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上穷碧落不见君

更新时间:2021-04-24 19:11:27

上穷碧落不见君 已完结

上穷碧落不见君

来源:追书云 作者:雁南妃 分类:总裁豪门

精彩试读:见祁斯衍越来越深沉的眼神,陈医生再度冷笑,微调着眉头语调高昂道:“祁先生,这三年沈小姐也不知道受了多少苦,身上的伤就没断过。呵,做您的女人还真是够惨的。”如此戳心的话让祁斯衍双手一颤,他恍然想起来,曾经也有人对他说过这话。“表哥,当你女人是不是很惨啊?”祁斯衍回忆起,当初结婚后曾带沈棠梨参加过一次家宴。在家宴开席之前,表妹见沈棠梨打扮太素,便带着她去她的化妆室化妆,出来后便对他如是言语。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5-冷漠的父母

沈棠梨已经失踪一周了。

想到这个可恶的女人,祁斯衍再也按捺不住自己的情绪,把视线所及之处的东西都摔了个干净,就连不少重要的文件都被他推散在地上,纷杂繁乱。

现如今,就算他再怎么不想去相信,也不得不开始猜疑,沈棠梨是不是真的遭遇了什么危险?

他制止住了这个念头,他还没有报复够呢,那个女人绝对不能有事!

“下午的行程全部推了,我出去一趟。”祁斯衍给自己的助理丢下一句话,随即便沉着脸离开。剩下无奈叹息一声的助理,认命地开始整理起地上的文件。

祁斯衍出了公司后便径直开车往沈棠梨的娘家驶去。

原本从不将个人情绪带到工作中,现在却为了一个女人魂不守舍,连最基本的工作都做不好,他大概是疯了!

为祁斯衍开门的是沈棠梨的妈妈,她满是不耐烦的表情在看到门外之人的时候,立刻变了一副嘴脸,谄媚地将人迎进了门。

“斯衍啊,你怎么来了,是不是我家不孝女又给你惹麻烦了啊?”沈父在看到祁斯衍之后便一副不安的面孔,生怕沈棠梨做出什么不好的事惹怒到祁斯衍。

“阿梨失踪一个星期了。”

沈父顿时就来了火气,“那个混账东西,明知道你工作繁忙,还给你找事儿添麻烦!”

沈母也换上了一副刻薄的嘴脸,口吻里带着幸灾乐祸:“不好好地呆在家里,整天往外野,就是死在外面也是她活该!斯衍啊,你别管她了。”

沈父沈母从小就不待见这个大女儿,他们只喜欢嘴甜的小女儿。

当初沈霜雪出车祸之后,沈父沈母本想把沈棠梨送进监狱的,不管是不是沈棠梨害死沈霜雪的,总之,他们觉得和沈棠梨脱不了关系。

后来还是没将她送进监狱,并非是舍不得,而是他们不甘心,不想轻易放过沈棠梨!

他们要在触目可见的地方折磨沈棠梨,让她这辈子都逃不过良心的谴责。

后来得知堂堂祁氏大总裁要迎娶沈棠梨的时候,他们惊呆了,他们一度想拒绝这一门婚事,因为他们想看到他们这个一直逍遥法外的凶手女儿得到报应,而不是过上幸福生活。

“就算她死在外面,也是她自找的。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非要弄一些幺蛾子!”

“斯衍,就是你平日里太宠她了,才惯出她那身坏毛病。”

沈父沈母一直在指责沈棠梨,在祁斯衍看来,他们巴不得沈棠梨死在外面。

不知为何,祁斯衍的心忽而一阵抽痛,他打断了沈父沈母滔滔不绝的话,冷言道:“我还有事,先走了。”

他无法想象那个女人以前呆在家里的生活,是不是每天都遭受着父母的嘲讽与奚落?

即使他再不想承认,也不得不承认,他祁斯衍做的事情何尝不是和沈父沈母一样?用沈霜雪的死去惩罚沈棠梨,随心所欲地折磨着那个一直安静乖巧的女人。

坐在车上,将脸埋入掌心,闭上眼睛。

6-做你的女人真是够惨的

沈棠梨好像消失了很长时间,可当祁斯衍看到手机上日期显示的时候,才发现距离沈棠梨消失,只过去了十天左右。

周围似乎彻底失去了沈棠梨的痕迹,没有人提起她,也没有人在意她。

她的父母明知道她失踪了,但对此却无动于衷。

这,也算是另一种意义上的悲哀吧。

再次听到沈棠梨的名字,是从一个陌生来电里传出来的声音。

“什么药?”祁斯衍有些怀疑对方是不是真的如他所说的是一个医生,毕竟自己从来没听沈棠梨说过她在吃药。该不会,这个男人其实跟沈棠梨的失踪有关系?

这般一想,祁斯衍的脸色沉了下去,冷着声道:“我妻子没病没灾的,吃什么药?说,你到底是谁?!”

对方似是嗤笑了一声,直接报了个医院的名字和自己的姓名,便挂了电话。

犹豫再三,祁斯衍还是忍不住心中疑虑,开车去医院找那人。

“沈小姐这三年来隔三差五就会到我这里来检查,配些药品,祁先生不知道吗?”

陈医生一脸嘲讽地看着祁斯衍,沈棠梨身上大大小小的伤想必是出自于这个男人的杰作。

他对有家庭暴力的男人可没有什么好脸色。

祁斯衍低头蹙眉看着手中这三年来沈棠梨的就医记录,感觉心里泛起一股一股的疼意。这个女人,竟然受过这么重的伤?可以前每次带她去医院让温婉帮忙看,温婉都说只是一些轻伤,到底为什么……

心中有些猜测不断上浮,祁斯衍眉头越皱越紧,捏着纸张的手也忘了控制力气,捏出了不少褶皱。

见祁斯衍越来越深沉的眼神,陈医生再度冷笑,微调着眉头语调高昂道:“祁先生,这三年沈小姐也不知道受了多少苦,身上的伤就没断过。呵,做您的女人还真是够惨的。”

如此戳心的话让祁斯衍双手一颤,他恍然想起来,曾经也有人对他说过这话。

“表哥,当你女人是不是很惨啊?”

祁斯衍回忆起,当初结婚后曾带沈棠梨参加过一次家宴。

在家宴开席之前,表妹见沈棠梨打扮太素,便带着她去她的化妆室化妆,出来后便对他如是言语。

“表嫂从来没有化过妆吗?她连口红和唇膏都区分不出来!难道表哥你从来没注意过她的穿着吗?你不觉得她身上穿的衣服比我们家里的女佣都不如吗?”

让祁斯衍印象最深的是她满脸严肃地看着自己,一字一句地问:“你真的爱她吗?”

恍然回神,祁斯衍发现,自从结婚后,他从未送过她一件礼物,从没有为她买过一件衣服。他也没见她穿过新衣服,她穿在身上的永远是洗得发白的旧衣服,甚至于有些衣服还是岳母早些年穿过的……

“祁先生,沈小姐的身体已经垮了,若不想她早逝,就好好养着。”陈医生语气凝重。

祁斯衍浑身一震,抓起桌子上的药逃也似的离开,冲进车中久久不能回神。

“沈棠梨,做我的女人真的很惨吗?所以,你现在不愿意了?”许久之后,车内传出一声自嘲,慢慢消散于空气之中。

小说《上穷碧落不见君》 第5章 冷漠的父母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