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寄我相思于以深

更新时间:2021-04-25 14:39:32

寄我相思于以深 已完结

寄我相思于以深

来源:追书云 作者:锦儿 分类:总裁豪门

精彩试读:“嘭--!”剧烈的破门声,生生将我吓了一跳,抬头看去顾以深已经浑身怒火来到我面前。来不及遮掩,我感到血液顿时逆流冲上头顶,鼻血还在流淌,浴室地板上全是稀释的血水。他见状似乎有一瞬间惊讶,但仅仅只是瞬间,那抹惊讶在他眼底稍纵即逝,随即上前攥住我的手腕,语气坚定不容置喙:“马上跟我去医院。”“不,我不去!”我害怕极了,他是发现了什么吗?我挣扎摇头,不愿意跟他走,直到他说:“刘玥清宫后大出血,ah阴性血,我知道你是阴性血,必须跟我去医院!”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无力辩解

陪葬……

这句话就像是炸开了我的耳朵,嗡嗡作响,他就这么恨不得要我去死吗?

纵然心痛得紧紧揪成团,我摇着头说:“不是我,是她自己摔倒的我根本没有推她。”

“呵呵,是吗?”顾以深眼神一沉,抓了最旁边的服务员问:“她是怎么摔倒的?”

服务员战战兢兢地说是我推倒的刘玥,并且愿意提供监控视频。

心已经沉入了谷底,众目睽睽之下我百口莫辩,加上视频监控,更是跳下黄河都洗不清。

“你还有什么话要说?”顾以深看我的眼神,仿佛将我凌迟。

紧了紧手,我昂起头大声说:“对,就是我推她的怎么样?只要一天没离婚,我就是你的妻子,我决不允许外面的女人怀着孩子跑来我面前叫嚣,这就是她当三的下场!”

忽然,他眼神一变,猛地掐住我脖子,周围一片冰冷的吸气声。

他凑到在我耳边冰冷冷道:“那你有没有想过,激怒我的下场是什么?”

这句话说得我心里激起一层冰锥子,狠狠刺入我的心脏,鲜血淋漓。

他狠狠地推开我,抱起刘玥,轻声问:“怎么样?坚持住,我马上送你去医院。”

刘玥窝在他怀里,有意地看我一眼,露出害怕慌张的神情,摇着头说:“以深,是我自己不小心摔倒的,不怪她。”

呵,到了现在还在装。

我气不打一出来,大声吼:“我希望你的孩子赶紧没了,这样也不枉费你这么辛苦演的这场戏!”

“闭嘴!”顾以深暴怒,狠狠怒瞪我。

“顾以深,如果今天她的孩子没掉,那么我有的是方法让她失去孩子!”我咬牙,攥紧拳头,搁下狠话转身离去。

出了咖啡厅的门,我便奔跑起来,心痛得不能呼吸。

天气真的很应景,在这个时候竟然下起了庞然大雨,周围的人都在纷纷避雨,瞬间走得只剩下我只身一人在雨中站着不知所措。

我就这么一步一步在雨中走回家中,已经是夜里八点。

浑身湿透,入秋的夜风吹得我浑身都发冷发颤。

加上本就是癌症的关系,我的身体经不起这种折腾,已然虚脱生病了,脑袋昏昏沉沉沉重得很,我知道,我生病了。

还没来得及换衣服,手机就响起来,我拿出手机,屏幕上是顾以深的名字。

心骤然一窒,我本能地挂掉他电话。

强烈地意识到,他找我绝对是刘玥出事了,心开始慌了起来。

他会对我做什么?

难道真的要杀了我给刘玥陪葬吗?

刚刚挂掉,他又打了过来,手机的震动惊得我手抖,手机掉地上,不断地亮着屏幕震动。

我不敢接,我逃离似的飞快地上了楼,关上门靠在门背上大口喘气,心里忐忑不已。

不是害怕刘玥出事,而是害怕……我跟他没有挽救的余地。

我不希望,在仅剩最后的时光,最后落得带着最痛的伤离去。

鼻腔猛地一股热流,我抬手抹了一把,手心全是艳红的血,触目惊心。

被迫献血

我快速脱掉衣服,打开热水,躲在花洒下用水将流出的血全部冲掉,头晕乎得很,我依然在强撑着不允许自己倒下。

因为很清楚,如果我现在倒下,不会有人救我。

血顺着水流不断地涌入下水道中,似乎带着我执着的感情一点一点从我面前流逝。

“嘭--!”

剧烈的破门声,生生将我吓了一跳,抬头看去顾以深已经浑身怒火来到我面前。

来不及遮掩,我感到血液顿时逆流冲上头顶,鼻血还在流淌,浴室地板上全是稀释的血水。

他见状似乎有一瞬间惊讶,但仅仅只是瞬间,那抹惊讶在他眼底稍纵即逝,随即上前攥住我的手腕,语气坚定不容置喙:“马上跟我去医院。”

“不,我不去!”我害怕极了,他是发现了什么吗?

我挣扎摇头,不愿意跟他走,直到他说:“刘玥清宫后大出血,ah阴性血,我知道你是阴性血,必须跟我去医院!”

心骤然沉入谷底,呵呵……原来他是要我去献血,而非要带我去医院,我的死活对他而言根本无关紧要。

刘玥的生死,才是他在意的。

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我怒火冲天道:“她的死活与我何关,凭什么要给她献血,我就不,我就是要看着她死掉,因为这是她当三的下场,我得不到我想要的,你们也别想得到!”

这句话,说的我鲜血淋漓,心里已然是千疮百孔。

他的脸很黑,黑到仿佛下一刻就要掐死我。

但我知道,他不会掐死我,因为他要等着我去救刘玥。

“顾以深,你负了我,凭什么要我去救她?”我怒极反笑,往后退了一步,浑身光洁在他面前都激不起他的半点兴趣。

“我再说一次,跟我走。”他隐忍到极致的怒火,随时都要迸发,看得出他是希望我心甘情愿去献血。

“那我问你,如果我救了她,死的人是我,你还是会让我去吗?”

我看着他,多希望能够从他眼底看到一点点的不舍,甚至是亏欠,但没有,一点都没有,他的眼里除了熊熊怒火什么都没有!

他再次扼住我的手腕,不管我如何挣扎将我拉扯到屋外,脱掉外套直接披在我身上,扛肩上往门外走。

“顾以深,你放开我,我不能抽血,我怀孕了!”我脑子一急,脱口而出。

果然,他顿住了脚步,片刻道:“你说什么?”

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我已经没有挽回的余地,索性咬牙道:“我说我怀孕了,不能给她献血。”

“你没有资格生我的孩子!”说着,他依然强硬地将我塞进车里,前往医院的道路。

我心寒得,如置身南极,连血液都被凝固结冰。

没有资格,呵,那她就有资格吗?

很快抵达了医院,他将我从车里钻出来,不管我愿不愿意将我拉倒抽血室,拉着我的手对医生说:“她是阴性血,快,抽她的血救刘玥。”

我力气不如他,根本无法动弹,医生看得我不愿意,可却不敢驳了顾以深的意思,谁都清楚他跟院长的关系匪浅。

完本试读结束。