人的眸子没有丝毫的温度,只是将手抽离,皱着眉不发一语。

陈笑卉愣了一下,随即了然,“你可真残忍。”

“我残忍?现在这一切只能怪你自己!”蔡景砾冷笑。

如果不是当初自己被下东西稀里糊涂的睡了她,如果不是被陈家的狗仔拍到,如果不是舆论压力太大,自己一定不会和眼前这个女人在一起。

天知道他的高傲不能被人这么玩弄!当初他怎么被胁迫的,今天她就怎么还给自己!

陈笑卉是被五花大绑到医院的,强行送到妇产科。

坐诊的医生见到他们,愣了一下,“笑卉?景砾?”

陈笑卉一看,居然是自己的好朋友贺以心,“以心,帮我给孩子重新做亲子鉴定。”

贺以心诧异的看着陈笑卉,“鉴定?难道你没有告诉景砾?”

陈笑卉愣了。

“这孩子本来就不是景砾的啊。”贺以心为难的看着蔡景砾,“你们刚结婚,笑卉一直没有怀上,我随口说了一句可以找人借种,没想到她真的动了这个念头。是我不好,是我不好!”

陈笑卉愤怒的咬紧牙根,她不敢相信贺以心会说出这种话!

贺以心继续解释,“景砾你也别生气,可能笑卉是太着急了。”

“你胡说什么!我什么时候去借种了!”陈笑卉只觉得可笑,现在是怎么回事,闺蜜策反吗?跟那些狗血镜头一模一样。

贺以心温柔的开口,“笑卉,你也太心急了,孩子一定会有的啊。”

“把孩子做掉。”蔡景砾似乎并没有兴趣参与这场质问,冷声开口,“现在带到手术室里去。”

“你敢!”陈笑卉疯狂的挣扎,声音都喊破音,“谁都不准动我的孩子,蔡景砾我不知道贺以心为什么要在这种时候撒谎诬陷,但你一定要这么绝情吗!”

蔡景砾看着面容姣好的她,慢慢收回视线,“给她打镇静剂。”

不许来生不遇你:婚姻

躺在冰冷的手术台上,陈笑卉盯着眼前的照明灯,眼角酸涩的厉害。

她爱了他那么多年,这三年来,陈笑卉同样也在痛恨那个下东西的人,不管有意还是无意,是对方都促成了这一场本不该存在的婚姻。

三年了,他们互相折磨,多可笑啊,她这个蔡太太。

陈笑卉闭上苦涩的双眸,眼角泪滴划过。

“哭了?”贺以心带着白色的手套走来,她低头看着任人鱼肉的陈笑卉,眼底没有刚才的温柔,而是毫不掩饰的嘲笑。

陈笑卉睁眼冷冷看她:“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为什么?”贺以心慢条斯理的拿起细细的针管,放在眼前,看着细小的药水从针头里冒出来却没有掉落,嘴角的弧度微微上扬,“当初如果不是你,我也不会失去景砾。”

“你喜欢景砾?”陈笑卉有一种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的感觉,身边喜欢蔡景砾的女人实在是太多,只是没想到贺以心可以隐藏的那么好。

“你是想假装不知道?”贺以心不屑的看了她一眼。

“如果不是你,我也不需要背井离乡。现在是时候将这些东西都还给我了。”说着弯腰,凑近她的耳朵,“那份亲子鉴定是我伪造的。”

陈笑卉的眼睛猛地瞪大,与此同时有什么毫无防备的深入身下。

生生的撑开!

疼!

贺以心居然没有给她注射麻药就进行了手术,她是有多恨她?!

“景砾!”陈笑卉用尽全力的叫起来。

“景砾!景砾!救救我!”

实在是太疼了,陈笑卉感受着体内有什么一点一点的剥落,那是孩子!

贺以心不知道从哪里到一块布,塞到她的嘴里。

陈笑卉疯狂的挣扎。手腕和绳子摩擦,勒出一条条血迹。

不要!不要伤害她的孩子!

陈笑卉想要叫,可是叫不出来,此时的她孤立无援。

眼泪随着鲜血一起汹涌,陈笑卉感觉自己的意识也跟着抽离。她几乎可以清楚的听到孩子正在惨叫。那声音正在远离自己!

第一次觉得如此绝望。

“如果没有你,景砾就是我的。”

“陈笑卉,你不过就是仗着自己有钱的老爸。你还有什么?景砾爱你吗?”

“你是不是觉得你爱他就可以让他感动?你看你的男人相信你吗?”

“白痴!”

贺以心的话一句一句的刺进她的心里,疼的难以言语。

陈笑卉空洞的睁着眼睛,突然想起来,今天是他们结婚三周年的纪念日。她在家里准备了一桌子的菜。

可惜……

蔡景砾,你哪怕有一点点,爱过我吗?

模模糊糊之间,陈笑卉似乎看到有谁冲进来,她想要看清楚一点,最后还是陷入了一片黑暗。

小说《不许来生不遇你》 第1章 荒唐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