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还你一场荒唐梦

更新时间:2021-04-24 16:44:52

还你一场荒唐梦 已完结

还你一场荒唐梦

来源:追书云 作者:初见 分类:总裁豪门

精彩试读:舒妖气愤地抬头,想推开他,他纹丝不动,恶意地将中指挤了进去……她极力忍耐,痛苦的表情尽收黎昼眼底,让他有种报复的快感!不顾她的怒骂和反抗,黎昼猛地一个挺身进去,却感受到她过分的紧致,和一层微弱的阻碍……他一愣,随即勾起一丝冷笑,嘲讽道:“你爸死了你还会有钱做修复手术?该不会是暗地里接私活了吧?”他粗暴地冲撞着,不停地加快速度,鲜红的液体顺着她的大腿滑落,舒妖疼得快要昏死过去,却咬牙一声不吭……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1-出来卖还玩欲擒故纵?

今晚,是前集团老大的独女,舒妖的拍卖会。

她举着酒杯,风情万种地跟那些男人调笑,视线无意识扫过某个角落时,她忽然脸色煞白……

黎昼就坐在角落里,独自饮酒,他一言不发,浑身散发着生人勿近的阴冷气息……

他往这边看了眼,舒妖一愣,慌忙转身,想着还是找个地方先躲一下,于是抬脚便往更衣室走去。

黎昼只顿了一下,便阴沉地站起了身。

舒妖关上更衣间的门,却忘了上锁。她长吁一口气,平复自己的心情。

然而她刚一转头,就被突然出现在眼前来势汹汹的男人给吻住了。

头下意识后退,猛地磕在墙上,趁着舒妖呼痛的瞬间,男人的舌头长驱直入,在她嘴里肆意翻搅着,熟悉的麝香味灌满她的鼻腔……

舒妖却想,吻技这么熟练,他肯定吻过不少女人吧?

想到这,她心里有些泛酸,用力地推开眼前的男人。

黎昼先是一怔,随即讽刺道:“出来卖的,还讲究什么欲擒故纵的把戏么?”

他毫不掩饰的鄙夷,让舒妖的心狠狠一痛……

她用生命爱他,但是他却间接害死了她爸爸!她现在对他只有恨!要不是为了找三年前被骗到这里的贺逸美,她怎么会回到这个她曾丢了半条命也要离开的地方!

舒妖不想纠缠,冷声道:“黎先生可并没有跟我商量过价钱,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想买!”

“怎么?你想要我买下你?”黎昼一脸不屑,见她想走,便牢牢挡在她面前,“那就拿出点真本事给我瞧瞧!”

被他堵着,舒妖有些烦躁,拿了根香烟叼在嘴里,在身上摸索着火机。

她熟练地点烟,猛吸一口,然后将嘴里的白雾悉数喷到他俊朗的脸上,笑得暧昧,“黎总是个商人,不知道要先交钱,才能拿货吗?”

“我习惯先验货!”

他轻蔑一笑,一把扯掉舒妖嘴里的烟,擒住她的两只手按在墙上,另一只手探进她的裙子里。

触到那片私人领地时,他突然停下,冷嘲热讽道:“居然真空上阵!真是可以!”

舒妖气愤地抬头,想推开他,他纹丝不动,恶意地将中指挤了进去……

她极力忍耐,痛苦的表情尽收黎昼眼底,让他有种报复的快感!

不顾她的怒骂和反抗,黎昼猛地一个挺身进去,却感受到她过分的紧致,和一层微弱的阻碍……

他一愣,随即勾起一丝冷笑,嘲讽道:“你爸死了你还会有钱做修复手术?该不会是暗地里接私活了吧?”

他粗暴地冲撞着,不停地加快速度,鲜红的液体顺着她的大腿滑落,舒妖疼得快要昏死过去,却咬牙一声不吭……

以前他怕伤害舒妖便从不碰她,今天终于尝到她的味道,他竟然有些失控,长长地低吼一声,将这三年的思念和恨意悉数发泄在她体内……

魇足过后,舒妖径直跌在地上,虚弱苍白。

2-不如你表演如何取悦我吧

舒妖虚脱地趴在地上,刚想挣扎着起来,忽然从暗处冲出来一个高大的人影,朝着黎昼死命地挥了一拳。

“不要!逸……”你斗不过黎昼的……

她惊呼一声,后面半句话没有说出口。

她想阻止他,然而已经晚了。

黎昼没有任何防备,应声倒地!

贺逸堂猩红着眼,浑身颤抖着,死死盯着地上的男人,“黎昼!你竟然夺了她的初次!”

说着,他怒意更甚,攥着黎昼的领子就要打下去。

黎昼反应过来,迅速截住他的手,反剪在后背,只要一动,贺逸堂的双手就会断掉。

舒妖眼里满满的担忧,声音颤抖,“逸堂……”

“叫得可真亲热啊……”黎昼冷笑一声,“看来你们这三年一直在联系是吗?贺逸堂!你别告诉我你是碰巧来这里寻快活,又碰巧知道我们在更衣间的!”

贺逸堂愤怒地挣扎着,“是又怎么样?一见面就夺了她的贞洁!你跟疯子一样满世界找三年是你活该!”

黎昼眼神一凛,手一掰,贺逸堂吃痛地闷哼。

他冷冷地说:“我活该?你三年不碰她让我上了,也是我活该了?”

“黎昼!”闻言,舒妖愤怒地嘶吼着,“不是谁都像你一样冷血!你快放开逸堂!有什么冲我来!”

“冲你来?”黎昼手猛地一沉,贺逸堂痛苦地发出惨烈的哀嚎,脸色惨白着,突然双眼一翻,昏了过去。

他松开手,将贺逸堂扔到一边,“我刚刚不是冲你来了一次吗?嫌不够?”

他蹲在舒妖面前,强硬地捏住她的下巴,每个字都咬得很重,“舒妖我告诉你,我要你下半辈子,每一秒都在痛苦和折磨中,忏悔你和贺逸堂一起度过的这三年……”

闷热的空间,舒妖却感觉从头到脚一阵刺骨的寒意,冻得心生疼……

……

竞拍开始。

舒妖一出场就引起了全场的质疑和议论。

她凌乱的样子和遮不住的多处红痕,似乎都在打脸初次这两个字。

已经有人嚷嚷着退钱,新老大气得脸色铁青,一边跟客人陪不是,一边让舒妖表演节目给大家赔罪。

基本上,大家都听说过前老大舒熊的独女为了跟男人私奔,和集团决裂的事情。

没想到,在舒熊被正法后,舒妖竟然又回来了,高调地召开初次竞拍!

所有人都认定,舒妖是被渣男抛弃了才回来的,没人相信初夜这个噱头,但来参加竞拍的人比平时多了十倍不止!

舒妖心里清楚,这里面有多少人是来看笑话的,她却在众目睽睽之下,亲手奉上自己的笑柄……

她心一横,手颤抖着接过别人递过来的道具,当众表演新老大说的可以让客人开心的节目——滑稽艳舞。

黎昼悠闲地坐在观众席上,冷漠地看着她被千夫所指,尊严尽失地做着各种屈辱的动作,不由得握紧了拳头。

他曾掏心掏肺地对她,她却为了和贺逸堂双宿双飞,宁肯活得这般贱,也要离开他!

他是商人,不允许别人伤害他后,还能全身而退。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